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你就是土匪

    更新时间:2018-11-06 15:25:25本章字数:3039字

    那时的俞佐琰对陌兮来说,便是不折不扣的牛氓,而且是个特别危险的牛氓,连警察叔叔都在告诉她,要远离此人!

    “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处理一下伤口。”

    陌兮看着俞佐琰受伤的嘴角,狡黠一笑,说:“好啊!”

    然后,俞佐琰抓着陌兮的手,把她拽到一个休息间,野蛮粗鲁之态暴露无遗。

    “麻烦你轻一点,我是柔弱的女生哎!”陌兮对他没轻没重的行为大为不满。

    俞佐琰放开于陌兮,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瞪了她一眼,说:“大小姐,麻烦你认清形势,你现在是在老子的地盘,所以请你谨言慎行,要是我不高兴了,就当场办了你!”

    陌兮心里虽然老大不痛快,但还是闭了嘴,按照俞佐琰的指示拿出药箱,不过在帮他处理伤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愤懑,对他进行报复。

    “嘶……你想干什么?找死吗?”俞佐琰抓住陌兮拿着棉签的手怒道。

    “帮你消毒啊!”陌兮一脸无辜。

    “你最好给我轻一点,不然我灭了你!”

    陌兮耸耸肩,流氓就是流氓,每说一句话都在暴露他的本质。没错,她就是看不惯他的嚣张,所以才故意拿抹了酒精的棉签故意在他的伤口上用力的。

    “怕疼呢就不要去打架,打架呢也要去打人而不是被打!”陌兮忍不住挖苦。

    俞佐琰倏地伸手,托住陌兮的后脑勺,猛地按下来,他暴怒的眼神只在咫尺之间,“你再废话,我会让你尝尝被打死的滋味,反正这种事我不少做,做起来也很顺手!”

    俞佐琰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吓到了陌兮,她完全相信一个地痞流氓是不会将一条人命看在眼里的,她更不希望第二天的新闻里,暴尸荒野的女主角是她自己。

    陌兮一个激灵,闭了嘴,之后都不敢再多说一句话,毕竟这般危险的人物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最后,俞佐琰也兑现了承诺,打电话叫来了车,不过方法简单粗暴,让人直接把醉得东倒西歪的几个人抬起扔上了车,那动作,简直跟扔尸体似的。

    不过叫来的却是出租车,当陌兮最后准备也钻进车里的时候,却被俞佐琰拎着脖子拉了出来。

    “你就别往里挤了,已经超载了”

    “明明还可以……”

    “少废话,坐我后面!”俞佐琰跨身坐上一旁的摩托车命令道。

    “可是我朋友都是女孩子,还不清醒,晚上坐出租车最不安全了,我得跟着。”

    “不用担心,开车的是我兄弟。”俞佐琰显得有些不耐烦。

    “谁都你兄弟似的。”陌兮嘀咕道。

    “你别不相信,这一带,你出门,随便遇上一个都可能是我的人。”

    陌兮心想:难怪这一带那么不太平,正因为是你兄弟才更危险呢!个个都像你似的,耍流氓!

    俞佐琰明显是个飞车党,一路上都将摩托车开得飞快,陌兮几次都差点从车上掉下去,最后只能紧紧地搂住他的腰。

    她知道他是故意吃她豆腐,但是面对他,她总有一种无力感,他知道用什么方式对付她。

    他并没有直接送她回去,而是带着她在这座城市兜兜转,当途经偏僻之处,她心里难免惶惶不安,要是他真的在无人的地方把她给办了,那她就毁在他手里了。

    “不早了,请你赶紧送我回去,我朋友还在等我呢!”她忍不住瑟瑟道。

    “带你兜风不好吗?”

    “大晚上,我怕撞鬼。”陌兮冷哼道。

    “怕鬼啊,你杀过人吗?怕夜半鬼魂来讨债。”

    “你才杀过人!”

    “你怎么知道。”

    “……”陌兮默然,感觉真是跟他聊不下去,一想起他的一双手沾满血腥,就提醒自己要忍。

    当他终于把她送回家的时候,她远远的就在公寓楼下看到安静地停在一边的两辆出租车,看样子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了。

    当陌兮跳下摩托车就要走的时候,他拽住她的手用劲一拉,搂住她的腰,暧昧地说:“我只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儿,想让你对今晚有一个深刻的印象,错过你,我会后悔一辈子,做我的女人吧?”

    陌兮一脸惊愕地看着他,想不到他讲话那么直接了当,但很快便清醒过来。想来这便是这个臭流氓泡女人的手段,谁知道同样的话下一刻他就会对另一个女人说呢?只有傻子才会被他的花言巧语所骗!

