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父亲

    更新时间:2018-11-07 18:15:28本章字数:3558字

    “醒神茶,两百一杯。一会别忘结账。”

    这话一出,我接过茶杯的手立马僵住了,差一点就让杯子落下地板上摔碎了。

    果然是本性难移啊……我心里大骂:死财迷。周瓜皮。小气男。

    不过,骂归骂,这李玄一的醒神茶真的很管用,喝完后,我浑身顿时就有了力气。头不晕,眼不花,走路也有力了,最关键的是我发现在喝完那杯茶后,自己原本有些显孕的肚子居然渐渐变小了。

    当下我愣住,心想李玄一不会给我喝的是打胎茶吧?

    正要询问,李玄一却率先开口道“你放心吧,给你喝的是正宗的醒神茶,不过我在里面加了点特殊配料,可以抑制你肚子里的东西,让你不至于那么快变成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你不用谢我,记得走时留下茶钱就行。”

    原本我是想对他表示感谢的,可听了后半句话,我硬生生把感谢的话给噎了回去。

    站起身子,我从身上掏出二百块钱仍在了桌子上,然后便转头便要离开玄宗馆。

    这时,坐在我对面李玄一咳嗽一声,对着我轻声道:“苏小姐,不多呆一会吗?”

    “不用了,我是穷人,没钱。”

    说完,我大步朝门口走去,准备离开。此刻我是真怕多待下去,李玄一连我呼吸的空气都会要钱。

    对于我的离开,李玄一并未多家阻止,他依旧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杂志,对此我也没太多的不满意,毕竟我已经看清他财迷的本性。我和他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了。

    可后来,当我走出玄宗馆后,心里就后悔了。

    现在是后半夜,天已经大黑,死人街这里家家户户都关了门,街道的路灯没几盏是好使的,灯光稀疏昏暗的很。

    站在街上,冷风吹过身旁,我顿时打了一个冷战。

    我扭看了眼一旁亮着灯的玄宗馆,迟疑着要不要重新进去和李玄一服个软,说不定这样我就能在馆里待到天亮了。

    本来我是这么想的,可后来当我想到李玄一刚才那个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死”样子还有他财迷的本性,我就打消了念头……

    大口吸气,我咬着牙朝着前方昏暗的街道口位置走去。

    这一路上我是提心吊胆,就怕在遇到什么“突发事件”,好在一路上并未有怪事发生。

    后来,我好不容易到了街口位置,等了许久后终于打到了一辆出租车。

    等坐上车,感受到车里的暖气后,我心里的恐惧才平复下来。

    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看着我好奇的问道“小姐,去哪啊?”

    “我去……”

    我正想说出自己家的住址,但想起之前被徐明袭击的经历,我有些不敢回家了。

    司机见我半天没说话,不耐烦又问了句“小姐,你去哪?”

    我沉思一阵,然后拿出手机给闺蜜方小敏打了电话。

    小敏是我在这个城市最要好的朋友,这个时候,我只能想到她。

    几秒后,电话通了,那边传来小敏慵懒的声音。

    “桃子,怎么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那个……小敏,我能去你家借住一晚吗?”

    我轻声说道,心里很不好意思,毕竟这么晚打扰人家……

    “啊?桃子?出什么事了?”

    小敏听我要去她家借宿,立马关心的追问起来……我赶忙编造了个理由,说自己钥匙丢了,进不去屋了,现在这个点也没法找开锁的,所以想去她家借宿一晚。

    不得不说闺蜜就是闺蜜,在我说完,小敏二话没说,一口就答应了。

    等挂了电话,我让司机师傅直接开车去了小敏住的小区。

    大概十几分钟后,出租车来到了小敏家的小区门口,我下了车,付了车费就进了小区。

    进了小敏家,他穿着一身黑色蕾丝内衣,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遗。我是挺奇怪的她一个单身女青年,在家穿这么性感给谁看?

    小敏打着哈欠,待我进屋后,也没多问什么,直接给我找了一间空房睡下。

    小敏家屋子很大,四室一厅,还有个大阳台,装修更是奢华无比。

    之前,我就很诧异她一个工薪阶级怎么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要知道她住的小区可是市中心的皇帝地段,我们的城市虽然不是一线,那楼房也要一万多一平呢。

    不过这不是我关心的问题,现在我只想找一张床好好睡一觉。

    可能是今天经历的太多了。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好久,可就是睡不着。

    后来,好不容易强迫自己合上了眼。我以为自己会一觉到天明,可出奇的,睡着没多长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我身上游荡着。

    那是一双冰冷的手掌,它不断的在我身上游离,从我的脸颊到我的唇,然后是脖颈,然后是胸口……慢慢的那双手居然游离到了我的禁区……

    “不要。”

    当下,我内心发出一声低吼,同一时间胸口传来一阵火热,紧接便睁开了双眼。

    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冒着冷汗,看了下时间,此刻是早上四点钟,外面还没亮天,我只睡了两个多小时。

    可能是我刚才的叫声太大了,吵醒了小敏,她推开门,一脸紧张的问我“桃子,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做恶梦了。”

