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柳笑天的毒舌,气死人不偿命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5:51本章字数:3038字

    “谢谢你!”

    他十分感动的看着君篱落,是君篱落救了笑笑,而且。。他还为在关键的时候引来了敌人,最后虽然不知道情况,但是。。现在看来君篱落没有什么事。

    “那个……”

    “你说他么?”

    就在柳笑天想要开口询问些情况,却被打断,然后顺着君篱落的手势看了过去,房门打开,院门口吊着一个人干一样的东西。

    “这个。。”

    柳笑天错愕,那白皙的俊脸僵了一下,他估计应该只是险胜,却不料对方已经被晒成人干了。

    “吃了!”

    君篱落从一旁的瓶子倒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没有苦涩的药味,反而闻到一丝清香。

    柳笑天接过之后毫不犹豫的就吞了君篱落给的药丸,虽然这些药丸看起来不像丹药,但是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吸引力,特别是那清香,闻着就感觉心情舒畅,那无力感似乎逐渐消失。

    “糟糕了!笑天!”

    三天,受伤的两个人也已经被君篱落治好了,他们急忙推门而入,脸上全是着急的汗水。显然遇到了大麻烦的模样。

    “死的人是南边尘家之人!现在他们来兴师问罪了。”

    那着急在君篱落沉稳的眼眸下瞬间就消退了,他们俩稳了稳心神,徐徐道来。柳笑天才知道,原来是南边尘家,看来是他太低调了,反而让人忘了除了玉面书生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个代号叫喋血书生。

    “怕什么,慌什么!别人敬一分,我还以十分。别人犯我一丈,我百丈奉还。”

    君篱落摸着手里的毛球,十分浅淡的说着,却带着铿锵力度的言语,这是毛球和沙儿双眸闪过一道血光。

    “不错!我柳笑天岂是怕事之人?何况他来者不善,我还供为上宾不成?”

    柳笑天摸着手中的翠笛,扬起那一抹笑让那两兄弟相视而望,曾经的喋血书生如今再现,集中营的腥风血雨就要展开了。

    “不要给我扯后腿!”

    君篱落斜眼看着那唇瓣发白,却固执起身的柳笑天。

    而一旁的双胞胎觉得他们的心脏有些扛不住了,这个小子居然挑战喋血书生?尼玛。。那可是六亲不认的狂人。不过。。能轻描淡写就把人晒成人干的小子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但是他们扛不住好么??

    “呵——你别逞强。”

    柳笑天惊艳一笑,带着嗜血的味道。调侃着君篱落,她眼角下的乌黑,显然这几天不眠不休。眼每间的疲惫他可不是瞎子。这个少年看似淡漠,却极其的固执,他答应的事情绝对完成。让他有些感动怎么办? 双胞胎的心电感应,尼玛。。这两个人打什么哑谜?他们怎么感觉气压有些沉重呀,在真空气压下,他们觉得呼吸都困难了。

    因为君篱落的脸色变得有些黑,对于柳笑天的呵字表示不悦,可他没再开口,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那杀伤力对柳笑天没用,可是对于双胞胎来说则觉得一座大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大汗淋漓。

    “太弱了!”

    君篱落放开了气压,鄙夷而淡然的语气,让双胞胎的脸色施施然的,他们心底吐槽,谁有你们那么变态。

    “迎战吧!”

    柳笑天掀开被子,然后回头深情的在那女子的脸上落下一个吻,轻轻的,充满着爱意。

    “柳笑天,你带陌生人进集中营,还杀我兄弟,让他暴晒,制成人干,如此残忍,说明你生性凶残,为了集中营所有人的安危,今天我不仅为兄弟报仇,还要为集中营清理门户。”

    妖娆男子依旧是红衣,显得特别的娘,他翘着兰花指,身后跟着一大批的人,被这个娘娘腔说的气愤填膺,好像柳笑天就是天生杀人魔一样。他要代表月亮消灭柳笑天一般。卧槽。。这个画面会不会太美,一人妖说着如此有气势的话。反差太大会很吓人的。

    “东方不败,放你的狗屁!你娘的不要恶心我了,劳资生性凶残,劳资生性凶残怎么没第一个把你给宰了,让你祸害集中营的男人们。长得娘就算了,还翘着兰花指说着一些高大上的话,你要不要照照镜子,真他妈的让人眼睛脱眶好么?吓死个人了。”

    柳笑天别看是温雅书生,暴起粗口那也是一茬一茬的。一点也不带重复,损人那是顶顶的好。

    “你……”

    东方不败伸出一兰花指,被气得七窍生烟,看见自己的手指比着兰花状,不由的立即收了起来,气得说不出一个字。

    “废话少说!杀人偿命。黄崂山既然是它杀的,那他就得偿命,不然集中营还有规矩吗?”

