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认错人了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6:36本章字数:2112字

    正所谓质不够量来凑,叶均需要这些药材无非是需求它们内含的天地灵气。百年的野山参没有,十个十年的也勉强将就。当然,无论是十个十年的还是一个一百年的,要价都不菲。

    似乎看出来了叶均脸上的难色,曹医师笑了笑说道,“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赵小姐已经给我打过招呼了。十万一下的药草,你可以随便支取。如果实在还是需要一些特殊的药草,可以跟她提。”

    “那我就不客气了,那些超年份的药材,有什么年份的就来什么样的吧。不过药量需要十倍。”叶均说这话也有点不好意识,随便从人家账户上支走好几万的货物,只是出手一次。他没有欠人情的习惯,心里已经想着哪天彻底给赵炎炎治好身上的隐疾。

    “曹医师,今天我可算找到你了。”就在曹医师准备给叶均抓药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正是所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紧跟着进来一个中年男子,一脸激动的神情,手里还拎着一个锦旗。上书妙手回春四个大字。

    叶均瞥了一眼,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待到他走进了才认出来,那天自己第一次来药店救得那个人不就是他嘛。看样子这是送感谢的锦旗来了,不过那天出手的明明是自己,怎么现在反倒感谢起曹医师来了。

    “王先生,你认错人了。”曹医师也是连连苦笑,他看到了叶均略微不悦的脸色,急忙说到,“上一次救你的可不是我啊。”

    “哎,曹医师您太谦虚了。之前我来了几次,都没赶上您值班。我就想着亲自感谢感谢您的救命之恩,万望莫要推辞啊。”王成仁只以为曹医师是谦虚,心中对这位老医师的敬仰之情更甚。

    “哎呦,这回你是真的看走眼了。正好我今天叶小兄弟也在,我跟你说,那天如果不是他出手,单凭我也是无力回天。王先生,你要是真想感谢,也要感谢他啊。”曹医师急忙把叶均推了出来,他很清楚也均是他东家面前的红人,自己可不能为了一时的虚荣把人家得罪了。

    “哦,这位——”王成仁愣了一下,下意识的上下打量了叶均一翻。看他连嫩的样子,应该还是个高中生吧。第一反应还是曹医师在谦虚,至于面前这位,可能是曹医师的徒弟或者家里的子侄辈吧。

    想到这里王成仁忍不住多想了一步,他是本市的教育局局长。平时没少给一些人解决孩子的上学问题。莫不是这曹医师也想帮家里的晚辈某一个好学校。

    “曹医师,您还真是提携后辈啊。”王成仁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一切,心中电光石火的闪过几个年头。想定了如果曹医师真的求自己给孩子办一下转学什么的,也不是什么大事,自己答应就是了。于是便说道,“您这位晚辈还在上高中吧,您放心远的不敢说,咱们本市那几家重点高中,我还是能说两句话的,塞个学生不算事。”

    “王先生,你误会了,我可不是提携后辈。那天看到你的情况,我是真的束手无策了。如果不是叶均出手,你才是真的凶多吉少。”曹医师心说这姓王的到底在想些什么啊,自己不过说了句实话,他怎么一下子联想到转重点高中的事情了。

    “王先生,你回去之后有没有经常感觉嘴里发苦,晚上睡觉总是午夜惊醒,肝脏的地方隐隐有火烧一样的痛苦。”叶均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不是争功的人,也不是想求这姓王的办成什么事。不过言语里明显对方没看得起自己,平白无故的感激自己可以不要,但也没道理便宜曹医师。

    而他相信,此时曹医师说破天去,姓王的也只会以为曹医师在提携晚辈。倒不如自己露两手,让他开开眼界。

    被叶均这么一说,王成仁也是愣了一下。他这几天的症状,确实如叶均所说的那般。事实上他今天来也有求曹医师再施妙手,帮他去去病根的想法。

    “没错,小大夫,你既然能看出病症,肯定也有办法医治吧。”王成仁急忙说到。

    “办法倒是有,就是不知道你想要中医的方法,还是西医的方法。”之前数次被外人蔑视中医,叶均也开始有了恶趣味。心中暗暗做了个决定,日后给人看病都要问一遍这个问题。如果对方敢说西医,他就说西医就要动刀子。手病剁手,脚病跺脚。

    这王成仁到没之前的狼哥那么愣,好歹也是在政府机关里混迹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可谓炉火存青。就算他没听出来叶均语气里对西医的蔑视,好歹他还知道自己站在一个中药店里面。这个时候如果说西医,无异于当着回民的面说狗肉香,当着印度人的面说牛肉了。

    “中医,当然是中医了。西医动不动就给这来一刀给那来一刀的,我可受不了。”王成仁只用不到一秒钟就想明白了这个问题。

    “嗯,很好。曹医师,你这里有没有静室一类的地方,我需要施针。”叶均转过身问向曹医师。

    按理说这里的病房没道理对外人开放,不过叶均的本事曹医师见识过,又有赵小姐的那层关系,立刻将二人请入一间空着的病房。

    叶均让王成仁脱去上身的衣服,平躺在床上。曹医师转身要去给叶均取针,却被叶均制止了。

    “我用不惯外面的针,而且这点小毛病以指代针即可。”叶均嘴上这么说,其实他施针需要运行内里。洗脸肉体之后,他所能催动的内里更加强劲,寻常的银针肯定承受不住他的内力,轻者直接折断,严重的可能把针头折在人的肉里面。

    以指代针,按在了王成仁胸前的一处穴道上。正准备运功的时候,猛地想到了一个问题。用不了普通的银针,那岂不是说日后他给赵炎炎针灸的时候,也只能用手了。

    想像一下用自己的手指,划过那白皙红润的肌肤,按压在那高耸的峰峦和平坦的小腹。罪过罪过,仅仅是想像一下就让人热血沸腾。

    结果叶均一热血沸腾不要紧啊,手上的力道没控制好,只听咔嚓一声。

    “卧槽!”叶均已经不敢看躺在床上的王成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