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起诉罗纪寒2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12本章字数:3082字

    看着林诺茵离去的背影,彭御脸上的公式化微笑渐渐变成了自嘲的笑容。

    她已经不会再喜欢我了吧。

    彭御这么想着,也转身离开了。

    “D都第一法院现在开庭,传被告人罗纪寒到庭。”审判长威严的声音回荡在法庭之上。

    “本院根据《D都第二法律法规》的规定,因被告人身份特殊,今天对D都第一法院指控被告人罗纪寒犯行贿受贿罪一案不公开庭审理。出庭支持公诉的是D都御理事务所律师彭御;出庭为被告人辩护的是林氏律师事务所律师林诺茵。被告人可不再就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进行陈述;对被告人的讯问,发问可以简化或者省略;控辩双方对无异议的证据,可仅就证据的名称及所证明的事项作出说明。合议庭经确认公诉人、被告人、辩护人无异议的,可以当庭予以认证。对合议庭认为确有必要调查核实的证据,控辩双方有异议的证据,或者控方、辩方要求出示宣读的证据,应当出示、宣读,并进行质证。控辩双方主要围绕确定罪名、量刑及其他有争议的问题进行辩论,被告人听清否?”

    “听清楚了。”罗纪寒坐在被告席上,缓缓地说。

    “那么现在,法庭调查开始,由公诉人宣读起诉书。”

    彭御站起身来,声音洪亮有力。

    “被告人罗纪寒,男,大学文化程度。经依法审查查明,罗纪寒以提拔内部人员为由,数额不定的收取大量现金及转账,本院认为,被告人罗纪寒行为已触犯《D都第二部法律法规》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行贿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D都第二部法律法规》第一百四十七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是否听清?”审判长看向罗纪寒。

    “听清楚了。”罗纪寒回答。

    “你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罪名有无异议?”

    “没有。”

    “征求被告人、辩护人、公诉人是否同意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理。”

    “同意。”

    “同意。”

    “同意。”

    “控辩双方均同意,决定本案适用普通程序简化审理。”

    ……

    在公式化地对罗纪寒进行一些提问后,商议决定直接进入举证质证。林诺茵坐在被告席辩护人的位置上,揉了揉太阳穴。

    说实话,罗纪寒这个真的是基本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感觉就算再怎么辩护也只能按个态度良好来少判一点刑,她早应该料到的。

    “由公诉人宣读、出示支持公诉的证据材料,并就证据的种类、来源、拟证明的问题进行述明。”

    彭御站起身,脸上有着势在必得的自信。

    “经调查,最近被告人罗纪寒最近账户里流入来路不明的大笔金额,银行提供近几年来被告人银行账户账单中,每年都有来路不明的钱汇入,经查明,汇款账单全部和当年提拔的公司员工有关。”

    “被告人,刚才公诉人举示你银行汇入不明财产的相关证据,并说明证实的内容,听清否?你对此有无异议?”审判长看向了罗纪寒。

    “没有异议。”罗纪寒手心已经在冒汗。他不是特别了解庭审的程序,但是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对他很不利的样子。

    林诺茵皱起了眉头。彭御现在的样子可谓是招招都在往狠了打。他和这个罗纪寒有仇吗?

    “好,辩护人出示证据。”

    “根据我方调查,银行账户里有很多笔大钱都是被告人在炒股中得来的利润,不能算是行贿受贿,而且也没有公诉人所说的数额巨大。公诉人所说的行贿受贿罪我们承认,但数额不算巨大,还请审判长从轻量刑。”

    “公诉人是否质疑?”

    “不质疑。”彭御终究还是心软了。他是查到罗纪寒曾经炒过股,但是为了将他判狠一点,他将炒股那部分的钱扣除以后,又算了点他曾经给高层送礼的钱。

    “好,下面休庭评议,辩护人和公诉人可下去稍事休息。一个半小时后,当庭宣判。”审判长敲了下法槌。彭御和林诺茵各自开始整理东西。

    “林律师,方便的话,庭审结束以后可以吃个饭吗?”法院门口,彭御拦住了将要离开的林诺茵。

    “彭律师,没听错的话,您这是要邀请您的对手共进晚餐吗?”林诺茵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挑了挑眉。

    “小茵……”彭御神色黯淡了下来,薄唇轻启。

    “彭律师,我不记得我们现在是这么亲密的关系啊。”林诺茵表情疏离,语气有些冰冷。

    “好吧。晚上七点,我在冰岛夜宵208等你,你能来就来。”彭御的心被林诺茵疏离的表情微微刺痛。他低下头,薄唇轻启。

    林诺茵没有回答,转身就离开了。

    “是不是有点狠了呢……”林诺茵走了很长时间,喃喃地说。她敛下神色。彭御,我真的,很想你啊。

    “你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啊……”彭御转过身。等下就要宣判了,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雷霆的电话。

    “喂?”

