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宋家势大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6:36本章字数:2054字

    一夜无眠,叶均是为了治疗宋老师、宋楚昌是担心女儿、黄医生是因为被炒了鱿鱼。

    次日清晨,急救车的后车门被缓缓推开。叶均最先跳了出来,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这里是一处独立的别墅。

    “怎么样,我女儿怎么样。”几乎是同一时间,宋楚昌就跑了出来。看他眼睛红红的,眼袋非常深。估计是这一宿都没有睡觉。

    “爸——”叶均还没说什么,一个虚弱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宋佳璇艰难的从病床上支撑起身子,脸色虽然很苍白不过明显看得出来,已经摆脱危险了。

    “宋老师的枪伤已经基本复原了,不过这几天需要好好休养。”叶均说道。

    “对对,好好休养!快,安排小姐回去好好休息。”宋楚昌安排让女儿回去休息,转而看向叶均,“小伙子,这一次我女儿的事情多写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叶均,是宋老师的学生。”叶均看了看天色已经大亮,他也要回学校复习了,便说道,“宋老师已经没事了,我还要回学校上课,先走了。”

    “哎哎!叶均,别着急走啊。”宋楚昌顿时有点不适应叶均的说话节奏,他可是做过承诺的。换做别人,能够让千华集团的老董欠一个人情,那无异于捡到了阿拉丁神灯,基本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愿望,都能实现。可是这叶均竟然半点自觉都没有,转身就走。难道他不知道自己错过了怎么样一个机会吗?

    “还有事吗?”叶均奇怪的看向宋楚昌,那样子好像人家求他办事似的。

    宋楚昌有心报答叶均,可是他也不至于上赶着求人家许愿。上位者的矜持还是有的,于是也不说报答的事情,只是说道,“这里离学校挺远的,我叫人开车送你吧。”

    有免费的车坐,叶均自然不会拒绝。坐在昨天那辆宾利上面,一路开会了学校。若无其事的回教室上课,好像昨天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

    当然不可能真的没动静,校园门口枪击事件,换做平时早就惊动警方,多家媒体报道了。可是宋楚昌动用了自己的人脉,硬生生把这件事情压了下来。

    只是他能压得住警方和媒体,是在压不住民间的议论。此时学校里已经到处都是叶均的传说。

    “昨天看到了嘛!有人在校门口开枪了!”

    “可不是,听说我们学校的一个老师中枪了。”

    “卧槽,难道是哪个老师批得太狠了,被学生报复了?”

    “别瞎说,我当时就在场。分明是那个老师为了救学生,自己才中的枪。”

    “哎哎,你们不知道啊,救人的那个可是个美女老师啊。一班新来的班主任,宋老师,那可是个超级大美人唉!”

    “天啊,被美女老师舍身相救,换作是我,那绝对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别逗了,看你那熊样吧。我跟你们说,被救的那个也不是一般人。你没在现场绝对不相信,那小子一拳直接把匪徒打了个前后透亮的窟窿啊!”

    听着周围同学的议论,叶均也是苦笑连连。昨天自己生怒之下暴露了实力,好在已经是临近高三了。相比于讨论八卦,更多人还是专心复习。

    “嘿,老师终结者,你昨天去哪了?”杜涵像是个小鸟一样不知从哪跳了出来。

    “什么叫老师终结者?”叶均奇怪的说道。

    “就是你啊!”杜涵伸出手指,“你看看啊,你一来,就把咱们班原来的刘老师赶走了,隔天咱们的新班主任又中枪了。一天之内干掉两个老师,你不是老师终结者是什么。你可不知道,现在办公室里你是威名赫赫啊,开个会商讨,都没有老师敢来咱们班了。”

    “刘桂花也就算了,宋老师可不是我赶走的。我昨天还给她疗伤了呢。”叶均白了杜涵一眼,心说这帮老师怎么都这么八卦。

    “对了,你还不知道你得到多达一份人情吧。”杜涵突然说道。

    “嗯,却是没想到宋老师竟然是富二代。话说哪个富二代会来当高中老师啊。”叶均提起这一点也是觉得新奇。

    “什么叫富二代!宋老师她爷爷才是富二代。”杜涵张大的水灵灵的眼睛,“懂不懂什么叫富不过三代,这是一个诅咒。能把产业延续三代的,无疑不是庞然大物。千华集团在建国前就已经存在了。现在仍旧是世界五百强企业里面前五十的位置。他们家的一个人情,那已经不是用几千万几个亿能衡量的了。很多事情有钱你都办不到,找他们家就可以。只要你愿意,马上就可以成为一个大富翁,做一地的首富都不是问题。”

    “这宋家这么厉害,比你杜家如何?”叶均皱了皱眉问道。

    这个问题可就尴尬了,杜涵瞥瞥嘴,“我们杜家跟他宋家不是一条路上的。单论资产可能没他们多,不过在某一方面比他们家更有底蕴。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我们两家不惜代价的死磕,最后胜者绝对是我们杜家。”

    “听你这么说,我似乎应该选你,而不是宋老师啊。”叶均玩味的笑道。

    “哼,那是当然的。”杜涵到底还是个小女生,被人一夸就洋洋自得起来。不过马上回过味来,狠狠地掐了一下叶均,“我呸呸呸,谁需要让你选了。真是说话不害臊,我跟宋老师谁都 不能被你选。”

    说着,一转身,耍起来的马尾辫扫了叶俊一脸,自顾自气呼呼的走了。

    傍晚时分,叶均本打算继续晚自习的。结果却接到了一个电话,原来是赵炎炎打来的。这几天她又犯病,本来没什么希望,赵炎炎咬咬牙病痛忍也就忍了。可偏偏上一次叶均为她治疗之后,舒爽的简直如同升上天堂一般。所以赵炎炎之后几乎再也无法忍耐这种病痛了。

    “好吧,你在药店等我。”叶均也觉得早点治好,早点让赵炎炎解脱。倒不是他嫌赵炎炎麻烦,只是总这么拖着,万一人家以为她是想要凭借这件事要挟点什么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