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现实如此残酷

    更新时间:2018-11-06 15:30:18本章字数:3232字

    晚上回到宿舍,我打开电脑上网登录扣扣,想看看浮生若梦。

    她在线,但没有说话,也没有给我留言。

    我看着浮生若梦的头像,想着浮生若梦的身世和生活现状,想着秋桐白天在大会的发言,心里很是感慨,不由就伸手敲击键盘……

    我打出一句话:“你在干吗呢?”

    对方似乎呆住了,一会儿打过来一句话:“啊——你——”

    “怎么了?”

    “你——你不是失踪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我失踪了?怎么会?出差了,一直在忙,最近才刚回来,出差的时候没有带电脑,上网也不方便。”

    “原来是这样,我以为你再也不来了,你莫名就不见了,我……我以为你不理我了。”

    看得出,浮生若梦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还有些伤感和哀怨。

    我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没有,我只是暂时没有上网而已,对不起,出差没有和你打个招呼。”

    浮生若梦:“没什么,你也在做事业,当然不可能天天泡在网上,理解的。”

    我:“看到你给的留言了,看到你生日那天的话了,送给你迟到的生日祝福,祝你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浮生若梦“谢谢……这是我收到的唯一生日祝福,也是我最珍惜的生日祝福,会好好记得。”

    我的心里这时有些发疼:“没有想到你的身世这么凄苦,没有想到你的现实这么无奈,你真的很不容易。”

    浮生若梦:“亦客,你在可怜我吗?可是,我不需要,那晚,我喝多了,忍不住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因为现实世界里,我没有人可以说。”

    我的心更疼了:“不,你不要误解,我不是可怜你,只是觉得更加了解了你,你能把我当成朋友,说给我听,我很荣幸,也很珍惜。”

    浮生若梦:“现实总是这么残酷,生活总是那么无奈,人生总是这么矛盾,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脆弱很可笑呢,把虚拟世界里的空气当做了一个莫名的倾诉对象。”

    我:“没有觉得可笑,网络虽然是虚拟的,但是,你我却是真实的,我们敲击键盘的手同样也是真实的。在这个看不见的世界里,我能看到你此刻正在跳动的心,能看到现实世界里坚强坚定坚韧的你……”

    浮生若梦:“你真的能看到我的心吗?你怎么会知道现实世界里的我会是坚强坚定坚韧的呢?”

    我:“感觉,直觉。”

    浮生若梦:“你的直觉真准,似乎此刻你就在我面前,在看着我……”

    我的心一动,没敢说话。

    浮生若梦:“这世界真奇怪,有些人不能在一起,可他们的心在一起;有些人表面在一起,但心却无法在一起。”

    我的心又是一动,不由想起了李顺,我不知道秋桐和李顺现在到了何种程度,一想到美丽高贵儒雅的秋桐和李顺这样的纨绔子弟同床共枕,我的心里突然就升起一股剧烈的酸楚,疼得不能忍受。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吃醋,随后小心翼翼地打出一句话:“你们……结婚了?”

    “还没有。”

    我的心宽了一下,忍不住又打出一句话:“那……你们在一起了?”

    “你指的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我索性直接了当:“同居!”

    浮生若梦:“你很在意吗?”

    我不知道此刻她问这话时带着什么样的心情,说:“不知道,或许,这个问题我不该问,可以不回答!”

    浮生若梦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没有发生过任何身体的接触。”

    我的心里大宽,大大松了口气,说:“好,好!”

    随即,我又有些疑惑,依照李顺那样的人,他怎么会放过秋桐?

    浮生若梦:“貌似你不愿意我和他在一起,希望我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是吗?”

    我一时无语。

    浮生若梦:“你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人世间很多事情都是没有答案的,既然没有答案,又何必苦苦追寻什么。”

    我:“我只希望你能生活地开心快乐,至于其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浮生若梦:“谢谢你,我相信命运,相信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我不敢不想不愿意去和命运抗争。我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同样渴望幸福渴望爱情渴望美好的情感,但是,我必须要尊重现实,必须要对得住自己的良心,虽然我有爹娘生长无爹娘教养,但绝不是不懂事理的人。”

    我一下子想起自己那天在游船上说她的这句话,心里不由很是懊悔歉疚。

    浮生若梦继续说:“虽然我不爱他,可是,必须要接受今后和他一起生活的现实。虽然他经常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但是,他从没强迫过我什么,从这方面来说,他还是尊重我的。我知道他在外面结交的狐朋狗友都是三教九流,对此,我不愿管,当然,也管不了。我宁愿让自己永远作为他名义上的摆设,我当然知道,他需要一个体面美丽上得厅堂的女人给他撑门面,让他风光,我的作用和价值或许也就在这里。”

    此刻,我当然不知道,假如秋桐和李顺结婚,那将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九级地震。

    我呆呆地看着她的话,心里感到阵阵悲凉。

    沉默了一会儿,浮生若梦又说话了:“我现在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女人!”

