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免死金牌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24本章字数:3156字

    坐在下首的两名官家夫人有点讪讪然,互相交换了眼色。

    圆脸的咳了声道:“听说百里大人欠安,我家大人甚是忧心,这不让妾身来看望一二,”

    身后一个丫鬟捧上一个长匣子,“这是我家大人特地寻来的百年老参,给大人补补身子。”

    另一个长脸的也急忙让丫鬟送上一个匣子,“这是血燕窝,最是大补,请夫人笑纳。”

    大夫人颔首,命彩云分别收了,将茶盅往桌子上一放,嘴角扯了扯,带了点笑意,道:“如此两位费心了,请转告你家大人,多谢。”

    “哪里哪里?”两人谦虚着,气氛稍微有了些活跃。

    圆脸的道:“这一次真是把我们给吓死了,我们私下里说大人和夫人都是有福气的,您瞧瞧宁王爷可是巴巴儿地赶回来,拿了免死金牌。这呀,都是宁王妃的功劳。”

    “是呀,”长脸的不甘落后,“我家大人说了,宁王那摸样真是豁出去了呢!这可见宁王妃是个受宠的。”

    “可不是?宁王与宁王妃伉俪情深,真正羡慕人啊。我说百里夫人,”圆脸的凑近了,满脸的谄媚,“葛妃娘娘现在怀有龙种,以后就是这宫里第一人了。”

    “就是,到时候夫人可得容我们讨杯喜酒喝。”

    大夫人笑容真实多了,“那是自然,这次也是上天照拂着百里家。总之,皇恩浩荡,都是皇上的恩宠不是?“”那是,那是……”两人连连应是,又说了些溜须拍马的话,直把大夫人说得心花怒放,好言好语地送了出去。

    待两人出了门,她揉着肩头坐在太师椅上道:“这几天事儿太多,都累坏了。”

    抄家时,彩云和何嬷嬷都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一直跟在左右倒是得了大夫人的信任。

    彩云慢慢地帮她揉捏着肩膀。

    何嬷嬷续了茶递到她手里,道:“可不是,这大大小小的官儿都看着呢,这一劫过去,百里家必定否极泰来。”

    大夫人受用,道:“这是自然,汀儿这宁王妃是稳当了,依儿若是一举得男就是皇长子,百里家可不就是水涨船高?哼,”她瞥了眼那两个匣子,“这些踩低爬高的东西,我以后一个个地收拾!”

    何嬷嬷和彩云都点头。

    彩云道:“可不是!娘娘生了皇子,皇上嘉赏,还不知道那时候咱府里是怎样的荣光呢?只怕,这第一道门槛她们都进不来!”她说着微挺了腰,好像已经看到了那堂皇富贵的情景,有荣与焉。

    大夫人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这时,何嬷嬷迟疑了下,凑近她的耳边轻语了几句。

    她的脸色变了几变,说不明白是喜欢还是怨恨,咬牙道:“那个死冤家!”

    两人都知道她说的是谁低了眼装作没有听见。

    大夫人顿了片刻,道:“你告诉他,我找个时间和他算账呢!”说完起身,“老爷可是还在书房?让人炖了燕窝送去。”

    何嬷嬷迟疑了下,道:“早些儿送去了,不过,不过,三夫人先送了去。”

    “这个贱婢!”大夫人揪紧了绢子,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倒是奇怪了,这次这么大的折腾怎么没要了她的命去?还有那个贱人生的儿子……”

    “嘘……”何嬷嬷忙掩了她的口。

    大夫人恨恨地啐了口,喘着气,坐在那平复了一会儿,眼睛里闪着恶毒的光芒,道:“对了,你去叫她过来,我正好有事对她说。”

    三夫人过来了,几日的牢狱之灾让她更加清减,袅袅婷婷如白莲花般,弱柳扶风的韵味更甚,也更让大夫人眼里淬毒。

    她吐了口浊气,直切入主题,“我今儿叫你来是想和你说件事。”

    三夫人低眉顺眼地道:“夫人请讲。”

    大夫人道:“你该记得有一年葛妃娘娘省亲,我娘家侄儿看上了黎儿,一直念着想着。正好经过了这次的事儿,也得有个喜庆的事冲冲不是?这样吧,你回去将她的庚帖准备好,明儿找个好日子便换了就是。”

    她说的流畅自如,好像早就安排好了,和三夫人不过是通会一声而已。

    三夫人低着眼,手捏住袖子不说话。

    大夫人挑了挑眉,将手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拍,“怎么?我说话你么有听见?”

    三夫人惊跳了下,忙惶恐地道:“妾身不敢,只是,”她踟蹰着。

    大夫人冷笑,“不要再用什么话来搪塞,这事儿应也是应,不应也是应!别以为老爷会护着你,别忘了,这内宅的事还是我说了算!”

