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本命契约,毛球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5:51本章字数:3030字

    “毛球,怎么回事?”

    君篱落弹了弹在装死的毛球,她把多余的能量反馈,而且苍穹三炼那可是包含着十万里的天地灵气。 虽然契约的时候,毛球的声音有些虚弱,但也不至于昏迷不醒吧?

    “真不好玩!”

    毛球抖了抖,它原本软趴趴的样子就站了起来,睁眼那圆溜溜的湛蓝色眼眸深幽得让人觉得神秘。但是,那奶声奶气得说话声,对得,不是意识上的交流,而是毛球真的开口说话了,那声音与意识中听到的嘶哑威严霸气的声音压根就是两个极端软萌软萌的声音,带着奶声奶气让人不由自主的就会心软。

    “哟,还不好玩?”

    君篱落继续用手指弹了弹毛球的脑袋瓜子。虽然。。她也分不清楚毛球的屁股和脑袋瓜子有什么区别,一个圆溜溜的,脑袋和屁股长一块很正常啦!

    “不要弹我的脑袋,会笨的!”

    毛球挣扎着,四肢挥舞着,然后一阵正经装着深沉的教训君篱落。

    “噗嗤——”

    “脑袋?我明明弹的就是屁股!”

    她开始逗弄着毛球,明明就是个小屁孩,还装大人,真的太逗了。

    “啊咧,你刚刚明明想的是弹着我的脑袋的!哪里是屁股了嘛!“

    好了,毛球一本正经的模样不见了,软萌软萌的毛发开始竖起来,炸毛了。它圆溜溜的眼睛充满了控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明明说好的是弹屁股的,(⊙_⊙?)怎么说话和心里想的都不一样,这就是口是心非。哼哼——

    “让你窥视我的想法!就弹你屁股!”

    君篱落扬眉,意识海里有着两道意念,一道是毛球的强悍得吧沙儿的挤到了角落里,而却没想到毛球居然能窥视她心里所想?这可不是好习惯。

    “啊咧,啊咧。。我不敢了,放过我的屁股吧!”

    毛球捂着身后,然后一蹦一跳的逃走了,它堂堂……。额,堂堂什么来着?不管了,居然被打屁股,被知道了那不是丢死人了?

    “话说,你真的是墨炎?”

    君篱落看到毛球耍宝的样子,那到威严让人提不起反抗的声音,真的是这个软萌软萌的小家伙吗?不可能吧??

    “呵呵,小家伙,疑心挺重的!”

    毛球幽蓝的双眸开始迷蒙,然后闭上眼睛,四肢已经缩了进去,就像一只毛球一般。而意识海里却出现了一道成熟的声音,充满着磁性,而且这道声音里面有着霸绝天下的气势。

    被一只毛球叫自己小家伙,君篱落有一种想要吐槽的滋味。

    “怎么回事?”

    君篱落皱眉,似乎对眼前的状态表示疑惑。警惕达到了最高。在她无法理解的情况下,她绝对不会放下一切防备的机会。

    “小家伙的警惕性挺高的!我叫墨炎,我会随着……毛球的成长而消散,当毛球完全成熟,那么就是我墨炎出世的时候了。”

    似乎对于毛球名字有点难以启齿,但是最后还是认同了。

    “吾被仇人拨皮拆骨,抽筋放血,拼尽最有一点灵魂之力,分割一缕幽魂寻找着我的转世。只为将仇人加诸在我的痛苦还以十倍。毛球出生已经百年了,虽然它还初生幼年期,但是 却没有一个人得到它的认同。因为即使它还是幼年期,无法自保,但身为吾之转世,有着吾之骄傲,不会轻易认同人类。而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只是吾没有想到第一次认主,却激发了它的血脉,促使它成长。如果没有人激发血脉,毛球永远都是初生幼年期,永远都是毛球般模样。”

    从嫉妒怨恨而亡,至寻找转世企图报仇,这路上墨炎走了百年,他无法控制毛球认主,因为毛球本身有着自己的意识,而他不过是一缕残魂。

    难道。。

    “不要认为我是为了报仇接近毛球,而是这是我们一族的特点。而且还是我们一族王者必须要求的传承。”

    墨炎解释道,打消君篱落的疑虑。

    “吾之辈,只有一脉亲传,无父无母,如正常寂灭之时,依旧会割裂灵魂,寻找下一代,然后将吾辈传承延续下去。吾的出世,属于千年一遇,而我不过刚成长,太过恣意忘形,在传承中看到一些自以为强大,而导致被陷害,殒身。”

    他曾经站在顶端,但也曾经跌入云端,如今不过是为了寻找转世,为了找到真相,为了报仇罢了。

    “我不会让毛球去的。”

    君篱落沉了沉面容,对于这类传承她不懂,但是毛球既然与她契订本命契约,那她就不会让毛球去送命。

    “毛球就是我,我就是毛球。”

    墨炎没有想到君篱落如此强硬,他和毛球并没有区分,他不过执着于报仇而已。

    “不,你是你,毛球是毛球!”

