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前世不可忘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23本章字数:2959字

    葛呈敬一听,随即看向身后走上前来的葛茉,说道:“你怎么来了?”

    葛茉低身请了安,“我是来看看姐姐,可有好好吃药?”

    “劳烦妹妹挂心了,那日与妹妹多有得罪,还以为你我之间已经有了隔阂没想到妹妹还肯来看看姐姐。”葛黎挣扎着起身。

    葛成名将药碗搁在桌边,“哦?既然你们姐妹俩有过隔阂,现在就更应该说说话了,朕先出去,待会儿再进来。”说完,便背手离开。

    葛茉走到床榻边,拿起药碗,“药要凉了,凉了药就会苦,姐姐还是早点喝下吧?”

    葛黎推开葛茉的手,“妹妹,那日你为何要打趣姐姐说要皇甫辰,害的姐姐胡思乱想。”

    葛茉一听,便按耐不住心中的怒气,将药碗紧紧的握在手中,冷笑一声儿说道:“为什么?因为我也喜欢皇甫辰,只要你放手,我就原谅你,只要你嫁到西凉国,我就放过你。”

    葛黎怎么也不曾想到刚才还温婉的葛茉,现在又像昨日那般咄咄逼人,“你,为什么逼我?”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姐姐快喝药吧,得让妹妹心安呐。”葛茉上前掐住葛黎的下巴,欲要将汤药灌进葛黎的口中。

    葛黎挣扎着虚弱的身体,及力反抗,“救命。。。。。。。救命。”

    “喊,喊也无用!”葛茉将汤药狠狠地灌入葛黎口中,事后方才松手,退后几步于床榻保持着距离,随即便失声地喊道:“姐姐,不要!姐姐,你怎么了?”

    门外闯进一大片宫女及太监,葛呈敬急忙走上前来,见着跪在地上的葛茉和床榻上渐渐虚弱的葛黎。

    “黎儿?黎儿?”

    葛黎痛苦地睁着眼睛,她是万万未曾想到,葛茉是如此的容不下自己,哪怕连活命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她难道就这么恨自己?为了自己想要的便就如此的不择手段?

    葛黎的眼前是葛呈敬那张焦急不已的脸,“父。。。。。。王,救我。。。。。。”

    葛黎渐渐感到眼前阵阵的发虚,周围的景象渐渐模糊不清,她几次想努力睁开眼睛但都无可奈何,她想皇甫辰,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再见到他,想到以后葛茉会趁自己不在而去找皇甫辰。她是有多么多么不甘心,她不能死,万万不能死。

    等葛黎再睁开眼睛时,只觉空气清新,随着温风吹来的还有阵阵的青草香。

    是了,堂堂葛国的王君怎能没有救自己的办法呢,她想去看看皇甫辰,也想去看看父王,请求开恩不要为难葛茉。但葛黎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起身来。

    低头一看,不觉心中一惊,短小的肥嘟嘟的小手赫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这婴儿般的身躯怎么能当自己的身体呢,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正这时,头顶上出现一张妇人模样的陌生面孔,葛黎惶恐着被人抱进怀里,她始终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就算重生也不能重生在一个婴儿身上吧!

    五年后。

    一全身看来粉嘟嘟的葛黎独自一人坐在一偏僻花园中,身旁的暗卫上前来禀报:“一切完成顺利,百里兰依一月以来侍寝十天有余,盛宠在望。”

    葛黎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看向别处,轻轻说道:“嗯,办的不错,朝堂里可有什么消息没有?”

    暗卫复又小声儿回道:“回来的人禀报,百里君临已经派人去办了,这几次都是百里君临出手,替我们省了很多麻烦事儿。”

    葛黎听后,朝着暗卫摆了摆手,“知道了,他的恩情我记下了。”

    暗卫得令后便消失在了树丛中。

    葛黎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便起身正往回走,大老远便看到一大群人呼啦啦的朝着这边走来。

    葛黎立马跑到旁边的一柱子后,抱着柱子看着来往的人。人群中最为耀眼引人注目的便是百里府的大夫人。那妇人瞧见葛黎抱着根柱子,实在是不成个样子,心中便是十分厌恶,但又碍于葛黎实在算得上是百里府的恩人,表面不好发作,淡淡瞧了眼便走了。

    葛黎看到队伍末尾跟着个小宫女,便十分好奇这帮子人到底要去做什么,“喂,你过来。”

    小宫女听到有人叫,便向葛黎这边望来,看了眼前面的队伍,便小跑到葛黎身边,说道:“为何叫我?”

