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杯子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11-06 15:25:26本章字数:3021字

    陌兮的心里再难平静,熟悉的客栈,在车窗前飞速而过,回忆如潮。

    这山里的一景一物,她甚至来不及看清,来不及缅怀,它们已经从眼前一晃而过。

    好多年了,陌兮好多年没有回到这里了,她心里有些酸酸的。

    这里离A市不远,却地处于B市,这座山是南山,而和它对立的还有北山,是B市最大的两片墓园。

    当他们走进墓园,陌兮心里都充满了不解,她不知道俞佐琰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

    直到后来,他在一座墓碑前停下,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杯子放在墓碑前,坐在那里,很长时间,一句话也没说。

    陌兮发现,墓碑上照片里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笑容灿烂,天真无邪。

    原来,他不是因为自己喜欢杯子而收集杯子,而是因为这个女孩喜欢,他才去收集各种杯子的。

    陌兮觉得,照片里的女孩和俞佐琰有些相似的神韵,忍不住问:“这是你的妹妹余玫吗?”

    她知道他有一个妹妹叫余玫,只是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父母早逝,一直都是他带着妹妹长大的,他们是彼此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所以兄妹之间感情特别深厚。

    他说过,不会让自己的妹妹受到任何伤害。

    很多话,陌兮梗在喉咙里想问出口,但最后却只问道:“她是怎么离开的?”

    俞佐琰突然扭头,用锋利且充满仇恨的眼神看着陌兮,却久久不言一语,那眼神,仿佛在酝酿着什么。最后,他收回了视线,遥望着相对的北山,没再说一句话。

    俞佐琰是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在面对自己的亲人的时候竟然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摆放了一个杯子,表达他的怀念。

    他们就那样,在余玫墓前待了很久很久,直到暮色苍茫。

    他心里必定是很沉重,不然不会始终一句话不说。

    直到他们走出这个墓园,陌兮都是心绪不宁,她看向相邻的一个墓园,最后转身走了过去。

    一只有力的大手拽住了她,头顶传来冰冷的声音,“你要去哪里?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能去!”

    陌兮用祈求的双眼看着俞佐琰,说:“求求你。”

    “不可以!”俞佐琰用冰冷的语言直接拒绝。

    直到这一刻,陌兮才真正感觉到这个男人的陌生,他的心是冰冷的。

    而陌兮此刻也显得异常倔强,她用愤恨的眼神怒视着俞佐琰,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见他一副无动于衷,她用力甩开他的手,急步向旁边的墓园走去。

    俞佐琰转身上了车,用冰冷的声音命令司机:“开车!”

    司机看着陌兮离开的方向,有些迟疑,“那陌兮她……”

    “我让你开车!”

    司机再不敢说什么,启动车子下了山。

    陌兮轻车熟路地来到一座墓碑前,看着照片上苍老慈祥的面容,她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陌兮捂着心口,蹲坐在墓前,说道:“祖母,陌兮很多年没有来看你了,陌兮现在每天都很忙,很勤劳,不再是那个喜欢偷懒的小姑娘了,可是好累。”

    祖母生前非常疼爱陌兮,她甚至觉得祖母是她最亲的人,所以当年祖母离开的时候,她很难过,经常会跑来墓地和祖母说话。

    父亲死后葬在了对面的北山上,和于家祖坟遥遥相对。祖母是个很迷信的人,她一直都认为死于非命的人是不能和祖先葬在一起的。所以父亲死后,陌兮和母亲选择尊重祖母的想法,将父亲另葬。

    陌兮因为近几年生活艰难,一直没有机会来看望祖母,现在趁这次机会来到这里,她想多待一会儿,直到夜幕悄然降临,她才恍然发现,该下山了。

    陌兮离开前,从钱夹里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有母亲、是岸和她,她把照片压在了祖母的墓前。

