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精致可爱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0:24本章字数:3148字

    葛黎凑上前,张大眼睛,压不住的好奇,“世子哥哥,快给我看看。”

    百里君临摊开手,却是个翘首回顾的小兔儿,摸样儿精致可爱,还带着新鲜的泥腥气。

    葛黎欢喜之极,小心地握在手里,微仰面瞧着他,笑眯眯地道:“送我的?”

    外面的灯光映着她如花瓣般的脸儿,眼睛亮晶晶的,可爱又讨喜,让百里君临心头柔软,微微一笑,点头。

    葛黎突然探身抱住他的腰,道:“谢谢世子哥哥!”又松开喜滋滋地让开去玩那兔儿去了。

    百里君临僵在那,腰间温软尚存,竟然舍不得移动。

    马车终于到了皇宫正门,车马挨挨挤挤却有条不紊。下了车一行人由着专门的太监领着进了设宴的华光殿。

    殿内灯火辉煌,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夜慕华坐在主席之上,左右妃嫔环伺,语笑晏晏,美酒佳肴,真正是人生得意满满,而群臣分别环坐下首。

    席间仅有葛黎这一名外来的郡主所以被安排在百里兰依身边,百里兰依没有太多的表情。

    几杯酒下肚,每个人的脸上都显了几分醉意,言行也轻浮了些。

    夜慕华抚着酒杯懒洋洋地道:“如此良辰美景,喝酒无意,不妨来个助兴的。”

    “那是,那是……”群臣纷纷附和,更有不少公子哥儿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他们很清楚,一旦入了皇上的眼,不但给家族带来荣耀,对以后的仕途也大有好处。

    葛黎却置身事外,她低着头慢慢转动着手里的果酒,酒光潋滟,一如她现在的心情,从现代穿越到这个不知名的时空,经历了两世为人,心头一片沧桑。

    原来圆月最容易勾起人的思乡之怀,纵然如她也不禁怅惘。在原来的那个时代里,她是个孤儿被杀手组织看中培养,置身于那样残酷的环境里,过得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从来没有想过去爱人或者被人爱,所以乍一穿越到这个时代,夜慕华的屈意体贴深深打动了她,致使她死无葬身之地。

    她不由地捏紧了酒杯。

    此时,夜慕华欣然应允。

    杜锦平遥遥地朝葛黎这边看了眼,笑吟吟地道:“臣妾记得当年百里家表小姐一首惜春争得了神童之名,如此美景良辰不若让她再做一首,以玉引玉,皇上您说呢?”

    夜慕华抚掌道:“好主意!郡主,你做一首听听?”

    葛黎兀自神游,听到他提到自己的名字有些茫然。

    百里君临向她看了眼,眸子里有些许担忧。

    百里兰依皱眉低声道:“你在想什么?皇上要你作诗呢!”

    葛黎忙起身跪伏在地,道:“黎儿领旨,不知道皇上要什么题材?”

    夜慕华心情很好,没有怪罪她的迟钝,道:“中秋之月乃相思之引,你不妨以中秋月为题便可。”

    “是,皇上。”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她,毕竟神童之名非是虚传,也期待她做出惊人之作。

    葛黎眺望着那圆月,略一沉思,慢慢地道:“桂花浮玉,正月满天街,夜凉如洗。风泛须眉并骨寒,人在水晶宫里。蛟龙偃蹇,观阙嵯峨,缥缈笙歌沸。霜华满地,欲跨彩云飞起……”

    她声音清脆带着孩子特有的稚嫩,如金玉之声甚是悦耳动听。再加上她眉目如画,灵动娇小,如月光下正徐徐绽开的花儿,让人错不开眼珠。

    百里君临嘴角微弯,注意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心头不虞。

    突然,另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还带着变声期的沙哑,“记得去年今夕,携酒亭畔,看淡月轻云。梦里佳人昨夜非,转眼秋光如许。青雀踟蹰,嫦娥蹁跹,道佳期近矣。寄言俦侣,莫负广寒沈醉。”

    葛黎微张嘴向那人看去,不过是十四五岁的摸样,场中一阵静默,然后爆发出一阵掌声,“好,好,好哇!这样的诗文真是绝妙,臣是第一次耳闻,对唱和谐,字韵优美……”众人极尽赞美之词。

    那少年自得地一笑,向葛黎瞧了眼便跪拜道:“杜锦城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夜慕华来了兴趣,道:“杜锦城,你是杜家的人?”

    杜锦平面带喜色,道:“皇上,您忘了?这是臣妾三叔幼子,那小时最是喜欢跟着臣妾了。”

    夜慕华哦了声,道:“朕倒是想起来了,如今长大了倒是一表人才,这文采也是不俗的。”

    “谢皇上夸奖!锦城最是敬慕皇上,只恨不得快点长大能为皇上和江山尽一份力。”杜锦城很是灵活,讨人喜欢。

    夜慕华哈哈大笑,道:“如此抱负,朕心甚喜之,你说,你要什么赏赐?”

