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徐宛如的阴谋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12本章字数:3147字

    视线对上的一瞬间,郁可欣的心脏漏掉了一拍。

    看惯了雷霆玩味打趣的笑容,雷霆自信的笑容,如同明媚的阳光一般,照亮了她的心。

    “怎么?对你亲男朋友我心动了?”雷霆见郁可欣久久不离开视线,忍不住打趣道。

    “谁……谁对你心动了啊。”郁可欣脸上爬上羞红,她深呼吸几口,平缓了一下情绪,“你那个方法我不同意。连我作为D都第一家郁家的女儿,都不知道你是森杰的执行总裁,你这样冷不丁一公布,谁会相信啊,再说,你要公布总裁身份的话,你去哪都万众瞩目的,那你的逍遥日子还过不过了?”

    雷霆不说话,拿出手机,打了几个字,站起身,递到郁可欣面前。

    上面赫然是一篇网页。“惊爆!D都第一珠宝公司森杰公司幕后总裁竟然是他!”

    郁可欣皱了皱眉头,继续看下去。

    “D都第一珠宝公司森杰公司幕后总裁竟是雷家二少爷雷霆!据雷家当家雷磊称,雷霆是一手建立起森杰珠宝后交给他代管,自己去逍遥,如今他已经年迈,想回去安度晚年,即将把公司还给孙子雷霆重新经营……”

    看完后,郁可欣放下手机,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雷霆。

    “这什么时候的新闻,我怎么不知道?”今天最火的新闻,不应该是他吗?

    “我家老爷子看我每天都逛夜店去玩去浪彻夜不归,觉得我太不务正业了,想让我赶紧回去工作。本来声明就是打算今天中午发的,你估计是为了自己新闻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才没注意到。”雷震也知道雷老爷子的声明要今天中午发这件事,所以他才将郁可欣的新闻在一大早上发布出去,为的就是要盖过雷霆的风头。

    可是雷震千算万算也没算到,雷霆也插手了新闻,并在雷老爷子的声明发布之前,将郁可欣的新闻压了下来。

    媒体新闻这种东西,一向是来得快,去得也快。雷老爷子的声明一发布,媒体们立马放弃了早上的新闻,开始大肆报道有关雷霆重新回到杰森总裁位置的消息。

    “这样啊……”郁可欣手抵在下巴上,精致的脸上有些犹豫。雷霆和彭御看着她,三人静默了许久。

    “不行,我想我还是不能同意。”良久,郁可欣打破了沉默,“且不论明天会不会再次曝出我的丑闻,你重新回到森杰珠宝的执行总裁的位置,需要时间来巩固人脉,而我,郁可欣,现在是众矢之的,是被他们抨击的对象,今天的新闻虽说被压下去了,但在很多人的心里,我破坏姐姐婚礼,抢姐姐未婚夫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你和这样的我联手对你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有关于森杰人脉的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彭御开口,“森杰刚建立起来的时候,都是霆去拓展的人脉,业内很多人都认识他,即使他这么长时间没露面,那些人也会卖他面子。再说森杰珠宝集团的名字摆在这,谁也不能撼动它的地位。”

    “这……”郁可欣无话可说。“可你们为什么要帮我?”

    彭御白了雷霆一眼,“你问他咯。”

    “郁家当家郁维淼及其疼爱大女儿郁可欣在业内众所周知,很多人想见郁大小姐一面都是难上加难。如果我帮了郁小姐这个忙,就可以交上郁维淼这个D都赌王。到时,我如果想要开个副业,那岂不是畅通无阻。”雷霆沉沉开口。彭御表面上点头迎合,内心里却将雷霆吐槽了个遍。喜欢人家就喜欢人家,不会说就算了,还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好,那我答应你。”郁可欣点点头,现在在大众心中她的评价很差,会影响到郁家的声誉,她确实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帮手来助她一笔之力,既然都有利可图,多一个帮手也未尝不可,“可是,明天真的还会有针对我的新闻了吗?”

    “肯定会有。”雷霆拿起酒瓶,给三人都倒满酒。

    “好,那我信你一回。”郁可欣端起酒杯。她现在的负面新闻够多够大了,不介意再多一个,而且这个新闻,也许就是她能否翻身的关键。

    彭御也拿起酒杯,三只酒杯在空中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郁家。

    为什么会这样?郁妙龄咬着嘴唇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本来雷氏集团大少爷来找她,说可以帮她们把郁可欣的名声搞臭,今天早上也确实看见郁可欣的新闻传的沸沸扬扬,可是到中午,她就发现郁可欣新闻的热度渐渐降低,到最后网站上已经查不到郁可欣的新闻了。雷震告诉她要沉住气,说他们还没输,可雷震到现在也不见个动静,倒是他的弟弟——雷霆重回杰森担任执行总裁的去新闻铺天盖地。

