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解毒,以血换血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5:51本章字数:3051字

    “哼——”

    推开这个妖娆无辜的男人,一道暗光打在那神秘男子的脸上,极其恐怖的伤疤如闪电般划过那俊美狂野的面容。

    那到从左眉角,划过眼睛,划过鼻梁,划过右脸。如一条蜈蚣虫一般,那阴鹫的眼神透着淬骨的寒,仿佛被他看一眼就会冻成冰块一般。

    “那么粗鲁!”

    红唇嘟着,东方不败虽然被推开,跌倒在地上,但依旧像魅蛇一般,那眼角上挑的妖娆眼线,随时绽放着勾人的信号。

    “好好盯着!”

    这个男人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而东方不败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抿了抿唇。

    “沙儿!”

    君篱落忽然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识扑面而来!这个人不弱,甚至可以与柳笑天一较高下了。

    “南边的方向!”

    她手里捣鼓着所需的药材,一边警惕的注意着四方。 她不适用斗气,除非真的达到了所谓的玉玄,也许就知道她的底细,否则想要探听的她的修为简直不可能。

    不一会儿,神识已经离去,沙儿才大喘一口气。“主人,这个人好危险!” 它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充满着暴戾的神识,似乎只要有他不满的就会立即被绞杀。

    “恩!”

    君篱落点点头,这个人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危险的,探险集中营果然卧虎藏龙。

    “你们准备好了?”

    君篱落端着需要的药品站在门口,她并没有推门,毕竟要经过两个人的允许。

    “恩!你进来吧!”

    柳笑天的声音传了出来,而女子却没有出声。 她看到里面的情况,女子安然的睡着,显然是柳笑天动了手脚。一个不愿,一个却情愿,很难得!

    “沙儿护法!”

    君篱落灌输了一道苍穹之气给曼莎兽,它庞大的身躯盘踞着外面的院子,而苍穹之气则掩盖魔兽的本质,让人探不出来。

    “其他的,让这些人不要靠近这里半步,否则死!”

    君篱落望着柳笑天,这事情自然是柳笑天去做,整个过程必须精神紧绷,她可不想被人背后捅一刀。沙尔的实力还不够,只能暂时的拖延,但是真的有那个万一,她也许没事,而柳笑天和他的情人就可能完蛋了。

    “呜呜呜——”

    柳笑天的玉笛在口中响起,一道急促而短暂的笛声,忽然有两道强悍的气势居然立即往小院这边赶。

    “你终于开口了!”

    来着是双胞胎,而气势不弱,就算不到紫尊也应该有半只脚踏入了王者禁地。

    “帮我好好守这外面!不允许任何人踏入半步,否则死!”

    柳笑天没有和那两个人调侃其他事情,立即吩咐着。两个人对视一眼并没有什么,就点点头,站在屋顶上,随风而立整个小院都笼罩在了他的意识之下。

    “开始吧!”

    关上门,他望了望睡在床上的消瘦而苍老的女子,然后十分平静的对着君篱落。 斩魄用来割脉,真是杀鸡用了牛刀,轻轻一划右手,鲜红带着紫缓缓落下。执起左手,手心相对,浑厚的内力透入血脉,开始驱除废血,一直往右边而去。那右手的伤口原本如溪流,瞬间成河流,蜂拥而出。

    柳笑天君紧紧的看着君篱落,他的心脏都被捏住了,不敢喘气,深怕一眨眼眼前安宁的女子就去了。左手从斑驳而苍老到洁白失去血色。

    然后逐步,逐步,脸上也分了两种颜色。当君篱落把左边的血液全部驱逐到了右边后,她拿着银针在女子的胸前扎了一针,在腹部扎了一针,为了防止右边的废血回巢,往左边而去。这时候,女子的脸上一边苍白如纸,一边鲜红粉嫩,透着光泽。

    “到你了!”

    君篱落拽过柳笑天的手腕,在他的手腕下扎下一针,鲜红开始涌上胶管,那是十分鲜艳的颜色,十分的健康。胶管另一端扎入了女子的左手里。她的内力包裹着女子的左边器官,不让他们因失血而衰竭。当新鲜的血液注入,君篱落看是查看女子的排斥性,也盯紧放血而一边,不会应为失血而导致失望。毕竟心脏在右边,更要十分的小心。

    汗…………一滴一滴的滴落,君篱落没有时间去理会,只有目不转睛,只有聚精会神才能做好这细活。 左边不能像左边那么的粗暴,用内力驱赶,她能做的就是等废血自己流出。而当供血不足的时候,用内力隔离包裹着,保证心脏的作用。这个时候,银针的作用就不是怕废血回巢,而是怕鲜血冲破界限,与废血融合,这就浪费了。刚刚苍白如纸的左边,还有那苍老无血的左手,如今逐步,逐步的被滋润着,苍老枯槁的手臂逐步的充实着。

