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红颜醉,探险集中营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5:51本章字数:3035字

    “噗——”

    听到君篱落的声音,柳笑天停止了攻击,可是却因为收入过猛,让他原本有内伤,如今更加的严重了。落在君篱落的前面,虽然白衣柳叶上沾了一口鲜血,但也十分有风度。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

    “天翅马之血!”

    他伸手,不理会胸口上的鲜红,在他眼里只有天翅马的存在。

    “它治疗不了的!”

    君篱落跳下来与柳笑天平视,天翅马之血有着 解百毒的功效,但是要看和什么配合,就怕不是解百毒,而是致命之毒,那就是毒上毒了。墨戒里既然出现了药材,就会有医书,而这些医书似乎有意识一般全部一股脑的灌入君篱落的脑海里,饶是君篱落意识强大都无法一下子接收得下来。不过,因为天翅马之血,意识海里就出现了它的功效。制作解毒丹无可替代的主药材。而,也是制作十大剧毒的不可缺一的药材之一。

    “不可能!天翅马之血有着解百毒的功效。”

    柳笑天蹙眉,脸色微冷,不再是温和。阻挡他的都得死。

    “的确,可惜,它也是剧毒之一!”

    君篱落点头,然后勾起一抹冷艳的笑,讥讽着柳笑天的无知。盲目的认为天翅马之血是解毒圣品,却忘了只要是药就有两个极端。

    “什么!不可能!”

    他脸色一下子就雪白,褪去了血色,踉跄两步,双眸里似乎充满了绝望。

    “噗——”

    悲从心来让他再一次吐血,整个人就像苍老了十岁一般。

    “不要好像死了爹娘一样!既然答应给你就会给你!”

    对于柳笑天如此模样,君篱落忽然间有些恼火。她还是高看了柳笑天的心理素质。这男人不行……。

    “有什么用!如果允娘去了,我活着有什么用?”

    他颓废而沮丧,带着绝望而悲凉。 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自言自语的呢喃着。 似乎陷入了疯魔之中,眼眸中的深情,就因情而绝望。

    “带我去看看吧。也许还有机会!”

    重情的人有一种莫名的可爱,君篱落忽然间心就软了。

    “真的吗?”

    看到希望 一般,他紧紧的抓着君篱落的手,好像抓着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似得。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一块浮木。生的希望让他绝不放手。

    “吃了吧!”

    君篱落没有解释太多,只是递给他一颗药丸,这是闲来无事用毛球找到的极多草药炼制的。 静心丸,有着平静心态,安抚心神之效,除了这还能让柳笑天所受的内伤瞬间恢复,因为里面参杂着寒冰雪花的花粉,利用千阳花去化解寒气,从而中和药效。 吞下静心丸之后,柳笑天很明显的发现体内的变化,马上就盘腿而坐,那原本不稳定的紫光逐步的凝实,逐步的平稳。待他睁眸之后却有着无尽风华,属于玉面书生的风姿一览无遗。

    “走!”

    拉着君篱落的手,脚步十分的急切。半响发现怎么也拉不动,柳笑天回头疑惑的望着君篱落,谁知道君篱落盯着他们相握的手。

    “放手!”

    冷冷的看了一眼柳笑天。

    “跟我来!”

    柳笑天立刻放开君梨落的手,心想这小家伙的脾气怎么那么怪呢?他飞至半空,然后凌空而战,君篱落轻点着旁边的树干,一跃而上,没有任何的色彩,让柳笑天暗自心惊。

    君篱落给他的感觉深不可测,没有任何色彩除非是无法修习斗气,不然就是超越了七色阶段进入了另外一层,可以隐藏斗气的信息,让低于他的人无法发现。猎猎作响的衣摆,长风卷起发丝,君篱落紧跟在柳笑天身后。天翅马化为一束白光,没入君篱落的意识海中。只要有契约的魔兽都可以寄居与主人的意识海里。

    当然,如果可以拟态然后成为像毛球一样,或者沙儿一样它也可以留在外面。可惜,天翅马的拟态就是普通白马状,目前太打眼了。

    “柳兄,不知道是否追到那贼人。”

    柳笑天已进入探险集中营,刚刚的几路人马就现身,十分迫切的望着柳笑天。而柳笑天身后的君篱落完全被无视了。

    “没有!”

    柳笑天在这里很傲,没有人能威胁他,所以他掀了掀眼帘说了两个字就再没有人吭声。

    “这位。。”

    妖娆男子依旧红衣加深,越发的娘了。

    “我的侄儿,不知道东方不败……”

    “咳咳——”

    柳笑天还没有说完 君篱落就克制不住了,卧槽,还真的叫东方不败?

    “如若无事,让开!”

