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徐宛如的底牌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12本章字数:3198字

    “他不会管的。”虽然他们兄弟俩一直不和,但斗了这么多年,手段至少还是互相了解的。徐宛如和郁妙龄对雷震来说,最多也就是两颗棋子,现在郁妙龄和徐宛如碰到了罗纪寒这么一个大麻烦,他自然不会给自己添加更多的麻烦事情。

    “那郁小姐,你的父亲郁维淼,会帮助他吗?”彭御看向郁可欣,

    “一个行贿受贿有案底的男人,不配做我郁家的女婿,我父亲不会管他的。”郁可欣靠在沙发背上。父亲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允许一个有案底的人进入郁家。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近期估计就会起诉罗纪寒。”彭御拿出公文包里的文件。“行贿受贿的数目不是很大,但是硬要追究起来也不是什么小罪,不像坐牢的话就要赔偿,赔偿的钱就凭他一个诺泰集团的总经理,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偿还的数目。”

    “那大概是什么概念?”郁可欣挑挑眉,看向彭御。

    “他这一次举报的大概行贿受贿总数目大概是将近一百万左右,而且这两天天深入调查发现,他这两年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行贿受贿,现在查出的涉案总金额大概是一亿五千万左右。”彭御翻了翻手上的资料,耐心地开始解释。“根据D都的法律,行贿受贿要一次性拿出两到三倍的行贿受贿金额,而且还要据其受贿数额大小来决定惩罚的金额,罗纪寒这已经属于数额较大了,估计罚款在两千万左右,也就是说,他最少需要拿出将近三亿两千万左右的赔偿才能躲过这次危机。”

    “而在这D都里,只有中上等的家族才能拿出这么一笔钱,在这中上等的家族中,认识罗纪寒的只有你郁家,还有我雷家。”雷霆接过彭御的话继续说。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都不帮他,他就只能去坐牢?”郁可欣嘴角勾起笑容。

    “对,在D都的法律里,行贿受贿最多能吃四年牢饭,再没收他四分之一的财产。”彭御继续解释道。

    “那可得抓紧了。”郁可欣翘起二郎腿。“我姐郁妙龄可是怀上了他罗纪寒的孩子,这肚子大了,再判个缓刑什么的不就是给他凑钱的时间么?等他俩一结婚,我郁家的财产岂不是为他罗纪寒所用?”

    “这倒也是——”雷霆笑了笑,笑容邪肆却暗藏着危险。“御,这件事情最快能在什么时候办成?”

    “最快也要两天,该走的流程也要完才行。”彭御皱了皱眉。

    “我父亲明天就回来,正好给他看一出好戏。”郁可欣双腿交叠,白皙的大腿在深蓝色裙子里似露非露,看的雷霆有些心痒痒。雷霆别过眼,看向窗外故作镇定的说道。

    “咳,那御你尽快办好,我想在最快的时间起诉他。”

    彭御自然是看出了雷霆的别扭,他不像雷霆,他喜欢那种一看就很清纯很内敛的女生,像郁可欣这种妖艳的妩媚,他就算看见什么也不会心动。

    “我自然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起诉他。霆,你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什么?”彭御看向雷霆,扬起笑容,郁可欣见彭御笑的诡异,也转过头去看着雷霆。

    “我……我能在想什么!就……就是起诉罗纪寒那些事情嘛……”雷霆脸上有些僵硬,两抹不自然的红浮现在他脸上。

    奇怪,他平常对这种事不应该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吗?不就是看了一眼大腿,自己为什么变得僵硬了?

    “诶哟,还嘴硬。”彭御瞟过雷霆,面露嫌弃。

    “彭御你再说下去信不信我打你?”雷霆急忙收起脸上的不自然,露出恶狠狠地表情,还举起拳头示了示威。

    “你来啊你来啊~”彭御吐了吐舌头。

    “你!”雷霆气结。

    “噗嗤——”郁可欣看看这对兄弟像个孩子一样大闹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你笑什么?”两个人同时看向郁可欣。

    “哈哈哈哈哈。”郁可欣笑的不能自已,眼泪差点落下。她现在居然觉得,这两兄弟真的很可爱。

    “所以说你到底在笑什么?我的亲女朋友?”雷霆停止和彭御吵架,看向郁可欣。

    “你管我笑什么?再说,谁是你亲女朋友?”郁可欣拭去了快要留下来的眼泪,胸前追着的蓝宝石闪闪发亮。

    “这……”雷霆无语。

    郁家名下的一处别墅——

    “妈,您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任由郁可欣踩在我们头上吗?”郁妙龄手里拿着报纸, 看着上面的头条,手渐渐握紧,几乎要把报纸揉碎。上面赫然写着“郁家夫人和郁二小姐不顾亲情用尽手段压迫自己的亲人,丧尽天良!”

