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假期

    更新时间:2018-11-06 15:25:26本章字数:3161字

    陌兮根据俞佐琰的一些日常喜好和习惯,为他收拾好日常用品,以及将两套他最喜欢穿和经常穿的衣服叠好放在行李箱里。毕竟这里才是他的暂住点,没有太多行李需要收拾。

    当一切收拾妥当,陌兮将行李箱推到客厅摆放好,俞佐琰抬腕看了看时间,说:“还有十五分钟,你先去把我送你的‘礼物’放好,客户送的东西要用心保管,知道吗?”

    陌兮嘴角一抽,抱着那件衬衣离开,看来,他是真要她得虔诚地将这无用的劳什子礼物供着了。

    陌兮回房,随意地将那衬衣往床上一扔,嘴里嘀咕:“要姐姐藏着这样一件男人的衣服是算什么?要是被小莹翻出来,还以为我藏男人了呢!”

    陌兮在心里一番叨叨后,迅速回到了俞佐琰的房间,要是在他离开的时候还把他怠慢了,指不定又要被他念叨死了。

    果然,她刚进屋,苏影也推门进来了,说:“俞先生,该走了!”

    俞佐琰起身就走,苏影跟在他身后,陌兮拉着行李箱走在最后。

    俞佐琰走得飞快,陌兮只能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到了大堂,迎宾的男同事接过陌兮手里的行李箱,放上车子的后备箱。

    女士做这些体力活毕竟有些吃力,所以在这些方面,女性贴身管家便不如男性贴身管家做得全面。

    陌兮站在那里,看着来接俞佐琰的车开走,他戴着墨镜的侧影,面无表情地从自己面前划过,她似乎松了一口气。

    “送走了自己那尊佛,你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有什么计划吗?”身后响起小莹的声音。

    陌兮愣了愣,心想,自己伺候的可不就是一尊佛嘛!而且还是一尊喜怒无常的佛。

    “有时间,我会好好陪陪家人。”陌兮说。

    “哎,本想让你抽点时间陪我逛商场的,不过就不为难你了。”小莹叹息说。

    陌兮耸耸肩,“没办法,本宝宝没时间。”

    陌兮并不喜欢逛商场,更不喜欢陪见了衣服就肆意挥霍的小莹,这个败家子逛街,因为看着别人消费无度,自己却只能过个眼瘾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好玩。

    所以陌兮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没钱就别逛商场!

    “你有多少天假期?”小莹问。

    “不知道,看我的‘佛’什么时候回来喽!”

    “希望是个长假。”小莹说,“有时间带大家一起去你前夫的会所玩玩吧!”

    “没时间。”陌兮不想承傅鸣渊过多的情。

    陌兮怕小莹又继续把自己和前夫扯到一块,逃也似的说:“我得尽快去收拾一下,我那小仔子该想我了!”

    今天刚好是周五,陌兮可以去接于是岸放学。

    当小仔子放学后见到在门口等着的人是陌兮的时候,激动不已,远远地就奔过来,跳在她身上:“妈妈,你变得更漂亮了!刚刚好多同学爸爸的视线都被你吸引住了呢!”

    陌兮愣了愣,心想,有没有变漂亮了她不知道,但是如今换了工作,应该是变得更自信了吧!自信的女人才更漂亮嘛!要是继续做保洁,恐怕她连走路都佝着腰了!

    “妈妈,小小的爸爸问我你是不是单身呢!因为他是单身。”

    “妈妈不是单身。”陌兮笑说,“妈妈已经有你了,所以下次有人再问这个问题的话,你就说妈妈已经有‘小情人’了。”

    “可是我都没有爸爸。”是岸失落地说,“我们家没有外公,也没有爸爸,家里没有男人,你和外婆很辛苦。”

    陌兮的步子顿了顿,说:“是岸就是家里的小小男子汉呀!你一直都在保护着妈妈和外婆,你说是不是呢?”

    “是岸没有爸爸没关系,可是妈妈能带我去看看外公吗?”是岸知道,每次提起爸爸,妈妈都会难过,所以他从来不过多追问关于爸爸的事情。

    陌兮牵着是岸的手,看着一大片的田野向远处蔓延,风景如画,凉风拂面。她想,也许该让是岸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

    “是岸,明天妈妈带你去看看你外公吧,咱们该去看望他了。”

    陌兮回想,才猛然发现,她这两年每天都在忙碌,真的好久没去看望父亲了。

    “好啊。”于是岸说,“这样我就可以送礼物给爷爷了。”

    陌兮带着是岸回到家的时候,母亲正在厨房做饭,陌兮站在厨房门口,对母亲说:“妈,我们明天回B市看看老爸吧!”