    我轻声答道,可心里却在想刚才那个……真的是梦吗?我听说过鬼压床……刚才的症状好像就是鬼压床。难道是徐明……他追我来到小敏家了。

    恐惧蔓延全身,我身子颤抖着,不自觉的环抱住了自己的双肩。

    我是不敢再闭眼睡觉了,就这样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等到六点多,东方出现一丝鱼肚白的时候,我才迷糊的睡了会,但八点的时候我就醒了,因为我们单位是九点要准时签到的。

    简单洗漱完后,就吃了小敏做的早餐。她看我顶着两个黑眼圈,脸色难看的很,于是问我是不是没睡好。

    我不想让她担心,所以简单的应付了几句,然后就和她一起上班了。

    来到公司。准备开始一天的忙碌。

    我这人就是这样,只要一忙起来,就会忘记很多事情,哪怕是那些恐惧的事情……因为早上有个重要会议,我是忙得焦头烂额,一时间就将昨晚发生的恐惧抛之脑后了。

    等到中午忙完的时候,我坐在办公室里休息,而这时接到一个快递的电话,说有我的邮件。

    挂了电话,我心里诧异,因为这一阶段我没网购过,怎么会有快递?

    等到去前台接收了快递,这我才发现快递上的寄件人居然是徐明……而且这快递是一个月前寄出的。

    拿着快递回了办公桌,我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看着那包裹严实的盒子,心里紧张到了极点。

    我不敢打开它,怕里面是什么不好的东西。想丢掉它,可这么大盒子,万一被别人捡去的话……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这回打电话的是我父亲,他说自己已经知道了徐明去世的事情,因为担心我所以特意从老家赶了过来。

    听到父亲来了,我心里感到一丝慰藉。而后父亲说已经到我住的公寓楼下了,他会在门卫室等我下班的。

    后来,等我到了家后,父亲已经在门卫室做了好长时间,在那和那保安大爷下了好几盘棋。

    见我回来,父亲拉着我说道“桃子,怎么瘦了这么多。”

    “爸,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声音有些哽咽,看到父亲的瞬间,这些天的恐惧和委屈全都爆发了,我抱着他呜呜的哭了起来。

    父亲摸着我的头,什么也没说,就这样任由我哭着。

    等过了会,我哭够了,擦了擦眼泪,开口道“爸……”

    我本想把徐明变成鬼缠着我的事情告诉父亲,可话到嘴边,却止住了,我知道即使把这些事情告诉父亲,并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帮助,只会平添烦恼,让父亲担忧。

    见我迟迟没说话,父亲叹了口气,抓着我的手道“好了,我都知道了,咱们先回家吧,回家说。”

    说完,父亲拉着我便朝着电梯走去,可我心有迟疑,因为不知道徐明的鬼魂会不会来我家再找我。

    想到这,我便开口道“爸,你吃饭了吗,咱们出去吃饭吧。”

    “出去吃什么,我从老家给你带了你妈包的饺子,咱们回家自己煮着吃。”

    说着,父亲已经上了电梯,而我迟疑着,最后只能跟着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没回来的关系,进了屋,我感觉自己的家温度低的异常。就像是好久没人住似得。

    父亲拿着速冻饺子进厨房开始煮了起来。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里父亲的背影,心里有些不安。

    几分钟后,父亲将煮好的饺子端了出来。结果发现家里没有酱油醋了。

    我们小区楼下就有便利店,不等父亲开口,我就说自己去买,然后便出了屋子。

    等我出了屋,下了楼后,顿时感觉到外面正常的温度,觉着身心都舒畅不少。

    而后我在小区便利店买了酱油醋准备回家,可到了门口发现自己刚才出门太急,没带钥匙,于是我掏出手机想让父亲给我开下门。

    没几秒电话通了,没等父亲说话,我立道:“爸,我没带钥匙,你给开下门。”

    在我说完,电话那头父亲愣了一下,然后轻声道“桃子,你说啥呢?什么给你开下门?你回老家来了,你等等啊。”

    接下来,我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但我面前的门却没有打开。

    “咦,没人啊,桃子,你逗爸玩呢?不带这样的啊。”

    父亲有些责备的说着,而我愣在当下,吸了口气颤抖的问道“爸,你现在在哪?”

    “在哪?当然在老家里了。对了我和你妈刚才还商量过几天去看看你和徐明呢。”

    听了这话,我是傻眼了。如果说我爸是在老家,那刚才和我进屋,给我煮饺子的那个父亲又是谁呢?

    就在我不解的时候,面前的门开了,我看到身上围着围裙的父亲站在门内侧,他笑着看着我,表情很诡异。

    当下,我不敢出声了,而手里立马父亲还在喊着“喂,喂,桃子,说话啊。喂……”

    手机里叫了几声,接下来就是稀稀拉拉的电流声。

    而与此同时,我意识到了不好,丢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就要跑。可屋内的父亲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拉进了屋子。

    我身子一个踉跄,倒在地上,随后听到“咣当”一声,房门关上了。

    抬头,我看着门口的父亲。不,他不是我的父亲。应该说这个假扮我的父亲的家伙。

    我看着他,恐惧的喊了声:“你……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