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羞辱

    更新时间:2018-11-06 15:25:25本章字数:3018字

    他的脸阴沉下来,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看着她眼泪决堤,看着她那厌恶的眼神,半饷后,他沉默着脱下外衣,披在她身上,遮住她暴露在外面的肌肤。

    她拉紧衣服,起身,恼恨地瞪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从他身旁走过,走出了这间没有门窗的房间。

    夜已深,陌兮狼狈地走出一栋高楼,步伐凌乱,越走越快。

    曾经,他是她的魔怔,此刻,她更是感觉到他身上布满戾气,只想离他越远越好。

    走在巷道里,半夜的风有些凉,竟令她有些瑟瑟发抖,她将身上披着的男性外套拉得更紧,尽量将自己裹得严实些,再严实些。

    她忘记还躺在路边的自行车,匆匆从旁边走过,短短的一段路,她却感觉走了好久好久。

    回到家,她将那外套胡乱扔在角落里,然后迅速地爬上床,蒙头就睡。她心跳的频率始终紊乱,她很慌张,但却不知道自己真正在慌张什么。

    这一晚,陌兮做噩梦了,在梦里,她被俞佐琰禁锢在一个密封的透明盒子里,她在里面无法有丝毫的活动,呼吸困难,却怎么也挣脱不出来。

    透过透明的盒子,她看到俞佐琰坐在一张椅子上,用阴冷的眼神看着她,不管她在里面如何呼救,他都无动于衷。

    这是她第一次做这样的梦,后来,她时常都会做同样的梦。在梦境里,她是痛苦的,一种不得解脱的痛苦。

    第二天,陌兮下楼的时候,房东对她说:“陌兮啊,你的自行车怎么随便放在门外呢,车是破了点,但是要被人牵走了,你上班也不方便啊!”

    陌兮的脑子出现片刻的混沌,很快她便想起,她昨晚只顾着赶紧回家,好像把这小马给丢在巷子外面了。

    陌兮讪讪一笑,推着车出去了。

    发生这天晚上的事之后,陌兮本来有些害怕在酒店面对俞佐琰,工作的时候,也总是有些分心,不过她却一个星期都没有再见到俞佐琰,她心想,他大概是回B市去了。

    但为了让自己心里彻底的放松,她还是跟小莹打听了俞佐琰在酒店的入住情况,可惜,打听到的结果是,他不仅没有退房,而且还订下了酒店的vip贵宾房间长期入住。

    陌兮心里有些绝望,她是不可能放弃这份工作的,那就意味着,以后还得继续面对俞佐琰。

    这痛苦,来日方长。

    陌兮心事重重,在工作的时候,精神也有些恍惚。

    这天早上,她正拿着拖把弯腰清理大堂的地面,突然感觉身侧刮起一阵风,一个人影从旁边匆匆走过。然而同时,她的拖把也拖在了那双棕色男性皮鞋上。

    陌兮惊慌不已,抬头瞟到一个熟悉高大的背影,来不及看清,那人突然转身向她走过来,从跟在一旁的秘书手中拿过一个水果篮,一下子塞到陌兮怀里,说:“给你了!”

    俞佐琰定睛一看,认出是陌兮,眼神出现瞬间的怔愣,但很快便已恢复如常,他大概也是没想到戴着口罩的清洁阿姨就是陌兮吧!

    俞佐琰看着陌兮顿了顿后,一脸心不在焉的说:“刚进门的时候,有个阿姨硬塞给我,我不吃这东西,给你了。”

    陌兮看了看水果篮,发现是一整篮的车厘子,要去市场上买,那也得好几百块钱呢。这玩意儿,对她目前的穷酸劲来说,着实也是一种奢侈的渴望。

    车厘子是陌兮最爱吃的水果,以前,在她还不用为金钱操心的时候,她一次甚至可以吃好几斤!因此,俞佐琰还骂她是猪。

    苏秘书愣了愣,脱口道:“俞先生,这不是您最爱吃的水果吗?您怎么……”

    苏秘书注意到俞佐琰突然变冷的眼神,这才住了嘴,她是真的有些惊讶而已,不过显然她刚才管得太宽了。

    那车厘子是刚才进门的时候,一个讨好俞先生的老板送的,这个季节,在这方城市的市场上是看不到这种水果的,想来那位老板也是煞费苦心从其他地方折腾来。

    当俞先生把篮子随手就给一个清洁工的时候,苏影心里是觉得可惜的,因为为那东西,她可不少被俞先生折腾。

    曾经大半夜的,俞先生让她为他去整来那玩意儿,可让她一顿好找。不过老板想要的东西,她就千方百计也要给人弄来。

    因此,在苏影心中总认为,俞先生对这种水果有一种莫名的执念,那位老板送他这个东西,也算是投其所好。然而现在他却随意给了人,真是不了解这位老板是什么心思。

    “谁说的,我最讨厌吃这个东西了!”俞佐琰面色一变,冷冷地说。

    苏影看着俞佐琰的表情一愣,随即低声道:“对不起,俞先生,是我自以为是了。”

    俞佐琰并没有看苏秘书,而是一脸讥嘲地看着于陌兮,说:“对你来说,这个水果很贵吧?你可以省着点吃!”