    “你还缺女人吗?”陌兮想起初次相见,就被他夺走了初吻,对她行为不轨,心里就盛满了怒气。

    对于今天,印象是再深刻不过了,可惜和美好无关。

    从他那随便侵犯一个女孩的行为看来,这个男人必定是拈花惹草的主,说不定还骗了不少女人的心呢!陌兮告诉自己,坚决不能让他得逞。

    不过,陌兮低估了俞佐琰的能耐,更高估了自己对这个男人的防御能力,很多时候,最让女人痴迷就是男人那坏坏的魅力,所以才有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说法吧!

    “我不缺女人,但是遇见你之后,我只想要你。”

    “我好像和你不熟吧!”不管俞佐琰说什么,陌兮都会觉得他走的是套路,不可信。

    “ok,慢慢来,我会让你对我很熟悉的,包括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他眼神暧昧到不行。

    “吃……”屎去吧!

    陌兮掰开俞佐琰禁锢在她腰肢上的手,“我要回家了!”

    她觉得对付他似乎是件非常消耗体力的事,不然她也不会觉得那么虚脱。

    后来,在俞佐琰和他兄弟的帮助下,将她几个朋友抬回了公寓,而俞佐琰一进到她屋子里就仿若回自己家似的,东瞅瞅西逛逛,还对她屋里的布置指手画脚。

    “房子不错,看来有点身家,不过窗帘颜色太艳,俗气,阳台不够大,晚上喝酒看星星不够痛快,卧室里应该有很大的落地窗,那样看着外面的夜景办事才刺激……”

    “哥哥,又不让你住,你太操心了。”陌兮无力地靠在沙发上,一个劲地翻白眼。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句话不让人脸红红不罢休。

    那时的陌兮,对俞佐琰来说,实在是又傻又单纯,不然也不会对他这个,她口口声声称之为流氓的男人如此没有防备意识,就那样暴露了自己的住所,为他后来的登门“作乱”创造了条件。

    最后,在俞佐琰离开的时候,他撑在门框上对她说:“小姑娘,世道险恶,以后不要轻易向男人暴露自己的住处,更不要轻易让男人进入你的房间。”

    陌兮蹙眉看着俞佐琰,认真思考他说的话,感觉非常有道理,自己的社会经验还太浅薄了,不知道会引狼入室。

    “谢谢你的忠告,看来我这次是真的错了,错在识人不清,不再见!”

    陌兮说完便把门关上,却在最后一刻被推开,俞佐琰抵着门,一脸痞笑说:“你现在知错已经来不及了,不过今天暂且放了你,再见。”

    这就是她与他第一次真正的相见,他用这般如同土匪的行为,强行夺走了她的初吻,强行侵入她的生活。

    而如今,她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天真的小姑娘,更不允许他随意打扰自己的生活。六年多了,她好不容易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她的世界里更不允许他想来就来,说走就走。

    然而,当她被他带到这个阴暗的房间,后背抵上冰冷的混泥土墙面磨得生疼的时候,她却只感觉到绝望。

    他还是那么霸道,还是那么我行我素。他漆黑的双眸深不见底,里面带着浓烈的欲望,他撕扯着她的衣服,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她感觉心里在痛,她的眼泪不停地滴落,却无法让他停止这粗鲁的行为。

    当一只手触及一块冰冷的硬物,陌兮毫不犹豫地拿起砸向他的脑袋。她吓傻了,怕一下子敲不醒他那失控的理智,便一下接着一下地敲他的脑袋。

    “你想要砸死我吗?”他握住她的手,用血红的双眼看着她,头上的血流下来,染上他的鬓角,看起来异常恐怖。

    “你……你不要碰我!”她强作镇定,回以冰冷的眼神。

    “你还是那么无情,还是那么狠心,于陌兮,你的心是用石头做的吗?你是不是恨不得我死啊!”

    “我就是后悔当初你耍流氓的时候,没狠下心砸死你!不然我也不会毁在你手里!”

    “当初?当初你不是挺愿意的吗?”俞佐琰冷笑道,“你们女人就是犯贱,明明想要还喜欢装!”

    “你就是土匪!”陌兮狠狠地甩了俞佐琰一巴掌,怒视着他,“不请自拿,还蛮横占有,你不仅是偷儿,还是强盗!”

    “我他妈的就是强盗又怎样?老子高兴!”他箍住她的后颈吼道。

    她的眼泪肆意地流下来,说:“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没有你我才能过得更好,拜托你,不要再走进我的生活。”

    【ps:接下来,文中会用牛氓代表某个词,因为不这样的话,章节会被隐藏而不被大家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