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杀到苏家

    更新时间:2018-11-07 18:06:38本章字数:2020字

    三天后,苏家议事堂里,气氛凝重。首座的一名老者长发白须,但是身材非但没有佝偻,反而肌肉虬结。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尊石像般,目光扫过众人,在场的家族子弟都下意识的低下了头。这位就是苏家现在的家主苏龙。

    “淼三水那个家伙从哪里挖出来的帮手,你们还没调查清楚吗?”苏龙的目光最后落在苏建身上,冷冷的说道。

    “爷爷,真的查不出来啊。我们的人可谓掘地三尺,可最多只能查到他是跟随着淼三水从神农架出来的。到了神农架,我们就在也查不到了。”苏建立刻站起来说道,“爷爷,您是不是太谨慎了。不就是深山里出来的一个糟老头子吗?被德叔三两下就秒杀了,就这种废物有什么好怕的。”

    “你懂个屁!”苏龙恨铁不成的大喊道,“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些修炼世家只算是半个修炼界的人。那些完全隐世的修炼门派,才是最可怕的。这些门派底蕴之深,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你现在干掉了一个,万一引出来一些隐世多年的老妖怪,我们苏家怎么应付!”

    “家主您多虑了吧。”一个中年人站了出来,正是苏建口中的德叔,也是苏家现在的第二高手苏德。这位的面子,即便是苏龙也不能不给。于是暂且收了怒火,示意苏德继续说下去。

    “那个淼三水有两个钱,但是无论底蕴还是人脉都只是个菜鸟。就靠他那点家底,凭什么能找来隐世门派的人。”苏德说道。

    “没错啊,若是真的有什么隐世门派出来帮忙。一开始应该派来个年轻的小辈,怎么的也不至于派一个糟老头子出来啊。”苏建紧接着说道。

    “哼。”苏龙不满的哼了一声,但也没有否定苏建的话。半晌才说道,“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地方不妥,此时尽快搞定,迟则生变。”

    苏建还想不屑的说两句,在他看来爷爷简直是越活越胆小。苏家这些年低调太久了,再不彰显一下自己的爪牙,一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宵小都敢站出来要求分蛋糕。尤其是那个叶均,每当想起这个人,苏建都恨得牙直痒痒。

    也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砰的一下推开了,一个满脸是血的中年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张口就大喊道,“不好了!有人打进来了!”

    房间里的人都瞬间变了脸色,尤其是苏龙,面色冷的几乎能掉下来冰碴子。猛地一拍桌子,“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直闯我苏家祖宅!苏德、苏仁、苏孝!都跟我过来,老虎不发威我苏家都要被当成病猫了不成!”

    “是!”立刻站出来三个中年人,这是三人便是苏龙之下的三个高手,全都是八级武者,加上苏龙就是苏家最顶尖的战斗力了。

    叶均冷笑着坐在别墅的客厅里,敲着二郎腿的样子十分欠扁。周围爬了一地的打手,这些人都是刚刚踏入修炼的菜鸟,对于已经筑基的他来说无异于砍瓜切菜。

    “什么人敢闯我苏家!”苏龙一声大吼,他走在最前面,带着十二分的怒气。看到有个人大马金刀的坐在客厅里,抬手就是一拳直接打了过去。

    叶均也不起身,抬腿以脚击拳。砰的竟然发出金属撞击似的声音,一个交锋便错开。叶均仍旧大马金刀的坐着,苏龙却是被击退了五六步。

    “家主,你没事吧!”

    “保护家主!”

    “咱们一起上!”

    说着,苏德、苏仁、苏孝一起冲了上来。叶均没有丝毫退避的样子,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双腿舞动画出阵阵如雷的狂风。扑上来的三个人,只觉得面前残影连连,齐齐被踢飞了出去。

    一个照面,苏家最顶尖的四个高手全都被干掉了。叶均所展现出来的力量,瞬间震慑住了全场。

    “武师!”苏龙勉强稳定住内息,咬了咬牙说道,“不知这是那路的朋友,我苏家如有得罪的地方,还请说明。这样上来就动手,我苏家就先想补救都没处下手。”

    这就是面对绝对的实力时,应有的态度。之前还狂妄豪气的苏龙,在确认叶均的实力已经形成碾压之后,认怂的毫不犹豫。

    “哦,认清形势的速度倒是很快嘛。”叶均玩味的说道,“让我来给你提个醒,三天前,我的一个手下被你们的人打伤了。”

    “你是淼三水的人?”苏龙一下子想到了事情的因果,心说这顺序不对啊。人家都是打了小的,出来个老的。你怎么是拉了个老的,蹦出来个小的。你们到底是什么门派,全员逆生长吗?

    “哼,淼三水还支使不动我。但是我在现世也需要一个代言人,你很不幸踩到雷区了。”叶均冷笑了一下,目光转而落在早就躲在一旁的苏建身上。

    “哎哎,那边那个。缩的跟个球似的小子,我记得之前你还挺狂的嘛,怎么现在不支声了。”叶均冷嘲热讽的说道。

    “你——叶均,少要张狂!我苏家——”苏建本来就是个不肯吃亏的主,此时稍稍被说了两句就忍不住了。站起来就要大骂几句,却不料没等叶均动手,就被爷爷苏龙一个嘴巴子抽在脸上。这一下势大力沉,苏建只觉得被一头狂奔的犀牛撞在脑袋上。一阵天旋地转的趴在了地上。

    “孽障!给我苏家惹了这么大麻烦,还不赶快认错!”苏龙说着一手提起苏建,扔到了叶均面前,“苏家子孙不小心冒犯了,之前吞并淼三水也是他的注意。现在就交给你了,请随意处置。”

    “不是吧,这可是你亲孙子。”叶均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么轻松的就送出来当牺牲品了?”

    “平时作为苏家长孙享受着优渥的生活,就要背做好为家族牺牲的准备。就算你不说什么,这个孽障也会被家规处死。”苏龙的话实在是太功利了,明明是拿出来给自己消火用的,叶均却觉得自己被恶心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