    郁可欣真的很想问问雷霆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奈何人家身份高贵,自己虽是郁家二小姐,但和人家一个集团的总裁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

    “你能不能不走了?”徐宛如坐在窗边,看郁妙龄来回踱步看的心烦,出声说道。

    “可是妈,郁妙龄的新闻就那么被压下去了?雷总就和我们说一句我们还没输之后就杳无音讯,现在我们应该做什么啊……”郁妙龄紧皱眉头。

    “人家说还有办法就是有办法,你就去安心的养好身体,健健康康的生下孩子,偶尔配合我们演演戏,其他的事情我们来解决,好不好?”站在一旁的罗纪寒走过来揽住郁妙龄的肩,轻声安慰。

    “可是……”郁妙龄还想说什么,被徐宛如不耐烦地打断。

    “别什么可是了,你先出去,厨房里有燕窝汤,再不喝就凉了。”

    “好吧……”郁妙龄抚摸着肚子,走出了房间。

    “妈,你看这怎么办?”待郁妙龄走出房间,罗纪寒轻声问道。

    “雷震说他自己还有办法,而且我们告诉他的今天也没有全部曝出,估计还留有一手。”徐宛如双腿交叠,手臂拄在下巴上。“还有,你最近先躲一躲。”

    “我?为什么?”罗纪寒不解。

    “别以为你不说就没人知道。我有个仔律师事务所的朋友告诉我,你前两天涉嫌受贿被举报了是吧?”徐宛如看向罗纪寒。

    “这……”罗纪寒心里一颤。他只是想赚点外快,提拔个人而已,他总经理的身份简直易如反掌,而且交易地点他自认为已经很隐秘了,为什么还是被……

    “这节骨眼上净给我添堵。”徐宛如面若冰霜,“今天的新闻凭那小贱人一个人的能力不可能那么快被压下去,估计是郁可欣那小贱人也找到了什么强有力的靠山,人家万一针对我们调查,你的事情肯定跑不了,到时候他们抓着你这个把柄,说不定你就要多吃几年牢饭了。”

    “是是,还是妈想得周到。”罗纪寒连连点头,他目前也只能躲过这阵风头尽量不出现了。

    “你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托关系解决掉,现在郁维淼在国外出差,暂时不知道国内的事情,咱们得在他回来之前,将那个小贱人打败,要么等那个一心维护女儿的老东西回来,又要插手这件事情,到时候,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徐宛如抚着下巴,心里盘算着等郁维淼回来怎么转移郁维淼的注意力。

    “是是,谢谢妈。”罗纪寒不停点头称是。

    “行了,你也出去吧,顺道看看妙龄怎么样了。初次怀孕的女人都爱胡思乱想,好好安抚安抚她的情绪。”

    “好。”罗纪寒说着,走出了房间。

    待罗纪寒离开房间,徐宛如嘴角露出一丝诡谲的笑容。她拿起床头上自己的手机,点开通讯录,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您好,是张医生吗?对对对,我是徐宛如,上次我们说的话还算话吗?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好的好的,那就后天下午一点钟,我找个好地方,咱们好好聊一聊。好的好的,谢谢您……”

    放下电话,徐宛如嘴角笑意更深。郁可欣,不管你找了多么强有力的靠山,这次我绝对赢定了。

    第二天——

    “昨天在D都扬起大风波的郁家大小姐今日再起波澜!有消息称郁小姐和一位陌生男子前几日曾在D都豪华酒店「圣客」门口出现,进去后一夜未归……”郁可欣一大清早打开电视,就听见电视里的传来的声音。

    这个雷霆……料的还真准。

    郁可欣给自己沏了一杯咖啡,电视里的声音还在继续。

    “今日我们电视台有幸请到了郁家二小姐和郁夫人来为我们详细讲讲前些天发生的事情。”

    电视机的画面转向郁妙龄和徐宛如,徐宛如首先开口。

    “我是徐宛如,西街赌王郁维淼的第二任妻子,是郁大小姐郁可欣的继母。我是真的很喜欢可欣这个孩子,可能是传统的继母观念在她心里太根深蒂固,我来到郁家开始,可欣就很针对我,进而针对我旁边这位我的亲生女儿妙龄。她勾引妙龄的未婚夫,在她的婚礼上公然命令客人不许参加婚礼,还公然强吻她的未婚夫,在掌掴了妙龄几个巴掌后又和不明男人出去待了一晚上一夜未归,可怜我这苦命的女儿,都怀孕了还要受她姐妹的气……”徐宛如说着说着就哽咽了,郁妙龄也在旁边十分配合的流下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