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继姐的婚礼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11本章字数:3075字

    “姐,那个就你的未婚夫吗?”

    郁可欣站在大门的转角处,斜着眼睛目送着宝马车离开,以她这个角度,是看不到宝马车里坐的是谁的。

    “呃?恩!”

    郁妙龄还沉浸在刚才的幸福中,被郁可欣突然的一问吓了一跳,转而见是郁可欣站在门后,便羞红了脸:“是呀,就是他!”

    她回头看了一眼早已离去的宝马车,突然想起了郁可欣还没见过她的未婚夫,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拿出了手机:“对了,你都还没见过他,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

    看得出来,郁妙龄很希望郁可欣能见见她的未婚夫,毕竟两人是姐妹,做姐姐的当然希望得到妹妹的认同。

    “不用了!”郁可欣抚下了她的手,有气无力的说道:“该见的总是会见到的,不用急在这一时?”

    她提起了手揉了揉太阳穴,一副疲惫的样子:“好了,姐,你挺个大肚子也累了吧,我们还是先回房休息吧。”

    本来,郁可欣也只是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闷了才会到院子里走走,是因为看到了大门外有一束灯光一直亮着才会走过来的,待她走到的时候,郁妙龄就已经下车了,看她依依不舍含情脉脉的一步三回头,为了不打扰她的甜蜜,郁可欣才没有上前和未来姐夫打招呼。

    或许,现在的郁可欣也没心情和人打招呼了吧。

    **

    晨曦,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郁可欣的脸上之时,她睡眼惺忪的睁开了双眼。

    今天是她继姐的婚礼,她是当之无愧的伴娘,所以,就算心情再不好,她也要微笑着去出席继姐的婚礼。

    她挑了一套简单大方,又得体的礼服,望着镜子里面那干练,红唇的女人,轻轻浅笑,随意的拢了拢额前的秀发,整装完毕,才开车朝着伦比牧场开去。

    牧场的风,轻轻吹拂起她的白色裙摆,牧场上豪华的装饰,有一种华灯初上的朦胧错觉。

    这是赌王郁维淼举办的盛典,能够来到这里的人皆是商界,政界有名望的。

    此刻,他们满脸堆笑,游走在人与人之间的缝隙间,攀谈,交际,有的甚至还能在这里敲定几笔大生意。

    郁可欣迈着轻盈的步伐,缓缓走了进去,姿态得体,毫无之前嚣张的气焰。

    这是她继姐的婚礼,她可不想在这里喧宾夺主。

    郁妙龄迎了过来:“妹妹,你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姐姐的婚礼你也要逃呢?”

    “怎么会呢?我可是要来见证属于姐姐的幸福时刻。”郁可欣浅笑的说着,双手紧紧的握住郁妙龄,柔和的眼光在郁妙龄的身上上下打量,华美的服装,配着她精致的面容,将她映衬得美艳动人。

    这应该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刻了。

    要不是罗纪寒和她分手,或许眼前的幸福,她很快也能握住了。

    郁妙龄娇羞的笑着,“贫嘴,到时候你结婚了,小心姐姐也埋汰你。”

    两姐妹嬉笑了几句,郁可欣的嘴轻轻的蠕动着,眼神里面充满了艳羡。

    她拉着郁妙龄的手,慢慢走到装满花束的花坛旁边,心底蕴藏着很多话想对这个继姐说,最后只容成了一句:“姐,你一定要幸福!”

    郁妙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怎么你今天好像很多愁善感啊?对了!一会儿你就可以看到寒寒了。这么多天过去了,家里人都见过他了,就你没有。”

    郁妙龄有些赌气,一副小女儿情态。

    “好好好!我也正想看一看是那一位英俊潇洒,可爱帅气的男人可以娶到我这位貌美如花的姐姐!”

    郁可欣打趣的说着,随意的看着四周的环境,欧式的小甜心风格,符合她姐姐温柔的性格,不知道将来自己的婚礼,会是哪种样子。

    “可欣,你等着,我现在就把他叫过来。”

    寒寒正在招待名流,郁妙龄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找他,希望郁可欣能在结婚典礼开始前见他一面,以至于郁可欣在后面说她稚气,她都满不在乎。

    这就是女人吧,幸福的只有她眼里的男人了。郁可欣这么想着,浅浅的笑摄人魂魄。

    在继姐拍打她肩膀之后,郁可欣慢慢转身,继姐温柔的微笑着,一双眉目含情流转。她的身后,站着一个挺拔的男人,与继姐十指相扣,可那张脸,满是惊悚。

    郁可欣整个人都呆住了,紧紧的瞪着那个所谓的未来姐夫,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取而代之的,是愤怒,是仇视,更多的是不甘和可笑。