    当陌兮走出陵园,俞佐琰和司机都已经不在了,他们没有等她。

    陌兮表现得很平静,正如很多年前,她也曾是这个时候才一个人下山的,而且是走着下山。

    心境和几年前那次很像,淡定自若地走在路上,心里却有些隐隐的害怕。

    月亮清晰地投出陌兮的影子,山上风不小,吹得路边的树叶沙沙作响,为这阴森的夜晚添加了几丝恐怖。

    陌兮没想到,余玫和祖母就葬在一片墓地。只是,她非常好奇的是,余玫是怎么死的,不过这个问题,仅凭她自己是永远也弄不明白的。

    陌兮想着心事,暂时忘记了害怕,她知道,自己只需要走一个小时的路程,就会抵达一个旅游客栈,她会先在那里住上一晚。

    这座山上有很多庙宇,在如今也是国家保护的文物,伴随着这些文物的还有一些美丽的神话故事,所以会引来一些游客。

    这个季节,满山的梨花也会引来不少游客。所以,当陌兮走到客栈的时候,原本不是很多的客房已经住满了。

    意味着陌兮今晚将无法睡觉了,她只能坐着熬到天亮,所以心里难免有些落寞。

    这个客栈是一个古色古香的院子,房屋都是用木头建成,有一群人正坐在院子里围着一个火盆烤火。

    陌兮无处可去,便过去和他们坐在一起聊天。她旁边坐的是一对情侣,她在和他们的聊天中了解到,今天是他们去年在这里定情的日子。

    也许如同这对情侣一样,有很多爱人在这里发生过浪漫的故事,可是不管故事有多美好,当曾经的爱人各奔东西之后,一切都变成了伤感的回忆。

    陌兮用一根棍子捣弄着盆里的炭火,听着旁边人的呢喃细雨,她才觉察到自己的孤独。

    陌兮抬头,看着楼上的一个房间,陷入了回忆——那个房间,以前她与他住过。

    记得当年,父亲知道她爱上了一个小混混,父女两在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吵后,她被赶出了家门。

    陌兮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家,她认为俞佐琰可以给她依靠,所以她不后悔。

    那天,陌兮离开家后,就去酒吧找俞佐琰,然而在酒吧里,她却看到他被几个女人围在中间,而他竟然还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

    陌兮看到这一幕,非常生气,她不允许自己的男朋友在和自己确认关系之后,还和其她异性眉来眼去,她是一个占有欲非常强的人,她只知道自己的男人,只能属于她一个人,不能和别的女人有任何暧昧!

    所以,她又和俞佐琰吵了一架,然后就跑出去了,可俞佐琰没有追出来。

    陌兮那天非常难过,她觉得自己可以为他放弃一切的男人,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爱她,而她最难过的是,自己已经做不到不去爱这个男人,她已经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而那段时间,陌兮的心情一直都很低落,因为最爱她的祖母过世了。在那种孤独无助的时候,她首先想到的就是祖母。

    所以那天她去了墓园,在祖母的墓前流了一天的眼泪。

    陌兮如今想想,自己那个时候还真是太脆弱了,大概是从小被人宠着的缘故,受不得一点儿委屈。

    如此说来,她还得感谢俞佐琰后来的抛弃,因为他的伤害,她才开始真正的成长。

    那天,陌兮在祖母的墓前待了很久,久到她忘记了时间,当她下山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可是,那个时候她却没有骨气的异常地想念俞佐琰,这个她在心里骂了无数遍人渣的男人。

    所以,当她在半路上遇到俞佐琰的时候,她显得特别激动,她当时就想,看来人还是要有愿望的,万一见鬼了呢?

    当陌兮看到俞佐琰的时候,她呆在了原地,而俞佐琰却显得有些激动,他走过来,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责备道:“天黑了不知道吗?不知道我会担心你吗?我在客栈等了你很久,你都没下山,我以为你出事了!”

    “我忘记了时间,不过还好……唔唔……”陌兮的唇被俞佐琰霸道地堵住,他紧紧地搂着她,急切地亲吻着她的唇。

    那一刻,陌兮看到了俞佐琰对她的紧张,那一刻,陌兮认为,这个男人是爱自己的。

    女人就是这样的感性动物,容易被男人轻而易举地感动。

    那天晚上,他们住在了客栈,住在同一间屋子里。感动取代了伤痛,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从此,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也因为在这里,他们有过一段深刻的回忆,所以今天刚上山的时候,陌兮心里都有些忐忑,忐忑的是不知道俞佐琰带她来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有何用意,到后来才知道他只是来看余玫的,她倒是还自作多情了一把。

    围着火盆的人逐渐散去,最后只剩下陌兮一个人,她移到一棵树旁坐。心想若是自己撑不下去的时候,也可以靠在树上眯一会儿。

    这时,客栈老板过来坐在陌兮旁边,打量着她说:“姑娘,刚才我就见你面熟,我现在才想起来,你不就是当年那小姑娘吗?你现在看起来成熟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