    “为什么?”我干涩地打出一句话。

    “因为我感觉自己似乎在网络里,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说到这里,她停住了。

    我明白她没有说出来的话里的意思,知道她现在对我这个亦客大神的感觉,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虽然冬儿依旧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可是,自觉不自觉,我已经对她产生了某种难以名状的情愫。

    有些事情,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我的心跳有些加速:“我明白你的意思。”

    浮生若梦:“我知道你懂的,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呢?”

    我的心跳继续加速:“不,你是一个好女人,是我心中眼里最美丽的女人。”

    浮生若梦:“谢谢你的评价。可是你并没有见过我,你怎么知道我是美丽的女人呢?”

    我这才发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忙说:“虽然我看不到,但是,心灵和眼睛是相通的,心里想的,眼睛就能看见。一个心地纯洁聪慧智慧的女人,必定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浮生若梦:“你真会说话,好像你真的见过我似的。其实,我虽然没有见过你,但我知道你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优秀的男人。”

    我有些汗颜,忙说:“错,我其实是一个卑微的小男人,既没有才华,更谈不上什么优秀。”

    浮生若梦说:“你很谦虚,冒昧问你一句,你有女朋友了吗?”

    我一阵心悸:“曾经有,可是,现在,她成了空气。”

    浮生若梦:“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个……”

    我黯然说:“没什么。”

    我的心起起落落,想起一句话:可以一秒钟遇到一个人,一分

    钟认识一个人,一个小时喜欢上一个人,一天时间爱上一个人。但是却要用一辈子去忘记一个人。

    一会儿,浮生若梦说:“好了,不谈这个了。你最近的工作还好吗?”

    我自然不能和具体她谈自己的工作:“还好,你呢?”

    浮生若梦:“一切都在按照计划实施,和同城的其他十几家报社一样,我们的年度大征订开始了。”

    我:“好啊,加油!凭着你的能力,一定会成功的!”

    浮生若梦:“呵呵……谢谢亦客大神的鼓励,没有你给我那些指导和点拨,我一开始还真的找不到路子。对了,我现在还有事要请教你……”

    我:“讲——”

    浮生若梦:“我们今年的大征订,分两条腿走路,一个是我以前和你说的成立大客户开发服务部,另一个就是发行员的零散征订。可是,发行员毕竟是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单纯让他们自己去征订,效果未必会好。对这个问题,我现在有些困惑,暂时想不出如何找一个抓手。”

    我思考了一下,说:“做营销,载体很关键,按照你说的情况,何不找一个合适的载体。”

    “载体?”

    “对,就是做活动,”我说:“把一个产品推销出去,最好的载体就是搞活动!”

    “活动?”

    “是的,搞活动,把游散的薄弱的力量集中起来,搞行之有效的活动,活动是营销的最佳载体!”

    “哦,我想想啊……”浮生若梦暂时沉默。

    我点燃一颗烟,看着浮生若梦的头像发呆,想着白日里的秋桐……

    不知过了多久,浮生若梦说话了:“大神,还在吗?”

    我说:“在!”

    浮生若梦发过来一个高兴的表情:“刚才我认真琢磨了,明白你话里的意思了,对,搞活动,以活动作为载体,我决定以站为单位组织发行员搞征订活动,搞‘三洗’活动。”

    “三洗?”我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对,三洗,洗街洗楼洗门头。”浮生若梦说:“改变以往单兵作战的办法,发动全体发行员搞集体征订,发挥集团作战的优势……洗街,就是对沿街门店逐个进行宣传和征订;洗楼,就是对市区内的所有小区住宅楼一个也不放过,在小区里和楼前搞征订活动;洗门头,就是对所有的市场门头摊铺逐个进行走访宣传。”

    我顿时对秋桐的敏捷的思维和拓展能力深感佩服,刚才自己说搞活动,其实并没有想出具体如何搞,而秋桐却理解发挥地如此透彻。这一点,我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