    确实,经过这一番浩劫,百里益受了重创,反观之好像是宁王妃和葛妃起了重要的作用,保住了百里家。所以,大夫人有了底气。

    三夫人也深知这一点,所以,她忙道:“妾身不敢,妾身只是有些担忧而已。”她微抬起下巴,说话流畅了些,“这些日子妾身跟着老爷夫人一起担惊受怕,总想着平平淡淡地多好,您说的刘家少爷的事妾身也想过,黎儿是个主意大的,若是以后真的到了门第森严的人家恐怕被婆母不喜,得受许多委屈,表少爷,呃,表少爷心思纯净,是个良善的,还有亲家也好相处,家底殷实,确实是黎儿的良选。”

    大夫人听得受用,脸色和缓了些。

    三夫人继续道:“葛妃娘娘在孕中,虽然妾身没有生养过也知道这时候的孕妇最是娇贵,又受了那一份罪,心里定然有些不痛快,时间久了毕竟对身体不好,那可是皇长子不是?所以,妾身想这事儿还是暂时压一压,这段时间大夫人不若多去庙里上香许愿,保佑娘娘平安。娘娘受用,皇上看着也舒坦。至于这事,以后有的是时间,再说了黎儿还小,横竖都是这府里的人。”她笑得小心,“以后还不是要仰仗夫人?”

    这番话说得大夫人微微颔首,确实,百里家以后是否能再站起来希望就寄托在百里兰依肚子里的龙种身上了。虽然葛黎的身份低微,但是娘家侄儿是刘家正经的嫡出,一旦定亲不是交换庚帖这么简单,两家都得好一阵张罗,这对于还没有恢复过来的百里家是个负担。

    她看着对方小心曲迎的摸样心头舒服,沉吟片刻道:“也好,这事儿再等等,你把它放在心里,私下里准备着。”

    “是,夫人。”三夫人应着,见她不耐烦地摆手万福后慢慢地退了出来。

    出了院子,她踉跄了下,慌得巧莺忙扶住她,“三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三夫人摇头,强忍住心头那凄惶无助还有头晕目眩的感觉,闭了闭眼道:“我这个姨娘是不是很没有用?”

    巧莺多年来看着她在大夫人和二夫人的威下做低伏小,万分地同情却又无可奈何,握了她的胳膊,安慰道:“表小姐不是还小着呢吗?能拖一时是一时,再说了,以后找个机会求求老爷。”

    三夫人摇头,美目中露出丝怨恨,道:“他不会帮我的,经过这次劫难,他只会更加看重宁王妃和葛妃,自然会对大夫人言听计从。这些年啊,我总算看得透了,这男人眼里除了权势和富贵荣华,谁都入不了他的眼!”

    巧莺一时无语。

    这时,葛黎迎面跑过来,几天下来,她下巴尖了些,显得那眸子极大极亮,她笑得灿烂,“姨娘,黎儿去房间找你,您哪去了?”

    三夫人向巧莺使了个眼色,握了她的手,道:“姨娘走走,你的手这么凉是不是穿得少了?来,我房里还有件薄貂裘,我去拿给你穿。”

    “不要,”葛黎撅起嘴,“黎儿不冷,还是您留着吧。”她看了眼她来的方向,放低了声音,“姨娘,是不是那女人又难为您了?”

    三夫人掩住了她的嘴,轻呵斥道:“不许乱说,姨娘好好儿的呢!”

    “姨娘,”葛黎握了她的手,郑重地,“您再等等,等黎儿再长大些,黎儿让您过上想要的日子。”

    三夫人眸子里蓦然盈了泪,将她揽入怀里,声音哽咽,道:“乖孩子,姨娘信你,这路是姨娘自个儿选的,容不得后悔,就像你娘……”她收住了后面的话,揉了揉她的发髻,温柔却坚定,“黎儿是姨娘的宝贝,姨娘一定会保护好黎儿。”

    葛黎看着那柔弱的妇人那护犊子般坚定的眼神,心底一处酸软得想要溢出水来,这是葛黎的姨娘,纵然柔弱无力却尽力将自己护在身后,给自己最好。

    她抱了抱她的腰,低声道;“黎儿知道,黎儿也会保护好姨娘。”

    三夫人掩了泪,拉了她的手慢慢走向自己的院落,嘴里絮叨着,“你又瘦了些,我那儿还有些燕窝桂圆,姨娘炖了汤给你喝……正长身子呢,可不能落了毛病。”

    “嗯,”葛黎柔顺地应着。

    待到三夫人张罗了一番,吃了个肚子圆,葛黎和暗影才迈着脚步往听雨院去。

    此时,暮色四合,葛黎凝着大夫人的院子,眸中厉色闪过,声音冰冷,道:“大夫人留不得了!”

    “是!”暗影应了声,又道:“这次的事都查清楚了,是杜家勾结邱天做的鬼!西凉公子的失踪也是他们安排好的。”

    葛黎牙痛般地吸了口气,笑道:“杜锦平果然是个聪明的,杜家,开始反击了!这样正好,”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记得大夫人有个情人表哥,这次就借他的手。”

    暗影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