    杜锦城迟疑了下,眼角的余光向杜锦平看了眼。

    杜锦平笑道:“皇上龙威,臣妾这堂弟被这莫大的惊喜镇住了呢?”她语有深意地,“你呀,年纪小脸皮也薄,你只管说,皇上既然应了你,就会为你做主。”

    杜锦城咬了咬牙,忽然跪倒,道:“锦城仰慕敏宁郡主良久,请皇上成全。”

    百里君临变了脸色,就是葛黎也微张了嘴,转而不禁觉得好笑,杜锦平果然将心思动到了自己的身上,只怕不能如愿了。

    她低头做羞涩状,余光却看向百里君临示意他稍安勿躁。

    夜慕华也是一愣,旋即笑了,道:“窈窕淑女裙子好逑,只是,”他惋惜,“敏宁郡主还是年纪小了些。”

    杜锦平抢着道:“皇上,不过是定亲而已,三五载的再议亲不迟。”笑眯眯地像是看自家的妹子越看越欢喜,“臣妾是真正喜欢郡主呢,您瞧,她和在一起真是对金童玉女是不是?”

    杜锦城更是志在必得,叩头道:“请皇上成全。”

    夜慕华踟蹰着,说实话他并不想将葛黎指给杜家。百里兰依恼怒,虽然她并不待见葛黎,不过她恨杜家怎能眼睁睁地看着杜家如愿?她婉转地道:“杜公子确实有芝兰玉树之姿,不过,敏宁郡主从小寄养在百里府养于葛氏,臣妾以为还是听听葛氏的意见为好。”

    杜锦平挑眉,道:“不过是百里家的一个妾而已,有什么资格左右郡主的婚事?皇上,”她摇着夜慕华的胳膊,撒娇般地,“今儿是个好日子,何不锦上添花呢?”

    夜慕华颔首,刚要说话。

    百里益站了起来,“臣有话说。”

    夜慕华皱眉,道:“讲。”

    百里益有些迟疑不定,眼看对方的神色不耐烦,嗫嚅了下,道:“郡主蒙皇上赐婚是她的天大的福分,只是,只是她的八字……”他吞吞吐吐。

    陶妃慢声慢语地道:“百里大人是不是有难言之隐?难道说这郡主的八字有什么不妥?”

    夜慕华和杜锦平的眉尖都是一跳。

    百里益下了决心,道:“臣不敢欺瞒皇上和平妃娘娘,郡主的八字实在是孤鸾煞星之命格!”

    一言既出惊得众人都变了脸色。

    杜锦城站在那如芒刺在背,扭来扭去。

    杜锦平的脸色难看,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道:“哦,据本妃所知,这所谓的孤鸾煞星实在难得,郡主如此冰雪聪明怎么会是如此命格?”

    百里益纠结地,道:“娘娘不知,她出生之时生母即死,亲人俱失,贱妾葛氏怜惜她养她于膝下,却一直无所出……”

    葛黎本就是葛氏收留,无亲无靠,这一番说辞大多数人都信了,看向葛黎的眼神就变了,有惋惜有幸灾乐祸。

    葛黎捏着衣角低着头一声不吭。

    夜慕华咳了声,道:“如此,便罢了吧。”

    杜锦城闻言松了口气,忙叩头谢恩仿佛占了不干净的东西逃也似地远离开葛黎。

    刚才那番说辞杜锦平看看百里益有些沉重的脸色,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说不出所以然,终究不敢拿杜锦城冒险,只得在心里恨恨地啐了口,将这事揭过不提。

    这一段插曲好像一阵风过,酒席重开,再也没有人提起。

    百里君临坐在那,瞧着葛黎淡淡的神色心头像是堵了什么。

    末了,终于曲终人散,众人拜别谢恩后三三两两地乘着自家的马车回府去了。

    百里益在踏入车门的一刹那回头看了眼葛黎,有些纠结和惋惜。

    葛黎微微一笑。

    他定下心,径直坐进了马车。

    葛黎爬进马车,抬头却撞进百里君临幽深却带着些许怒意的眼睛,她缩了下脑袋,道:“那个,我……”

    百里君临道:“想要躲开杜家也不必用如此激进手段,你,你以后……”他顿住了下面的话。

    葛黎满不在乎地道:“孤鸾煞星,一世孤独无依这也不错啊。”

    百里君临噎住,扭过头不去看她。

    葛黎却心情很好,加上自己本身就是个小孩子折腾了一番早就瞌睡了,摆了摆手,打了个哈欠,“我睡了,世子哥哥,到了叫醒我哦。”说着话,人蜷在软榻上便沉沉地睡去。

    百里君临凝着她,一缕发丝搭在她的嘴边,他慢慢伸手将发丝拨开,纤秀的眉眼,甜美的睡颜,

    百里府大夫人已死,现在是三夫人当家,所以葛黎出入更加自由。

    这天早晨,她带了暗影去窈窕居。

    今年谢婉莹及笄,杨絮及笄,武安然还有几日也要行及笄礼,她专门来选个礼物送给武安然。

    窈窕居一如既往的热闹却不显得繁杂,伙计对她熟识忙笑了引着她上楼,刚转过楼梯却看到杜绣玉正带着个丫鬟姗姗然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