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为什么要逼我

    更新时间:2018-11-06 15:25:25本章字数:3048字

    陌兮哭笑不得,这丫的,这么快就被俞佐琰一个笑容给收买了,那在她心里,自己算老几!

    “哎……”这丫头还没结账呢!怎能就这么跑了,她可没钱啊!

    陌兮看着脚底抹油的小莹,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俞佐琰坐在小莹刚刚坐的位子上,叫来服务员要了一杯黑咖啡后,对陌兮痞痞一笑,说:“怎么?看着你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见到我让你那么痛苦吗?我又不是来跟你讨债的。”

    陌兮心里想道:我就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才被你这般欺负!可你也别欺人太甚,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不好意思,我吃好了,你自个儿慢用!”陌兮并不是说想逃避什么,她是想着现在追出去应该还来得及,得把小莹追回来买单,她身上可只有几十块钱。

    “急什么?我又不吃了你!想逃单也不急于一时。”俞佐琰一把将陌兮拽回到位子上坐好说。

    陌兮看着俞佐琰那副贱贱的嘴脸,想起自己有话要问他,便坐直了身体,说:“你为什么不放过我?你觉得把我当成一只蚂蚁一样,捏在手里,看着我苦苦挣扎的样子,很好玩是吗?看着我难过,你会比较快乐是吗?求你善良一点好吗?不然会遭雷劈的懂吗?”

    俞佐琰皱了皱眉头,说:“我竟令你这么痛恨!我哪里得罪你了吗?”

    看他一副无害的样子,陌兮恨不得上去撕碎他那张伪善的嘴脸,“为什么要我做你的贴身管家?”

    “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啊?”俞佐琰恍然大悟道,“我这是给你机会让你发光发亮,心疼你扫地太辛苦,不行吗?”

    陌兮讽刺道:“明明是匹狼,还要披着张人皮,你这样做人不累吗?”

    他不就是想将来利用身份的便利来折磨她,却让她有苦难言吗?作为贴身管家,给到宾客提供精准到位的服务是她们的职责,所以他便可趁机羞辱她是吗?

    要是服务于他,她甚至可以想象,自己被他踩在脚下苦不堪言的将来。

    不过,让她拒绝的主要原因是,她希望自己未来的生命中,不再与他有任何的牵扯。

    “你不是挺喜欢贴身管家这份工作吗?你以前也接待过不少人,怎么换成我就不行了,你在害怕什么?害怕控制不住对我的感情?不要告诉我,你仍爱得我要死要活的。”

    “自作多情!”

    “那你还怕什么?”

    “怕你垂涎我的美色,忍不住越矩非礼我!”

    她知道他是想要用激将法刺激她,她就是不上当。

    “你还真想继续扫地,扫出一片天下不成,不知好歹!”

    “我的事不劳你操心,你要是嫌生活太清闲的话,就回家关门造人,造出个人来,够你操心的!”

    俞佐琰突然倾身过来,将温热的气息喷在陌兮的脸上,暧昧道:“你是不是心里很介意我有老婆的事?你很在乎,你心里不痛快!”

    陌兮感觉自己真要被这无耻的男人气炸了,不过也怪她,她不该跟他提这茬的,这无异于给自己挖坑。

    “我只是怕你忘记自己背负的重任,拖家带妻的,不要过份地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折腾人上。”

    俞佐琰笑说:“我和你也没什么关系,你就不用过份为我操心了吧?我想做什么,那是我高兴,谢谢你挂心了!”

    “……”陌兮将头扭向窗外,一阵沉默,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被他带跑偏了。

    两人之间安静了很久之后,陌兮严肃地说:“我是不会同意的。”

    “你觉得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俞佐琰冷笑说。

    “为什么要逼我?”陌兮双唇紧抿,思绪复杂。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想看到你被我折磨却无力反抗的样子。”

    “我可以拒绝的。”陌兮有些无力。

    “我可以投诉你的。”俞佐琰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我没记错的话,宾客在入住贵酒店期间,你往宾客身上贴便条,拖地拖到宾客鞋子上,还和宾客发生激烈的口角……你一系列的举动都已经影响到酒店的形象,酒店大概也不需要这样的员工,你恐怕连扫地的工作都保不住。”

    “你在威胁我!”遇上这个无赖,陌兮心里备感无奈。

    “这是你种下的果!”

    所以现在要她自食苦果?

