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郁家风波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13本章字数:3210字

    “诶,不要嘛。”雷霆立马变身狗腿模式,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郁可欣。

    郁可欣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雷霆确实长了一副好皮囊,白皙的皮肤,漂亮的脸蛋,尤其是这一卖萌,倒也真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诶,可欣你不要捂脸啊,你这样我好尴尬的。”雷霆伸手要去将郁可欣的手放下来,被郁可欣另一只手挡开。

    “滚!”

    “嘿嘿,你这不是还看着我嘛,对老公我于心不忍了是嘛,是不是是不是?”

    “谁会对你这种人于心不忍啊,离我远点!啊,你干什么!”雷霆转过身,将郁可欣的手抓住,放到唇边轻吻了一下食指指尖。女孩子的手纤细白皙,仔细闻还有着淡淡的清香。

    “你放开我的手!”郁可欣想抽回自己的手,可她的力气哪里是男人的对手。

    “可欣,你就答应我嘛~”雷霆说着,又将郁可欣食指的指尖轻轻含在嘴里,用舌尖舔了一下。

    “雷霆,你恶不恶心!”郁可欣只觉得一股电流从指尖流遍全身,她脸涨得通红,几乎用全力想将手抽回来。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手。”雷霆笑的邪肆。和郁可欣相处了这么久,他发现这个女人性格很有趣,软硬不吃,但是偶尔玩点羞耻play威逼利诱一下,她就答应的很爽快。

    雷霆作势,又要吻下去,郁可欣赶忙说:“我去我去我去,我去!”

    雷霆这才松开了郁可欣的手,转过身,唇角笑容不减。“这才乖,今天收拾收拾,我安排一下行程,明天我们就出发。”

    郁可欣望着窗外,心想反正也是要躲一躲,有个人请客也不错的样子。

    旁边林诺茵看着郁可欣和雷霆的互动,忍不住露出笑意。这雷霆,倒也真是把郁可欣吃的死死的。

    郁可欣转过头,看见林诺茵脸上的笑意,拍了她一下,嘟起嘴。

    “你笑什么啊,真是。”郁可欣再次把头转向窗外,不想看见林诺茵脸上的笑容。

    “对啊,你在笑什么呢?”另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林诺茵抬起头,对上彭御似笑非笑的眼睛,一惊,她突然有种预感,马上就要变成郁可欣笑袭击了。

    认识到这点的林诺茵,赶忙扭动着身子想从彭御揽着她腰的手里挣脱出来,彭御却收紧了手臂让她动弹不得。

    “彭律师,你再这样,我告你侵犯我人身自由权!”林诺茵怒。

    “哦?那我怎么侵犯你人身自由权了?这样?还是这样?”彭御嘴角扬起笑容,手渐渐下滑,隔着衣料抚摸着林诺茵的大腿。

    “你你你你你猥亵妇女!”林诺茵抓住彭御不安份的大手。

    “哦?你承认自己是妇女了?”彭御的手没有再动下去,而是低下头,凑近了林诺茵的耳旁。

    “没有!”猥亵儿童和猥亵妇女你叫我怎么选!

    “诶,那就应该去海边享受享受人生啊,你这么年轻~”调戏什么的果然不适合彭御,一看找到林诺茵话里的漏洞,就立马变成了正经脸。

    “好好好,我去,我去。”林诺茵的头上挂满了黑线,果然,她就觉得昨天那个不是彭御,估计是醉酒以后胆子变大了才敢亲她,回过神来的彭御,她还指望着这个人能玩什么浪漫啊。

    “额。。。。。。”本来抱着看好戏心理的雷霆和郁可欣也是满头黑线,这是什么?彭御你的霸道总裁范儿呢?

    “御,那个。。。。。。”雷霆放弃和郁可欣的二人世界,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解救一下彭御尴尬的境地,“那个,哄女孩子,不应该是这么哄的。。。。。。”

    “那怎么哄?”彭御一脸无辜。“我学你以前哄女孩子的啊?”

    “哈?”雷霆郁结,他有这么哄过女孩子吗?雷霆敢保证,如果他这么哄女孩子,他夜店小王子的称号就不必要了。

    雷霆沉默了,车内陷入尴尬的沉默。

    “那个,少爷。”管家有些尴尬。

    “说。”彭御开口。

    “我们已经。。。。。。到地方很久了。”

    “哈?”四人茫然,可是车明明一直在开啊?

    “我一直在绕着酒店转圈来着。”管家拿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看着几位少爷小姐在这里调情,他这一张老脸也快挂不住了。

    “那你不早说。”四人难得一次异口同声。

    “咳。”雷霆清了清嗓子“我们先去冰岛夜宵把昨天的账结了,再送两位小姐回家收拾一下东西,我来安排一下行程,这样如何?”

