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心里没有她

    更新时间:2018-11-06 15:30:40本章字数:3521字

    许术术远远的就听见了熟悉的汽车声,赶紧抱着泰迪狗狗多多在门口守候着,估摸着是叶天浩回来了。

    不一会儿,看见熟悉的车子,她会心的笑了,他是她心中无法代替的偶像,永远散发着光芒,如暗夜的一棵耀眼的星星,许术术的嘴角微微上翘。

    叶天浩不急不慌的将车子停好,一个黑影串了上来,叶天浩还没有反应过来,许术术已经站在他跟前。

    “哥,你回来了。”许术术笑得很开心,这个叶天浩看着长大的女孩,一直安安静静,与世无争,在他心里永远的小妹妹。

    叶天浩摸了摸小狗,温和的问:“术术,她们都在吗?”

    许术术推了推眼镜,有些谨慎的说:“哥,她们都在,外界说你和那个许萌萌分手了,还有外面那些女人你都甩了,是不是真的?”

    叶天浩何尝不知她怎么想,但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老婆,有些关系是无法改变,他笑了笑说:“术术,你该找个人嫁了,要不哥给你介绍一个,哥哥的事情你不懂。”

    “切,有什么不懂,我知道你还想着吴月,可她不会回来了,她要回来还等这么久吗?天浩哥,我严重怀疑吴月嫁给你是场骗局,她可能从来没有爱过你,虽然这些话很残忍,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不然怎么会离家出走?”

    “术术别说了,你小孩子懂什么?我和她的事情你不知道。哥的事情不用你管。”提及吴月,叶天浩严肃起来,他知道吴月跟家人关系不好,特别是母亲和表妹,要说离家出走她们的功劳也不小。

    许术术不理叶天浩的强势态度,自顾自的说:“我知道你每走一步都不容易,也知道姨妈脾气不好,你为什么就不能顺着她的想法做一些让步,姨妈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她常常抹泪偷哭,你不心痛她吗?那可是你亲妈……”

    “不是这样,术术,我不是不知道她的态度,有些东西没办法逾越知道吗?亲人就是亲人,不可以改变,一步棋错了就会一辈子都错!”叶天浩索性直接说了出来,他可不愿意让她一直误会,等着时机。

    以前叶天浩都极力的回避这个问题,术术年纪大了,他害怕再这样下去只会害了她。

    “哥,你为什么不给我机会?在我心里,你是完美好男人,跟你在一起我才会幸福,我不会管你在外面和谁风花雪月,我只要做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就够了。”

    “术术,瞎说什么,你是我妹妹,永远只是我妹妹懂吗?我不是什么好男人,更不想害你。”

    许术术没想到叶天浩会这么绝情,不,她应该早就知道,他心里没有她,可她从来没有放弃。

    “哥,吴月到底有什么好?就算她死了,你也不愿意开始新的生活吗?”说着许术术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她哭得很伤心。

    叶天浩最害怕女人的眼泪,他连忙摆手:“术术,别哭了咱们先进去好吗?”

    月亮像含羞的少女,一会儿躲进云间,一会儿又撩开面纱,露出娇容,整个世界都被月色浸成了梦幻般的银灰色。

    许术术哭得更厉害了,多多看见主人不停的流眼泪,一边舔着她的脸,一边对着叶天浩狂啸。

    “天浩,你对术术怎么了?打狗看主人,何况她是妈妈的好侄女你欺负她就是对老娘不敬。”叶母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刚才的一翻话听得请清楚楚。

    “妈我怎么会欺负她,我们在谈心呢!”叶天浩知道母亲疼表妹,他也知道陪在母亲身边的也是表妹。

    “术术,别哭了,眼泪不要为不值得的人掉,他就是一个狼孩子没有感情,不值得你哭。”叶母抱着侄女轻轻的拍着肩膀安慰,她知道儿子相貌堂堂,在她看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配得上他,叶天浩的性格她主宰不了,当年他跟吴月的时候曾经闹得母子关系一度很僵。

    用叶母的话说吴月长相不好,尖嘴猴腮一副克夫相,叶天浩偏偏宠爱不得了。

    走了好几年也不见儿子再谈自己的个人问题,她何尝不着急,叶母看着茫然的叶天浩道:“你打算就这样一辈子等下去吗?不管你心里惦记着谁,赶紧给叶家添个孙子,就算你不听我的话,也要考虑你奶奶,她还有几年的时间,不要让她带着遗憾走。”

    叶天浩知道母亲是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跟奶奶关系不好,其实她一直对奶奶好。

    “奶奶最近还好吗?”月光下叶天浩不敢看母亲的眼睛,因为他欠她们太多。

    “你现在想起她了,你每天不是那么忙么?”叶母丝毫不给叶天浩面子,斥责的说。

    第二天,苏欣怡,起得很早,她没有忘记叶天浩的忠告,要是迟到了她就麻烦。

    在衣柜里找衣服比划,穿了一身美美的白裙子,这是商场打折的时候购买,原来因为穿工作装,一直没机会,想想一会儿去了公司要穿保洁工作装,她就想撞墙。

    当苏欣怡一身盛装的出现在丁经理面前的时候,她错愕的打量着她:“苏欣怡,你当真要到我们这里来上班?”

