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安万寿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5:59本章字数:3391字

    等胡为民赶到二医院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诡异极了。

    刘山民和赖金财虽然没有抽出了,但是就像两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而已经人到中年的王海泉捂着脸呆坐在走廊上,一脸呆滞地看着病房方向。

    胡为民的眼皮一跳,这不会是发生命案了吧?对着身后的两名刑警挥挥手,胡为民几乎是下意识地将手放在枪套上。跑到王海泉身边,另一只手摇了摇他的肩膀,“海泉老哥?嘿,醒醒,我是胡为民。”

    眼神有些涣散的王海泉在看清楚眼前的胡为民之后总算是回过神来。他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朝胡为民的警服上面擦。胡为民脸上尴尬,又不好把王海泉给推开。毕竟两人经常一起出去喝酒,也算得上是好哥们儿了。

    胡为民不知道的是,就在刚才,王海泉的骄傲也好,自尊也好,都被孟浩天连续的十几个耳光给打没了。他的脸肿的像馒头一样,伸手指着对面的病房,“快!那个打我的人还在里面!你快点带人进去把他给我抓了!”

    胡为民听王海泉这么说眼睛一亮,那个小子这么嚣张?打了人竟然都还不跑。

    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整个病房一共就三个人。何昕坐在床上,捂着小嘴咯咯的笑了起来,之前孟浩天和她说了一个荤段子,让她害羞的同时心里有甜滋滋的。

    安如善像是丢了魂儿一样穿着白大褂靠在窗边,还在想着之前孟浩天打王海泉的画面。

    而罪魁祸首孟浩天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和一个苹果,苹果的皮都已经削了一半了。听到病方门被拉开的声音,孟浩天转过头看了胡为民一眼,“你找谁?”

    胡为民轻笑一声。“被你打的受害人现在都还在外面躺着,你说我找谁?”

    听到孟浩天又打人了,想起之前自己在仓库里听到的惨叫声,何昕就紧张地一张小手乱抓。孟浩天赶紧将手中的小刀放在床头柜上,伸手将她给拉住了。

    “浩天,你怎么又打人了?严不严重?”

    孟浩天知道何昕就是一个瞎担心的性格,拍了拍她的手,“没事的,一点小摩擦而已。”

    胡为民是个老狐狸,一看孟浩天对何昕这种态度,马上就知道了孟浩天的弱点所在。他拿出人民警察的威严冷哼一声,“小摩擦?小摩擦能够将三个人打到在地起都起不来?小摩擦也不用我们这些刑警来拿你了!”

    本来都已经放下心来的何昕听到刑警两个字呀的一声叫了出来,眼睛里有泪花在闪动。孟浩天猛地回头盯住胡为民,胡为民全身一冷,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冰窟窿了一样。

    这个小子绝对杀过人!

    胡为民虽然喜欢喝王海泉这种人混在一起,但是也不是一个无能的警察。他想要拔枪,偏偏身体不听使唤,就是怎么样动不了。

    “警察同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浩天是个好人,不会随便伤人的。”

    何昕这么一开口,笼罩在胡为民身上的气势才算是泄了。胡为民和身后的两名刑警,就像是经历了马拉松长跑一样气喘吁吁。

    “别动!”三人将手枪拔出来对准孟浩天,如临大敌。

    靠在床边的安如善也回过神来了,怎么是这种架势?

    “我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孟浩天眼神越来越冷,何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意识地朝孟浩天的怀里靠,好像要用身体帮孟浩天挡子弹。

    胡为民觉得自己当警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紧张过。咽了口唾沫,胡为民开口,“双手抱在头上,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孟浩天的手一抖,三把飞刀从衣袖中落出来了,落在他的手心里。

    “现在的警察是可以随便拔枪的吗?”就在病房中的气氛紧张到极点的时候,一个老人家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靠在床边的安如善欣喜地喊了一声,“爷爷!”

    安如善的爷爷安万寿从病房外慢悠悠地走进来,他看着剑拔弩张的三名警察冷哼一声,伸手按住了胡为民手中的枪。

    “安老爷子你这……”

    安万寿眼睛一瞪,“我这什么?在我的医院里你们还想大开杀戒不成?”

    胡为民额头上的汗都快要急出来了,“对面的那个小子绝对是个悍匪,肯定杀过人的!”

    在孟浩天怀里的何昕身子一颤,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将孟浩天抱得更紧了。

    安万寿瞥了孟浩天一眼,朝着他径直走过去。胡为民想拉,安万寿身子一晃,让他拉了个空。

    “小伙子,你杀过人?”

