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玄医仙草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5:58本章字数:2023字

    几个呼吸后,孟浩天的身子猛地一震,停止了对玄医仙草的真气输送。

    “这仙草简直像个无底洞,若不是我及时停止,非得把我抽干了不可。”

    孟浩天骇然,凝望玄医仙草的双目中,露出了激动的光芒!

    虽然这仙草吸收了极多的真气,但是也渐渐的出现了变化。

    枯黄的小草,足有三分之一的部分化作了青色,更是有青色的雾气缭绕。

    孟浩天隐隐的从那青色雾气中,感受到了澎湃的生命气息,似乎只要接近它,任何伤口都可以迅速愈合。

    略一思索,孟浩天拿过一把水果刀,轻轻的在手背上划出一道豁口,在鲜血溢出的时刻,他迅速的将玄医仙草靠近豁口处。

    仅仅半分钟时间,在青色气息的作用下,这道新划的刀伤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迅速的愈合,并长出新皮肉。

    最令孟浩天震惊的是,靠玄医仙草治疗,居然不会结痂,更不会留下疤痕。

    “如果能让旧伤也恢复如新,那这玄医仙草的价值简直无法估量,而这仅仅是初级一阶的功效而已!”

    小小的实验,让孟浩天振奋不已,分明是个杀手,却在心中萌生了做医生的愿望。

    “哈哈,这下老子发达了,左手杀人,右手疗伤,何昕的眼睛应该有希望了!”

    孟浩天大笑一声,却是没有再做实验,收好了玄医仙草后,直接仰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

    第二天一大早,孟浩天强拉着何昕关了店门,直奔建材市场,买东买西,将刚拿到手的工钱花了个七七八八。

    昨天他在按摩店里收拾那几个二混子,将店面弄得一塌糊涂,准备给店面装修一番,算作是对何昕的补偿。

    直到下午四五点钟,在两人的齐心协力下,心昕盲人按摩店总算是焕然一新,连门口的招牌都换了新的。

    原本显得有些古旧的店面,顿时高大上了起来,和城里的按摩院都有得一比。

    为了感谢孟浩天,何昕准备去市场买菜,亲自下厨犒劳犒劳他。

    可是何昕的这一提议,立刻被孟浩天否决了:“你好好在店里呆着就行,买菜做饭这种粗活,还是让给我们男人做吧!”

    “什么时候买菜做饭也成粗活了,油嘴滑舌!”何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是没有拒绝孟浩天的好意。

    孟浩天讪讪一笑,转身朝菜市场跑去。

    为了让何昕吃好,吃满足,孟浩天山珍海味,买了不少,走出菜市场的时候,左手一包肉食,右手一包素菜,都装得满满的。

    可当他哼着小曲儿,构想着晚上菜单回到城中村时,他猛地怔住,手上提着的袋子直接滑落在地。

    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将按摩店围了个水泄不通。

    有人正在起哄,有人正拿着手机拍照。

    孟浩天不知道人群中正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几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撞开人群,孟浩天终于看到了圈内的景象。

    按摩院门口,居然停了一辆越野车。

    “谁来帮帮我,浩天,救我啊!你在哪里……”

    越野车旁,何昕正绝望的大声呼救,两个大汉架着她使劲的往车上拖,整个身子都被拖上了车,只剩双腿从车里露了出来。

    没有人出手相救,即使围观的人群中有平时眼熟的街坊,但是他们也都选择了冷眼旁观,连一个打电话报警的都没有。

    孟浩天气得咬牙切齿,一把推开最后一个挡在他身前的年轻人,疯也似的冲了上去。

    “把她放开!”

    孟浩天在怒吼着冲到了越野车旁,可何昕已经被拖上了车去,车门紧闭,发动机轰然运转,越野车就要奔驰而出。

    砰!

    孟浩天一拳打碎了车窗,眼看就要抓住窗框,跳上车去。

    可就在这时,一股不大不小的力道从腰间传来,死死地抱着他往后拽,令他的手刹那间脱离了窗框,而就在此刻,越野车疾驰而去,与他拉开了距离。

    该死,是谁在捣乱!

    孟浩天怒火冲天,转过头来,只见刚才被他推开的年轻人,正牢牢地抱在他的腰间,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

    “很得意是吗?你们这些懦夫,看到一个弱女子受到欺凌,不出手也就罢了,为了一时之气,居然打扰我救人!”

    孟浩天炙热的目光扫过人群,最后锁定在年轻人的身上,狠狠的一脚踹出,直接将他踹翻在地。

    而后急速上前,疯狂的踩压年轻人的手臂,直将那瘦小的手臂碾压得咔咔作响。

    就在此时,越野车越来越远,几乎快要消失在了孟浩天的视野之中。

    孟浩天啐了一口唾沫,直接吐在年轻人的脸上,四下一望,在路旁发现了一辆崭新的越野摩托。

    即使摩托上坐了一个中年大汉,但是孟浩天已经将他完全无视了。

    “就是你了!”

    孟浩天毫不迟疑,一拳将那中年大汉打飞出去,跨坐上摩托车,扭动车把,轰鸣而出!

    骑上摩托车的孟浩天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摩托车在他的操控下发出一声轰鸣,接着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在公路上狂奔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追上了越野车并且死死跟在后面。

    坐在副驾驶的毛子,伸出头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孟浩天,嘴角抽了抽,“玛德,这小子是属驴子的?都已经这样了还不放弃。”

    毛子拍了拍正在开车的老黑,“开快点,那个小子都要追上来了。”

    老黑被毛子拍得方向盘一抖,差点没有翻车。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直接从座位下方摸出一把手枪丢给毛子,“老子就只能开这么快了,再快就要翻车。你要是看那小子不爽,自己给他一枪。”

    突然扔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枪将毛子给吓了一跳,枪口正对着自己的小弟,要是刚才走火了下半辈子的幸福也算是交代了。

    毛子也不问老黑是从哪里搞来的枪,在帮会里老黑虽然平时不爱说话,但是他和副帮主关系铁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