    “我问你,这帮人要去做什么啊?”葛黎嘟着粉嘟嘟的小脸,发着糯糯的声音。

    “小祖宗,这可不是你随便能问的。”小宫女朝着快走远的队伍望去,欲要起身离开,葛黎见状,立马扯住小宫女的裙角,说道:“你要是不告诉我,我便跑过去说你有了逃跑的私心!”

    小宫女无法,心想着屁大点的小孩能懂得什么,便忙忙说道:“如今贵妃得宠,皇上下旨准许大夫人进宫探望,今儿便是进宫的日子。”说着,小宫女又看了眼远处的队伍,补充道:“小祖宗,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

    “放心放心,我不会的。”葛黎笑着说。小宫女一脸担忧的离开,不多时,便追上了离开的大队伍,还不时回头冲着柱子上的葛黎调皮的吐着舌头。

    葛黎静静看着走远了的队伍,根本没有理会队伍后的小宫女,满身的心思便都开始继续谋划着下一步的计谋。

    “丫头,你怎么在这啊?瞧你把这衣服给蹭的。”葛黎抬头,正好撞见三夫人的脸,葛黎甜甜一笑,三夫人见到葛黎这般乖巧的模样,便也是慈祥的一笑。

    “你这一天天,刚把你放出门就不见踪影,知道的是你贪玩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溺爱你呢。”三夫人将葛黎抱起,“呦,终于是长大了呢,身体竟是这般沉了。”

    葛黎只是笑着,她还要长多大,是这个身体太小好不好。

    西凉国朝堂中。

    夜慕华拿着一张老臣的奏章,越看越生气,“这西陵来犯,简直是挑衅我大国西凉,众位爱卿你们怎么看?”

    谢相上前,说道:“此次西陵无辜来犯,让人实属生气,但按如今的形势来看,他们也只是编派了一小波的队伍对着我西凉边境不断骚扰,不足畏惧。”

    正说着,朝堂外突然有太监拿着战报跑到门外,夜慕华皱眉,问道:“什么战报?如今也没有战事,哪里来的战报?”

    身边总管太监一路小跑跑到殿外,而后才带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走进来。小太监跪伏在地上,“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何来的战报呐?”夜慕华端坐在龙椅上,心头竟有了些慌张。

    小太监虽是慌张,但言语还算是说的顺畅,“今日边疆战士带来战报,说驻守边疆的章将军和鲁将军所在的军营昨晚遭遇敌军德尔突袭,两座粮仓尽数被毁,而。。。。。。而二位大将军也战死了。”

    朝堂上的众大臣听此,均已双双跪在地上,悲恸之情充斥着整座大殿,龙椅上的夜慕华也是眉头紧锁,对着这一消息既是愤怒又是悲伤。

    “章将军、鲁将军乃我西凉几朝的护国大将军,常年驻守边疆,不畏条件艰苦义不容辞,如今丧世,理应昭告天下予以厚葬,传令下去,给二位将军重重加赏,礼遇族人。”夜慕华说完,便看着朝堂下跪着的大臣们。

    “西陵人此次胆大妄为,爱卿如何看?”

    一时只见朝堂之上议论纷纷,夜慕华静静的听则各个大臣对此事各自的看法。

    百里府中,葛黎听着暗卫的禀报,笑的开怀,随即在暗卫耳边说了些什么,暗卫领命后便消失在夜色里。

    葛黎走到一座凉亭,凉亭下是一湖泛着月光的湖水,葛黎站在湖边,静静的欣赏着水中月亮。若有一日,自己也能同这清凉洁白的月亮一样多好,孤清高傲,不再受任何人的逼迫。

    “你和今夜这月色很是搭配呢。”

    葛黎茫然抬头,望向来人,一看却是百里君临,随即便甜甜一笑,“百里哥哥何时来的?”

    “有只呆猫望着湖水,我以为她要下水捞月,生怕真会做了这等糊涂事儿,便就来了。”百里君临说着走到石桌边坐了下来了。

    葛黎颇为震惊,一向一来冷漠少言少语的百里君临,今儿个竟然说这么多,难不成是有事儿?

    葛黎也跟着百里君临坐到石桌边,伸手倒了杯酒被他,百里君临看了眼,“小小年纪也要喝酒?”

    “月光这么美,没酒喝真是可惜。”葛黎若有所思。百里君临见此,有些恍惚。是啊,今夜的月色真是美的不像话,就像喝酒之人。

    夜色愈深,二人不知不觉便谈了许多,葛黎也从未见过百里君临从认识他开始也未曾像今晚说的这般多。

    章茂原得了暗令领兵穿梭在峡谷中,几对人马围剿着西凉的残余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