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心机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11本章字数:3059字

    雷霆微微眯了眯眼。

    叹气。

    一会脸上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笑容。

    “算了,这样吧,你现在陪我去外面的餐厅吃点东西,我就还了赌债怎么样?知道你上午有事儿,我也就不计较你放我鸽子了。啧,当时我可是好一番准备,然后在中央公园苦苦等了你整整两个小时呢。”

    漫不经心的语调,就这样概括了雷霆在中心公园等不到人的失落失望。

    “不想去。”郁可欣翻了一个白眼。

    “去吧,现在才六点三十分,还不多正是晚餐的时间哦。你也没吃饭吧?”

    郁可欣有些难以相信,这种话会是雷霆嘴里吐出来的。他什么时候能说出这种安慰人加哄人的话了?不敢相信!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看着郁可欣不理他,雷霆觉得有些尴尬,挠了挠头,叹息了一声,说道:“诶,这可是你男朋友和救命恩人的邀请诶!”

    郁可欣一怒,伸手就拍在雷霆的脑袋瓜子上,拽住雷霆那半长不短的头发。语气中带着森森寒意和杀气:“你给我再说一遍,谁是谁的男朋友?”

    “嗷嗷。”被扯头发绝对是人生一大痛事!绝对!怎么办,感觉整个老皮都要脱离他的肉体了。难道……他就要丧生在这个地方了吗?妈妈,儿子不孝……

    “说不说!”

    “我说我说,你是我的男朋友还不行吗!”雷霆表示他太无辜了,太可怜了,居然要屈服于这个女人的淫威之下!

    “这还差不多。”

    郁可欣扬了扬下巴,一脸嘚瑟,她已经看出来了,对付这种无奈,口头上说说绝对不行!

    其他人:“……?”似乎有什么不对?

    方宇呐呐的站在原地,觉得这个地方他实在是呆不下去了!一股子恋爱的酸臭味已经侵蚀了这个地方。

    最终,郁可欣还是和雷霆来到了饭店,条件是——郁可欣找地儿雷霆请客。

    “冰岛夜霄?喂喂喂你是不是想要吃穷我啊!”雷霆哀嚎一声。谁不知道,这冰岛夜霄是最高档,最豪华的夜间餐厅?出入这里的都是土豪,因为冰岛夜霄随便一道菜,都、上、千!

    看着郁可欣噼里啪啦的道出了一堆菜名,雷霆忍不住翻了翻菜单。瞬间白眼一翻,差点就这样昏了过去!主啊,救救他吧,郁可欣点的居然拿是冰岛夜霄最贵的菜!

    看着雷霆要崩溃的模样。郁可欣面不改色的加了一句:“刚才点的菜,一样来十份。”

    !!不活了!

    以上,雷霆的表情上明明白白写着的话。

    可是郁可欣没有错过,他眼底的一抹不在意。这一顿饭,或许是一个中小公司一个月的净收入了。但这个男人,居然不在意?他到底是什么人?

    还是说——

    他又想赖账?

    一想到这个可能,郁可欣就炸毛了,连忙对着还没有出门的服务生说道:“还是只要一份好了。”

    如果是以前,别说十份了,就算是一百份的钱,她郁可欣也能够面不改色的出。但现在不痛了,她的银行卡信用卡什么的全被郁维淼冻结了!对于向来花钱大手大脚的她……现在已经可以说是一个穷人了。

    服务生礼节周全的应下,没有因为菜单减少而面露不满。

    雷霆再度挑眉,有些好奇:“怎么了男朋友,知道心疼我了?”

    “不,我只是为了响应国家的光盘行动而已,你别误会。”郁可欣一本正经的回答。

    忽然回过神来,发现好像有啥不对劲?

    “你为什么要叫我男朋友?”脸上的表情有些维持不住,语气却十分平缓。郁可欣没有生气炸毛的时候,真的有一翻大家闺秀的模样。而雷霆偏偏不喜欢这样,他就喜欢看到这个女人炸毛的样子,语气轻松的开口道:“哦,刚才你让我叫的啊。你还夸好来着呢!”

    郁可欣脸上写着不可置信,她说过这样的话吗?为什么没有印象了?虎着脸想了想赌场发生的事儿。忽然反应过来——

    “你坑我?”语气忽然飙高,就像是平地落下的一个惊雷,同时也有些吓住了正在看菜单的雷霆。

    “什么嘛,刚刚还喜笑颜开的说着这还差不多,现在就变成这副表情,你们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针,哼!”

    郁可欣:“……”你是小孩子吗?还哼?

    两人吃完了饭,郁可欣扯了一束自己的发丝,然后缠绕在指尖,冲着隔坐的人儿道:“那么。你是不是可以还欠我的赌债了。”

    雷霆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眼波一转。

    “看,飞碟!”