    “可欣?你怎么了?”郁妙龄有些好奇的问着,顺便看了看一旁的未婚夫。又疑惑的问道:“你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郁可欣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她手中那朵刚刚采摘下来的娇艳的玫瑰花倏然的落在地下,花瓣抖落,散了开去。

    心里隐隐作痛,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她朝夕相对了三年的脸,不由的耻笑了起来。

    在短暂的惊慌失措之后,她慢慢的来到这个男人面前。嘴巴轻轻启动,一句为什么还没有说出口,就有人从入口走了进来。

    “妹妹,父亲来了!”郁妙龄轻轻的晃了晃郁可欣的双手,指着走进来的那个严厉沉稳的父亲小声说着。

    郁可欣有些心颤,不过还是顺着继姐的眼神看了过去。

    她父亲郁维淼,今日可真精神,虽然还是一张万年不变的严肃脸,但依旧可以看出他隐藏在面颊之下的笑容。

    是啊,能看到子女成婚,或许是做家长这一辈子最开心的事情之一了吧。

    她渐渐的将目光锁回到了罗纪寒身上,心想着,可惜了,新郎是罗纪寒,所以,她姐姐,她父亲,注定没有愉快的心情了。

    “爸……”郁妙龄软软糯糯的叫了一声,随即将身边的罗纪寒推了出来。

    她双手挽在那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手上:“爸,我和寒寒等了你好久,你怎么才来?”

    郁维淼随意的打量了一眼罗纪寒,叮嘱了几句,让他日后好生照顾郁妙龄,就在未多说什么。

    与此同时,商业上的大佬,政界知名人士都纷纷走了过来。他们包围了郁维淼,开始说起了一些与婚礼无关的公事。

    而郁可欣,明显看到了罗纪寒的紧张,从他时不时的将眼神往她这边投来,却在接触到她的目光时,又心虚的低下,这些,足以说明,他已经紧张的不行了。

    郁可欣跟了他三年,对他的一举一动代表着什么都了如指掌,可惜,她怎么就没发现,这男人,居然是个人渣?

    呵,才和她分手多久啊?居然已经结婚了。

    要是她没记错,郁妙龄之前和她说过,她和寒寒订婚就是在自己和罗纪寒分手的前一天。

    他居然同时和两个女人谈恋爱,向郁妙龄求婚成功才迫不及待的和她分手?

    那她郁可欣算什么?备胎吗?

    过了片刻,郁维淼突然唤了一声罗纪寒。于是,这个在她面前手足无措的男人,就像是发现了救命稻草一般,快速了跑了过去。

    郁可欣看着那抹熟悉的背影,眼神里面镶满了迷茫。

    “姐姐,你很爱他吗?”她死死的咬住嘴唇,手心里面钻满了汗水。

    “对啊?长得帅吧!”郁妙龄甜蜜的说着,低着头轻轻的拨弄着手指上面的戒指。

    戒指明晃晃的,特别扎眼睛。郁可欣只觉得仿佛有一把如同戒指一样耀眼的刀深深的扎进了她的心窝。

    “帅。”她怆然若失,带着苦笑。

    “可欣,你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郁妙龄先是喜滋滋的听着妹妹说的赞美的话,接下来看着郁可欣苍白的脸蛋,瞬时有些惊慌。

    “肚子不舒服吗?找个地方坐下来吧。”郁妙龄将她按在了一把凳子上,柔情似水的目光里面带着深深的担忧。

    “我没事。”郁可欣至始至终都看着在婚礼上忙碌的罗纪寒,想着这一切居然是如此的荒唐。

    想起了刚才他们的情意绵绵,又下意识的看了看继姐的肚子。

    罗纪寒的心思昭然若揭,继姐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所以,他们两个,应该已经相爱很久了。

    她冷静了下来,缓声带着一丝勉强的笑意,“姐姐,你和他交往多长时间了?”

    郁妙龄一愣,有些害羞的敲了敲她分脑袋,“你看你,都疼的这么厉害,还要关心我的事情。你放心,他这个人很靠谱,我们在一起差不多快一年半了,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会骗我,我了解他!”

    一年半了?了解他?

    她在心里苦笑,想着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三年都不了解,郁妙龄生性单纯,能了解什么?

    从这里,只能看出,罗纪寒根本就不爱他们两个,他爱的只有郁妙龄的身份。

    说什么他自尊心很强,不喜欢和富家女打交道,说什么革命还未成功,不敢谈婚论嫁,过去的三年,满满的都是他对她说的话,如今看来,都特么是放屁。

    “你怎么了?”

    郁妙龄不解的看着郁可欣越来越黑的脸色,真心不明白,她这个继妹虽说表面很冷酷,但一直以来,对她还是挺好的,怎么到了今天她要结婚了,这个继妹的脸色就跟天气台一样忽晴忽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