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管闲事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5:59本章字数:3572字

    刘海波只在电视节目上看过那些所谓的达人秀,不过那些牛人好歹也是用的钢针啊之类的东西将玻璃给刺穿。把筷子当成飞刀使,刘海波这还是第一次看见。

    他满头大汗地转过身将双手举起来,心中暗骂老蔡什么时候请了这么一个高手坐镇这家饭店。

    孟浩天对刘海波招了招手,“进来说话,这里还躺着三个人,待会儿要麻烦你把他们都给带走。”

    “好好好,没问题。”

    刘海波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嚣张的样子,像个孙子一样对着孟浩天点头哈腰的。老蔡也是第一次看见孟浩天出手,之前还一直将孟浩天当成普通的打工小伙儿。

    孟浩天拉过一个凳子坐下,伸手指了指老蔡,“这个店铺的事情我很感兴趣,现在你就当着我的面和老蔡把一切都说清楚吧。之前听你说你们谈了三个月,也怪不容易的。”

    孟浩天把话都这样说了,刘海波哪里还敢说其他什么。他点点头,将有关老蔡这个店铺所有的事情都向孟浩天坦白了。

    原来现在周围的工程都在搞所谓的商业建设,而且在一年之后,这里就会变成一个新的商圈。别看老蔡现在这个苍蝇馆子没有什么价值,等到一年之后,这里所有的店铺的身价都会翻好几倍,要是被拿来做投资,这个价值只会更高。

    老蔡听到刘海波这么说也是愣了,之前他不想卖掉这个店铺,仅仅是因为感情上不能够说服自己。还真的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弯弯绕。

    孟浩天在一边听的明白,这种事情他以前遇到过太多了。只不过都是一些大项目,而不是这种苍蝇馆子的规模。

    孟浩天打量了一下刘海波,“就算是这样,这家店铺不是你能够吃下的吧?你的上家是谁,是谁让你来收购这间店铺的?”

    不要看刘海波穿的人模狗样的,他就算是再有钱,如果真的像他之前说的那样,这家店铺的价值会翻十几倍,那就是几十万的利润,绝对不是他能够吃下的。所以刘海波只可能是一个跑腿的人。

    刘海波没想到孟浩天会这么敏锐,他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的不愿意说出自己上家的名字。

    孟浩天也不和这种人多说,一脚踢在刘海波的腿弯上,刘海波扑通一声就给跪下了。因为之前一点防备都没有,这一次下跪是结结实实的。老蔡听到膝盖撞在瓷砖上的声音都是咧了咧嘴。也不知道是心疼瓷砖还是为刘海波感到痛。

    刘海波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大哥,我说我说,不要动手。我的上家是龙少,一切都是龙少让我们做的。他还说要是老蔡不识抬举,就绑架他的女儿和老婆,一直到他愿意签合同为止。”

    老蔡的脸色一变,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真的是抱着这个打算。一向脾气温和的老蔡涉及到家人也不能够淡定了,他也不管刘海波是不是他能够招惹的人物,上去就是一耳光。

    刘海波被孟浩天打这是没有办法,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会被老蔡给打耳光。他瞪了老蔡一眼,老蔡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顿时清醒了过来。

    孟浩天冷哼一声,“怎么,你们要这样对付老蔡,他打不得你?”

    刘海波一个哆嗦,这才想起来孟浩天这个煞神还坐在自己身前。

    孟浩天对老蔡点了点头,“老蔡你不要怕,再给他一巴掌,看他还敢不敢这么横。”

    老蔡刚才之所以敢动手完全就是一时气愤,现在冷静下来,就算孟浩天就在他旁边坐着,他还是不敢动手了。

    孟浩天叹了一口气,正是老蔡这种老好人的性格,才会被刘海波这种人一次又一次地欺负。

    “警察同志,就是这里,就在这里面,有人行凶!”

    饭店门口传来一个人激动的声音。孟浩天抬头看去,这才发现是之前跑掉的那个打手头头又跑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他还带警察。

    跪在地上的刘海波脸色一喜,暗道这个手下会做事情,噌的一下从地上蹿起来,朝着门口跑。

    三名警察一身正气地冲进来,第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三个打手。

    这些打手顿时就像是活了过来,手脚并用地朝着门口爬。孟浩天被这些人的动作给逗笑了,原来躺在地上的三个打手根本就没有昏过去。装死只是免得孟浩天注意到他们而已。现在警察一来,他们一个个就和受害者一样,那种模样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三名警察看打手们被打成这样,就知道孟浩天不简单,准备摸枪。

    “嗯?”带队的警察仔细看了看坐在那里的孟浩天,摸枪的手就是一哆嗦,朝着同事大喊一声,“都别动!”

    其余两名警察奇怪地看着领队,这是怎么了,喊错了吧。

    小李弯着腰,谄媚地走到孟浩天身前,“哥,真是巧啊,我们又在这里见面了。”

    原来这个带队的警察就是之前在审讯室里审讯孟浩天的小李。

    孟浩天也把他给认出来了,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没想到你小子的恢复能力还挺强,这么快又能出来为虎作伥了?”

