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相亲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11本章字数:3045字

    郁可欣推开了郁妙龄的双手,背对着她,终于还是无话可说了。

    整个牧场,布置得就像是城堡一样,鲜花耀眼,却在她心里全部凋零。

    “妹妹,我先过去一下,你在这里好好的待着,实在不行,就去医院看一看。”郁妙龄叮嘱的说着,只因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她需要去补个妆,实在是没空照顾这个妹妹了。

    郁可欣沉重的点头,看着郁妙龄离开的背影,阴霾一丝丝加深,早已掩盖了她本还纯真的笑容。

    不知过了多久,喜庆的音乐缓缓响起。

    宾客们由原来的散游状态,变得肃穆起来。他们的眼神里面藏着喜悦和对新人的祝福。顺着他们的目光,郁可欣看到了司仪底下的一对新人。

    女的温柔似水,男的恶心之至。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从服务员手中拿了一杯鲜艳如血滴的红酒。

    举杯的那一刹那,有一个身形健硕的男人从她的身边路过,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她抬起头,蹙眉,摇晃了下杯中的红酒,并未多大在意。

    漫天的小花瓣在那一对新人的身上撒着,轻轻一嗅,就能够感受到那弥漫在空气之中的花香。

    她看的太过于入迷,太过于伤神。以至于手中的酒杯哐当一声掉落在了红色地毯之上,支离破碎,液体流淌了出来,被草地迅速吸干。

    台上的那个男人,应该是注意到了这一出,笑脸瞬间僵硬,却还是紧紧的扣着郁妙龄的手。

    他或许从没想过,自己放弃的那个女人才是郁维淼的亲生女,是那个他想娶却始终没机会认识的郁妙龄的妹妹,真正掌握着郁家继承权的郁可欣吧。

    他现在会不会很后悔?

    看他脸色发白,手臂微颤,呵,天知道他现在的心里,是怎么样一个五味杂陈。

    郁可欣就这么看着,看着主婚人宣读誓言,听着郁妙龄含羞默默的点头说着‘我愿意’,看着罗纪寒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水,看着台下嬉笑祝福的人们,一切,看起来是这么正常。

    待罗纪寒提心吊胆的说了一声‘我愿意’后,整个婚礼现场的氛围变得活跃了不少,开始有宾客站起来祝福,司仪开始活动起了现在的气氛,主婚人喜上眉梢的进行着最后的步骤,开口问道:“可有人反对罗纪寒和郁妙龄结为夫妇的吗?若是没有,请交换婚戒……”

    “我反对。”

    清脆的话语不夹杂一丝一毫的感情,冷漠的,孤独的,倔强的。在场的所有人都想不到这个节骨眼上,郁可欣踩着水晶鞋,高傲的如同一个女王,顺着红地毯走了上去。

    “可欣?”郁妙龄惊讶的看着她,怎么都不明白她准备干什么,还以为这个妹妹先给他姐夫个下马威,好让罗纪寒以后不再欺负自己。

    “可欣,别闹了!”她上前示以眼色,可郁可欣并未给她面子。

    一直走到了罗纪寒的身边,郁可欣迷乱的目光才锐利起来,用手轻轻的拉着罗纪寒的手,环手搂住了罗纪寒的脖子,鼻音萦绕:“我终究没有勇气,放你和别人结婚!”

    踮脚,垂眉,娇艳的红唇,妖娆的身姿,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的尤物。

    她闭上了眼眸,细索的吻上了罗纪寒,完全不管下面那些人的想法,就这么加深,允吻,用情至深……

    罗纪寒只感觉自己深处在梦中,对于这副熟悉的身体,完全没有了抵制能力,他承认,他是喜欢这个女人的,只是他一直嫌弃这女人没钱没地位,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家庭主妇,若是他早就知道这才是郁维淼的亲生女儿,他又怎么会放弃她而去选择郁妙龄?

    人生有太多无奈,莫过于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如果郁欣真的可以原谅自己,就算今天是自己的婚礼,他都甘愿为她身败名裂。

    “可欣!”

    “这,怎么回事?这……”

    “天哪!”

    “维淼!你女儿在干什么?”

    耳边,郁妙龄,徐宛如,甚至所有的亲们好友都为之震惊。场面瞬间炸开了锅。

    可郁可欣都不在乎了,吻的天昏地暗,吻的忘乎所以,就像是要把全世界都忘记,好让自己最后的任性一次。

    罗纪寒的眼神迷离起来了,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的坦然接受。他疯狂的回吻着,表现的如同野兽般狂热……

    这是多么辣眼睛和狗血的一幕。

    郁可欣笑了,余光看到了一旁眼泪簌簌流淌的继姐,她终止了这个热吻,举起了手,在对方毫无防备之下,一个响亮的巴掌扇了过去。

    啪——

    所有人都蒙了,罗纪寒的脸上,深深的红起了五个手指印,连带着郁可欣自己的手,都有些发疼。

    “这到底怎么回事?”