    郁可欣却不吃这招,只觉得头后一束明晃晃的黑线。

    再这样下去她会真的觉得自己是在和小孩子说话的!

    可是就在郁可欣冒黑线的时候,雷霆起身就冲出了房门。

    郁可欣眉头一挑。哦呵,又跟她玩这招?有意思么每次都是这样?早有准备的郁可欣伸脚一踩,雷霆脚底一滑,就华丽丽的摔在了地上,疼得咬牙切齿。

    回头看着郁可欣,咋咋呼呼的说道:“你要谋杀亲夫啊!”

    一笑,风华万千,仿佛是盛开在忘川河畔的妖冶彼岸花,又仿佛是能让人着迷上瘾的罂粟花。

    窗口传入靡靡微风,吹起一小束发丝,抚上了郁可欣的面颊。虽是夏季,可夜风还是沾染了丝丝凉意。

    郁可欣挑眉浅笑:“抱歉,我还真不知道我亲夫是谁,所有……谈不上!”下一秒,郁可欣弯腰捡起地上的绳子,那是她方才悄无声息绑在了雷霆脚腕的。

    雷霆尴尬的一笑。心中的兴味却再次升腾起来。

    这个女人,果然很有趣。

    眯着眼,雷霆从衣裳的内兜里掏出一张卡,然后道:“现在身上就只有这张银行卡。”

    正当郁可欣准备说算你识相四个字的时候。雷霆勾唇一笑,笑的魅惑万分。不愧是酒店中能够让气氛活跃起来的男公关。郁可欣在心中默默吐槽。

    “虽然这里面的钱可能只够你刷这顿饭钱的。”

    看着濒临暴走的郁可欣,雷霆随手解开了那根绳子,然后转身走出了门外。走时脚步蹒跚,似乎……刚才是真的摔着了?

    雷霆大约走出房间四五米外后,听见房间中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叫,脸上染上娟狂的笑意。

    “啊啊啊!本来以为你是装穷,谁知道你是真穷!Fuck!”

    当郁可欣拿着那张卡去刷的时候,才恍然间想起,雷霆压根没有告诉她密码?所以她是又一次被玩了?

    身为赌王之女,竟然一次又一次的栽倒在同一个人的身上,是该赞扬雷霆的好手段,还是嘲笑自己竟然不长教训?

    可郁可欣全身上下的家当都被冻结了诶,于是!郁可欣干了这辈子最丢脸的事儿!居然叫来了言子诺帮忙付账……不知道这一件事儿会被言子诺当作笑料嘲笑她多久!

    郁可欣有些黯然神伤。

    这边吵吵闹闹一派欣欣向荣的场面,而另外一边,却觉得自己满载了悲伤。

    郁妙龄在见到自己闺蜜的时候,看着闺蜜脸上关切的神情,眼泪再一次的忍不住了。抱住何如昔就开始哭泣。

    开始的时候,还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后来郁妙龄随着何如昔在背上规律的拍打,渐渐的放开了自己的嗓子,哭了出来。

    路上人来人往,有人时不时投来了诧异的视线,也有人就当做没有看到一样冷漠的走开。

    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人人都拥有自己要做的事儿,没有人会为了别人无缘无故的驻足。何如昔拍着郁妙龄的背,眼中满满的疼惜。

    等郁妙龄哭够了,发泄够了,离开了何如昔的怀抱,看着周围有人撇来的眼神,这才回忆这来这里还是大街上,连忙闹了一个大红脸。

    “噗哧。”看着郁妙龄脸红的模样,何如昔忍不住笑出了声,伸手在郁妙龄的嘴角扯了扯,道:“哭完了?哭完了就给我坚强起来,生活在艰难也要微笑着去面对。”

    郁妙龄的脸颊红了红,点了点头,伸手挽住何如昔的手臂,唇角终于勾出了一抹由心中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微笑。脸上因为笑容而绽放了光彩。

    看着郁妙龄笑了,何如昔也跟着勾起唇角,牵着郁妙龄的手就往一边的餐厅中走去。走着,还一边对着郁妙龄嘱咐道:“妙龄。不管别人对你怎么样,你一定要对自己好,如果你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的话,我怎么能够放心的下。”

    走入餐馆的雅间,何如昔冲着店员报了一串菜名,都是郁妙龄喜欢的。然后冲着服务员吩咐:“记得稍微清淡一点。”服务员连连点头。

    郁妙龄勾了勾唇角,神情有些恍惚,连何如昔什么时候在她的身边坐下也不知道。“你看看你,最近都瘦了。前些日子不是说你怀孕了还要结婚了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郁妙龄闭上了眼,一时竟不知道从何说起,如何说起。

    回忆起了和罗纪寒初识,那个男子就像是天神一般的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解决了她被一群小混混围困的危险。已经在画本子里落了俗套的剧情,发生在她的身上还是让人觉得怦然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