    孟浩天将没说话,对于安万寿他没有什么恶感,或者说孟浩天对于老人家一直都十分尊敬。安万寿余光中扫到孟浩天手心里的飞刀,孟浩天手一抖,飞刀隐没进袖子里。

    安万寿的眼睛一亮,看向孟浩天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将飞刀从袖子里抖出来很容易,只需要稍加练习,不被刀刃割着手就可以了。但是是将飞刀抖回去,这就需要克服重力,是对力道极其精细的一个把控。孟浩天仅仅这么一个动作,就已经让安万寿给他贴上一个高手的标签。

    安万寿笑着对孟浩天点点头,“你在我医院打了人,于情于理都是要协助调查的。你跟着那名警官回去吧。”

    “我要留下来陪我女朋友。”

    安万寿拍了拍胸膛,“要是小兄弟信得过我,我安万寿来照看你女朋友。你且放心,在这医院里,还没有人敢和我叫板。”

    从这个老爷子进屋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老爷子不同寻常,气息悠长脚步轻盈,绝对是个练家子。

    孟浩天看了安如善一眼,对着安万寿一拱手,“那就麻烦老人家了。”

    和何昕小声地说了几句悄悄话,孟浩天这才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胡为民走去。

    胡为民咽了口唾沫,从腰间掏出手铐递给孟浩天。

    孟浩天眉头一挑,“配合调查也要戴手铐?”

    “你已经把人给打伤了,这是事实。戴手铐是防止你再次暴起伤人。”

    孟浩天知道这些警察在担心什么,也不揭穿,将手铐给戴上,配合地朝前面走。

    看着被带走的孟浩天,安如善在安万寿的面前直跳脚,“爷爷!你怎么就让胡为民把他给带走了啊。胡为民的那些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样去不是羊入虎口吗?”

    安万寿笑呵呵地伸出手摸了摸安如善的头,“怎么,你担心那个小子了?”

    安如善将小嘴撅起来,“谁担心他呀,你刚才可是没有看见他有多牛气。王叔叔他都敢打……王叔叔他……”

    安如善说到王海泉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小脸,之前他可是被王海泉打了一耳光。虽然不是很痛,但是是那种羞辱的感觉还是久久没有散去。

    安万寿疼惜地拍了拍她的头,“好了,你王叔叔也是气坏了。我会帮你讨个说法的。”

    城东片区派出所里,孟浩天体验了一把重刑犯的感觉。

    因为是胡为民亲自判断孟浩天具有高危险性,所以不仅在警车上三人把他盯得死死地,下了警察之后还有五名刑警在车外等着他。

    “下车。”将车门给推开,两名刑警先跳下车对孟浩天招了招手。

    孟浩天虽然戴着手铐,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站在队伍里的一名寸头刑警看不下去了,走上来就要去拎孟浩天的衣领,“玛德,都已经到局子里了还这么嚣张。”

    寸头的手才刚刚碰到孟浩天的衣领,孟浩天一个箭步上前,膝盖重重地顶在寸头的肚子上。寸头唔的一声,直接跪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其余刑警看着孟浩天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现在他们都还在派出所大院里,要是在这里动手收拾孟浩天,难免被有心之人给看见。

    胡为民从副驾驶上下来,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寸头,“都是不长记性的货,不知道先弄到审讯室里去慢慢审问吗?”

    一群刑警唯唯诺诺地点头,却是谁都不敢上去碰孟浩天。这个小子实在是太刺儿头了,不好摆平。

    城东区派出所的审讯室环境并不算好,整个房间都比较潮湿,墙角还有青苔之类的东西。审讯室中间摆着一张木椅,孟浩天戴着手铐坐在上面,一脸淡然,“警官,我已经配合你们到警察局了,是不是应该把我手上的手铐给摘了?”

    胡为民端着一杯咖啡,一边踱步一边喝,“摘手铐?你先把你杀人的事情交代完了再说吧。”

    孟浩天眉头一挑,“杀人?我不记得我杀过人啊,还是说医院里的那三个小崽子心脏不好被我给吓死了。那这应该属于我防卫过当啊。”

    胡为民太阳穴上的青筋跳了跳,“少他妈在这里和我油嘴滑舌的。你小子那个眼神,不是杀人犯我胡为民三个字倒过来写!”

    “哦~原来你已经可以通过看眼神来给一个人定罪了,真是了不得啊。”

    听到孟浩天的嘲讽,胡为民嘴角抽了抽,“行,你小子牛。小李,去和他玩玩胸口碎大石。”

    那名叫小李的警察嘿嘿一笑,从桌子里抽出一本厚厚的书和一把铁锤。

    孟浩天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了。这种手段在刑讯逼供的时候经常用到,先把书垫在受刑人的胸口上,再用铁锤重重地砸下去。

    这样一来,钝击的力量会透过书本传到受刑人的身上,但是外面是看不出来任何伤痕的。

    小李走过来将厚厚书本放在孟浩天的胸口上,本来以为孟浩天会反抗或者什么,外面的胡为民把手枪都掏出来了。

    但是是整个过程孟浩天都很淡定,“警官,待会儿麻烦你用力一点,要不然我没什么感觉你也没有什么成就感对吧?”

    小李听到孟浩天这么说,眼中凶光一闪,“你小子真的是在找死!”

    铁锤扬起又重重地落下,一声闷响在审讯室里回荡。小李还是留了手的,毕竟这个东西操作不好真的会弄死人。

    谁知道孟浩天连一口轻气都没吐,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小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