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穿越而来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6:34本章字数:1956字

    想到这里,李阳眸中悄然抹过狰狞之色,直接扑着叶钧而来,手中从怀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子。

    “哐当”一声,刀子弹射出三寸寒芒,直接冲着叶钧腰间捅来。

    若真被捅中,轻则流血,重则伤及脾肾,落下严重的后遗症。

    叶钧眸子冷意蔓延,一脚当先踹去,蹬掉对方手中的小刀,一拳打在李阳的鼻梁骨上面。

    “喀嚓”鼻梁骨瞬间凹陷,爆出一蓬血雾,李阳当场疼的双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叶钧不想和这群废物浪费时间,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径直走进了教室里面,拿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去哪里?”杜涵忍不住红着脸,带着几分羞涩的看着叶钧。

    叶钧脚下一顿,停在了她身边,笑道:“当然是回家去啊!你如果想我的话,可以来我的家里。”

    说着,叶钧伸手轻轻在杜涵柔软乌黑的头发上揉了揉。

    “谁要去你……你家里。”杜涵脸红的像田地里熟透的番茄,可爱诱人。

    话说完却发现叶钧已经离开了教师,看着叶钧的背景,杜涵剪水双瞳中流露出一丝的落寞之色,心中更加觉得叶钧像是变了一个人。

    直到叶钧离开之色,整个学校都已经砸开了锅盖,殴打班主任刘桂花、刺头李阳,一整天叶钧的信息已经刷爆整个学校整个贴吧,真正的出了名。

    已经回到家中的叶钧对这些事情毫不在意,已经穿越来了三天,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挽救自己的性命,只能打通督脉吸收源气才能继续活下去。

    叶钧本来是修行人士,已经到了化神后期,谁料独闯禁地被兄弟暗算夺宝,灵魂穿越到了地球,他相信只要能修炼到大乘实力,绝对能回到原来的大陆报仇雪恨。

    叶钧的家住在平民巷的一栋破旧的居民楼里面,两室一厅,和他生活的还有他的母亲陈岚,平时在菜市场摆摊卖菜,不过父亲叶钧的记忆中从未有过,现在他也不关心。

    只不过上一世他自幼便是孤儿,如今多了一个母亲,他更加珍惜,把自己当成他的亲生儿子,他已经检查过自己的身体,就算自己不穿越到这具身体上面,估计也活不了几日。

    “小钧出来吃饭了。”正当叶钧坐在房间思索之时,门外响起了一道温和的声音。

    叶钧打开门,正是母亲陈岚,四十岁的年轻,生活的艰辛和风霜已经在她的脸庞和眼角留下了痕迹,不过从面容上来看,年轻的时候也应该是一个美女。

    “妈。”叶钧叫的十分自然。

    餐桌上做着简单的三菜一汤,热气和香气四溢,让叶钧食欲大振,陈岚将筷子递给叶钧,脸色有些犹豫,说:“叶钧,你在学校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叶钧早就料到学校的事情刘桂花肯定会通知陈岚,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妈,你放心好了,学校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千万别担心,就是不读书,我也能混出个人模人样来。”叶钧坚定的说道。

    陈岚脸庞上抹不掉担忧,忽然从旁边卖菜的包里拿出一叠红彤彤的钞票,说:“叶钧,是妈妈没有能力,没有照顾好你,这钱你拿着买点东西给刘老师,求求请,让学校别开除你。”

    叶钧的心忽然揪在了一起,很久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说:“妈,这些钱你赚的不容易,学校不会开除我的。”

    陈岚咬着下嘴唇,皱着眉头说:“小均,妈妈知道你在学校受了很多委屈,但是书一定要念。”

    说着,陈岚眼角有些晶莹泛光,一滴热泪从眼角流淌到了脸庞上面。

    叶钧连忙站起身,紧紧咬着牙齿,伸出手擦掉母亲脸庞上那滴泪,坚定的说:“嗯,我一定会去读书,这钱我拿着。”

    陈岚诧异的看着儿子,忽然笑了,说:“小均,你都长大了,居然还会安慰我。”

    “我是家里的男子汉,男儿当自强。”叶钧笑着说道。

    吃过饭,叶钧将钱带回了房间,钱不多,只有两千,却是母亲一个月的收入,叶钧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当然不会把钱给刘桂花,而是要用这钱去买点中药调理身体。

    只要能修炼,凭他的本事就能让陈岚不用在这么辛苦,风雨奔波。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叶钧来到了位于家附近一条步行街的药材铺中,大约三个铺面连在一起,装修的古色古香,隔着一段距离都能闻到药材的香气。

    “老板,我想买点药材。”叶钧开口说道,附上一张昨夜写好的药单递给对方。

    药铺里面一个秃顶发白的老头正悠闲的坐在藤椅上面,接过单子看了一眼,脸色微微变色,怪异的看了叶钧一眼,见他年纪轻轻的模样,说:“年轻人,你这上面的东西,我这里没有。”

    “没有?”叶钧愣怔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似乎忘记了这里不是天掣大陆,自己写的药房都是按照天掣大陆的名字写的。

    “我看你是不是来恶作剧的,你这上面写的东西,老头子我从来就没有听过。”老头子将药单退回来,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以为他是来捣乱的。

    叶钧收回药单,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要离开。

    “曹药师你快点过来看看,这个病人不行了……”一名二十岁左右,年轻的女孩子着急的说道。

    曹药师大惊失色起身,朝着药铺里面跑去,叶钧这才发现药铺里面还有一块空地,铺设洁白床铺,上面躺着一名中年男人。

    药铺除了普通的卖药以外,还兼设有医馆,提供简单的输液、注射项目,叶钧以医入道,心存救人之心,不觉脚下跟了进去。

    只见躺在病床上的中年男人脸色青紫,脖颈上青筋爆出,额头上渗出黄豆大的汗珠,眼看进气少出气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