    陌兮细想自己的一些作为,确实有些过激,她自认自己一直克己守法,但是面对俞佐琰这个土匪的时候,她就容易失控。

    不过,所谓对症下药,无赖得用无赖的方法治,否则,你是拿你他没办法的。

    “为什么要这样?一定要这样逼我吗?你到底想怎样?”真是倒霉催的,遇上这个男人,尽给她使绊。

    “爷开心!”俞佐琰眉眼微抬,一脸坏笑。

    陌兮感觉十分无力,低垂着眼,半天不说话。

    “怎么开心怎么来是吗?”陌兮突然站起来,拿起桌上她那份还没动过一口的奶油蛋糕,砸向俞佐琰的脸,“姐姐开心,赏你了!”

    一整块的奶油蛋糕沾在俞佐琰的脸上,几秒钟之后,才掉落在地,一张帅气的脸瞬间毁于一旦。

    “你丫……”俞佐琰正要骂脏话,一杯咖啡又悉数伺候在了他的脸上……

    眼前呈现一张惊愕的脸,陌兮此刻的感觉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痛快”!她憋屈了那么长时间,终于在这一刻得到释放!

    以前是在酒店,被他肆意羞辱,碍于他是顾客,她不能拿他怎么样,现在,算他撞上她发飙了。

    她早就想撕碎他那张可恶的嘴脸了,此刻总算一解心头之恨。

    俞佐琰一声冷笑后说:“于陌兮,想不到你还是那么彪悍,你考虑过你这样做的后果吗?”

    陌兮冷哼道:“我还有什么好怕的,最坏的你都对我做了,还有更糟糕的吗?只拜托你,高抬贵手,不要把我扯进你的世界,我不想奉陪!”

    陌兮没有再给俞佐琰说话的机会,起身就离开了。

    她承认自己是有些激动了,但是解恨啊!

    俞佐琰一边冷静地擦着脸,一边用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陌兮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了计算。

    这天,陌兮回到家,便一直心神不宁,心情难以平复,心中难免纠结,她该何去何从?

    俞佐琰,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在他的世界里,仿佛一切都是以他为中心的。当初,他走得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犹豫与留恋,留下她一个人伤心欲绝,如今,他又以自己的方式强行植入她的生活,扰得她的世界不得安宁。

    一切都是他在主导,陌兮讨厌极了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更讨厌这种任人摆布的无力感。

    陌兮躺在床上闷头就睡,她试图想逃避什么,然而该面对的却是怎么也逃不掉的。

    在她睡得昏天暗地的时候,母亲打来了电话,说于是岸他们学校有一个香港幼儿园七天体验活动,除了参与到香港那边一所知名幼儿园的日常外,还有机会到迪斯尼乐园参与活动。

    母亲说,于是岸这一整天情绪都很低落,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也是从他同学那里了解到学校有这个活动的。

    于是岸很多时候都是比较懂事的,也懂得心疼妈妈,他大概知道倘若自己参加了活动,会给妈妈增加负担,所以回家也就矢口不提了。

    但毕竟还是个孩子,有心事是藏不住的。

    陌兮心里突然感觉很难过,于是岸一直都想去香港迪斯尼乐园玩,她却始终没能满足他,而她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过美国的迪斯尼乐园了,她的童年没有太多遗憾。

    她小时候的条件要比于是岸好得多了,和小仔子一般大的年纪,她还是一个任性娇纵的孩子,而于是岸现在却已经学会了隐忍与取舍。他舍弃了自己童年的快乐,只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

    陌兮为于是岸的早熟感到难过,她多希望给他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让他和同龄人一样无忧无虑的成长。

    陌兮在心里深深地自责着,却又感觉那么无力,她终究无法给到他最好的一切。

    陌兮沉默了很久后说:“妈,周一的时候,你送是岸去学校就帮他报名吧!我想办法给你打到卡里几千块钱。”

    母亲心疼是岸,就忍不住跟女儿反应了一下情况,想不到她竟上了心,便劝说:“陌兮,咱条件不好,去不了就不去了,咱也不勉强,是岸是个懂事的孩子,过了这几天也就没事了。”

    “没关系,妈,钱的事我会想办法的,你放心吧!”陌兮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

    这个晚上,陌兮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她想了很多事情,最后还是选择在生活面前妥协。

    世界那么大,她不过是一个渺小的存在,她的微不足道,注定要在一些势利面前低头。

    再说了,对于公司指令,不管她如何抵触与抗拒,她都是没有第三个选择的,要么妥协,要么走人。

    而俞佐琰似乎吃定了她的无力回击,好整以暇地等她就犯,倘若她誓死不从,那他便只会让她连如今赖以生存的工作都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