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可以惩罚他

    更新时间:2018-11-06 15:30:41本章字数:3463字

    看见叶天浩跟过来,苏欣怡有些着急,她连忙撇清:“他啊,是给老总开车子的司机,不是什么高富帅。”

    苏欣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知道姐姐从小争强好胜,特别喜欢家更有钱,害怕她会爱上叶天浩,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对于她的一番胡言乱语,叶天浩很大度,没有多说什么,伸出手对苏姗姗道:“欣怡姐姐,欢迎你到S城来,虽然我是司机,不过经常可以开免费车,可以有免费东西吃,如果有需要随时招呼一声,当全面效劳。”

    苏姗姗听到叶天浩的介绍,巨大的落差有些难以接受,没想到对方居然是司机,开始的好印象大打折扣,看上去那么有型,原来只是司机,苏姗姗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失落都写在脸上,一脸的不快。

    可目前重要的是要找到爸爸,说不定他能有些作用,于是她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幸会,我叫姗姗。”

    “叶天浩。”

    苏欣怡将叶天浩外面挤,直到两人脱离苏姗姗一些距离,她不客气的说:“喂,刚才不是说好了送我回来就离开,你又想干嘛?”

    叶天浩搂着她的腰十分暧昧的说:“既然,你姐姐以为我是你未婚夫,刚才你也没有解释清楚,不如咱们就假装情侣,我还可以帮你们提东西。”

    “你想都别想,你坑死我了,幸好是我姐姐,要是别人看见我这样的形象怎么做人?”她是坚决不让他有机可乘,情愿自己辛苦点也不要麻烦他。

    叶天浩一本正经的说:“你可别乱想,我可是一个正直的人,只是看到你姐姐行李多,帮你们提一下东西而已,没有其他乱七八杂的想法。”

    苏欣怡迟疑了下,让他临时成为免费的劳力这个主意不错,谁让他一惯压榨她的劳力,再说自己住的楼层比较高,如果他帮着提东西还真不错既可以报仇又可以惩罚他。

    “天浩哥,你想清楚,当我男朋友可得是耙耳朵,要受得了屈辱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才有资格。”

    叶天浩知道这是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显然苏欣怡还不知道自己的角色,他眯起眼睛:“走吧,一会儿你姐姐得怀疑了。”

    苏欣怡暗自高兴,终于找到机会报复他,反正是他自己主动提出就该好好收拾一下他,随后她乐呵呵道:“嗯!那就有劳你帮我们提东西了。”

    苏姗姗看见两人腻歪一阵才过来,以为说什么情话,她摸着苏欣怡的头:“妹妹你们真甜蜜,一步都离不得。”

    叶天浩提起地上的箱包,配合的说:“那可不是,欣怡这货没有正型,像个小孩子一样。”

    苏欣怡对他的插话表示不满,可碍于姐姐在,又不好明说,只好忍气吞声。

    叶天浩一只手提着东西,另一只手挽着苏欣怡的手:“走吧,让姐姐久等了。”

    苏姗姗和叶天浩一左一右,苏欣怡就这么被她们架着,猛然觉得叶天浩不是来帮忙的,他是故意来捣乱,他巴不得姐姐误会吧!

    奈何她怎么挣扎,他紧紧的牵着不放手,天啊,他还真是进入角色了,当自己是她男朋友么?

    苏姗姗并没觉察出两人的异样,她碎碎念的数落:“苏欣怡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说离开就离开,妈妈差点想你眼睛都哭瞎了,其实我和爸爸早就原谅你了。”

    苏欣怡害怕姐姐说出三年那件事情,连忙打断她的话:“姐姐,你现在还喜欢吃西餐吗?”

    她记得姐姐一直希望嫁人豪门,小时候自己家里不错,爸爸又特别宠爱她,她长得也很漂亮是家里的希望,苏大户就曾直言不讳的说:“姗姗,你以后不嫁给有钱人就嫁给当官的,反正我女儿就是公主命,穷小子想都别想。”

    苏姗姗其实并不怎么爱吃东西,为了保持身材在饮食上对自己非常苛刻,不过她喜欢出入高档场合,以此希望结识有钱人罢了。

    “我还喜欢吃西餐,怎么你和妹夫要请我么?”

    叶天浩抢先回道:“这个可以有,没问题。”

    苏欣怡越看他越觉得碍眼,平常很深沉的一个人,此刻不着痕迹的偷笑,从她穿错睡衣到现在,他就一副落井下石的感觉,如不是看在这么多行李需要人的份上她早就翻脸了。

    叶天浩原本的确是想捣蛋,想看她出丑,没想到她住的楼层会那么高,平日的他出门不是电梯就是车子,很少干这样的气力活儿,虽然他浑身有力气,他可是堂堂叶氏总裁竟然给她卖苦力。

    苏欣怡这丫头片子竟然敢当他苦力使唤,看以后怎么收拾她,他可以吃亏,但这样的亏坚决不吃,他一定会还回去。

    看着不远的距离,每一步都不轻松,叶天浩自然也没空闲再牵她的手了,他心里一遍遍骂苏欣怡这个小骗子,以后会让她加倍偿还。

    “苏欣怡,还有多久?怎么住这么高的楼层?也不知道住电梯房偏偏要跑来住这样的破楼,家里有房子你不住,要跑到这个城市,是为妹夫留下来吗?”

