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男人的身份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12本章字数:3000字

    她进入监控室。几个在电脑前工作的人员见是郁可欣,赶忙起身:“总经理好。”

    郁可欣挥挥手:“不用拘礼。”

    几个工作人员微微鞠躬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只有一个像是主观的人物留了下来。

    “总经理大驾光临,不知是有什么要事啊?”

    “帮我看着那个穿灰色西装,带着一脸痞子像的男人。”

    一个监控人员听到这话,放大了一个监控视频,指着一个人说:“总经理,您看是不是这个人。”

    郁可欣凑近一看,正是雷霆。

    “我已经注意这个人很久了。”

    那个监控人员说。

    “怎么说?”郁可欣挑了挑眉。

    “这个男人已经玩了好几把了,速战速决,没有一把输掉,我怀疑他出老千,已经观察他很久了。”

    “发现什么情况没?”

    郁可欣皱了皱眉头。

    “目前还没有找到他出老千的迹象,我正准备换个监控角度继续观察。”

    “好,一定看死了他。”

    郁可欣站在监控画面前,看着监控中的雷霆。

    行云流水的出牌速度,根本和那天那个输了十几万的落魄男人判若两人。

    难道……他那天是装的?

    “总经理,他又赢了。”监控人员出声,只见监控中的雷霆一脸意气风发,旁边那些个人都垂头丧气。

    完全没有找到他出老千的痕迹……

    郁可欣眉头紧了紧。

    突然,画面中的雷霆突然看向了郁可欣。

    郁可欣一惊。赌场的监控摄像头都是用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针孔摄像头,而且装在极隐秘的地方,雷霆没道理看见啊。

    可能只是碰巧看到吧……

    只见画面中的雷霆扬起了笑容,做了几个口型。

    郁、可、欣、我、赢、定、了。

    郁可欣踉跄向后退了两步。

    怎么可能!这个雷霆到底是何方神圣?

    “总经理,他又赢了一局。”

    监控人员继续报告。

    郁可欣握紧双手,有些僵硬的转过身。

    “帮我去查查看他赢了多少钱。”

    监控主管立马开始打电话。

    “查一下76号目前为止赢了多少钱。”

    “嗯,好。”

    “总经理,他现在已经赢了一百万。”

    这么短的时间内……一百万……这个雷霆,果然不是什么单纯的夜店王子。

    郁可欣转身,快速地走出监控室。

    坐上电梯,下楼。

    刚走进大厅,郁可欣就看见了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坐着的男人。

    方宇站在雷霆身旁,见郁可欣到来,微微举了一躬。

    “郁小姐。”

    “嗯。”郁可欣向方宇点了点头,遂望向坐在旁边的雷霆。

    “女朋友,我赢了。”

    雷霆眸中带着笑意,薄唇缓缓吐出几个字。

    “你究竟是谁。”郁可欣看着沙发上一脸玩味笑容的男人,开口。

    “只是一介普通的平民而已。现在,你可以把我的项链还给我了吗?”

    雷霆站起身,向郁可欣伸出手。

    “好,我愿赌服输。”

    郁可欣从裙子上隐藏的袋子里拿出那枚天空之泪,走向雷霆。

    她正欲将水蓝色的宝石放入雷霆手中,雷霆却突然出手,将天空之泪和女人白皙的手一起握住。

    “你做什么?”郁可欣松开手里的项链,想把自己的手抽回,却发现男人握的很紧根本抽不出来。

    “不干什么,想和自己的女朋友做个亲密接触罢了。”

    雷霆笑道。他轻轻一用力,郁可欣便踉跄了两步跌入男人的怀中。

    听着雷霆心脏强有力跳动的声音,郁可欣的心跳也渐渐加快,一时间,竟忘了推开雷霆。

    “以后啊,不要逞强了。”毕竟只是个女人而已。

    雷霆轻轻呢喃,薄唇轻吻上女子乌黑亮丽的长发。

    本来在一旁站着想要向郁可欣汇报事情的的方宇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亲自来。事情没报上,还被狠狠的呼一脸狗粮。

    单身狗也有单身狗的尊严!

    方宇果断转身,想要离开。突然,身后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响起。

    “啊——郁可欣你要谋杀亲夫啊——啊疼疼——嘶——”

    霎那间,大厅里所有等待兑换筹码的人全都向这里瞅来。

    只见雷霆一边叫着,一边单脚跳来跳去,白皙的竣脸上有着绯红。

    旁边郁可欣不屑的看着雷霆。

    “不就踩了一下脚么,你还穿着鞋呢,至于那么疼么?”