    君篱落不会强迫毛球去报仇,既然是转世,那么就和上一辈子已经分离了。何必再去执着呢?而且毛球如此的弱小!

    “落落!”

    忽然间,毛球四肢伸展,它眨了眨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君篱落。

    “我会变强的!”

    它奶声奶气有着异样的坚定,它的变强不是为了什么报仇,而是为了君篱落,因为君篱落手中的戒子,它就知道君篱落不会平凡。

    “别听他讲!没事!我的东西我守护!”

    君篱落捏了捏毛球的脸颊,对于墨炎干扰毛球君篱落表示十分的不爽。一缕幽魂就出来打岔,真是不爽到极点。

    “你!”

    墨炎被气得七窍生烟,没有想到毛球认主的家伙那么的固执。真是气死他了,他不过是要君篱落一个承诺,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不愿意。

    的确,君篱落说得对,他不过是一缕传承,因为毛球认主后,激发它的血脉,那么他的责任就是让他变强,待它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他就会完全消失。毛球进入全新的一面。

    “落落!么么哒!”

    毛球闪烁着水蓝色的光芒,它蹭了蹭君篱落的手心,奶声奶气的说着,而心底却恶狠狠的怒喝“墨炎,没有你,本尊也可以成长!”它的声音依旧有些奶味,但是稚嫩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威严,让墨炎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说其他东西。

    “你从哪来回哪去!”

    君篱落也不喜欢墨炎,虽然毛球以后也许会叫墨炎,但是她不喜欢,十分的不喜欢,如此乖巧爱吃的可爱小萌物,让它复仇?开什么玩笑?

    “君篱落,你……”

    墨炎原本因为毛球而噤声,因为他们一族传承与当时灵魂不可同时苏醒,唯一的就是它将是万万年才出世的王者,绝对的尊王。所以对于毛球的怒喝,墨炎在极度的威压之下保持绝对的服从,只不过君篱落那嚣张让它怒火冲天。 它何曾被一个人类怒喝,嫌弃,当年他的契约者也保持着尊敬的心态。君篱落的语气让它觉得侮辱,侮辱了它的荣耀,侮辱了它的尊严。小小的人类。。

    “轰——”

    墨炎化为一缕烟,黝黑的火焰燃烧着,让墨炎哀嚎,他还没有说完就噤声,因为没有想到他的本命之火居然燃烧他的残魂,怎么回事?

    “回去!”

    平等的话语,是命令,是威胁,是强迫,如果墨炎不再闭嘴,不再消失,那么这一缕墨炎将会燃烧他的残魂,迅速的灰飞烟灭。

    “主人,主人——”

    沙儿飞了回来,它在墨炎极强的威慑下飞在半空中就这么的僵硬掉了下来,因为翅膀压根没法再飞翔了。呜呜——它颤抖着。

    “怎么了?”

    刚刚还生龙活虎,现在就马上挺尸,君篱落捏起沙儿。

    “刚刚哪个大人来过!吓死沙儿了!”

    脆脆的声音蠢萌蠢萌的,然后很黏腻的撒娇诉说自己的害怕。

    “怕什么!”

    毛球爬到沙儿身旁,一巴掌拍在沙儿的头顶上,奶声奶气的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好了,别闹了!”

    在毛球的动作下,沙儿更加直接装死,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所以它一动不动准备冬眠的节奏。 君篱落知道沙儿目前的情况墨炎的气息太过强大,在血脉的威慑下更加普通的魔兽只能匍匐。

    这是魔兽中除了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之外,另外一种硬性条件。在纯正王者血脉下,即使等级不够,都依旧要承受着血脉的威压,让其无法产生反抗的心理。当然超过一定的顶级之后,血脉威压虽然有,但无法阻止强者反抗。因为差距太大了,所以魔兽中最奉承的就是谁强,谁就是王者。

    “你刚想说什么?沙儿?”

    君篱落捏着沙儿的尾巴,眼神示意毛球乖乖的给我收敛好自己的气息。不要还没长大就被人煮了吃。

    “那个,我发现了前面有人!而且……我还嗅到了之前陷害主人的那个坏蛋。”

    沙儿轮着两只钳子,特别愤怒的挥舞着,似乎对于对君篱落祸水东引的那些人痛恨欲绝。要把他们全部都用钳子钳着,先把脚钳掉,然后钳掉膝盖,然后大腿,然后是手掌,╭(╯^╰)╮哼——敢欺负主人,陷害主人,就应该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