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落荒而逃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6:36本章字数:3018字

     李医生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突然狂放的大笑了起来。

    “我知道了,你们在耍我。合起伙来让我难看!”李医生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用手指了指叶均还有脸色已经恢复红润的杜昇。

    “说什么不要西医要中医。全是骗子,装神弄鬼的,狗屁的中医。无非是一堆装神弄鬼,玩阴谋诡计的骗子!”嘴上喊的硬气,可是李医生心里万分的发虚。他之前清楚的检查过,杜昇的身体状况真的不容乐观。

    可眼下他是打死也不能承认的,只想胡搅蛮缠一通,然后赶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一边大喊,李医生的身子已经凑到了门边。转身欲跑,却碰的撞在了什么东西上。抬头一看愣了半天,面前正是叶均。李医生心中大骇,刚才那小子明明在房间的另一边,怎么眨眼的功夫就堵在了门口。还有这家伙身子怎么这么硬,撞他身上跟装上一堵墙似的。

    “你要干什么!告诉你,我可是美籍华裔!是真正的美国公民!你这是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李医生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明明他自己学艺不精,打赌输了。此时却比谁都牛气,怀里的那张美国绿卡让他有种天生的成就感。

    “既然不愿意学狗叫,那就做一辈子狗吧。”此时的叶均,双眸闪动着淡淡的凶光。本来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打赌,他也没真打算难为这个李医生。可是败者就该有败者的态度,这个李医生不但输不起,更让叶均反感的是,他侮辱中医,而且话里话外间充满了对华夏的鄙夷。好像他成了外国公民有多了不起似的,那一副崇洋媚外的嘴脸真的把叶均恶心到了。

    他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天掣大陆也分多个文化部族。他所在的九州部族和这里的华夏文明如出一辙。所以叶均天生就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一切都有种骄傲自豪的感觉。这一点绝对不容许外人亵渎。

    想到这里,叶均的双眸间隐隐跳动着一丝淡蓝色的火光。仿佛来自幽冥地狱的鬼火,又像是天堂佛国的烛光。

    李医生对上了这双眼睛,整个人都带愣住了。痴傻的好像失去了魂魄一样。

    “你不是人。”叶均低沉的声音在李医生耳边回响,他也下意识的跟着呢喃起来。

    “你是一只狗。”叶均继续说道。

    “我是一只狗。”李医生似乎在重塑人格一般。

    “以后见到电线杆子,你都会忍不住跑过去撒尿;见到母狗都会忍不住过去**她……”

    叶均的声音好像有魔性一般,最后啪的在李医生面前打了个响指。李医生一个哆嗦,眼睛重新恢复清明。嘴上仍旧骂骂咧咧的,脚上的动作不停,飞似的逃离了房间。

    “叶均,你刚才跟他说什么呢?”杜涵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她刚才也没看清叶均的动作。

    “没什么,给他讲了讲人生的道理而已。”叶均笑了笑说道,刚才他动用了心神,给李医生动用了催眠术。此催眠术当然比不上摄魂大法一类的神通,不过他看得出来刚才利益生明显已经慌了神。

    心神错乱的情况下,被叶均乘虚而入。而且看李医生那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也能猜到这家伙绝不是什么内心坚强的人。

    “老爷子,你身体感觉怎么样,还有什么地方感觉不妥,我今天一并给你搞定吧。”叶均对李医生的兴趣已尽,转而问向杜昇。

    “哈哈,好了好了!以前一直觉得胸口压了一块大石头,现在气血都通畅了。老夫现在一拳能打死一头牛啊!”杜昇本就是个练家子,只是因为气血不顺才显得病怏怏的一副快要死的样子。此时大笑起来,声如洪钟,震得整个屋子都跟着嗡嗡作响。不用检查也知道没毛病了。

    “嘿嘿,小兄弟。这一次多谢你出手相救了。”杜昇原地大了几个把式,立刻咧着大嘴转过身来多叶均抱拳一礼,十足十的江湖套路。

    “爷爷,你别乱说。叶均是我同学,你别抓到谁都称兄道弟的。”一旁的杜涵不乐意了,自己的爷爷跟叶均称兄道弟。那岂不是说自己平白无故矮了两辈。

    “哎,女孩子家家的在乎那么多干什么。”杜昇到是满不在意的大手一挥,伸出蒲扇似的大手拍了拍叶均的肩膀,“小兄弟,你刚才那一手不简单啊。没个十几年的水磨工夫可练不出来。不知道你师承何人啊。”

