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下流给你看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5:58本章字数:2023字

    “你卑鄙下流!明知道我的目的,你还……”方琼指着孟浩天,发颤说道。

    孟浩天点了点头,淡然说道:“你既然说我卑鄙下流,那我就下流给你看看。”

    说着,孟浩天直接撕破了方琼的睡裙,se相毕露。

    方琼惊慌欲喊,可下一秒,孟浩天的嘴唇便印在了她的唇上,令她再也张不开口,只能发出嗡嗡之声。

    孟浩天嘴角噙着一抹坏笑,此刻的方琼已然一丝不挂,精神近乎崩溃,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孟浩天的手正肆意的在她的身上游走。

    “不要!”

    方琼疯了一般向前一推,孟浩天竟然被她推开了,她立刻将双臂牢牢的护在胸前。

    她见识过孟浩天的力气,但是她怎么可能甘心就这样被眼前这个se魔强占,而且是在自己的家中!

    “混蛋王八蛋,我要你不得好死,将你碎尸万段!你只要敢再进一步,就等着被我方家的势力追杀吧!放开,你这个混……”

    啪!

    响亮的一个耳光扇在方琼的脸上,孟浩天的脸顿时变得十分的冷峻。

    “你真以为我怕你们方家吗?你搞清楚,是你方家求爹爹告奶奶想把你送给我,你以为老子想要你这个泼妇?你除了方家,还有什么能耐?”

    孟浩天站起身,将方琼送来的衣服穿了起来:“想到身子下压的是你这么个泼妇,老子就一身的鸡皮疙瘩,兴致都没了,还是等改天再来好了。”

    砰!

    言语间,孟浩天摔门而出,弥漫着暧昧气氛的房间中,已然见不到他的身影。

    方琼蜷缩在床头,此刻的她,又惊又痛又怒,她最后的大骂,几乎是已经放弃抵抗的宣言,可是孟浩天居然就这样走了。

    她从孟浩天的眼神中看到了极端的不屑,厌恶,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混球!我方琼到底哪里不好了?你这个伪君子,别以为你临阵脱逃,老娘就会放过你!”

    方琼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着,美目中充满了憎恨,而那憎恨之后,似乎还隐藏着那么一丝丝隐而不现的失落。

    “不,不对!”话音刚落,方琼突然猛地摇了摇头,这才发现自己关注的点似乎有些差错,“孟浩天你个混账东西居然敢打我,连我爸都没打过我!”

    我一定要打回来,一定要打得那se魔再也不敢放肆!

    方琼绣拳紧握,猛地在枕头上一捶,双眼露出两道寒芒,冷漠的气息直欲杀人。

    而后,她从被撕破的睡裙中拿出手机,迅速的翻到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喂,是我。”

    “今天有个农民工,闯到我家来,还打了你,你还记得吗?”

    “对,他叫孟浩天,我想请你帮我对付他,但是他的身手很厉害,你一定要多请几个高手,这样才能把他打废,打残,以解我们心头之恨!”

    说完,方琼挂断了电话,嘴角挂上一抹残忍的冷笑:“既然我对付不了你,那就让那个花花公子来对付你,让你们狗咬狗两败俱伤!”

    另一边。

    楚风挂断电话后,兴奋地跳了起来。

    他本来就已经在筹划对付孟浩天的事情,方琼的请求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意外之喜。

    既能够报仇雪恨,又能够讨得方琼的欢心,这样一举两得的好事,不做白不做。

    这样想着,楚风立刻叫来了几个手下,安排起复仇计划来。

    临近黄昏,孟浩天踏入了金陵市著名的城中村。

    这是一块接近两百亩的区域,虽然地处金陵市二环附近,但是因为城市规划和地价的制约,这块地皮上依旧保留着九十年代的建筑。

    平房和三层独栋小楼,是城中村内最常见的建筑。

    在工地打工的这段时间里,孟浩天便住在这里的一处三层小楼上。

    “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我真的只给女人做按摩,男顾客是不接待的!”

    孟浩天刚要上楼,耳边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女人的啼哭声,令他猛地止住了脚步。

    这声音来自于一处叫做“心昕盲人按摩”的小店里,孟浩天退出楼道,来到小店的门前。

    透过小店前的玻璃门,孟浩天眼见一个穿着朴素,清纯可爱的小女人,正被三个流里流气的二混子围着,不断的往后退缩。

    “咱们哥仨好心来照顾你生意,又没把你怎么着,放过你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开这店不是为了挣钱?”

    “以后专给咱们按摩,保管你挣得比以前多几倍,还没有那么累,这么划算的生意,老板娘你不做?”

    “别跑嘛,来,给大爷我先揉一揉,揉得大爷高兴了,大大有赏!”

    三个二混子的话语听上去还挺和善,但是无时无刻都散发出威胁的意味,让小女人苦痛的摇头后退。

    随着小女人的后退,三人似乎更加的兴奋,狞笑着围拢过去,甚至有一人直接抓住了小女人的手,就要往自己的下体里塞。

    看着盲人按摩院里的这一幕幕,孟浩天的目光越发的冰冷。

    他慢慢的走上前去,抄起门边拉伸卷帘门用的钢条,刹那间拉开玻璃门,猛地冲了进去!

    “你管不好自己的手,那就不要了吧!”

    孟浩天径直来到小女人的身边,手中钢条猛地一颤,如同闪电一般抽在那个动手动脚的二混子手肘上。

    那人前一刻还是se眯眯的眼睛,登时鼓得老大,无法置信的看向血肉翻飞,深可见骨的伤口,疯狂的哀嚎起来。

    那只伸出的手,几乎完全的翻折了过去,两根臂骨似乎完全失去了联系,仅仅是被表皮勉强的粘在了一起。

    一出手,便是骨断筋折!

    剩下的两个二混子如临大敌的望向眼前的煞神,恼怒的同时,也有惊惧和战栗的情绪在脑海中回荡。

    但是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些二混子对于危险的感知能力明显不足。

    “操尼玛的,敢偷袭我兄弟!”

    “老子捅死你丫的!”

    最终,惊惧和战栗化作了一股狠辣的劲头,两个二混子同时抽出一把匕首,挥舞着向孟浩天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