    “郁大小姐这是疯了?”

    “郁可欣,你存心高破坏是不是?”

    徐宛如不堪女儿被侮辱,忍受了多年,终于要在人前爆发了。

    “你觉得这样的男人配的起你女儿,我姐姐吗?”

    郁可欣睁大了眼睛,将欲要动手的徐宛如喝停,面向全场,态度不容反驳的吼道:“我反对他们结婚,一个连自制力都没有的男人,她不配娶我姐姐!”

    她鲜艳的红唇因为一场激吻被弄花了,轻轻的擦拭着,犹如战胜的女王。

    罗纪寒这才如梦初醒,嘴脸变得讥诮起来,却碍于场下那么多人,自己刚才确实也回应了,而哑口无言。

    “郁欣,你这次真的惹恼我了。”

    “然后呢?打我?”郁可欣的‘打我’两字几乎是用吼的,猛的上前了一步,杵在了罗纪寒面前。

    她的身后,立马冲过来了一群黑西装保镖,为她撑着后台,足有一副你敢乱动就让你躺着滚出去的架势。

    她爱他时,他可以为所欲为,她不爱他时,他还以为他是谁吗?

    三年的梦,这一刻,终于醒了,她是该庆幸了。

    事到如今,她才发现,原来在这之前她还爱着这个男人,分手后,她之所以张扬跋扈,抛头露脸,争取头条,不就是想让罗纪寒知道她是怎么优秀的人,想让他后悔,想让他来哄她吗?

    可现在,她连恨都没了,剩下的,就只有恶心。

    “罗纪寒,收起你想要跨入豪门的心,你不配!”她内心在激烈的颤动,为了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她将自己恶化成了恶魔,尤其在郁妙龄面前,她现在已经是她的恶魔了。

    场面到了这里,一下子变得僵持起来。连同着做司仪的男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婚礼现场的保安,不知道如何是好,想着罗纪寒要是真动手打大小姐,这继大小姐的未婚夫,该怎么处置才好?

    而此刻,郁妙龄整个人陷入了呆滞的状态,这场婚礼她筹备了很长的时间,原本她以为可以和相爱的人和和美美在一起。

    可现在……

    罗纪寒终于不堪侮辱,瞪着铜铃一样的眼睛,哼了一声,离开了现场。

    所有宾客乱成了一团,在郁维淼的驱散下,好大一会,牧场才恢复了安静。

    郁可欣没有什么要和其他人解释的,只是和自己的父亲默默的说了几句,在得到了父亲的点头同意下,才离开了牧场。

    转眸之际,她看到了姐姐郁妙龄恶狠狠的瞪着她,她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挑事,或许,她再忍十分钟,她这个姐姐就该幸福的嫁人了。

    可她做不到,她不是个善男信女,无法大方到看着自己的前男友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幸福,更不想自己这个继姐所托非人。

    **

    昏黄的房间里,绝美的女人拿着香烟,她吞吐了一口手中的烟,随后烟雾渺渺的飘散在空中,由浓郁的纯白色变成稀散的淡白色,渐渐消失不见。

    门声响起,郁维淼稳重深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可欣,你今天的约会可不要忘记了。”

    只有那么一句,郁维淼平时就话不多,但他很关心郁可欣,这一点,郁可欣自己也知道。

    脚步声越来越远,郁可欣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

    她还没有从继姐和罗纪寒的阴影中走出来,走到了水晶柜台上,悦耳的手机铃声想起。她皱着眉头,看了看手机屏幕。

    雷震?

    不就是那个诺维斯珠宝集团CEO?

    在郁可欣的记忆之中,这个男人稳重干练,雷厉风行。在商界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都想飞扑到他的龙床,不过都被他一一拒之门外。

    外界传闻,这个男人目前以事业为重,对于绝艳大胸的美女通通无感。

    而今天,她郁可欣人生之中的第一次相亲就是和这个男人。

    她不屑的哼了几声,觉得雷震就是一个假清高的人。谁知道他暗地里面养了多少个女人,只不过为了在外界面前营造良好的公共形象,才如此传吧。

    “喂?”她清冷的接通了电话。

    从手机里面传来一道冷傲又具有威慑力的男声,“你就是赌王的女儿郁可欣?现在是十一点十分,我可没有等人的习惯!”

    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郁可欣突然想起,和雷震约的是十一点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