    “我不要,你拿走!”陌兮将篮子塞回到俞佐琰怀里说。

    看着俞佐琰那副嘴脸,恨不得把手里的水果篮子摔在他脸上。

    俞佐琰垂着一双手,没接,却看着陌兮冷笑说:“看你这脸蜡黄的,整个一黄脸婆,多少年没吃过水果了吧!你不要我也是扔掉的,扔掉了,你们扫地的又要从垃圾桶里捡出来,多麻烦啊!”

    “扫地的怎么了?”陌兮恼火道,“你有几个钱就了不起了吗?觉得自己高大上是吗?”

    俞佐琰微微一笑,那笑却未及眼底,“你这话说得实在太好了,我的于大小姐,那我问你,一个开酒吧的怎么了?开酒吧的就活该被羞辱吗?”

    陌兮怔愣地看着俞佐琰,一时之间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来,他对当年的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怀。

    当初,陌兮的家人是非常不喜欢俞佐琰的,觉得他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小混混,开个酒吧也觉得是在做乱七八糟见不得光的事。

    为了拆散他们,甚至对他进行三番五次的羞辱,像于家这样的家庭,怎么会允许女儿嫁给一个小痞子呢?

    但是那时候,不管于陌兮父母对俞佐琰如何言辞过份,他都是一副无所谓没放在心上的样子,她记得他对她说:“难听的话爷听多了,爷都不在乎,只要你还愿意跟爷在一起,爷就不会让你饿着。”

    别人说他是小流氓,他感觉无所谓,而她说他是小流氓,他却觉得是赞美。他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她以为,他是真的不在乎,原来,真正没心没肺粗线条的那个人是她。

    苏影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个人,总感觉这两人有点怪怪的,而俞先生对这个看不清长相的保洁员更是阴阳怪气的,莫非是先生心情不好,需要找个人发泄?

    不过他平时心情欠佳,不是都发泄在她们这些下属身上的吗?拼命地增加她们工作,给她们施压。现在他却跟这清洁工较什么劲,别什么扭呢?

    此刻看这个女人,倒是感觉她有些无辜。

    苏影感觉,俞先生与这个身材不错的保洁员似乎有令人深思的故事,难道是她的错觉吗?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她记住了她的身形以及那双漂亮的眼睛。

    现场气氛出现短暂的冷却,陌兮低下头,呆呆地看着拖把,思绪万千。待她心神归位后,抬头却只见俞佐琰和他那女秘书已经离开,只剩下模糊的两个背影。

    陌兮觉得眼前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最后眼前一暗,索性什么也看不见了。

    陌兮晕倒了,不过却只昏迷了几秒钟,她很快就清醒过来,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地面太冰凉,也太硬,比她睡的床还要硬。

    在小莹发现陌兮突然晕倒在地后,立马跑了过来,不过在她赶到要扶起她之前,她却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眼神迷乱,似乎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切似乎只发生在瞬间,看了却让人心疼。小莹知道,陌兮是太累了,身体本来就羸弱,吃得也不好,但是她却一直靠极强的意志力强撑着,她不能倒下。

    “陌兮,你怎么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小莹关切地询问。

    陌兮摸着屁股,笑说:“我感觉屁股疼,应该是刚才摔疼了。”

    她竟然还笑得出来,小莹搂住陌兮,说:“宝贝,你需要休息,你需要健康的饮食,你身体太弱了,你刚刚晕倒了,你知道吗?”

    “没事,可能有些贫血。”

    “你能对自己好点吗?正因为咱们没钱,所以咱们不能生病,生病住院很贵的。”

    陌兮觉得小莹的话非常有道理,倘若哪天她真的生病需要到住院治疗的地步,那她真的可以放弃治疗了,因为她没有多余的钱允许自己生病。

    “我知道了。”陌兮笑着对小莹说,“以后我会坚持每天早上都吃个包子的。”

    “每天吃早点是非常重要的,哪怕你不吃午餐,但必须得吃早餐——当然,我只是想跟你说吃早点的必要性,你不要真把午餐挪到早上吃啊!一天三顿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