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学生狗叫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6:35本章字数:2017字

    “行,那你等会儿别嫌弃输的太难看。”叶均轻轻说道,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杜昇看到叶均自信的面容,倒是觉得很有希望,说:“同学,那你替我看看,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

    杜涵也没有想到叶均还真的会治病,不像是为了面子故意装出来的,心里又多了一丝好奇的心思,目光灼灼的看着叶均。

    叶均来到床前直接伸手按住了杜昇右手的手腕上面,动作跟电视机里面那些古代看病的郎中一模一样。

    只不过叶均这些动作在李家学的眼中不过是在故弄玄虚而已,心里鄙夷腹诽道:“装模作样,你要是会治病,那老子这十几年的书不是白读了,等会儿有你难堪的时候。”

    “你是不是练过武功?”叶均诧异的看着杜昇问道,他发现杜昇的体内精气十分旺盛,而且还有一丝的源气存在,这才是让叶均觉得惊讶的事情。

    杜昇微微愣怔了一下,脸色也变的郑重了起来,他本来就是抱着司马当做活马医的态度,却没想到叶均居然一下就能看出他学过武功,这倒是让杜昇很吃惊,难道这年纪不大的孩子真的有本事治好他的病根?

    “我早年拜过师父,学过一段时间的武功。”杜昇点头说道:“哎,这也是我不想开刀手术的原因,如果开刀之后的话伤及根本,那我这些年的功夫也会消失的。”

    听着两人的对话,李家学渐渐有些不安了起来,喉结抖动了一下,一定是叶均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对,一定是这样的。

    “其实我看的出来,你肯定是早年练功和别人打架落下了病根,导致你心脏有些地方血管堵塞,只有慢慢用内力疏导的话,是可以康复的。”叶均收回手指开口说道。

    杜昇听了叶均的话并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样子,反而苦涩道:“你说的办法如果可行,但是也要武功和医术同样高超的人帮我才行。”

    “让我试试。”叶均眼中透露出一股坚定之色,这次他不仅是想帮助杜昇,其实也想从杜昇身上了解他为什么有源气的存在。

    不过让叶均困惑的是如果杜昇真的是修士的话,也不应该为这种小病烦恼啊?

    杜昇明显有些吃惊,叶均的医术已经让他吃了一惊,现在叶均又说要替他治病,你最低要求也必须是在明境巅峰的实力才行啊。

    “嗯,让你试试。”不过看见叶均你从容的样子,杜昇还是愿意相信叶均,果断的点了点头。

    两人说的话都让杜涵还有李家学等人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也不知道两人说的是什么。

    “先等一下,我把这个东西取下来。”杜昇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了一块颜色晶莹的绿色玉佩放到了一旁。

    当杜昇取出玉佩的瞬间叶均突然心头跳了一下,目光紧紧的锁定了那块玉佩,仿佛里面有一种他很熟悉的东西,却又想不起来。

    杜昇也注意到了叶均的眼神,看了一眼那块玉佩,说:“哈哈,这是我老友送给我的,说是能辟邪,我也带在了身上。”

    叶均点了点头,这才收回了心神,说:“老爷子,等下你忍着一点。”

    杜昇点点头,他也明白叶均要干什么。

    “你要干嘛呀?”倒是杜涵有些疑惑不解的看了一眼爷爷和叶均。

    正在这时,叶均忽然出乎意料的出拳,一拳打在了杜昇的胸口上面。

    “叶均你干嘛啊!”杜涵瞬间睁大了眼睛,忍不住尖叫起来。

    叶均看也没也看她,汇聚心神再次两拳打在了杜昇的胸膛上面。

    “噗……”杜昇忽然脸色一红,直接一口鲜血喷在了雪白的被褥上面。

    “爷……爷爷,你怎么了,叶均你对我爷爷做了什么。”杜涵脸庞上露出惊恐之色连忙扑到杜昇的身边,眼眶里面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站在旁边的李家学和中年医生已经看呆了,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治病的方法,同时一直守候在门外的两个黑衣男人也冲了进来。

    “老爷,你怎么了?”两个人进来正好看到杜昇喷了一口鲜血在被褥上面,身上蔓延出凌厉之势。

    “是他打的杜老爷子,你们快点把他抓起来。”李家学立马反应过来,唯恐不乱指着叶均说道。

    叶均回过头狠狠瞪了一眼他,李家学忽然感觉全身有一种冰冷的感觉,就仿佛被野兽盯住了一般。

    李家学连忙低下头避开叶均的眼神,心头嘀咕起来:“自己怎么会怕一个小孩子呢?一定是产生了错觉。”

    “是你打伤老爷的。”一名黑衣男子紧致来叶均身边,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叶均的肩膀。

    叶均眉头微微紧皱,肩膀用力一扯,对方手立马从肩膀上弹开了,那黑衣男子身体趔趄了一下,脸庞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不得无礼。”正在这时,杜昇却突然说话了。

    两个黑衣男子立马走到了床前,问道:“老爷,您没事吧?”

    杜昇用手绢擦掉嘴角的血迹,说:“我没事,你们出去等我。”

    两名黑衣男子点了点头,恭恭敬敬离开了房间。

    杜涵双眼含着泪花,关切道:“爷爷,你没事了吧?”

    “嗯,没事了,而且感觉精神很好。”杜昇笑着说道:“刚才我吐出来的都是一些淤血而已,没想到你同学居然还是一个奇人异士。”

    “呃……”杜涵楞了一下,回过头看了一眼叶均,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她还误以为叶均打伤了自己爷爷,小脸变得通红。

    “同学,刚才那两个人是我的保镖,你请见谅。”杜昇又看着叶均说道。

    叶均说:“没事。”不过却看了一眼李家学,他不介意刚才的保镖动手,不过有点讨厌像李家学这种落井下石的小人。

    “对了,李医生现在你应该履行你的承诺了吧?你答应要做一件事情,我也不为难你,你现在只要学一声狗叫就行了。”叶均冷冷的盯着李家学,嘴角勾起一道耐人寻味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