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灾星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23本章字数:3085字

    灾星?

    黎儿是你的姐姐,朕亲封的琳琅公主,你却口口声声说她灾星,是何居心?

    葛呈敬眉头紧皱,他打断了葛茉的邀功自荐,道:“朕这次召你回来,是因为你到了待嫁的年龄了,所以,朕决心为你物色一门好亲事。”

    葛茉这样的言行举止,能嫁给西凉国皇帝为妃,已经算是对她的恩赐了。

    不管怎样,她也是自己的女儿,把她嫁去西凉为妃,既不辱没她的公主身份,也解决了西凉国陈兵之逼。

    葛呈敬感叹,这可以称得上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他冷冷地开口道:“茉儿,召你回来是因为父皇给你选了门好亲事。”

    葛茉眼神一亮,期待地等着葛呈敬的后话。

    葛茉甚至想,书中有记载,公主抛绣球选婿的故事。父皇后不会也召集来葛都的好儿郎,任自己选呢?

    葛茉两眼发光,满怀期待地看着葛呈敬。

    葛呈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葛茉好歹也是一国公主,说话能收敛点吗。

    “朕看中了西凉国皇帝的英勇气概,你嫁过去,成为西凉国的妃子后,定要记住,谨言谨行。”

    葛呈敬把身后的侍女招呼过来,“她是仙惠长公主的教养姑姑,你可以称她为高嬷嬷,我把她派给你,出嫁之前,你就老老实实呆在慈宁宫,好好和她学习西凉国的宫规礼仪。”

    西凉国?山高水远的,父皇要把自己嫁去西凉国!葛茉有些委屈了,她刚才的兴奋一扫无虞。

    她沮丧地揣测,父皇肯定不是真的想念自己,他之所以召回自己,是把自己用来和亲的!父皇口中的仙惠长公主,是先皇的长女,当年北疆和葛国大战,葛国不占优势,为了保住实力,不一败涂地,先皇把仙惠长公主嫁给了六十几岁的北疆国王。

    仙惠长公主嫁去后没多久,北疆国王就去世了。北疆的世袭制,太子继位后连先皇的妃子也要收到他自己的后宫。

    这等莽荒不开话的规矩,在葛国人看来,是大逆不道的。

    仙惠长公主接受不了,拒不侍寝新皇,被新皇折磨致死。

    葛茉心里有些恐惧:自己嫁去异国,会不会如仙惠长公主那么惨,也被活活折磨死?

    葛茉想到这里,哇哇哭起来,她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抹着眼泪哽咽道:“黎姐姐比我年长几个月,她还没出嫁,我怎么能先出嫁呢。

    我舍不得父皇和母妃。再说了,黎姐姐比我貌美,却身负灾星之名,让黎姐姐嫁去西凉国,既能驱走葛国的灾星,也能让西凉国满意,何乐而不为呢。“

    葛茉的话,让葛呈敬震惊怒火冲天,但他表面上不漏痕迹,只提高了声音道:“朕已经决定了的事,葛茉你也想改吗?”

    葛茉一听,冥思苦想了阵子,又道:“父皇是担心黎姐姐的灾星之名,让西凉国皇帝不高兴吧。西凉和葛国相距甚远,只要黎姐姐不说,西凉国皇帝肯定不知道啊。”

    坐在地上大哭,言语无状,编排亲姐,这和丞相家的逆女沈扶绾没什么两样!葛呈敬再次厉声道:“朕决定的事,你敢三番两次提出异议,简直是不可救药!”

    葛茉见父皇发怒了,不敢吭声了,她低着头,心里恨恨地念着葛黎二字。

    葛呈敬又怕葛茉出嫁前闹个自缢之类的,万一真没了性命,谁还能替黎儿和亲呢?

    只有葛茉最合适,年龄和葛黎差不多,身高也相仿,相貌遗传了婉贵人也算说得过去。

    于是,葛呈敬再次憋住心里的怒火,伸手扶起坐在地上的葛茉,安慰她道:“朕的女儿花容月貌,端庄高贵,茉儿嫁进西凉国,肯定会备受宠爱。你放心,父皇会给你准备丰厚的嫁妆,让你成为西凉国后宫最富贵的妃子。”

    花容月貌,端庄高贵。父皇说这是在夸我呢。

    葛茉抹去了眼泪,咧开嘴笑出声来。

    葛呈敬眸眼之中满是愠色,婉贵人温顺良善,怎么生出这么个女儿来?

    同样是葛国公主,黎儿温婉有礼,精灵俏皮。

    可是这个葛茉,不但没有自知之明,无礼自大,还敢污蔑朕的黎儿。

    葛呈敬离开慈宁宫,回到养心殿后,心里还不是滋味,葛茉和葛黎,同样是公主,差距,太震人!葛呈敬前脚回到养心殿,葛黎后脚就进来了。

    “儿臣给父皇请安。”葛黎左手牵着臣臣,右手提着一不透明的玻璃罐子。

    三寸宽的玻璃罐子用金丝线编织的网兜提着,葛呈敬很好奇那里面装了什么。

    葛黎故作神秘,俯身低头挑逗臣臣,不再说话。

    葛呈敬忍不住开口问:“黎儿右手提的是什么?”