    轰轰轰——

    就在关键时刻,外面一片作响,似乎有人已经打起来了。柳笑天的脸色随着鲜血流失而越来越苍白,君篱落眼下也极其的疲惫,受到干扰之后更加的明显了。她输出内力将右边的各种器官全部都真空隔离,待右手滴出的不再是有颜色之后就可以去针了,没有人可以帮君篱落,双手压根就忙不过来!一边关注左边的情况,一边关注右边的情况,滴——滴——那滴答的声音就犹如心跳一般,君篱落抿着唇……

    快点……最后……滴答——一滴无色的液体终于低落,双手瞬间取下两枚针。哗哗哗——鲜血涌入右边,欢腾着。柳笑天坐不住了,他躺在另一边,此刻失去二分之一的鲜血了。

    砰——

    门被踢破,君篱落眼不斜视,快速的在右手的伤口上用了一点止血散,然后包扎。帮两个人取下针管,包扎好后,把脉发现女子的各个器官都十分的有利跳动着,她是一个意志坚强的女子,求生的欲望极其的强悍!

    “纳命来!”

    对方手中一团蓝焰,是他聚集的最强悍的一击,直往君篱落的胸前而去。 她转身,一挥手霸气的翘着二郎腿,清冷俊雅的五官带着无尽的寒意,就算此刻她已经是强弩之末,却依旧绽放着极其耀眼的气势,让人无法探测她的底。

    “我要的命?自己先去阎王报道吧!”

    君篱落伸手张开五指,慢慢的旋转一圈后收拢握拳,奋力打出,与对方的爪子十足十的相碰。片刻,她相碰的拳头如蛇一般捏住对方的手腕,膝盖为力气,狠狠的踢在了对方的腹部上,然后转身握着对方的手将他摔倒在地。毛球所带的墨炎,君篱落只有一缕,如黑豆一样,小小的。但是已经足够了。她将黑豆一般的墨炎放在掌心,一掌拍向对方的胸口。

    噗——

    沙儿崇拜的看着她无比威武的主人,而柳笑天请来的两个人则趴在地上浑身是伤的看着君篱落。这……是不是真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完全被君篱落压着打,一点反手之力都没有。

    “拖出去,挂在门口!”

    君篱落眯着眼眸,轻飘飘的望了一眼摊在地上的两个人。刚刚还要生要死的两个人忽然间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蹦跶起来,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根本就没有哀嚎的机会,此刻胸口已经是一片漆黑。仿佛是被烧焦了一样。拖着那个人就这么的挂在了门口,红果果的将对方的脸狠狠的甩了两巴掌。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君篱落等着各位来挑战。而挑战的后果,犹如挂在门前的尸体一般。”

    悠远而清冽的声音,不羁而傲然的语气,她低调,不代表着别人杀门来了还低调。

    “原来是君家九小姐,篱落侄女!”

    南边低沉嘶哑的言语似乎与君篱落十分熟稔一般,见到君篱落似乎很惊喜。好像寻找君篱落很久似得。

    “我与君家没有任何关系!尘家三少不必担心!”

    话落之后,君篱落不在回应外面的流言蜚语。云翳国的君篱落小姐那可是废物,不管是云翳国就连云翳国周边的各国都知道。可真的是扬名世界的节奏了。

    “主人,主人!那人要被晒成人干吗?”

    炽热的太阳,地板都可以煮熟鸡蛋了,那人挂在那里已经两三个小时了。 沙儿就有些想要了解自家主人想法的冲动。

    主人…………你还说自家是斯文人,暴打别人算斯文吗?

    “人干就人干。有人来挑战就来找我,没人的话就不要打扰我!”

    君篱落和毛球开始分拣墨戒里的草药,因为根据她脑海里的意识,炼丹只要它的步骤走就会成功,而且里面的药方成千上万。她当然要开始动手炼制,以备万一。而且…………丹药还能卖钱,何乐而不为呢?

    两天两夜,柳笑天和那女子都没醒,而君篱落这两天两夜都在捣鼓着她的炼丹技术,第一天失败了,晚上,还是失败了,而…………第二天成功了,效果还不错。晚上又失败了。没有一点规律让君篱落完全摸不着头脑。

    “笑笑!”

    柳笑天一下子就惊坐起来,他紧紧的抓着那女子的手。探到到她的脉搏之后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就软趴趴的,有气无力的。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要好些日子才能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