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海棠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12本章字数:3129字

    郁可欣拿着手表回到了家,却发现父亲已经到达了家里,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

    “爸,您怎么回来得这么早?我还想好好做一顿饭犒劳犒劳您呢!”

    郁维淼看见郁可欣,展开了笑颜。

    “可欣回来啦,我订了早一班的飞机想早点回来看看你,没想到我到家的时候你居然不在,害得我伤心了好一会呢!”

    “您有什么伤心的,我这不是给您买礼物去了吗,喏,今天这个礼物保证您喜欢。”

    郁可欣说着,将手里的袋子递给郁维淼。

    郁维淼拿过袋子,从袋子里拿出那个精致的木盒子,看着上面的纹路。

    郁维淼一下子愣住了。他目光呆滞,大手轻轻抚过木盒子上海棠花的纹路。

    “这是……你母亲的……海海棠花……”

    半晌,郁维淼缓慢地说。

    “这是在今天您常去的那家商场,导购小姐推荐给我的,我一看就知道您肯定能喜欢。”

    “郁先生,您看这满院子的海棠花,多漂亮啊。”

    温和内敛的女子站在满院子的海棠花前对他展开温柔的笑意。

    海棠花,温和美丽却又坚强,正如当年的她。

    郁维淼拿着盒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多少年了……她的模样在他心里终究还是没有一点淡化,还是那样深刻,恬淡的笑容,与她白皙纤长的手相握时的感觉,依旧缭绕在郁维淼的心头。

    “爸,你打开看看啊。”郁可欣见郁维淼怔愣了许久,轻声说道。

    郁维淼这才缓过神来。

    郁维淼抚摸着木盒子,缓缓打开。

    郁维淼拿出里面的手表的那一刻,他仿佛已经不能呼吸。

    “这不就是你妈妈当年画的那朵海棠吗……”

    郁维淼有些艰难的发出声音。他看着上面熟悉的笔法,就是当年在院子前,郁可欣母亲亲手画下的海棠的模样。

    “对了,说起这个,”郁可欣说道,“您和妈妈谈恋爱的时候,曾经有过情敌吗?”

    “情敌?”郁维淼抬起头,看向郁可欣。

    “导购小姐跟我说了很奇怪的一句话。这个设计师曾说,如果有人问起他是谁,那就对那个人说一句话。”郁可欣顿了顿,缓缓地继续说道:“She was once my dream,my sunshine,my world。”

    “她曾经是我的梦,我的阳光,我的世界,甚至是我生存的理由。现在,我将她交给你,你如果亏待了她,我化成阴鬼我都不会放过你。”郁维淼脑海里响起那个人的声音。

    是他……可是,他当年不应该已经死在那场车祸里了吗……

    郁维淼一只手紧紧握成拳头,难道那个人还活着?

    不对,他明明看见那个人在他的眼前……

    “他……”

    郁维淼刚要说话,但是被一道声音打断。

    “老公,我回来了~”

    一道甜腻腻的声音响起。徐宛如身着深蓝色晚礼服,款款走了过来。

    “爸爸,您回来了。”郁妙龄身着白色的长裙,小腹已经微微隆起,旁边罗纪寒身着黑色休闲服,身形清俊。

    “伯父。”罗纪寒微微弯腰,一副很礼貌的样子。

    “呵呵。”郁可欣嘴角噙着冷笑,对郁妙龄和罗纪寒回来不予理会。

    “哟,妹妹,你回来了。”郁妙龄看见郁可欣,立马露出一个妩媚众生的笑容。

    “姐姐,我以为你今天也不回来了。姐夫,许久不见啊!妈,您来坐,坐,大家都坐。”郁可欣也转身,扯出一个笑容。靠,她郁妙龄就跟俩人低个头就行,可她郁可欣一个人要和三个人打招呼还要点头哈腰的。

    可是现在正是拼演技的时候,她不能让与妙龄现在察觉出一点蛛丝马迹。

    徐宛如热情的揽过郁可欣的肩膀,“可欣啊,今天你爸爸回来,我去做顿好吃的,咱们好好庆祝一下。”

    “妈,我去帮忙啊~”郁可欣笑容妩媚。

    真的,有你们在这恶心人胃口,我还不如出去吃……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徐宛如摆了摆手,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了厨房。

    “爸爸,今天女儿和女婿一起去逛街了呢,看看您喜不喜欢这条领带?”

    灰色的条纹领带,是成熟男人的款式。

    但是……郁可欣瞟了一眼郁妙龄。来到家里这么多年,难道她不知道父亲最讨厌的颜色就是灰色吗?

