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新闻发布会2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12本章字数:3040字

    郁可欣和雷霆一路来到楼下,彭御开自己的车走,郁可欣和雷霆坐上了一直在那里等候的雷家的车。

    雷霆一直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和谁发信息,郁可欣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

    车里的气氛,很尴尬。

    开车的管家觉得自己冷汗一直流个不停。平常一直是少爷自己开车,这冷不丁让他开车,而且车上还有个女人,他现在怎么想怎么慌。

    “等会新闻发布会,我应该做什么?”郁可欣这时打破了沉默。

    “应和我的话就好。”雷霆放下手机,神色严肃起来。

    “好。”

    当车内气氛马上又要凝固时,车子开到了地方。管家擦了擦冷汗,可算到地方了。

    雷霆下了车,一旁接到通知赶来的记者们立马涌了上来,闪光灯此起彼伏。

    “雷总,请问您开这个发布会是要做什么?”

    “雷总,请问这个发布会是有关您工作的吗?”

    “雷总,听说您与郁家大小姐有些交情,请问对于这两天沸沸扬扬的郁家大小姐的新闻,您作何感想?”

    “雷总,请您跟我们讲讲吧!”

    “对啊对啊,雷总您跟我们讲讲吧!”

    雷霆不理会这些记者的闪光灯,径直走到车的另一边,打开车门。

    郁可欣这么多年一直被郁维淼保护的很好,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有些瑟缩。

    雷霆见郁可欣久久不出来,微微弯腰,向里伸出一只手:“这就害怕啦,里面阵仗比这个更大,我都怕你晕倒啊。”

    “谁,谁害怕了。”郁可欣将手搭在雷霆的手上,指尖相触,郁可欣莫名的心安。她以优雅的姿态下了车,站在雷霆身边。

    “这不是郁大小姐吗!”人群中一个记者大吼道。因为前两天的狄亚龙酒店闹事事件,郁可欣才正式出现在公众面前,可因为那次法庭顾及到双方颜面选择保密,所以知道郁可欣真正面容的记者没有几个。这一个记者一吼,所有记者都一哄而上。

    “郁大小姐,请问您对最近出来的有关您的负面新闻作何感想?”

    “郁大小姐,那么多负面新闻,甚至由您母亲亲自曝出,您现在是不是很失望?”

    “郁大小姐,您今天和雷总一起出现在这场由雷总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是为什么?”

    “郁大小姐,传闻您和雷总有些交情,现在又这么高调的出现在同一场和,难道是有什么关系在吗?”

    “郁大小姐……”

    ……

    郁可欣的出现,似乎引起了记者们更大的反响。今天早上才刚曝出丑闻的郁大小姐,和前两天才回归森杰担任执行总裁的雷霆在一起开一场新闻发布会,这

    代表什么?这两个人很可能有一腿啊!那个和郁大小姐一起进入酒店的神秘男人,很有可能就是雷霆啊!

    捕风捉影的记者怎么可能放过这种大新闻,雷霆和郁可欣走一步,他们也挪一步。

    走到门前,雷霆转头。

    “新闻发布会马上开始,在新闻发布会上你们可以提任何想提的问题,我都会给你们解答,但是在这,你们问什么我都不会回答的,所以请不要白费唾沫和胶卷,可以留着进去问。”雷霆冷冷的扫视了一圈记者。记者们都被这冷冷一扫吓得浑身冒汗,有相机的赶紧停止拍照,问问题的也襟了声。毕竟,森杰珠宝集团的总裁,哪是他们一个小小记者惹得起的。

    雷霆握着郁可欣的手,一路走到大厅,彭御已经在那里布置很久了。

    “布置了这么久,俩主角终于来了。”彭御看着雷霆和郁可欣牵着的手,打趣道,“哟,这就一个车程的功夫,小手都牵上啦,霆你不错啊——”

    郁可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和雷霆的牵着,赶忙抽出自己的手。

    雷霆狠狠地瞪了彭御一眼。彭御知道自己坏了事,赶忙打圆场,“那个郁小姐啊,我们这新闻发布会马上就开始了,要不我带你去讲台那边先喝口水?”