    小李脸上的笑容一僵,偏偏还不敢说什么。眼前的这个大哥是能够在派出所杀人的存在,所长都是点头哈腰的,要想捏死自己这种小民警简直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小李懂事地转过头看了刘海波一眼,“哥,刚才是不是这个人惹着你了?你说一声,我让马上废了他。”

    孟浩天厌烦地看了小李一眼,“我这里还在问,你不要打岔,一边站着去。”

    小李连连点头,就像小时候被老师罚站一样,规规矩矩地站到一边。

    打手们与刘海波都呆住了,这是闹哪出?派出所的民警怕一个农民工?

    刘海波虽然知道情况有些不对,还是硬着头皮走到小李面前,小声地说,“警官,我是龙少的人,帮兄弟这一次,我能给你这个数。”

    小李没想到刘海波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和自己套近乎,余光瞟到孟浩天似笑非笑的眼神,小李直接一巴掌扇在刘海波的脸上,“滚!老子是人民警察,你这样做是想来一个贿赂罪?滚过去跪着!”

    小李倒是一个眼尖的人,他在刚才进来的时候恍惚间,好像看见刘海波是跪在孟浩天身前的。

    刘海波像是一个委屈的小媳妇儿,捂着脸又乖乖地跪在孟浩天的身前。

    孟浩天笑了笑,对着刚才去通风报信的打手头头招了招手,“你不错啊,不打架,还知道遇到事情找警察。”

    听着这种夸小学生的话,打手头头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跟着小李一起出警的两名警察也不是白痴,见小李这种态度,就知道孟浩天不好惹。早就站在门口,将这些打手的退路给封死了。

    打手头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扑通一声和刘海波并排跪在孟浩天的身前。

    “把手伸出来。”

    听到孟浩天这么说,打手头头一咬牙,伸出左手。他想的到还挺好,留着右手能够写字吃饭什么的。

    孟浩天摇了摇头,“我说的是两只手。”

    打手头头脸一白,将两只手都伸了出去。

    孟浩天一只手抓一个,用力一捏,那种令人觉得惊悚的碎裂声又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站在墙边的小李还是第一次看见孟浩天下这种狠手,他的眼皮跳了跳,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眼神不去看孟浩天。

    打手头头哀嚎一声直接痛晕了过去,软绵绵地倒在地上。孟浩天低下头认真确认了一下,这一次是真的痛晕过去了。

    处理完这个人,孟浩天这才将目光重新投向刘海波,“刚才说到龙少,他是什么人?详细说说。”

    刘海波身子一抖,生怕自己哪个回答令孟浩天不满意,赶紧详细地介绍了一下,“龙少是金陵四少之一,他的爸爸龙翔天是龙宇集团的老总。”

    有了强大的武力威慑,都不用孟浩天仔细问,刘海波就像是竹筒倒豆子一样,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孟浩天点点头,冷冷地看了刘海波一眼,“你说的那个什么龙少,我会去找他的。以后老蔡的这一家餐馆你们不要再来了,要不然就不是废掉手臂这么简单了。”

    刘海波赶紧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不要说以后,这一辈子刘海波都不准备在这个片区晃悠,眼前的这个男人简直有毒,明明是一副农民工的打扮,偏偏百鬼辟易。

    孟浩天对着刘海波一挥手,“带着你的人滚吧。”

    刘海波就差磕头谢恩了,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敏捷过。从地上跳起来就往门口跑。剩下的三名打手合力将昏迷的打手头头给拖走。

    看见这些找事的人都走了,站在墙边的小李搓了搓手,一脸尴尬地看着孟浩天,“哥,你看他们都走了,我们这……”

    孟浩天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们也滚。”

    小李点点头,“好好好,我们这就滚,这就滚。”

    一群人来得快,走得也快。

    老蔡手中还拿着毛巾,呆呆地看着孟浩天,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孟浩天见老蔡这个样子,有些好笑。他从兜里掏出五十块放在桌上,“老蔡,别愣着了,快来结账。”

    老蔡像是很怕孟浩天一样退了一步,对着孟浩天连连摆手,“不不不,你帮我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这顿饭钱我不能收。”

    孟浩天笑了笑,走到门口的饭桌上,将那叠三万块钱给拿起来,还有那份文件也是。他对老蔡示意一下,“我也不是白帮忙的,这件事情我帮你接下了,这三万块就当是我的佣金……报酬。”

    孟浩天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好在老蔡就是一个小市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

    老蔡笑了下,知道孟浩天这是清楚自己不会要不义之财,只好点点头,将桌上的五十块钱给收下了。

    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看了孟浩天一眼。“小天啊,你虽然很能打,但是听刘海波刚才说,那个龙少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双拳难敌四手,要是真的扛不住就和我说,大不了把这个店铺卖了换个买卖就是了。”

    孟浩天摇了摇头,“老蔡你这句话就说的不对,要勇于和恶势力作斗争。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干嘛换买卖。”

    就在两人站着聊天的时候,清脆如黄鹂的声音从饭店门口传来,“爸,我回来了。”

    两人转头一看,原来是老蔡的女儿蔡佳佳放学回来了。本来心情挺雀跃的蔡佳佳,看见饭馆里地板上的鲜血,呀的一声叫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