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世家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6:38本章字数:2024字

     “这些世家真的那么可怕?”叶均有点奇怪了,看淼三水的意思,他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唉,叶老弟,实不相瞒。别看我平时嘻嘻哈哈,风光无限,其实一把刀子已经悬在我脑袋上了。”淼三水叹了口气,“你以为我这一次为什么要亲自来这神农架倒斗,老哥我已经五六年没亲自下古墓了。可是这一次,为了找一样宝物,上贡给苏家才能保我平安。”

    “苏家?他们家族是不是有个人叫苏建?”叶均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那个让人反感的身影。

    “没错,现在苏家的大公子就是苏建。”淼三水眼睛一亮,“叶老弟,莫非你跟苏建有什么交情?”

    “交情谈不上,不过是有些误会。”叶均说道,“貌似他认定是我上了他看上的女人,然后还想开车撞死我来着。不过可惜他技术不过关,撞我的时候一脚油门撞墙上了。”

    “这——这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吧。”淼三水听了只觉得一阵牙疼,本来还以为叶均跟苏建有些交情,可以帮自己说两句好话呢。没想到这边的梁子更硬。这时候淼三水已经有点后悔跟叶均结交了,如果苏家觉得自己跟叶均是一路人,报复的时候连带着把自己也算上,那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淼大哥,别这么愁眉苦脸的嘛。”叶均却是不客气的揽着淼三水的肩膀,“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朋友,你跟苏家不对付,正好我跟苏建也有梁子。咱们应该是朋友啊。”

    “唉,算了。左右苏家也没打算放过我,痛快一刀和苟延残喘没啥区别。死前还能认识叶老弟你这么一号人物,也算值了。”淼三水明显开始破罐破摔了。

    “淼大哥,别这么丧气嘛。”叶均觉得这是个了解修炼界世家的好机会,立刻打蛇随棍上的说道,“你跟我好好说说,这苏家到底怎么威胁你了。”

    “还能怎么威胁,大概在一年前苏建领着个中年人来到我办公室,张口就要用一万块买我旗下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票。”淼三水回忆起那段经历,身子竟然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你淼大哥走南闯北这么些年,说句不好听的,什么王八蛋没见过啊。这不就是明显的口手套白狼吗?是他妈的以前老子也不是没遇到过。几个小逼官二代,仗着家里有权就想来我这空手套白狼,全他妈的让我把他们的老子弄进去了。”淼三水大概是把这事憋在心里太久了,此时倾述欲爆棚,随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小酒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叶均分明闻到那是猴儿酒的香味。

    “然后你没答应?”叶均问道。

    “当然没答应,然后这苏家就开始跟我玩狠的了。”淼三水说道。

    “有多狠?”叶均下意识的问道。

    “当时,那个中年人,当着我的面用一把刀把我的桌子刺了个窟窿。”淼三水说道。

    “这就把你吓到了?”叶均有点不敢置信。

    “然后,他赤手空拳,将那把刀凝成了麻花。”淼三水痛苦的说道,“我当时真的差一点就吓尿了,急急忙忙的晗保安。当即冲进来八个壮汉,他们有的是打地下黑拳的,有的是特种兵退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结果在那个中年人面前走不过三招,跟割麦子似的全都放倒了。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修炼界的世家有着怎么样的统治力。”

    “他们没有当场杀了你?”叶均问道。

    “那还不至于,我死了他们管谁要钱去?不过威胁还是必需的,最后弄不弄死我全看我的表现。”淼三水说道,“之后,我开始走动关系,寻找门路。结果要么就是层次太低,治不了他,要么就是层次太高,我连人家门槛都迈不过去。”

    “我想尽办法,也就拖了这么一年的功夫。前几天,苏家给我下最后通牒了,我实在是没办法,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闻苏家的老家主喜欢古董字画。尤其是皇陵里出土的冥器,我便想着能不能靠这个博得苏家老家主的欢心,放过我一马。”淼三水又狠狠地喝了一口酒,有些希冀的看了看叶均,“叶老弟,我看得出来你不是一般人,如果有可能求你帮帮我。”

    “就算我让文建华跟过去帮你,就他一个人,也斗不过整个苏家吧。”叶均奇怪的问道。

    “唉,修炼者这种人才,就像是国家之间的原子弹。甭管有多少,只要有就是一种可以制衡的威胁。”淼三水说道。

    “既然如此,这个苏家已经没必要存在下去了。”叶均冷冷的说道。

    “唉,算了。既然叶老弟你不愿意帮忙——咦,等等,你刚才的话,难道说——”淼三水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话说了一半立刻改口说到,“叶老弟你是打算帮我一把了?”

    “我刚才就说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叶均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事实上,自从苏建开车撞自己的时候,他就已经给苏家判上死刑了。既然对方已经对自己下了杀手,那也就没有什么仁慈道义可讲。当然,小心起见,叶均还是决定尽量拉拢几个盟友,毕竟他对于苏家到底有多强,心里也没底。

    “太好了,叶老弟。大恩不言谢,我淼三水别无长物,除了钱啥也没有。只要你能帮我解决了这个要命的麻烦,价钱随你开。”淼三水一下子来了精神。

    “谈钱多伤感情。”叶均摆了摆手,“我和苏建也有恩怨,总归是要算账的。”

    “好,好。”淼三水激动不已,拉起叶均说道,“既然叶老弟肯帮忙,这什么狗屁皇陵也不用盗了。咱们这就回去。”

    “先别着急啊淼大哥。”叶均心说这个淼三水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急忙说到,“我这一次跟你们进山,也是有需求的啊。”

    “有什么需求,你跟我说。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淼三水大手一挥,自信地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