    “霆,感觉怎么样?”

    “很不错啊,罗纪寒这次判刑估计是没问题的了。”雷霆拿着手机,站起身,走向窗边。“话说御,你刚刚那一下,是心软了吗?”

    “心软,怎么可能。”彭御嗤笑一声,话里却有着明显的隐藏。

    “老子跟你这么多年兄弟了,你那点小心思,老子能看不出来?那时候你们两个每天如胶似漆的,虽说后来……”

    “别说了霆。”彭御抿了抿唇,打断了雷霆的话。“话说,你的未来老丈人不是在你身边吗?你这样老子老子的没问题?”彭御缓缓开口。

    “额。”雷霆刚刚因为看见林诺茵有些激动,都已经忘记了郁可欣和郁维淼的存在。他微微转头,斜眼瞧了瞧沙发上郁维淼,他似乎在闭目养神。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雷霆有些心虚,支支吾吾地说。

    “哈哈,你小子,这回好了吧,还笑话我?”彭御笑了笑,心情好了很多。

    “得了吧你,就用我的失败来当做你的笑点,我雷霆一世英名,怎么就交了你这么个损友。”雷霆也笑着打趣。

    “得,我去吃饭去了,你们可以叫秘书帮你们买吃的,也可以自己出去吃。”彭御看了看手上的表,还有四十多分钟,吃个午饭时间正好。

    “好,那你加油啊!”雷霆说罢,挂掉了电话。

    “雷霆,你说彭御心软了是什么意思?”郁可欣见雷霆挂掉了电话,便站起身问道。

    “你认识给罗纪寒辩护的那个女孩子吗?”雷霆没有正面回答郁可欣的问题,反而抛回去另一个听起来完全没有关联的问题。

    “只能说是略有耳闻吧,毕竟我对律师界也不是特别了解。D都律师界的女王,是么?”郁可欣蹙了蹙眉,这个女孩子,她也只是在各种晚宴上听别人提起过,据说是D都最有希望打破彭御不败神话记录的一个律师。

    “对,而且两年前,这个小姑娘和御曾经被业内的人称为律师界的‘金童玉女’。”雷霆双手抱胸,看向郁可欣。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曾经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原本闭目养神的郁维淼也睁开了眼睛。

    “是啊,当年他们两个好到连我这个彭御的好兄弟都有点嫉妒了。”雷霆笑着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每次他约彭御出来喝酒彭御永远都是义正言辞的“我要陪女朋友”,去哪都带着林诺茵,连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都不管不顾,想想当时他差点要和彭御闹绝交。

    “说起来,当年他们分手,也有我的一份呢。”雷霆神色黯淡下来,薄唇微启,喃喃地说道。

    “你说什么?”郁可欣没有听清楚,反问。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了而已。你们饿了吗?我叫秘书买点吃的回来?”雷霆摆摆手,赶忙说道。

    “嗯,确实也饿了,那麻烦你叫点吃的。”郁维淼也站起身来,坐的时间太久,有些腿麻。

    “好。”雷霆说着,走出办公室。

    四十分钟后——

    “请全体起立,由审判长宣读审判书。”书记员说道。

    法庭上的成员陆陆续续的站起身来。

    “本庭宣布,被告人罗纪寒触犯了《D都第二法律法规》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经调查涉案金额为一亿元,根据《D都第二法律法规》判罗纪寒半年之内拿出三亿元赔偿金,并处罚金两千万元。如若半年后拒不交付,罗纪寒判有期徒刑三年,没收其四分之一财产。现在,我宣布,闭庭。”审判长低沉的声音响彻整个法庭。

    “呼——”彭御松了口气,虽然没有最初估计的那么狠,但也没有轻多少。

    “彭律师,你还是那么厉害。”林诺茵和彭御握了握手。如果刚刚彭御质证了的话,罗纪寒会更惨,

    “林律师,许久不见,你也强了许多。”彭御笑着回握。女孩子纤细的手带着一点凉意,彭御心里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