    叶均只感觉身子往下一沉,心中暗叹这一巴掌拍的可不轻啊。换做一般筋骨脆弱的,直接就把锁骨想拍黄瓜似的拍碎了。这老头一身的功夫绝不简单。

    “让老爷子失望了,我没有什么师承,只是平时看了一些医书。刚才那一下子,我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叶均摆了摆手,不动声色的使了一个推手,把杜昇的巴掌退了回去。

    “哈哈,你不想说就算了。随便打听人家的师承也不礼貌,是老夫冒失了。”杜昇却不以为意,他本身就是修炼外家拳的高手。了解一些修炼界的事情。

    “爷爷,你的身体被叶均治好了。是不是应该报答一下人家啊。”杜涵到还没忘了帮叶均免去退学的事情。

    “哈哈,没错没错。确实应该好好报答一下,小兄弟你有什么要求随便提。远的不说,这江南市的一亩三分地,老夫还是有几分薄面的。”杜昇的大手又拍了下来,一副急公好义,快意恩仇的样子,放到古代那绝对是程咬金一类的人物。

    叶均感受着肩膀上的力量,觉得自己像是一根钉子正在被一点点锤到地里面。老头嘴上说的是报答,不是暴打啊!若非自己也不是一般人,这回真的需要喊120了。

    “老爷子,不瞒你说。我现在还在上学呢,跟杜涵是同学。这段时间,我有点私事要办,想在学校请个假。可是我那班主任针对我,不但不给假,还要让我退学。今天来就是听说你在学校那边能说得上话,想请你帮忙给我开个绿灯。”叶均有些无奈地说到。

    “嗨,这算个什么事。阿三,你去给叶均小兄弟学校打个招呼。”杜昇对立在一旁的西服男说道。对方鞠了一躬,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小兄弟,这点忙实在不算什么。如果传出去,别人肯定说我杜某人不知报恩了。你再说点别的吧,你要是不嫌俗气,我这里有张空头支票。你拿去随便填个数。”杜昇豪气的从身边的柜子里翻了翻,刷的抽出一张支票。

    看到这张支票,叶均还没说什么,在场的其他人可是脸色大变。一个身材略微发胖的中年人,好像饿虎扑食一样窜了出来。一把按住杜昇的手说道,“爸,这使不得啊。咱家虽然有钱,可也不能这么花啊。万一这小子多写几个零,咱们集团偌大的家业都可能赔进去啊。”

    跳出来这个是杜昇的三儿子杜海,也是杜涵的三叔。他们家第二代一共兄弟三个,老大老二都是公司管理上的一把好手。唯独这个老三杜海没什么本事,平时游手好闲,挥霍家财。

    在杜家,他就属于那种屁用没有,只等着老爷子死了分遗产。在他看来,老爷子的东西早晚是他的,现在越是大手大脚的花钱,他越是心疼。

    结果杜昇老爷子倒是真不客气,铁臂一扬,直接把扑过来的儿子掀了个跟头。看着三儿子像是个球一样滚到了墙角,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砸吧砸吧嘴。

    “老爷子,这空头支票就算了吧。你刚给,我也不敢接啊。”叶均苦笑道,“要不这样吧,我最近有点私事。想在外面租个房子,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就借我一套暂住的房子就行了。”

    “哦,好说好说。”杜昇刚才其实有点冲动了,空头支票拿出去就有些后悔。好在叶均很识时务,没要空头支票,只是想要个暂住的房子。这也让他松了一口气,转而看向被自己扔到墙角的杜海,“小海啊,咱家名下有什么闲置的房产没有。挑一个离市区近的。”

    “爸,市区那几套房子可都是黄金地段,一套都得好几百万啊!”杜海一听,感觉身上被割了一两肉似的。叫唤着又扑了过来。结果照旧被杜老爷子一扬手,扔到了墙角。

    杜海灰溜溜的出去办房子的事情了,杜昇却说什么都要拉着叶均在家里吃一顿。

    席间杜昇喝得不少,借着酒劲拍着叶均的肩膀指着自己的孙女说道,“叶均啊,我孙女可不是一般人。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个被她领到家里的男人呢。老实交代,你俩是不是有什么奸情。”

    “爷爷,你喝多了!哪有说自己孙女是奸情的啊!”杜涵被说的满脸通婚,杜昇却只是哈哈大笑。叶均真怀疑这老头是不是酒精中毒,已经喝成老年痴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