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凤逸允,她小姨?

    更新时间:2018-11-06 15:05:51本章字数:3025字

    她连忙拿出一颗药丸吞下,精力不济虽然将对方制服,但是她却受了严重的内伤。在期间有必须时刻关注该女子的情况,必须过了三天危险期后,才能松口气。所以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治疗。

    三天一过,就今天还招人挑衅,尘宏远的威慑如果在平时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在她手上期间,这威压会让她的内伤越来越重,狂刀的刀锋和斗气直逼她的心脏,虽然她不动声色,但是却忍着极大的痛楚应付。

    “没事吧!”

    柳笑天想要去扶君篱落,却被她挥开了,她扶着门,步伐有些踉跄!脸色苍白无色,眉宇间有些青黑。

    “出去!”

    君篱落睁开眼眸,看着柳笑天和另外两个人,她 要疗伤,而疗伤期间必须会让他们怀疑。

    “好!”

    柳笑天则以为君篱落要炼制什么丹药,比较私密的事情他们也不方便在这里。这个误会可美了,让君篱落能隐藏一些东西。

    她坐在一旁,双手比了个剑诀,苍穹三炼,君篱落的眉间浮现第一层,金光璀璨,第二层,光彩夺目,第三层,却只有一线,并没有获得整层,因为君篱落只达到了三炼中的第一层。

    “主人!”

    “落落!”

    毛球和沙儿都十分的担心,她们可以最直接的知道君篱落身体的状态,特别是毛球。幽蓝色的瞳孔淬着冰冷的光,那些让落落受伤的人都该死。

    这一刻,毛球展现了魔兽的嗜血和冰冷,它就算长相如此可爱,但是张嘴那尖利的牙齿却森冷的闪烁着寒光。 不知道多久,君篱落忽然间张开眼睛,口中一滩乌血尽数吐出。她才觉得压抑在她胸前的那种难受变得畅通了。深呼吸,内视查看她的经脉,经过苍穹三炼,她的经脉如溪流变成了小河,如此澎湃的运转着,内力生生不息。

    “没事的!场子始终有一天会找回来的。”

    君篱落抓了抓毛球,感觉手感不错,那可爱的萌样变得十分的凶狠,倒是视觉反差有点大,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哟。毛球爬上君篱落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口君篱落的头发,表示泄气。沙儿那钳子忽然间变得比身体还大两倍,小眼睛汇聚了冷光,那巨大的剪刀模样的钳子,咔嚓咔嚓,十分凶残。

    两个小家伙都表示着不满,有仇必报是魔兽的天性,可是对于君篱落如此的不动声色,它们不理解。所以它们不高兴,如果它们能力够强,等级够高的话,就不在话下了。直接为主人报仇去。哼哼——

    “别闹了!”

    君篱落看了一眼床上的那个女子,呼吸平稳,但是睫毛颤抖是怎么回事!

    “醒了就睁眼吧!”

    刚刚它们的谈话实在意识海里,所以这个女子不会知道君篱落肩膀上的两个萌物其实是凶残的魔兽。女子缓缓的睁开眼眸,清丽的双眸十分的清澈干净,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这个女子绝对是个温和而善良的。

    “笑。。天呢?”

    睡了三天,她没有看到柳笑天,她害怕心中的那一个想法。而君篱落转身离开,却被她抓住了手腕。十分瘦的手,回头她眼里有着哀求。还有……惊喜一般。

    “他活着,你好好养着,你们俩可以到白头!”

    君篱落难得没有挥开女子的手,也许是眼眸中的无尽伤感让她心软,亦或者那一点点闪烁的希望让她不忍。

    “谢谢!”

    她忽然间绽放,虽然此刻她依旧瘦的厉害,颧骨都吐出来,但是那笑容却异常的耀眼。

    “允娘!”

    柳笑天时刻站在门外,听到女子的声音破门而出,完全忘了君篱落不准他们进来的要求。一把冲到女子身旁,紧紧的把她抱住,听着她的心跳,摸着她的脉搏,然后失而复得的激动。

    “笑天,我没事了!”

    女子浅笑,然后抚摸着柳笑天的额头,眼眉,还有那苍白的脸颊,满满都是心疼,十分的难受,这个男子为了她受了不少的苦,却坚定着最初的承诺,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炖了鸡汤。”

    他抓着在他脸上游走的手,这一刻的喜悦让他泪流满面,男儿有泪不轻弹,只不过未到该落泪之时。他的话语有些哽咽,这种饱满的幸福充斥这他的胸膛,三天前还兢兢克克的,深怕允娘一睡不会醒。

    如今。。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了!