    “嗯。”其他三人都表示同意,三人纷纷下了车。

    半小时后。

    郁家。

    郁可欣打开门,进屋,发现父亲郁维淼坐在沙发上,徐宛如坐在他旁边。

    “爸,这是?”父亲很少坐在沙发上什么都不做的坐在那里,而且徐宛如还坐在他的身旁。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现在父亲要说的话,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可欣,你过来。”郁维淼笑着,郁可欣越看越觉得脊背发凉。郁可欣僵硬的走过去,坐在父亲的另一边。

    “可欣啊,今天爸爸是想和你说件事情。”

    郁维淼刚要说下去,却被一道声音打断。

    “郁可欣!”是郁妙龄。她显然是在哪里整理过了,身上的衣服也换了新的,头发也重新整理了,现在安然无恙。

    “嗯,怎么了?”郁可欣不温不火,甚至心底觉得郁妙龄真是回来的太及时了,父亲口中的那件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她打心底在抵触。

    “父亲,妈妈!你们也在啊。”郁妙龄显然是没想到郁维淼和徐宛如也会在家,原先还一副要找郁可欣拼命的样子,瞬间就软了下来。

    果然是演技派,郁可欣在心理为郁妙龄鼓掌,这个变脸的速度,不去当演员真是国家的损失。

    “妙龄,怎么了?”徐宛如站起身来迎接郁妙龄。

    “妈,可欣她,可欣她。”郁妙龄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妙龄你这是怎么了?”徐宛如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双手抓着郁妙龄的肩膀。

    “今天,今天我担心可欣,就动了人力,去找她,谁想到。。。。。。”

    郁妙龄哭的说不出话来。这事,坐在沙发上的郁维淼开口了。

    “妙龄,有什么事情坐下,缓缓气,喝口水再说。”

    “嗯。”郁妙龄点头,在徐宛如的帮助下,走到了沙发边,坐了下去。

    等郁妙龄喝了一口水,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徐宛如开口问道:“妙龄,发生了什么?”

    “嗯。”郁妙龄看了一眼郁可欣,缓缓开口。

    “昨天可欣一夜未归,我很担心她,就派人出去找她。最后早上我们在一家小酒店里的早餐厅里找到了她。她在和雷总还有那个彭御律师还有林诺茵律师在一起吃饭。然后我就去找她想让她回家,可是可欣非但没有跟我一起回家,反而还用刚煮出来的咖啡泼在我身上。还说什么,说什么。。。。。。”

    “说什么了?”郁维淼眯眼。

    “她说,说纪寒被庭审,都是因为我作死,她才会生气把纪寒弄得差点进监狱。”郁妙龄抬头,正对上郁可欣似笑非笑的眸子,有些心虚,低下了头。

    哦?这是想说是我冤枉罗纪寒让他受罚的么?郁可欣冷冷的看着郁妙龄恶心之至的模样,竟有些想笑出声来。

    “可欣,这是真的吗?”郁维淼看到了

    “我亲爱的姐姐,你说这是不是真的呢?”郁可欣展开艳丽的笑容。

    “当,当然是真的了。”郁妙龄有些心虚。

    “呵,当然,问你这种下作的人有什么用。”

    “郁可欣,你怎么能对自己的姐姐用这么恶毒的话!我是怎么教你的!”郁维淼愤怒的站起身,转过身看着郁可欣。

    “抱歉父亲,我真的找不到什么好听的词来形容这个亲爱的姐姐了。”郁可欣站起身,低下头。“真的父亲,我明天出去溜达一圈,大概几天后才能回来,我想冷静一下,对大家都好。”

    “你!跟我来一下书房。”郁维淼摆了摆手,转身上了楼。

    “郁可欣,你死定了。”郁妙龄眼里闪烁着胜利的光芒。

    “呵。”郁可欣冷嗤一声,跟着郁维淼走上了楼梯。

    郁家书房。

    “可欣,不是说让你让这点妙龄吗?她怀孕了动不得气你是知道的啊!”见郁可欣进门,郁维淼起身关上了房门,转身说。

    “是她先惹我生气的。”郁可欣语气弱了下来,为了郁妙龄这种人和自己的父亲吵架,不值得。

    “不管她做了什么,只要不过分,你都尽量让这点她。”郁维淼拉过郁可欣。“也许会有些委屈,但请你一定要忍耐。”

    “嗯。”郁可欣其实想解释,但是解释也没有什么用,她只得应了下来。

    “还有一件事情,可欣。”房间里沉默了一会,郁维淼兀地开口。

    “什么事情,父亲?”郁可欣抬头。

    “罗纪寒的事情,是你联合雷霆他们做的?”郁维淼怀疑的目光闪烁。那天在彭御办公室也看到了雷霆,雷霆也是一副明显知情的样子,再加上刚刚郁妙龄的话,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

    “父亲。”郁可欣听到这话,突然觉得有些可笑,脸上勾起了冷笑又被她压了下去。连父亲都不相信自己了么?“罗纪寒,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如果他没有做,我和雷霆怎么才能给他安个莫须有的罪名?买通银行该帐户吗?那进去的就不应该是他,是我们了。”

    郁维淼拉着郁可欣的手,低低的说了一句:“可欣,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