    丁经理十分纳闷,说她是花瓶还真没错,看上去风姿卓越,这那像劳动人民,只怕是叶总故意打发她在后勤部,想对她冷处理吧?

    苏欣怡听闻丁经理的话,连忙配合的点头应承:“是啊!以后丁经理多照顾,为了生活没有办法。”

    “为了生活有很多办法,比如去夜总会,比如给有钱人当小3,都是办法,我们扫地工资可不高,说准还不够买你这身衣服。”丁经理说话始终没有看她,有肖婷先入为主的灌输,再加上她这副中看不中用的打扮,对苏欣怡她怎么友好不起来。

    苏欣怡知道别说丁经理意外,就连她自己也没想过有一天会成为一名保洁,不是她看不起保洁这个行业,而是她太不喜欢这身老气的工作装。

    “丁经理,我已经想好了,扫地就扫地,又不是什么技术活,我应该也可以做好。”

    丁经理端着水杯去接开水,一边啃着馒头,一边懒洋洋的应承:“不管你什么关系进叶氏,只要是我手下的人必须服从管理,我让你洗卫生间,你不许洗大厅,我让你东,你不许西,总之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然背铺盖卷滚蛋。”

    苏欣怡一阵头疼,原来叶天浩手下的员工都是霸气外漏,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即便如此,她不想惹麻烦,小声的说:“请丁经理吩咐,今天我做哪儿卫生呢?”

    “你啊!就负责洗手间、走廊、大厅,叶总、肖秘书,这几处的卫生吧!”

    苏欣怡差点跳起来,这21层出了这几个地方,已经囊括完了,为什么要她一个人做……

    丁经理吩咐噼里啪啦说完,见她没有反应,这才正眼盯她,不高兴的发问:“怎么?对我的吩咐有意见?”

    苏欣怡沮丧的摇头,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只有认命的份不是吗?泄气的说:“丁经理没有,对你的交代很满意,只是我想提一点,可以承包整层楼,能不能叶总办公室不要分给我?”

    丁经理放下水杯,瞪了她一眼:“不可以,如果没别的去换衣服准备干活。”

    苏欣怡支支吾吾,一句也说不出来。

    稍后,丁经理拿了一套衣服递给苏欣怡,不客气的说:“干活儿的麻利点,别穿你这高跟鞋,柜子里有布鞋。”

    看着脏兮兮的衣服苏欣怡要疯掉,衣服不但颜色难看,袖口有明显的油垢,他们这是在耍她,为什么她的衣服沾满了油垢。

    天啊,更要命的是布鞋有个带子也脱掉了,看着这样的衣服,她真心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她没有50万,如果有毫不犹豫的甩给叶天浩,苏欣怡在心里一遍遍骂着这个人面兽心的老狐狸。

    穿好衣服的苏欣怡不愿意出去,在狭小的更衣室走来走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收拾叶天浩。

    肖婷、丁经理都是他的狗腿,她们都帮着他整她,5年,妈呀想想就恨不得现在就从21楼跳下去,该死的混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她要全部讨回来。

    “苏小姐,你要换多久的衣服?你以为是喜酒穿敬酒服?进去多久了还不出来?你就这样拖延磨洋工?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的说你能做到?”

    苏欣怡不情愿的回应:“好了,好了。马上出来。”

    当丁经理看着穿上工作装的苏欣怡,忍住不笑,她个子太瘦,而她给的衣服明显小了个号,裤子成了九分裤,衣服也成了中袖,不伦不类,有点滑稽的可笑。

    苏欣怡感觉自己没穿衣服,被人扒光她直不起腰来,要是被熟悉的朋友发现,堂堂大学生的苏欣怡扫厕所,她的老脸往哪放呀。

    “苏欣怡你先看看是在什么地方扫地,别以为丢脸,如果你连地都扫不好才真正丢脸,想到叶氏来上班的人多,我不管你后台是谁,到我手下就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苏欣怡一声叹息,此时说什么都没有用,她只有无条件的服从:“好,丁经理,我知道了。”

    “别看是清洁工,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进来的,我知道你以前跟叶总有特殊关系,他念在你生活困难给你照顾,希望你能珍惜机会。”丁经理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虽然态度缓和了不少,却带着嘲讽的口吻。

    苏欣怡恨死了叶天浩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到处败坏她名声,她有些气恼的回敬道:“丁经理请你调查清楚才说话,我跟叶天浩不熟,不要血口喷人。”

    “苏欣怡你是不是对我不满?如这样你可以给叶总告状,不要在这里跟我对着干,请你摆正自己的工作态度。”

    “好了,我去干活儿了,丁经理你也别生气。”

    苏欣怡提着水桶上开始一间间办公室做卫生清洁,没干过苦力的她提大半桶水也觉得费劲。

    在转入另一间办公室的时候,因为水太沉,身子一个前倾差点撞到一个人身上。苏欣怡一惊,慌忙点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双漂亮的名牌皮鞋,修长白白的小腿,此人正是肖婷!苏欣怡刚料到她要发飙,头上便传来一声肖婷的怒斥:“苏欣怡瞎眼了吗你?为什么总是要撞我?我跟你有仇?你是故意要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