    葛黎把罐子放到书桌上,又把臣臣拴在桌子腿上,然后才打开罐子。霎时,一股浓郁香甜的桂花味,弥漫在整个养心殿。

    “是桂花糖。”葛呈敬突然红了眼圈。

    窦皇后过世前,每年深秋时节,她都会亲手采摘桂花,亲自腌制出一大罐桂花糖。

    桂花味甘性平,有润肺生津止咳、和中益肺、舒缓肝气等好处。

    而葛呈敬素有咳疾,窦皇后就每年亲手做了桂花糖,为葛呈敬兑水喝。

    差不多有十几年没喝过桂花糖了,葛呈敬手微微颤抖地舀出一大勺桂花糖,放进杯子里,然后端起来,一饮而尽。

    他砸吧砸吧嘴,赞叹道:“和十几年前你母后做的一个味。”

    葛黎高兴地道:“父皇喜欢喝,黎儿以后年年做。”

    葛呈敬欣慰地拍拍葛黎的肩膀,赞赏地看着她,甚至有些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

    他心里还有些好奇,黎儿怎么突然之间就长大了,懂事了。

    记得去年时,她还是个任性贪玩的孩子。恍惚间,那个不懂事的黎儿长成了大姑娘,变得善解人意,体贴暖心。

    上天夺走朕的窦皇后,所以留下黎儿做补偿吧。

    葛呈敬越发肯定自己把葛茉召回宫,让她替黎儿嫁去西凉国的决定了。

    不管西凉昊会不会发现,葛茉不是他想要求娶的琳琅公主,朕都不会把黎儿拱手送人! 想起葛茉的无规矩,葛呈敬眉头一皱,叮嘱葛黎道:“黎儿,我把葛茉召回来,关在了慈宁宫,你没事时去看看她,教教她作为一国公主,该有的礼仪。”

    葛黎从养心殿出来,没有直接去慈宁宫。她想为葛茉这个妹妹准备些可心的礼物。

    在琳琅宫挑了半天后,葛黎走在前面,红袖和添香一人抱了一大堆礼物,一同朝慈宁宫走去。

    站在正殿门口,葛黎喊道:“茉儿,我是你黎姐姐,来看你了。”

    没有人回应。

    葛黎走进慈宁宫正殿,只见一个横眉竖眼的姑娘,着了一身大红色衣裙,蹲在太后的贵妃椅上,在玩弄一只花猫。

    “茉儿,我是你黎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吗?”葛黎凑上前,柔声和她打招呼。

    葛黎对这个只比自己小几个月的妹妹,有些同情。

    葛茉自幼不受宠,在青灯孤寺里过了好几年,现在又要替自己远嫁了,葛黎想尽力补偿她。

    皇甫辰舍不得自己远嫁,父皇也舍不得自己。

    所以当葛呈敬执意决定让葛茉代嫁时,葛黎也无话可驳了。

    “茉儿,你看,这是我母后留给我的夜明珠手串。”葛黎从红袖怀里,拣出一条手串,递给葛茉道。

    十八颗夜明珠串在一起,发出莹蓝色的光芒。母后临终前把手串留给自己,说此手串可以保平安。

    如今,葛黎把手串送给葛茉,她希望,这个替自己远嫁和亲的妹妹,从此以后平安无忧,在西凉国赢得皇宠。

    谁知,葛茉抬手一挥,随着清脆的响声,十八颗珠子散落在地上。

    茉谐音末,末等的人和物,都是多余的。

    而黎字,出自葛国江南的母亲河之名——黎江。

    黎江水养育了葛国百姓,所以黎江之水被封为圣水。黎字因此被冠上了圣意。

    葛黎,葛国的至圣珍宝。葛茉,葛国的末等公主。

    “没关系,茉儿不喜欢这个手串的话,黎姐姐还给你准备了好多礼物。”葛黎神色不动,柔声道。

    “茉儿你看,这是北疆的白骨项链,可以辟邪。这是江南的水仙花粉,可以用来调配胭脂,护肤养颜最好不过了……”

    葛黎口中所说,添香和红袖手里捧着的东西,葛茉大多连见也没见过。

    她心中的怒气更盛了,凭什么我要接受你施舍!

    葛茉站起来,两手胡乱挥打,把添香和红袖捧着的大盒子,挥到了地上,然后指着臣臣道:“黎姐姐,我想要这个玩意,喂猫。”

    葛黎一怔,喂猫?

    猫吃松鼠吗?葛茉明显是对自己不满意,葛黎耐着性子,劝她道:“茉儿,臣臣是父皇赐给我的,陀螺部落的神兽,父皇的赏赐,怎可喂猫。”

    “哈哈,这下你的虚伪被我揭穿了吧,看看,你拿来一大堆东西,向我炫耀。我想要的东西,你却坚决地拒绝我。”葛黎指着葛黎,大声道。

    葛黎着急地解释:“不是,除了臣臣,其他的我都可以给你。茉儿,你相信我。”

    “真的吗,那我不赖要你这只死老鼠。我要你的皇甫辰!”葛茉昂头道。 葛黎愣住了,葛茉刚回宫,怎么知道皇甫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