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变态杀人狂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6:01本章字数:3046字

    孟浩天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有人呢在背后跟踪自己似的,不紧不慢的挑选着自己需要的工具。

    而跟在他背后的包蓉蕾却是越看越心惊,直到孟浩天拿起了一个大型防水袋,还打开把自己的脑袋探进去试了试大小之后,包蓉蕾已经完全肯定,孟浩天想要杀人碎尸,之后在抛尸消除证据。

    虽然包蓉蕾一心想要抓住孟浩天犯罪的证据,可一想到自己要面对的是一个变态杀人狂,她还是被吓的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

    不过包蓉蕾也明白,做贼拿脏的道理。刑警队长那种行刑逼供的老手都折在了孟浩天的手里。

    不抓住十足的证据,肯定也无法定罪的。想到这里,包蓉蕾就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腰里的手枪。

    金属外壳给包蓉蕾增加了勇气,一想到里面足足有六颗子弹,什么问题都能摆平之后,包蓉蕾就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继续展开跟踪。

    孟浩天在柜台结完账之后,就把所有的工具都装进了一个蛇皮袋子里面扛着离开了。

    而包蓉蕾也不迟疑,立刻跟着走了上去。

    坐进公司配发的小轿车里面,一脚油门踩下去,孟浩天就直接向着郊区开过去。而包蓉蕾也急忙开车在后面跟踪。

    看了一眼后视镜里面一点都不知道隐藏自己踪迹的汽车,孟浩天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等孟浩天把汽车开到郊区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太阳正在缓缓的下山。

    提着蛇皮袋的孟浩天直接走进了一处树林里面,包蓉蕾虽然心里害怕,可想了想,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在树林里面,有一座被荒废的房子。几十年前,城市还没有大规模建设新区的时候,周围有不少森林。

    所以在树林里面,至今还保留了不少当初护林员们居住的房子。

    这种木板房虽然半个屋顶都塌了,不过四面的墙壁还都保持完好,孟浩天钻进去之后,包蓉蕾在外面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很快,房子里面就传来了“砰砰砰”的声音,在包蓉蕾听起来,里面的孟浩天现在肯定正在碎尸,她也不啰嗦,偷偷的靠近了房屋。

    可她刚刚靠近,里面的声音就戛然而止。

    包蓉蕾被吓的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身体都有些哆嗦起来,“难道,难道那个变态杀人狂已经发现我了?”

    想到这里,包蓉蕾不由握紧了手枪,偷偷的探头,趴在墙壁的一条缝隙偷看。

    现在本来就已经是黄昏了,房屋里面的光线更暗,包蓉蕾看了半天,也什么都没有看清楚。

    深吸了一口气,包蓉蕾最后鼓足勇气,一脚把房门踢开,举着手枪冲了进去。

    可等她冲进来的时候,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尸体,就连孟浩天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包蓉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滴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

    伸手摸了一下,包蓉蕾还感觉黏糊糊的,扭头一看,包蓉蕾就看到,自己浅色运动衫上面,赫然有几滴猩红的血迹。

    包蓉蕾吞咽了一口口水,抬起头看了看,结果他就看到了一张全都是血的人脸。

    人脸的舌头长长的吐出来,好像死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就在包蓉蕾抬头仔细观看的时候,突然发现人脸上的眼睛突然一转。

    包蓉蕾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之后,继续看过去。

    结果这一次,人脸上面的眼睛是没有动,可人脸却突然对着包蓉蕾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啊,有鬼呀。”包蓉蕾尖叫了一声,立刻扭头跑出了房间。

    而这个时候,人脸也活动里几下,孟浩天直接从房顶上面跳下来。

    “就这种胆量,还当警察?难怪现在社会上的治安越来越不好。”

    说完孟浩天就把手里的死蛇丢到一边,用湿巾把脸上的蛇血全都擦拭干净。

    看了看天色,孟浩天顾及道观里面的道士们现在也是吃饭的时候了,自己正好可以借着几个机会溜进去。

    也就不在理会包蓉蕾,直接向着道观所在的方向走过去。

    孟浩天挑选这里吓唬包蓉蕾,就是想要吓走了包蓉蕾之后,方便自己直接去道观。

    所以用不了三十分钟,孟浩天就可以感到道观的位置。

    可没走出去多远,孟浩天就突然听到了一声枪响。那是警用手枪特有的声音,听到这里,孟浩天心里不由暗叫一声不好。

    虽然他有些讨厌总给他找麻烦的包蓉蕾,可知道对方可能遇到了危险,他也不能见死不救,立刻向着枪响的地方赶过去。

    等孟浩天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发现地面上有搏斗的痕迹,不过包蓉蕾已经不见踪影了。