    站在一旁的大汉已经不耐烦了,觉得柳笑天说的不错,东方不败就是成事不住败事有余的家伙。他站出来指着君篱落。

    “哎呀,如此正义,我是不是要鼓掌?”

    君篱落一步一步走向前,每一步极其的缓慢,让所有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看着她 ,而每一步似乎踩在了所有人的心间,让他们的心跳跟随着君篱落的步伐。他勾起嘴角邪魅俊美,讥讽着狂刀之言。

    “阁下的刀如此锋利,带着浓郁的寒气,应该染血十年之久把。”

    君篱落的目光放在了狂刀身后的大刀,闪烁着惊叹和喜爱,长期染血的刀有着骇人的寒气,更加锋利和诡秘。就如开封的利器一般,寒芒在刺,让人背脊发凉呢。

    “那是!你的眼光不错!”

    狂刀一听在夸奖自己的爱刀,裂开嘴一笑,对于他的刀,就是他的老伙计!

    “死在倒下的亡魂不计其数吧!”

    她轻笑!

    “不错!”

    狂刀摸了摸他的爱刀,点头,十年间死在刀下的亡魂确实他也已经数不清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没有偿命呢?你应该死了几千上万次了吧?”

    君篱落讥讽着,对于刚刚正义凛然说着杀人偿命的狂刀,笑着讥讽,挑眉表情说着你早该死了,而不是来做正义使者。SB。那高高在上的讥讽,那狂妄而傲然的模样,让狂刀双目通红,咬着牙咯咯作响。没有想到他觉被一个臭小子下套了。

    “别女表子,还想立贞节牌坊好么?说出来的话,你害臊,我都替你害臊!”

    君篱落毒舌的程度可不亚于别人,特别集齐了五千年华夏文化的损人精华!他可没怕过谁。

    “你。。找死!”

    手中的大刀一挥,直接划过君篱落的脸颊,她头往后仰,清亮的眼眸带着寒意,身体弯曲,双手撑地,脚尖直往狂刀的脖子而去,刁钻而犀利。深蓝色带着淡紫色的光芒一闪,君篱落似乎踢到了铁板一般。借助他的斗气,脚尖一点,等他还没有收回来的时候,已经弹射而出。站立在一旁,拍了拍自己的衣摆。

    “果然,废物变天才的传说是真的!”

    一道凶戾的声音,带着无形的压力,南边尘家?即使君篱落脱离了君家,他们尘家依旧感觉到了危险。

    “ 尘宏远,第一天我就告知过你,没有想到你还是按耐不住。还想再试探我的底。。来吧,我自当奉陪!”

    君篱落清喝,直道他的全名,让其他人睁大眼睛,这个小子真的不怕死。集中营的王者,谁敢直呼他的全名,如今紫尊王者的他已经站在高处了。就算其他进入紫尊王者的人都没有胆挑战他。

    “呵呵……这次倒是我的疏忽!君家侄女,尘叔叔在这里给你道歉!”

    他沉默一会,然后轻笑着,变得越发的和颜悦色了,似乎刚刚凶戾的威胁不过只是幻听而已。

    君篱落挑眉,对方似乎在权衡着什么, 估计没有想到她如此硬气,如此嚣张,如此自信,压根不怕所谓的紫尊王者,亦或者是。。他收到了某些消息,她的战斗力和柳笑天的战斗力可不小。需要他们俩的帮忙,自然……

    “尘营长,我与你不熟,你可以直接叫我君篱落即可。”

    她不与他套近乎,她也不稀罕,既然对方退后一步,她也不会咄咄逼人,毕竟还没有踩到她的底线。没有触碰到她的逆鳞。

    “好了,都散了!”

    他一开口,其他人自然都听从,刚刚围得水泄不通的小院落,现在人影都不见一个。

    双胞胎擦了擦脸上的汗,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刚刚。。君篱落强悍对上尘宏远的时候,他们俩差一点就尖叫,尘宏远是谁,他可是集中营的王者,就算东方不败那几大势力都不敢与之抗衡呢。

    “这个……你胆子真大,你知道他是谁吗?”

    双胞胎黄子恒探头探脑的,他们俩的年纪不小,但是性格却像个小孩子一样。

    “不知道!”

    “……。额!!”

    黄子恒瞬间石化,不知道你还和人家呛声,尼玛你有几条命去陪呀?卧槽。。心底一群草泥马呼啸而过。他完全在风中凌乱了。

    “噗——”

    君篱落捂着胸口,二十二世纪时,自从她坐上了雇佣兵的首领之后,再也没有受过重伤,这次。。她受的,下次必须百倍讨回,没有一个人能让她受伤,还活得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