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可以把我换掉

    更新时间:2018-11-06 15:25:26本章字数:3045字

    “我只是不希望你押错了注,做了赔本买卖。”陈弘延一脸笑意说。

    “……”陌兮一言不发。

    事实上,陌兮也不能说什么,谁让她做的是服务性的工作呢!她在压抑自己,怕自己一说话就能噎死人。

    其实她现在对他那好兄弟是一点其他想法都没有,所以,陈弘延是过于操心了,只能说他爱惨了姚默。

    “你跟我说实话,你对我的兄弟是不是还有想法?毕竟当初你们是那么纠缠的两个人,真的就那么容易分开吗?如今又是朝夕相处,很容易旧情复燃的,你们这样可就不对了……”

    陌兮终于忍无可忍,瞪着陈弘延半饷后说:“有没有人跟你说,你真的很啰嗦!疑神疑鬼,不累吗?”

    陈弘延被说得一愣,但很快回味过来,说:“哎,你作为贴身管家,有你这样跟你客人的哥们儿说话的吗?小心我投诉你,把你换掉!”

    不愧是兄弟,说话的口气都那么像,不过陌兮却一点儿也没被他唬住,她甚至有些对他忍无可忍,“没问题,你可以去跟你那兄弟投诉我,然后把我换掉,我也觉得应该避嫌,怕被你念叨死。”

    陈弘延惊讶地看着陌兮,说:“呦,有点当初于大小姐的样,跟我犟上了是吧!有脾气了是吧?刚才你多虚伪啊!”

    陈弘延有些气结,他那兄弟要是听他的就好了,问题是哪怕他在他面前说尽陌兮的坏话,他也未必会理睬啊!

    陌兮刚把陈弘延引进房间的时候,他故意把手搭在陌兮的肩膀上,一脸笑意地对俞佐琰说:“兄弟,我跟于管家都商量好了,以后让她来当我的贴身管家,我给你重新选一个。”

    俞佐琰正看着手里的ipad,突然抬起头,盯着陌兮看。陌兮转开视线,不想回应这个问题,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最好别扯上她。

    俞佐琰将视线移向陈弘延,问:“你要跟我闹吗?”

    “不是我要闹,是我刚才和陌兮聊得很愉快,让我感觉到她细致到位的服务,所以想跟你要来。兄弟之间,女人都可以让,更何况只是个服务员呢?”

    俞佐琰放下手里的ipad,说:“于管家,你先下去!”

    陌兮心里松了口气,他们兄弟打架甚至动刀子,都别当着她的面,他们的事自己私下解决!她站在那里,早就觉得尴尬了。

    陌兮并不想和陈弘延单独接触,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他防着她就像防着狐狸精似的,让她非常不舒服。

    但是,陌兮虽然被遣退,但是并不意味着她可以放松了,没过多久,她再次接到了俞佐琰的传唤,让她下楼去接人。

    “请问余先生,我该如何称呼对方呢?”要她去接人,怎么能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呢?

    “你认识的,你下去见了人就知道了!”俞佐琰变得有些烦躁。

    陌兮只能领命下楼,站在酒店门口,一刻钟后,出现了几个人,有男有女,男的确实有她认识的,而女的大概是女伴。

    “各位好,余先生让我来迎接各位,各位随我上去吧!”陌兮仍旧礼貌地说。

    “嫂子!”一个声音突然激动地叫道。

    陌兮愣了愣,看向走近自己非常热情的男人,她记得,他叫小顾 ,他旁边的是阿峰。

    “嫂子,真的是你啊?好久不见了,你变得更加成熟漂亮了!”小顾激动地和陌兮握手。

    陌兮有些恍惚,小顾和阿峰以前曾是人们眼中地道的痞子,如今穿着得体,带来的女伴一个比一个漂亮,看起来过得都很体面。只有她于陌兮,混得越来越惨。

    阿峰一巴掌拍在小顾的脑袋上,骂道:“你小子没睡醒吧?叫谁嫂子呢?你嫂子在哪里呢?”

    小顾摸了摸头,尴尬一笑,说:“瞧我这记性,刚才太激动了,一时没转过弯。不过,你可别跟正牌嫂子告发我今天这事啊!”

