• 第三十章 娘娘腔很欠揍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5:51本章字数:3092字

    如果他没有说自己佣兵团的名字,君篱落绝对不会帮忙,因为她是一个冷血的人,而…………中华团却很对她的胃,所以…………她应了下来!

    “谢谢…………”

    胡三汉有些颤抖,然后眨着眼睛,不然泪留下来,搀扶着往黄沙城里走去。

    而朗天站在君篱落旁边,他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

    “篱落,感谢的话我朗天不会讲太多,只有一句话,我的命是你的了。什么事只要你说一声,绝对赴汤蹈火!”

    他十分认真的望着君篱落,带着铿锵有力的话语。让君篱落心中一震,她不过一次相助,再一次觉得名字顺眼就应下炼药的事,却得来这个俊美男子的炙热情怀,兄弟情义,生死之交。

    “朗天大哥,不要那么严肃好么!”

    君篱落微微一笑,她伸手扯了扯那严肃的俊脸,这一刻朗天成了她君篱落的朋友。

    “团长我们回来了!”

    胡三汉粗嗓子如此一吼,就从帐篷里出来几个壮汉,而中间站着一个比较儒雅的中年男子,他如书生一般,但凌厉的眼眸和处事不惊的态度让君篱落知道他不是外表看到那样。

    胡三汉拉过君篱落,开始讲刚刚的遭遇。“这是君篱落小兄弟,我们在回来的时候遇上了曼莎兽,是这个小兄弟救了我们。”

    “多谢小兄弟的救命之恩!”

    儒雅男子他拱手相敬,表示感觉,当初听到曼莎兽的时候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却没有想到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居然本事如此大。曼莎兽都不惧。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君篱落点点头,不是那么的热乎!小绿一到营地就去取水了,然后将毛巾递给君篱落。 他拿着毛巾擦脸,擦手,洁白的毛巾出现黄褐色的痕迹,脏兮兮的让君篱落有些忍受不住。

    “那么拽!”

    有一个声音嘀咕着,虽然不大声,但是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耳聪目明的人呢。 忽然间一片尴尬,一片寂静,君篱落玩把这手上的墨戒,笑而不语。

    “闭嘴!涂山,篱落兄弟的性格是这样的。而且…………篱落兄弟答应帮我们参加炼药大赛。”

    胡三汉怒喝,生怕君篱落一生气就走了!

    “什么!”

    所有的人都看着君篱落,炼药?不可能吧?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怎么了?”

    朗天拨开人群,刚刚安顿受伤的人去了,自然没有跟着君篱落一起进来,怎么感觉气氛一点奇怪!

    “怎么可能,胡三叔你别被他骗了!”

    又是这个声音,他平凡的面容多了一丝的恶意,继续挑拨所有人的神经,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这个小白脸只是来骗吃骗喝的。

    “闭嘴!涂山。”

    朗天怒喝,那剑眉竖起毅然的威严!

    “少团长!”

    涂山忽然间打了个抖,然后龟缩在一旁,朗天对于他还是有很大的震慑作用呢。

    “爹!这是君篱落,一品炼药师,”

    朗天将止血散给到朗宇,并且说着君篱落救他们的经过,几枚银子就将曼莎兽打得晕头转向,一下子曼莎兽就屈服了。

    “就是就是!朗宇叔叔,篱落大哥很厉害呢!”

    胡姬儿蹦跶着,她挽着君篱落的手臂,笑的特别的甜美和迷人。

    “怎么可能,说不定曼莎兽就是他放的呢!”

    涂山撇了撇嘴,还是有些不甘心!

    “好了!小兄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朗宇儒雅一笑,然后点头致歉。

    “哼,好心没有好报!”

    小绿可不会忍,少爷不说,她小绿可不是透明的。怪不得少爷让她去取水洗脸,她刚刚要是在一定要狠狠的揍一顿这个臭小子,长得丑就算了,还要出来蹦跶。多少天没有洗漱了,口那么臭。

    “你是什么东西!”

    涂山跳起来,指着小绿的鼻子十分的愤怒,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丫鬟给指责。

    “朗天大哥,我还有事,我也不缺钱,我自个找地方住。到比赛那天有必要就来找我吧!”

    君篱落掀了掀眼里看了一眼涂山,她的人除了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

    “少爷,他欠揍!”

    小绿手控着斗气,绿色的长鞭毅然的耀眼,似乎逐渐接近青色了。

    “哟,脾气见长了?”

    捏了捏那鼓起来像个小包子一样的脸颊,小绿的脾气居然见长了,还真不错,不像个受气的包子一样了。

    “哼——”

    小绿收起长鞭,少爷都不在了,她才不要和这些人在一起呢,马上跟在君篱落的身后。

    任谁叫唤,挽留都没有用。而朗宇自然也看着君篱落离开,没有想要挽留的意图。

    “好了,你们辛苦了,都回去休息吧!”