    柳笑天原本就心急如焚,被一群人堵着就很恼火了,何况君篱落的表现让他误以为君篱落生气了,万一君篱落走了谁救允娘?腰间别的玉笛此刻已然在手,让围堵的人全部都一下子散开了。

    “柳兄,切勿激动,我们只是关心柳兄,柳兄是否受伤。

    罗强拱手,他确认 没有天翅马的味道,但是柳笑天受伤让他忌惮夺得天翅马的人!

    “那人好生厉害,就算万丈风暴都无法堵截,还让我心脉受损!”

    柳笑天实话实说,的确万丈风暴无法堵截,因为他关键的时候停下了,从而导致心血不稳而吐血。

    “既然如此,十分抱歉。”,

    罗强一挥手,所有的人都让另一条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里是探险集中营,在洛瑶山脉的内围,不少的佣兵探险而深入这里 !一些商家发现这里的暴利,也跟着探险 佣兵进入这里,久而久之就成为了最大的探险集中营。强大的佣兵在这里栖息,而尘家发现了这里的情况派人管理,驻扎,维护治安,联合佣兵们抵御魔兽。

    “走!”

    柳笑天回头叮嘱,让君篱落跟上,探险集中营有着不少深不可测的强者,只不过他们低调而已。

    “允娘,我回来了!”

    集中营内最北边,十分偏僻的地方,四周居住着稀稀落落的普通人,他们都是商贩,而集中营的东边是热闹的街市,西边是几大势力的居住地和管制地,南边则是尘家盘旋着。

    “咳咳——笑天。”

    推开门,柳笑天急忙的走到床边,一个佝偻的老人,她气弱玄虚,似乎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一般。雪白而杂乱的发丝,细弱无肉的手,只剩下皮包着骨头一般。

    “快,快。。”

    老人强烈的咳嗽着,似乎要把肺都咳出来。柳笑天颤抖着,急忙的抓着君篱落,眼底是哀求。

    “这——”

    老人虽然面无四两肉,但是眼神温和而平静,有着一种让人喜欢的气质。 君篱落给老人把脉,发现 她是中了某中毒,极度衰老,极度消瘦,最后化为枯骨。

    “红颜醉”

    君篱落脑海中展现三个字,而毒性与眼前看到的是一样的,这可是三角恋而引发的悲剧。

    “噗通——”

    柳笑天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他有着震惊,更加有着激动。 只有君篱落准确的说出这毒的名字。

    “求你救救允娘,我的命就是你的了。”

    俊雅的书生,斑驳的老者,他们依旧存在着爱,老者手腕的刀痕,柳笑天的执着。

    “要救人可以,但是也许会要了你的命。”

    君篱落叹了一口气,红颜醉依旧深入血脉,无法驱使,唯一的方法就是换血。用药激发骨髓的造血功能,引导柳笑天的血液, 将毒血,废血驱除。

    “可以!”

    “不行!”

    两个人异口同声,却说着不一样的话。

    “允娘,如果你死了,我会跟着你去!”

    柳笑天深深的望着床上的女子,眼里的深情不悔。

    “你们好好商量,我准备东西。”

    君篱落离开给两个人一点空间,一点时间。而她要准备很多东西,这里可不是现代,有紧密的仪器,所以……。血液的排斥性,她无法确定。但是相爱的两个人,很多地方都会相似,如此入骨的深情,相信会有奇迹的。

    “好讨厌,有人监视我们!”

    沙儿飞到高处,然后隐匿,查看着四周,却没有想到有人严密监视着柳笑天的房子。

    “那个人妖!”

    沙儿脆脆的声音带着十分的不爽。

    “小心点!”

    蓝尊可不是好惹的,就算沙儿现在变异晋级了,不代表可以杠上蓝尊。一不小心就被人捉了拿去泡酒,哭都来不及了。

    “恩恩!”

    沙儿好感动呀,主人好关心沙儿,沙儿好想么么哒主人。但是。。她能忽略主人后面的那个想法么?泡酒神马的不要不要!

    “柳笑天回来了?”

    南边,建筑虽然有些朴素,但是里面的装置却十分的精致,一个男人隐藏在黑暗中,脚下跪着两个人。

    “是的!还带了一个人!”

    声音有些妖媚,君篱落在这里一定听得出来这是那个人人妖。西边四大势力之一居然是尘家的下属??

    “哦?别人比你俊美心有不甘?”

    黑暗中的男人如猎豹一般,捏着东方不败的下巴!十分危险的一个男人。

    “大人!难道……您看上了他?”

    东方不败握着那男人的手,然后就想无骨的蛇一般依偎在那男人的怀里。在他的耳边呢喃着,气吐如兰,眼角划过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