    “这就丧尽天良,这些媒体也太过分了,也不看看郁可欣那小贱人做了什么!”徐宛如狠狠地咬紧牙关,像是要咬碎牙根一样。

    “妈,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没事妙龄,你就安心养胎,妈还有一张底牌,是时候应该用了。”

    “什么底牌?”

    “你不用管,妈自有办法。等过两天把你送到纪寒那里待着安心养胎,不用分心这里的事情了。”徐宛如拍了拍郁可欣的肩,安慰道。

    “好。”郁妙龄答应了下来。虽不知道徐宛如究竟有什么底牌,但是,看徐宛如那么自信满满的样子,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那妙龄,你先回屋子休息吧,我再联系联系。”

    “好。”郁妙龄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等郁妙龄出了屋子,徐宛如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这才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张医生,约个时间再见一面,您什么时候有空?”

    “好好,是。”

    “那就明天上午十点冰岛夜宵401见。”

    “好的好的,谢谢您。”

    徐宛如放下电话,眯起了眼睛。郁可欣,你不可能会料到我还有这一步,我这张底牌,是你绝对拆不了的,王牌。

    第二天——

    上午十点钟,冰岛夜宵401

    徐宛如身着一条红色的低胸晚礼服坐在沙发上,虽已年过四十但风韵犹在,打扮起来还是和三十岁的成熟女人一样,皮肤白嫩没有丝毫皱纹,身材纤细。

    “张医生,您来了。”

    看见门打开,徐宛如连忙站起来迎接。红色的晚礼服刚好到她的脚踝上方,露出脚踝,一举一动尽显妖媚。

    徐宛如口中的张医生是一个年过五十的中年男人,顶着一个啤酒肚,现在在一家很有名的妇科医院担任院长,主修中医。

    “郁夫人。”张医生很是疏离的点了点头,却不难看出他眼底滚动的欲望。这个张医生,是个色魔,找他办事的无论男人女人,都要接受他一番特殊的‘洗礼’。很多女性为了这件事情都另求他人,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张医生确实有两把刷子,现在仍旧客源不断。

    “我上次求您帮我办的事情……”徐宛如期待的看向张医生。

    “说实话,郁夫人,您这个体质,确实很难再受孕,上次给您检查了一下,您的子宫比别人都要衰竭的快一些,您才四十五岁,就已经有了衰竭开始的迹象,如果您再想受孕,恐怕很难。”张医生向徐宛如摇了摇头。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张医生,您就在帮帮我~”徐宛如身体靠近张医生,常年保养得纤细白嫩的手轻轻握住了张医生的手。

    张医生用余光看着徐宛如饱满的胸,感受着纤纤玉手在他手上传来的微凉的温度,吞了吞口水。

    “郁夫人……”

    “什么事?”徐宛如凑得更近了。张医生能闻到女人身上传来的脂粉香气,欲望已经抬头。

    “其实要说办法,还是有的,啊——”张医生话说了一半,突然舒服的喟叹了一声。徐宛如白嫩的手伸进了他的裤子,握住了他抬头的欲望。

    “还有什么办法呢?”徐宛如强忍着恶心,一脸妩媚的笑容。说实话,这个张医生,比上郁维淼真的是差了不知道有多少个级别,但是现在,为了她和她女儿的未来,她必须求助于这个张医生。

    “那要看美人儿你表现的如何了~”张医生大手抚摸上徐宛如的脸,顺着她的脖子,渐渐下滑。

    一片春光。

    另一边——

    郁可欣一大早上就起来出了门,自从她的丑闻曝出开始,到后来她反击,都没有再见过郁妙龄和徐宛如的身影,郁可欣也懒得找,正好图个清静,今天郁维淼要回家,她出去买些东西为父亲回家接接风。

    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都还算解决了吧。父亲终于回来,希望郁妙龄和徐宛如这对母女不要再做出什么事情来才好。

    她来到一家商场。这是每次父亲出差回来的惯例,她都会在这家商场买一件物品送给父亲,庆祝他平安顺利地归来。

    只是……

    郁可欣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犯了难。每次她都买一些领带啊,腰带啊,衬衫啊什么的送给父亲,父亲也从没说过什么,这次不能再送那些单调的东西了……可是还有什么可以送给父亲的呢……

    “哟,亲女朋友,你也在这啊!”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郁可欣转头,只见雷霆头戴鸭舌帽,身穿黑色休闲服,和身着深蓝色西装的彭御一齐走了过来。

    “郁小姐。”彭御向郁可欣点点头。

    郁可欣干脆无视掉雷霆,向彭御点点头。“彭先生早。”

    雷霆不满地抱怨:“亲女朋友你不要你的亲男朋友了吗?宁可跟一个跟你不熟的男人也不和我打招呼啊~你肿么可以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