    朗宇一甩衣袖,率先走进帐篷,朗天皱眉看了一眼涂山!

    胡三汉则大声嚷嚷着“大哥,你不道义,他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呢!”

    可是,朗宇却没有任何的话语,让胡三汉憋了一口气,狠狠的瞪了一眼涂山,都是这个臭小子惹出来的。

    “少爷,他们太恩将仇报了!早知道就不救他们了。”

    小绿十分的不忿,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狗屁佣兵,我看就是土匪,恩将仇报的小人。

    “好了!不要化身麻雀好么?我耳朵都要起茧了。”

    君篱落敲了敲小绿的脑袋瓜子,这小丫头能不能消停一会儿呀。只是…………她还是有些失望,中华团…………唔,算了。

    “掌柜的,给我来两间天字房。”

    小绿就像个土豪,暴发户一样,要用钱宣泄一下憋了一天的怨气。好心没好报,这些人太过分了。不要脸。哼!!

    “好嘞!”

    好好吃一顿,好好休息一会,小绿才恢复状态!

    “哎,听说独狼佣兵团招到一个一品炼药师,所以大部分散兵都聚拢要加入独狼佣兵团。”

    “唉,可不是嘛。身为佣兵都在刀口上混口饭,一包药散那可是代表着一条命呀!诱惑力那么大,自然不少人向往啦。”

    “哎,我还听说中华团和独狼团有什么过节,这一次要比炼药大赛。就连城主都偏向独狼团作为主持呢!这不是单方面欺负人吗?没听说中华团有什么炼药师呀!”

    “就是就是,这样时间中华团哪里找炼药师去呀??”

    各位黄沙城的看客们都十分的期待接下来的演变。独狼团和中华团可是占据黄沙城的两大佣兵团呢。

    “少爷,别理他们,他们太过分了!”

    小绿撅了撅嘴,有些忿忿不平,少爷就是太善良了。哼…………

    “我们去逛街吧——”

    拉着君篱落,不让她再继续听下去了,变得少爷恻隐之心一犯,跑去干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哟,胡姬儿小姐喜欢是吗?”

    娘娘腔的声音,如果比上兰花指一定比泰国人妖还要妖娆呢。

    不就是小绿闲得无聊要出来晃悠么?这也能遇上熟人……

    “你…………年两强这是我先看上的!”

    胡姬儿气急败坏十分的恼怒,她满心欢喜正掏钱,就被这个死娘娘腔给打断了。

    “五十两,我要了!”

    然后抢过她手里的东西,气得她火冒三丈。

    “黄莲小姐,你看是不是很配你!”

    他将手中的饰品插进白衣女子的发间,猛然拍了拍手!“真是绝配,比那个刁蛮的胡姬儿好看多了!”

    “谢谢!”

    温雅的笑着,可是一开口就让人不敢直视。

    “噗…………少爷,娘娘腔是不是就是你说的人妖呀!”

    小绿猛然将嘴里的豆腐花全部喷了出来,然后拉着君篱落的衣袖十分“天真无邪”的说着。

    “我 第一次看,自己娘娘腔就算了,还要用名字去彰显它。真的太奇葩了耶!”

    小绿小脸全是惊奇不可思议,又觉得十分的搞笑,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哈哈大笑!!

    “谁……给我出来!”

    年两强最讨厌别人叫他娘娘腔,黑着脸,翘着兰花指十分的恼怒,然后群众哄然大笑,他恼羞成怒的收起自己的手,翘兰花指已经是习惯,一不注意就现原形了。

    “不准笑,刚刚谁叫我娘娘腔的!”

    他明显就在暴怒的周围,身后的两个高级绿阶隐隐将斗气散发,群众轰然而逃,平头百姓根本就惹不起好么?

    “篱落哥哥!”

    胡姬儿美眸亮了,她像只小鸟一样飞扑过来,满脸的欣喜若狂。

    “原来是中华团的,哼…………我独狼团和你中华团势不两立,两天后的炼药大赛,你们等着被我们独狼团接收吧!”

    年两强阴冷的笑着,然后撂下狠话。但是他尽然绝不会罢休。

    “给我把这个小白脸抓起里,还有这个小丫鬟…………一个贱婢也居然如此嚣张,我要好好折磨她。”

    身后的两名绿阶同时出手,“喝——”

    小绿手中的斗气化剑,她异常凌厉而迅速,与两名绿阶打为平手,当然这只是暂时的,斗者比赛的时候靠的除了斗技,还有斗气含量,如果斗气消耗得快,那么…………败得也快。

    “该死的,一个小丫头怎么也那么厉害!”

    年两强他汗如豆大,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贱婢居然也是绿阶,更是要接近青尊的绿阶了。

    “给我把他抓起来!”

    看到君篱落,这个丫鬟一定是这小白脸的护卫,小白脸估计没啥本事。其余的家丁将君篱落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