    “不用了,我领她去就行。”还没等郁可欣说话,雷霆就直接说。他有些抑郁,空空的手掌还残留着刚刚美人儿的体温。

    还没有对记者开放的大厅这时很安静,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来回走动分配工作。雷霆领着郁可欣走到讲台前。

    “到时候,你坐这里,我坐这里,然后那些记者就会在下面提问,到时候会让他们举手提问,我随便点,不知道他们会问出什么样的问题。如果问到关于你的,你就想办法避重就轻的回答,如果问到关于我们俩的事情,我来回答,你应和就好。”雷霆指了指中间的两个位置,耐心的给郁可欣讲解,“如果他们提到一些特别对你来说无法接受的问题的话,你可以选择拒绝或者不回答。”

    “哦哦。”郁可欣的确是第一次开新闻发布会这类的东西,但她明白雷霆的意思,就是全程少说话或者不说话,做一个向郁妙龄那样的衬托人物就好。

    “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了,你们准备一下。”彭御走上台,对着雷霆和郁可欣说。

    “好。”雷霆点点头,拉过郁可欣,在位置上坐下。

    五分钟后——

    大门一敞开,记者们就一拥而入,生怕没有位置。瞬间,本来只有椅子的大厅里坐满了人,还有几个站着照相的。

    “好,大家安静。今天是森杰总裁雷霆和郁家大小姐郁可欣两人开的一个澄清会。主要是为了澄清今天上午新闻中提到的‘郁大小姐与陌生男人进入酒店一夜未归’这条消息。澄清过程中,记者们可以举手提问,当事人有拒绝的权利,在场的任何人,有异议吗?”彭御坐在郁可欣身旁,公式化的语气里充满冰冷。

    记者无声。D都顶级律师彭御来坐镇,他们就更加不敢造次。拥有不败神话称号的彭御,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言之凿凿。万一他们说错一句话惹怒了在场任何一个人,被查家底都是轻的,说不定都能判个罪名出来。

    “好,既然没有异议,那么请雷总说话。”彭御朝雷霆微微点头。

    “好,首先,我要说,那天,我和郁家大小姐一天都待在一起。”雷霆张口,全场哗然。一位记者首先举起了手。

    “说。”

    “雷总,新闻上说,郁大小姐掌掴了郁二小姐几个巴掌后才与一陌生男子进入酒店。如果您和郁大小姐一天都在一起,那么何来掌掴一说?”

    “我接下来就是要讲这个问题,郁大小姐本来要和我一起吃晚饭谈点公事,去酒店的途中回了一趟家,她打没打郁二小姐我倒是不清楚——”雷霆语气一转,“但是她出来的时候,脸却是肿的,我们有照片为证。”

    后面大屏幕渐渐亮起,出现了一张照片,而照片下面的日期,正是前些天郁可欣与雷霆相约酒店的日子。照片中,郁可欣的虽戴着帽子,但很明显的能看出来半边脸颊的不自然。

    郁可欣的嘴角抽了抽。什么时候照的这张照片……她怎么不知道。还有她什么时候和雷霆呆一起过一整天……

    “这代表着什么?就假设郁家大小姐真的在那短短的几分钟内能掌掴郁二小姐好几巴掌,那么郁二小姐还手的也很神速啊,而且下手也真是快准狠啊。”雷霆看向画面中郁可欣红肿的脸颊。

    他那天确实是闲得无聊跟了郁可欣一天,连去饭店都是看她出家门进车库之后才开车走的,这张照片,就是当时她出家门时,雷霆注意到她脸上的不自然,用相机拉近了距离照下为了仔细看的,没想到会变成证据。

    全场无言。

    雷霆见没有人提问,清了清嗓子,继续往下说。“而且,这次的新闻搞得这么沸沸扬扬,大家不觉得有些蹊跷吗?郁大小姐的父亲,西街赌王郁维淼根本不在D都,仅凭郁二小姐和郁夫人的力量,就能将所有的舆论全部推向郁大小姐,不会很奇怪吗?”

    记者们听见这话,在台下开始互相交头接耳,却又很快恢复安静。大家心里都有了答案,只等雷霆拿出证据,这就是一个足以能够上头条的大新闻。

    “我这里有一段录音,大家可以听一下。”雷霆说着,拿出一只录音笔,将扬声器对准麦克风。

    “早上的新闻?你是说关于郁家的那篇报道?”麦克风里传出雷震的声音。

    “是不是你做的?”

    “是,但是是郁家二小姐和郁夫人来找的我请求我帮他们把这篇新闻扩大。”雷震的声音清晰的响在大厅里。

    录音到这就停止了。雷霆把这段录音截得很好,既没有显露出一点雷家内部不是特别和谐的事情,又完美的把整件事情的罪过推到郁妙龄和徐宛如身上。

    “这是我哥哥雷震的声音。”雷霆笑了笑,“这次他被我小小的算计了一下,我感到很抱歉,但是,这也是最重要的证据,它只是我哥哥无心之间透露出来的消息,却足以证明郁二小姐和郁夫人想陷害郁家大小姐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