    “亲爱的,十厘米的高跟鞋啊,你行你试试,啊嘶——”

    “敢轻薄老娘,就凭你也一个小小的所谓夜店小王子?还早着呢!”

    郁可欣说着,挥了挥手,几个穿着黑衣的保镖走过来,扛起雷霆,就向外走去。

    “我看你今天玩的挺尽兴的,那十几万我就不要了,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出现。”

    郁可欣走向方宇。留下雷霆的声音在大厅里环绕。

    “郁可欣——我一定还会回来找你的——”

    郁可欣没有理会雷霆说的话,低声吩咐一旁站着的方宇几句话,方宇就开始安慰大厅里人的情绪,让他们继续。

    到最后,她还是亏了啊……

    郁可欣无奈的笑。

    算了,这样也挺好,不用再被那个痞子男骚扰,可以过过清净日子了。

    郁可欣迈开步子,想走到电梯,却发现裙子里有什么东西沉甸甸的。刚刚只顾着和雷霆吵架还有安慰大厅里人的情绪了,根本没注意到裙子里还有什么。

    郁可欣疑惑,掏出裙子里的东西,赫然是五十万的筹码。

    “……如果我赢了,我拿走我的项链和我赢的钱的一半,剩下的一半归你……”

    脑海里响起雷霆开始赌前说的话。

    这男人,倒终于讲了一次信用。

    郁可欣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一旁站着的方宇将郁可欣的表情尽收眼底。

    这两人,有戏。

    郁可欣回到家中,发现自己的姐姐郁妙龄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她进了屋子,郁妙龄也没有看她,只是愣愣地看着前方。

    “我回来了。”

    郁可欣有些尴尬。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姐姐。虽然是罗纪寒不对在先,她只是阻止了这一切,但毕竟她杀进姐姐的婚礼,破坏了姐姐的幸福,还害得她在众多人面前颜面尽失。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进去了。”半晌,郁可欣抿了抿唇,打破了沉默。

    郁妙龄不说话,还是直直的看着前方。

    郁可欣索性换了鞋子,向楼上走去。

    快到楼梯前时,郁妙龄突然开了口。

    “可欣。”

    郁可欣一个激灵。

    “怎……怎么了?”

    “今天爸妈都不在,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郁妙龄慢慢说道。

    “你过来坐。”

    “嗯……好。”

    郁可欣走到沙发边,坐下。明明这里是她自己的家,她却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又是漫长的沉默。

    郁可欣坐如针毡。

    不知这样僵持了多久,郁妙龄终于开口。

    “可欣……你和纪寒……罗纪寒是什么关系?”

    “额……前男友和前女友的关系。”

    郁可欣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那你在我大婚典礼上做的那些事情是什么意思?”

    郁妙龄表面依旧强撑着冷静,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那是……”郁可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总不能说,为了让你不嫁给罗纪寒那样的渣男,我在帮你啊!之类的吧。那样说起来,即使是真话,郁妙龄也不会相信的。看郁妙龄那幸福的样子,就知道罗纪寒一定是对她关怀之至,她一定不知道罗纪寒真正的一面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现在这么说,只是徒增误会而已。

    “那是什么?”见郁可欣沉默,郁妙龄再也忍不住了,追问道。

    “罗纪寒他……”郁可欣双手握紧,低下头。

    “啪——”

    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整个安静的客厅。

    “纪寒怎么了?不会是你这个小骚狐狸精对纪寒旧情不忘,婚礼前夜去跟纪寒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吧!郁可欣,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看待,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姐姐吗!是,我不是郁维淼亲生的,跟你也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是我们毕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抢姐姐的未婚夫,这种事你做都做得出来!?”

    郁妙龄起身,冲到郁可欣的面前,狠狠的给了郁可欣一巴掌,失控地吼道。

    郁可欣还沉浸在震惊中没缓过神来。那个温文尔雅的郁妙龄居然扇了自己一巴掌,还骂出了骚狐狸精这样恶毒的词?

    “姐……”

    半晌,郁可欣喃喃道。

    “别叫我姐,我跟你这个骚狐狸精没有关系!”

    说完,郁妙龄转身上了楼,留下郁可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愣。

    她做错什么了吗?

    她只是想要阻止姐姐和罗纪寒那样的渣男结婚,不想让姐姐被骗,罗纪寒只是为了她身后郁家的财产才对她关怀备至,她要让罗纪寒离开姐姐……

    她做错了吗?没有。

    郁可欣望着郁妙龄离去的背影。

    可能是她的方法真的太偏激了吧……为了阻止郁妙龄和罗纪寒结婚,她当场命令所有宾客不许参加婚礼。

    换作是她,她也会这样的激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