    四处察看的时候,孟浩天发现一根树枝上面挂着一块布条。颜色看起来和道士所传的道袍没有什么不同,道袍宽大,在树林里面行走,道袍难免会被刮破。

    想到这里,孟浩天的眉头就不由皱在了一起,似乎不远处的那个道观并不简单。

    孟浩天来到道观的时候,发现这里大门已经紧闭起来,不过这也拦不住孟浩天,纵身一跃,就轻松翻过了围墙。

    脚下踩在地上,孟浩天就听到了一声犬吠。

    扭头一看,一条狼狗正风一般的向着自己冲过来。

    就算是真的狼孟浩天都杀过,更不要说是一条狼狗了。侧身躲过狼狗的扑咬之后,右手一下子按在了狼狗的天灵盖上,将它牢牢的按在地上。

    狼狗不断挣扎,可他的力量哪里是孟浩天的对手,不仅被按住无法动弹,嘴巴也因为挤在地上,连叫声都无法发出来。

    之后孟浩天左手握紧拳头,一拳就将狼狗的脖子打断,让它失去了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唤。

    “旺财,你跑哪去了?快回来。”

    孟浩天还从来都没有听说哪个道观里面会养狗的,反常即为妖,孟浩天也不吭声,而是抱着这条死狗,直接爬上了旁边的一颗大榕树。

    道士呼喊了两声发现没有动静,就走过来想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找了两圈都没有看到自己的旺财,道士正奇怪的时候,突然感觉头上有什么东西落下来。

    “哎呦”一声,道士就被砸了一个正着,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用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做起来的道士一看,旺财就躺在自己的身边。

    “混蛋,你这条死狗,什么时候学会爬树了?差点砸死我,你怎么不吭声?旺财?”

    “他死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在道士背后传过来。

    道士身体一紧,刚想逃走,却发现自己脖子一凉,一柄匕首已经放在了他脖子上面。

    “不要乱动,也不要乱叫。不然,你就会变成第二个旺财。”

    “你,你是哪一路的朋友?”

    听到道士的话,孟浩天不由一愣。要是一般人,被人挟持了,肯定会惊慌失措,要么呼喊救命,要么立刻求饶。

    可这个道士虽然惊慌,可竟然用江湖行的黑话来套自己的口风,一看就不知道什么正经人。

    孟浩天对这一处道观也更加感兴趣起来。

    “少在我面前说这些黑话,我问你,你们之前,是不是抓住了一个女人?”

    听到孟浩天的话,道士的神色不由一变,“你,你也是警察?”

    “你骂谁呢?你才是警察,你们全家都是警察。少废话,告诉我,到底有没有?”

    “有,是被大师兄抓住的。”

    “他现在在哪里?”

    “就,就在你背后。”

    听到他的话,孟浩天不由一惊,难道有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背后?

    不过孟浩天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道士是在骗自己,想要让自己回头。

    虽然孟浩天及时反应过来了,可还是迟疑了一下。抓住这个机会,道士立刻后退两步,手里还抓起了地上的一把细土,对着孟浩天迎面打过来。

    这种招数虽然下三滥,可十分有效。一不留神,孟浩天就被罩在了这一片细土里面。

    担心道士会报警引来起他人,孟浩天也毫不留情的甩出了匕首。

    道士本来想要呼喊,可嘴巴刚刚张开,就感到喉咙一甜,吐出了一口鲜血。之后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抖落了一下头上的灰土,孟浩天不由苦笑起来。以前自己出任务,那是遇佛杀佛,遇鬼杀鬼。

    可没有想到,现在随便问个话,就被这个小道士用下三滥的手法差点暗算了。看来自己的江湖阅历还是太少了呀。

    心里虽然在感叹,可孟浩天手里动作却不忙。把旺财和道士的尸体丢到草丛里面掩盖起来之后,孟浩天就向着后院走去。

    《药王经》虽然重要,可毕竟是死物,放在那里,暂时安全。要是被拿走,也早就被拿走了,不在乎这么一会。

    可包蓉蕾是一个活人,自己要是去晚了,那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

    刚走到道观的后院,孟浩天就听到了一阵吆喝的声音。十几个壮汉此时就坐在一个院子里面,一个个全都打着赤膊,手里拿着肉,碗里装着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