    阿峰皱了皱眉,看着陌兮,眼睛里充满好奇,却又一副了然的样子,这让陌兮有些不舒服,便说:“我是俞先生的贴身管家,几位楼上请。”

    这次,陌兮把人直接引到餐厅的一个包间,很快,俞佐琰和陈弘延也到位,陌兮通知餐饮部开始上菜。

    几个好兄弟一见面,相互之间难免有说不完的话,然而陌兮即使安静地站在一旁,她都感觉自己有极强的存在感,因为时不时地会有人打量她,进行一番琢磨。

    陌兮端上几道菜之后,为男士斟上国酒,为女士倒上香槟,然后双手叠放在腹前,站在一旁听候吩咐。

    这次几个兄弟相聚,聊起各种话题,最主要讨论的是B市一块地皮的开发,有钱人财大气粗,陌兮恍然觉得那是一个已经离自己很远的世界。

    “想不到咱们几兄弟,竟然是琰最早成的家,当初可是你成天把自由挂在嘴边的。”在陌兮走神间,话题已被陈弘延引到俞佐琰身上。

    而当事人俞佐琰却自顾自地拿起酒杯浅浅喝了一口,一句话不说。

    小顾搭腔,“是啊,还是大哥有艳福,如今想找个嫂子这样,才华与美貌兼得的,真是太难了,看到大哥择得良人,所以我的择偶标准也提升了,这不才一直没成家嘛!”

    小顾是那种说话缺根筋的人,浑然不觉已经把自己带来的女伴给得罪了。

    “你是觉得和我是将就是吧?我不是你的良人喽?那你还拉着我鬼混什么?还不赶紧找自己的未来良配去,咱们也不用再继续浪费时间了。”

    陌兮倒是有些惊讶,想不到一直坐在小顾旁边,默不作声的女人也是厉害的角儿。

    “这不是遇见你了吗?我的意思是我一直没成家,只是为了遇见更好的你。”小顾立马哄道。

    那女人这才熄了火。

    女人就是这样,有时候明明知道男人在欺骗自己,但是还是会在他们的语言攻势下妥协。很多男人也学聪明了,你爱听什么,我就讲什么,但谁又知道那是不是口是心非呢!

    “大哥你得加把劲了!”阿峰看了陌兮一眼说,“我听嫂子说,她想要个小公主。”

    “我的这些事不要你们操心。”俞佐琰瞪了陈弘延一眼说,“尤其是你,被你烦都烦死了!”

    “行,不操心。”陈弘延将酒杯往桌上一搁说,“倒酒!”

    陌兮弯腰为陈弘延倒好了酒,正准备后退,却突然被他擒住手,说:“我想吃蟹。”

    陌兮想了想,拿起陈弘延面前的筷子,夹了一只蟹到他的盘子里。

    “帮我剥了!”陈弘延往椅背上一靠,慵懒地命令道。

    陌兮站在那里,看着那只蟹,有些为难,平静了几秒后,戴上卫生手套把那蟹掰开,然后继续放回盘子里,说:“请慢用。”

    陈弘延拿眼瞟了陌兮一眼,又说:“喂我!”

    在场所有人手里的动作都一顿,而几乎都是袖手旁观看好戏的姿态,甚至有些好奇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陌兮自然知道陈弘延就是跟她找茬的,但又奈何不了他。他一个有手有脚的正常人,让她要做这么亲密的动作,显然已经超出了她的服务范围。

    要是他反咬一口,说她做出越俎行为,她似乎也也拿他没办法。

    “怎么,你们贴身管家不是这样服务的吗?”陈弘延一脸挑衅地说。

    陌兮低头说:“不好意思,希望你能尊重我的工作。”

    “我哪里不尊重你了?我有把你怎样了吗?”陈弘延冷冷道,“我这么简单的一个请求,你都满足不了我,你如何能让自己的客人满意?”

    陌兮明知道陈弘延在无理取闹,但她却拿他没有办法,只能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这其中掺杂了过多的个人恩怨,就让他一个人在那儿闹好了,等他自觉无趣便妥协了。

    陌兮对陈弘延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这其中还有一个俞佐琰,他终究是不能拿她怎样的。

    不过他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见陌兮没搭理他,拿起筷子在桌上一阵乱敲,说:“你当我是死人呢!没听见我的话吗?我让你喂……”

    陈弘延的话还没说完,俞佐琰拿起一整只大闸蟹就塞到他嘴里,让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你能不能不闹了,你幼不幼稚啊!”俞佐琰责骂道。

    陈弘延拿出嘴里的蟹,扔在桌子上,嘀咕道:“为了个女人,这样虐待自己的兄弟,难怪说女人是祸水呢!”

    其他人被陈弘延这突变的画风,惹得在一旁忍俊不禁。

    陈弘延一阵气恼,敢情大家都把他当成笑话了,原本他是想看陌兮的笑话来着。

    陌兮一脸平静地退到一旁站好,想起俞佐琰幼稚的时候,倒是比陈弘延还要幼稚多了。

    陈弘延从进酒店,就对俞佐琰憋着一口气,找到机会想发在陌兮身上,想不到发作无门,心里更气了。

    其实,陌兮能理解俞佐琰这帮兄弟的心情,她和俞佐琰已经是过去式了,如今他有了自己新的家庭,他们都不希望她现在出现扰乱俞佐琰平静和谐的生活。也是真正的兄弟,才会为自己的兄弟考虑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