    叶天浩是何等聪明的人,苏姗姗听闻他是司机,就换了一种态度和眼神,开始的毕恭毕敬变得有些嚣张,这两姐妹还真是有点类似,不,她们不一样。

    姐姐市井,甚至有些自大,妹妹糊涂犯傻,他仿佛看到了她们的未来,都不会太好。

    叶天浩不怒,反而嬉皮笑脸的说:“姐姐,别见笑,虽然我穷,但是我赚的钱都给欣怡花,而且我家里面承包了一块土地,我准备带欣怡回去养猪,说不准养猪能赚不少钱,把欣怡养得也跟猪一样肥是我的梦想。”

    苏欣怡白了他一眼,心里骂了千百遍,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苏姗姗啧啧的摇头,实在不敢苟同,她就知道苏欣怡不可能那么好运气,她费尽心思还单身一人,她怎么可能就找到高富帅呢?如果叶天浩是高富帅,那老天一定没长眼睛。

    “对我妹妹好是必须的,你要敢在外面勾三搭四,我会打断你的狗腿,妹妹虽然不是名门闺秀,可我们家也曾经辉煌腾达,你一个小小的司机不许欺负她,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我们苏家在当地曾经也挺辉煌的。”苏姗姗自从知道叶天浩是司机,别提有多失落了,所以说话也毫不客气。

    叶天浩脸上没有丝毫变化,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毕恭毕敬的点头:“姐姐所言极是,我这人没什么爱好和追求,反正天天也可以开着豪车,也经常出入别墅、高档酒店,这些有钱人的生活我也可以体验,那些有钱人不也是干这些事情么?。”

    苏姗姗鄙夷的摇头,虽然说得如此简单,他也不过是帮别人跑腿的司机,进去可以,能消费吗?不能消费也枉然,真是一副穷酸样儿说不准身上的西服还是他们老板送的。

    苏欣怡为姐姐捏了一把汗,知道她势力,不知道她怎么势力,倘若她知道叶天浩真实的身份,一定不会这样对他。

    苏姗姗猛拍脑袋想起来什么:“对了,小叶,你是不是经常陪你老板进入赌场?”

    叶天浩认真的点头:“当然,姐姐,我老板可是个赌鬼,一次输好几千万,哎呀,有钱人的钱来得真容易,你是没见过,桌上一郑千金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苏姗姗停住了脚步,打断他的话道“小叶,我爸爸到这里来了,听别人说来做事,有人说他去赌博了,现在人没有消息,我这次来就是找他。”

    虽然苏大户从来没有给苏欣怡好脸色,毕竟他有养育之恩,苏欣怡连忙附和说:“就是,麻烦你帮我们留意下,如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说话中,她们已经到了,苏欣怡拿出钥匙,熟练的开门。

    门刚一推开,猫咪从沙发上就跳到后面躲起来,苏小宝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妈咪,你终于回来了小宝好想你!”说完话看见面前还有两个陌生人,眼前的男人大大的眼睛正对着她笑,苏小宝从离开从苏欣怡怀里挣扎出来:“爸爸,我要爸爸抱抱。”

    苏小宝为这个习惯不知挨过多少打,看见长得帅的男人,她就喜欢过去抱人家腿叫爸爸。

    叶天浩张开双臂,高兴的将她搂在怀里,这小精灵真可爱,五官精致,高挺的鼻梁,有对会笑的小酒窝,长得和母亲有点像,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奶香让叶天浩高兴得合不拢嘴,他柔声的说:“小家伙,蛮重的呀!”

    琳朵儿从洗手间出来了,今天她人有些不舒服,拉肚子跑了好几趟人看上去没精打采。

    “欣怡,谁来了?”

    苏欣怡抬起头,看见她有些虚脱,顾不了叶天浩,忙关心的询问:“朵儿,你怎么了?”

    说完回身对苏姗姗道:“姐姐,这是我们一起住的朵儿,苏小宝的干妈。”

    “朵儿,这是我姐姐,苏姗姗。”

    琳朵儿目光停留在叶天浩身上,看见他抱着孩子又亲又吻的,猜测他的身份。

    这个男人穿着不菲的衣服,看上去非富即贵,他是谁?天天和苏欣怡在一起,她的事情自己都知道,这会是谁?

    琳朵儿的目光提醒了苏欣怡,她一把夺过孩子,不高兴的说:“天太晚了,你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

    苏小宝的奶香,让叶天浩父爱大发,看到她想到了叶波儿,满满沉醉在回忆里的他突然空空的,温暖的小棉袄被人一下夺了过去,自然不高兴,他皱了一下眉头,却什么也没说。

    琳朵儿看出端倪,她笑了笑:“敢问尊姓大名?你是苏欣怡的朋友吗?”

    叶天浩心情不爽,又当苦力又干活,还被她一阵冷眼,如不是看着这么多人,他早翻脸。

    “我是公司的司机。”叶天浩并没有说自己的名字,完事就催他要离开,心里颇有几分生气和委屈。

    苏小宝挣脱妈妈的怀抱,再次跑进叶天浩的怀里:“妈妈不要吼爸爸,爸爸好可怜。”

    噗嗤,琳朵儿笑开了,她拍着苏欣怡的肩膀:“看来你得快点给孩子找个爸爸,不然这货见人就叫爸爸,可怜没爸爸的孩子!”

    苏姗姗一头雾水,她有些不明白这么说来司机并不是她妹夫,她尴尬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