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吃货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6:36本章字数:2083字

     叶均重新运转了一遍功法,确认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完全没有问题。重新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自己做了什么,基本除了治病救人以外,没有任何特殊的事件发生。

    难道治病救人也能提升功力?

    还别说,这个想法一出现,叶均的直觉就告诉他就是这个了。如果是这个世界正常的人,听说治病救人也能提升修为,绝对笑掉大牙。但是叶均所在的天掣大陆,号称万千大道皆可成神。用时下的话就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天掣大陆存在佛教之类的教派。他们本身的修为不怎么样,可是他们会运用信仰之力。这种力量也被成为愿力,所谓千夫所指,无病而死。虽然夸张了一些,但也说明了人们信念的力量确实存在。

    人们信奉佛教,这种信仰本身就是一种信念的力量。而叶均现在似乎也获取了这种力量——通过救人之后积攒的功德。

    这个猜想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可很悲剧的一点,叶均自己对于愿力的运用是一窍不通。

    这就好比盲人摸象,隔靴搔痒。叶均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闹心。

    就在叶均在这里收拾纠结心情的同时,一丝诡异的动静打断了他的思路。耳朵下意识的动了动,确认刚才有什么东西在他的院子里跑过。

    “谁!”双眼像是两个手电一样扫过去,与此同时,啪嗒一声怪响。紧跟着整个院子的灯光都熄灭了。

    黑暗中传来阵阵阴风,隐隐约约好像还能看到飘动着的鬼火。这个时候叶均才想起来,租房子的时候就被告知过,这里似乎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开始叶均还没怎么在意,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老虎不发威,似乎被当成病猫了。

    一开始没仔细检查房间,只是因为没时间。想不到竟然被人主动挑衅了。

    换做其他人,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吓尿了。不过叶均反而觉得好奇起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还没见过一个跟天掣大陆有关联的东西。这个鬼——姑且算是有点关系吧。

    “嘿嘿——”黑暗里传来森森鬼笑,听上去好像来自四面八方,有数不清的鬼魅遍布左右。不过对叶均来说,不过是最简单的幻术罢了。很随意的从桌子上捡起了一块核桃。

    手上好像闪过一道残影,核桃就不见了。紧跟着就听嗷的一声惨叫,外面的房檐下就掉落了一个黑影。

    借着微弱的月光,叶均发现这是一只通体雪白的松鼠。一双眼睛说不出的灵动,绝对不是未开灵智的动物能做到的。而且还能感觉到,从它身上淡淡的散发出灵力的波动。

    这一切都表明这只松鼠是灵兽!

    灵兽啊,吸天地之灵气,吮日月之精华。自开灵智,修炼成型的妖兽。

    换做一般人,此时可能会被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就跑吧。不过叶均的第一反应确实——这货可以吃。

    没错,作为我大吃货帝国的子民,天下万物没有什么不能做成美味来食用的。无论是这个世界,又或者是天掣大陆都是如此。

    早先在天掣大陆的时候,叶均就做的一手好药膳。不敢跟那些以食入道的食神相比,但也有一手不错的烹饪技术。

    现在他奇缺天材地宝,有个灵兽来对付对付,也不错。想到这里,叶均已经忍不住流出口水了,下意识的找出锅来,露出森森的笑容,“小东西,快到我碗里来。”

    掉落在外的松鼠明明没听到这句话,但是野兽的直觉让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突然头顶一黑,有什么东西遮住了皎洁的月光。多亏小松鼠之前已经有了警惕,立刻一个闪身躲开。下一刻叶均的黑铁锅来了个天降正义,可惜还是被小松鼠险而又显得躲开了。

    “好家伙,果然不简单。”叶均感叹了一声,心中却更加兴奋。越是强悍的灵兽,自然也是越完美的食材。如果轻而易举被自己抓住,反而落了下成。

    “呔!得罪了方丈还想跑!”叶均说着又是一个饿虎扑食,那小松鼠身形也是难以想象的灵活。月色下雪白的身姿好像一道闪电,叶均只能看到一道白光闪过,又被它躲开了。

    小松鼠转身怒视着叶均,全身的毛发的竖了起来。整个身子笼罩上了一层森森鬼火,那样子好像一个幽灵对着自己嘶吼。

    “吓唬谁呢!”叶均又是一扑,小松鼠这回则是被吓得汗毛倒立了。按理说,以前他吓唬人的时候,只要释放出自己的护体灵气,就会把对方吓得掉头就跑。可是对面眼前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他看到自己释放护体灵气之后好像——更兴奋了。

    就这样一个追,一个跑。半个小时后,叶均身手微微擦去额头的汗水,自己还真的小看这个松鼠了。就这么如同老鹰捉小鸡似的玩了半个多小时,竟然未分胜负。

    转念一想,叶均决定智取。于是掉头直接冲回了屋子,几个呼吸之后,端着一盆烤鸡跑了出来。

    那小松鼠本来挺机灵的,可是见叶均拿出肉烤鸡,闻到香味时便如中了定身真言一般呆呆地不动了,任凭那肉块啪嗒一声打在脸脸上,落到脚边。

    小松鼠愣了下,一双贼眉鼠眼在叶均身上转了一圈,后者依然摆碗相待。

    小松鼠嘴巴咧了一下,仿佛在冷笑,然后就大模大样地将肉块几口吞掉,毫不在意可能在烤鸡里下毒,仿佛是在炫耀自己的消化力。这小东西也是饿得狠了,吃掉那肉块后意犹未尽,发出惬意地呻吟,然而睁开眼,却见面前不远处又躺着一个鸡腿。

    小松鼠也不多想,上前一口吞下,腹中无边无际的饥饿感又有些许好转……抬起头,却见前方还躺着第三个鸡翅膀——

    一路吃来,叶均盘子中珍藏的烤鸡都被小松鼠吃光,不过这笔投资也不亏本,因为等那吃昏了头的小松鼠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厨房的高压锅里了——叶均把最后一个鸡屁股丢在锅里,那没脑子的小东西就顺势跳进去吃了。

    等它反应过来,叶均已经毫不留情地盖上了锅盖。

    “嗷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