    回头,对着君梨落一个跪地,“谢谢!”然后弯腰磕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为了这个女子哭泣,忘却眼泪不轻弹,为这个女子屈膝,忘却膝下的黄金。

    “起来吧!”

    君梨落理所应当的受他一摆,不在乎这个礼是否沉重,该受的她绝对不矫情。

    “鸡汤来了!”

    那双胞胎,一人端着一碗汤,快步走来。。那清香让他们口水直流呀!可是,他们只能先让两个女子先吃了,他们大男人的后面排队着。

    “没有想到篱落兄弟居然是女子!笑天惭愧!”

    柳笑天端着鸡汤十分温柔的喂着怀中的女子,然后却很惊艳的望着君篱落。 要不是尘宏远说君梨落是他世家侄女,他们都不会想到如此强悍清冷的少年居然是个女子。

    “没什么好惭愧的!男女都一样,不过男装方便而已。”

    君篱落放下那鸡汤,显然这鸡汤十分很用心,里面的材料很足!滋补而养颜,特别的美味。

    “女子?“

    在柳笑天怀里的女子忽然间抬头,那明眸中难以掩盖惊喜和希望。

    “ 我叫凤逸允!”

    她说着自己的名字,观察着君篱落的表现,但是君梨落却十分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波动。

    “我叫君篱落!”

    她点头,表示了解,只是凤逸允为什么那么激动呢?

    “你……你娘叫什么!”

    她有些失望,形似的面容,但是听到她的名字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凤逸允很直白的询问道。也许这个少女没有联想到这一层。

    “与之何干?”

    瞬间,君篱落的脸色变得冰冷,如笼罩着一层寒霜。 也许这是敌人,也许不是……她不得不防备着。

    “你和我姐姐很像,我姐姐的名字叫凤逸茹。”

    她温婉的笑着,十分怀念她口中的姐姐,而看着君篱落则异常的慈爱和期待。

    “你认错人了!”

    君篱落将碗交给双胞胎,准备离开~

    “等一下!”

    凤逸允十分的激动,她差一点就跌落床下。因为她看到了君篱落手中的墨戒,所以。。她肯定君篱落绝对认识她姐姐,绝对值得她姐姐。也许。。真的是姐姐的小孩。

    “我说了,你认错人了!”

    君篱落冰冷的言语,双眸覆着寒冰望着那女子。

    “你手上的琉璃戒,也许它不是最后的形状,但是只有凤家的女子才能见到,因为凤家是女子当家,而琉璃姐则传女不传男。凤家的琉璃戒现在是传给了姐姐,如今琉璃戒在你是手中。你到底是谁!而且为什么琉璃戒会变成最初的模样?”

    她十分激动,只有凤家的嫡系才知道,琉璃戒最初的模样,当琉璃戒展现最后风华,七彩琉璃之后就会告知凤家其他旁系及其他世家。就宣告凤家的家主,则是七彩琉璃的主人。

    “我母亲是,玄茹尊王。”

    君篱落看着手中的墨戒,原来它叫琉璃戒,七彩琉璃的风华是多么的耀眼。母亲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琉璃戒会变成墨戒。思绪百转千回,君篱落最后选择相信,相信这个女子拼的孱弱的身子都要质问出结果。

    “你。。真的是姐姐的女儿!”

    忽然间,凤逸允泪流满面,咬牙哭泣着。

    “呜呜呜——”

    她痛苦不已!

    “说吧,我要知道情况。”

    君篱落不走了,她走进凤逸允的身边,让她告诉她,母亲的情况。

    “母亲在我小时候就离开了!”

    她望着凤逸允的眼睛,知道她的疑惑。

    “姐姐。。姐姐大我十岁,我叛逆,和笑天相爱,笑天是没有身份的人,所有的人都阻拦,并且要击杀笑天。只有姐姐。。只有姐姐随了我的心愿。她让我离开的时,说着,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把它走完。最后我离开了姐姐,而姐姐背负着一切,背负着我该背负的东西,更背负着整个超级王朝的未来。”

    “因为我自小与另外一家友好的超级王朝的王子订下婚约,因为这样,我逃了,姐姐就必须承担后果。听说。。我们的王朝如今支离破碎,听说从超级王朝变 成了中级王朝。”

    凤逸允颤抖着,她后悔,为什么那么的年轻气盛,让她从小长大的家园支离破碎。让拥戴她的子民流离失所。

    “姐姐的爱情,姐姐的婚约,我不知道,也无法打听。这些都是我偷偷听到的,笑天都没有告诉我任何的消息。因为那时候,我已经中了红颜醉了。”

    凤逸允她没有太多的消息,都是听来的。听到的时候她后悔,她痛不欲生呀!可是……姐姐说的,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把它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