    郁妙龄并没有注意到来自郁可欣的眼神,殷勤的将领带送到郁维淼面前。

    郁维淼将木盒子一关,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这才接过郁妙龄的领带。

    “您喜欢吗?”郁妙龄微笑着。

    “嗯,还不错,我很喜欢。”郁维淼表情毫无波澜,他很不喜欢这种黑灰色,因为这个颜色容易让他想起那场车祸,那个男人黑灰色的衣服。

    “您喜欢就好。”郁妙龄表面上还是笑着,但是却感觉到了父亲对这条领带的抵触,相反,当她进来的时候看见父亲拿着郁可欣送的礼物时父亲分明就是一副感动得要哭的样子。

    凭什么?

    郁可欣送的礼物为什么父亲感动的要哭,而她送的礼物父亲却只是冷冷的一句“我很喜欢”,凭什么?这就是亲生和不是亲生的区别吗?

    怀孕的女人都是多疑又敏感的。

    郁妙龄表面上没说什么,可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罗纪寒察言观色久了,自然能看出来气氛得的不对劲,他不想和郁可欣正面对上,为他已经收到法院传单,明天官方就会以行贿受贿起诉他,听说这次检察方律师是彭御,而最近彭御又参加过郁可欣的新闻发布会,如果自己现在和郁可欣有了冲突,到时候郁可欣再和彭御说些什么,自己指不定会被判的更重。罗纪寒想到这里,赶忙说道:“爸,妙龄怀孕了不能站着太久,我先领他回屋子休息,等下吃饭我们再下来可以吗?”

    罗纪寒态度里找不到一点毛病,一副为郁妙龄好的恭恭敬敬的模样。

    “那你们先上去吧。”郁维淼点点头,将领带放进礼品袋里,然后直接将木盒子里的手表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戴在了手上。

    这一举动被郁妙龄尽收眼底,她嫉妒地咬紧了唇。

    郁可欣。。。。。。我终有一天会毁掉你的一切……

    罗纪寒见郁妙龄表情不对,赶忙低声劝道:“妙龄,别生气,咱们先上去休息一会好不好?”

    郁妙龄点了点头。罗纪寒松了一口气,揽过郁妙龄的肩膀,上了楼梯。

    郁可欣坐在郁维淼身旁。

    “爸,最近怎么样?”

    “在美国,环境很好,工作也很顺利,总体来说都很不错。孩子,你最近怎么样?”

    郁维淼大手摸了摸郁可欣的头。

    郁可欣楞了一下。最近过得好不好……她应该说报复了敌人很爽呢?还是应该说自己受了很多委屈呢……

    这个问题……

    “我过的还不错啊~每天都上班,上完班之后晚上晚点好玩的,偶尔去一个人唱唱K,喝喝小酒。”

    “你才多大,就过着像我们这种中老年的生活了?”郁维淼展开了笑容。

    “这不提前感受一下爸现在的生活,以后好体谅体谅爸么?”郁可欣也笑了。

    正在父女俩一副其乐融融地景象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老爷,是雷家两位少爷。”一位女佣去接了一下门,随后回来向郁维淼报告道。

    “雷家少爷?让他们进来。”郁维淼挥了挥手,女佣应下,出去开门。

    郁可欣皱了皱眉头,雷家两位少爷?雷霆和雷震?他们来干嘛?

    “郁先生,郁大小姐。”雷震进屋,向郁维淼和郁可欣点了点头,礼貌而疏离。

    “郁伯父,可欣。”雷霆比雷震稍稍迟一些进屋子,他用一种截然不同的叫法,脸上洋溢着笑容,一天也不给人唐突地感觉。

    郁可欣站起身来,忽视雷震,直接走向雷霆。

    “雷霆,你来这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呢?今天上午我们还互相看到了呢。”郁可欣扬起笑容。她现在开始就要在父亲的面前给雷霆加印象分,那样才能给明天和罗纪寒的官司打的更顺利一些。

    “那,我要跟你说了,我给郁伯父带礼物的事情不就暴露了吗,我自然是要保密啊~”雷霆笑容不减。他上来就套近乎也是为了给郁可欣提个醒,没想到郁可欣反应这么快,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雷霆拿出手中的袋子。

    “这是我亲自给伯父买的东西,是一枚胸针。”郁可欣拿出袋子里的胸针,是一枚金色的胸针,上面用蓝色宝石细细雕着一朵很精致的海棠花,细腻的手法,却不失大气。郁可欣将胸针递给郁维淼。

    “今天在犹豫着要给伯父您买什么的时候,看见可欣拿了一只刻了海棠花的手表,想着伯父您很可能喜欢海棠花,就买了一个相似的胸针,正好配一配。”

    郁维淼接过胸针,看着上面蓝色宝石刻出来的海棠花,和郁可欣送的手表的蓝色相似,却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

    “谢谢你。”郁维淼表面上不露声色,内心里却是对雷霆很是满意。再加上雷霆和郁可欣又是那么熟络的模样,雷霆在他心中的好感度一下子上升了不少。

    “一点薄礼而已,郁伯父您过奖了。”

    “郁伯父,这是我买的一些东西,从外地带回来的一些特产。”雷震表面上微笑着,内心却早已将雷霆骂了千百遍。他什么时候和郁维淼这么熟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