    陌兮母亲炒着菜的手一顿,沉默了半饷后,说:“我前几天才去看过你爸,明天就不去了。”

    陌兮也不强求,她知道,母亲对父亲的感情很深,倘若不是怕留下她这个女儿一个人太可怜,她恐怕也要随着父亲去了。

    母亲时常一个人去看望父亲,因为每次去她都会掉眼泪,怕影响到陌兮母子的情绪,所以从来不带他们一块。

    第二天早上,陌兮带着于是岸坐汽车去B市,她不知道自己的假期能到什么时候,也许是几天,也许是下一刻就会被唤回去,所以她希望尽早完成小仔子的心愿。

    在车上,是岸很快便在陌兮怀里熟睡过去。

    陌兮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山林,怀里抱着自己最爱的人,心里感觉异常满足。

    仔细想来,这还是这几年,自己第一次带着儿子出那么远的门呢。

    ……

    回到这座从小长大的城市,难免会唤起陌兮的很多回忆。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建筑物,却给人一种恍如隔世,物是人非之感。

    北山上的墓地,比南山交通便利很多,因为附近有校区,所以有公交车经过。

    陌兮带着是岸到了B市后直接转公交车上山,下了车,步行两三公里便到了墓园。

    陌兮带了一些父亲生前喜欢吃的东西,一一在墓前摆放,作为祭奠。

    是岸头一天晚上,凭着自己对外公生前照片的印象,用橡皮泥捏了一个外公的人偶。

    是岸将橡皮泥放在墓前,看了陌兮一眼后,说:“爷爷,我在幼儿园学会了捏人偶,老师说我好有天份……妈妈说,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我会照顾好妈妈和外婆的,你就在这里放心的睡觉吧!”

    山上风大,走路又出了很多汗,陌兮怕是岸着凉,加上已经是饭点的时间,担心他会饿,所以没有在墓园停留过长时间。

    下了山,母子二人解决了吃饭问题后,陌兮带着是岸沿着她少时的足迹,回顾曾经给她带来欢乐的地方。

    这个时候,陌兮才觉得这座城市太大,有很多地方想去,却在这么短的时间无法实现。

    不知不觉,母子二人回到了陌兮的大学校园。熟悉的林荫大道,熟悉的教学楼,熟悉的草坪……一景一物,都让她想起了那个偷走她心的男人,因为,在那段回忆里,他非常重要,他占满了她的心。

    他强行参与到她生活里,然后又不负责任地离开,所以她心里恨他。

    那时,陌兮初涉情事,是有些懵懂的。

    她一直都认为,将来自己会成为傅哥哥的新娘子,这个想法甚至已经在她心里根深蒂固。

    小时候,父亲就对她说,她长大后要嫁给邻家的傅哥哥,而傅哥哥一直很疼她。

    傅哥哥会抱着她,给她讲故事;傅哥哥放学后,会给她买各种好吃的;傅哥哥会给她买漂亮的裙子,将她装扮成他的公主;傅哥哥说,等她长大后他们会有最浪漫的婚礼……

    所以,陌兮也认为,嫁给傅鸣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直到她生命中闯入了一个小痞子,一个霸道无礼的浪荡子,一个不遵循先来后到的入侵者!

    他潜移默化地侵入她的心脏,侵入她的骨髓。

    他总是骑着一辆摩托车去学校将她接走,而她见不到他的时候也会心神不宁。

    大家都说她爱上的是一个流氓,劝她悬崖勒马,但她已经习惯了牵挂着这个小痞子。

    都说男人坏一点才更让女人喜欢,而他将自己坏的本质发挥的恰到好处,所以才会让她忘记了那么爱她的傅哥哥。

    刚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喜欢和他一起玩儿,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她不拒绝他吻自己,不拒绝他在自己的兄弟面前叫她媳妇。

    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片子,别人都说他坏,她却觉得他酷。

    他们就那样吃喝玩乐开心地相处着,他对她还不错,从来没跟她发过火,大家都说这是只有她才有的“殊荣”。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跟她发了很大的火,她才真正开始思考她与他的关系。

    他时常都会来学校接她一起去吃饭,一起去疯,不过突然有一段时间,他没来找她了,他不来了,她便开始想了,她便主动去他的酒吧找他。

    去了酒吧之后,她发现,没有她,他过得依然很潇洒,他在包间里和一群女人玩游戏喝酒,甚至没有看气冲冲找来的她一眼。

    那时候,她被气到了,任性的大小姐当着他一大帮子兄弟的面,将一桌子的酒都拂到地上。

    她的怒火覆灭了她的理智,她无法忍受这个男人前后态度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她习惯了被捧在手心。那时的她不够成熟,也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没有顾及到他的感受。

    【ps:谢谢尾号779pqdo的盆友给我滴打赏,爱你。大家送红包记得赠言哦,这样就可以在书评区看到你们的贡献啦,我就知道是哪位可爱的姑娘在支持小透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