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吵嘴

    更新时间:2018-11-07 18:15:29本章字数:3040字

      我紧张起来看着李玄一双腿的伤口,顾不得害羞什么的,立马将一旁的药瓶拿起来,然后将药液一点点的涂抹在李玄一的腿上,那些原本冒着光和热气的伤口,在黑夜液体的覆盖下,渐渐的好了下来,勒痕一点点的跟着消失了。

    在所有伤口都消失后……我重重的松了口气,然后帮李玄一提上裤子,可这个过程中,手却不经意间触摸到了他那个部位,当下差点喷出鼻血来,好在最后我靠意志力挺了过去。

    我扶着李玄一回到沙发上,将他的身子平放在沙发上。做完这一切后,我大口的喘气,累的不行,不过看着李玄一痛苦的脸渐渐的变得安宁下来,我心里莫名的有些小成就。

    原本我是想着离开的,可害怕李玄一再出什么变故,就没走,呆呆的坐在地上好长时间,后来不知不觉中趴在他旁边睡着了。

    而后不知过了多久,迷糊中我感觉好像有人将我抱了起来,然后放在了一个柔软的床上,原本我是想睁开眼睛的,不知为何,眼皮沉的很,怎么也睁不开。

    我是在次日的阳光照射下,才睁开的眼,这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卧室的大床上,这卧室有一朝阳的窗户,阳光从中洒进来,正好落在身上,让我感觉到一丝温暖。

    从房间出来,我直接下了二楼,而在旋梯口的位置,闻道一股食物的香气。

    一楼的饭厅内,那黑猫坐在桌子上,脖子上系着餐布,一脸兴奋的哼着“小鱼干,我最爱吃小鱼干,快给我吃小鱼干。”

    李玄一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着,正在做着早餐,看他手脚麻利的样子,那些伤应该没大碍了已经。都说男人做饭的的时候是最帅的,我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是愣住了,而后是李玄一叫喊声才让我回过神来。

    “别傻站着,过来吃饭。”

    我走到餐桌前,李玄一将做好的蛋包饭递给我,还给我倒了杯果汁。而他给黑猫准备的则是一碗小鱼干。

    黑猫看到小鱼干,立马激动的将小脑袋埋了进去,开始吧唧吧唧的咀嚼起来。

    而我和李玄一也动了筷子。期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低着头,嚼着饭。

    当我们都吃完后,黑猫仰头打了个饱嗝,然后就从饭桌上跳了下去,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当饭桌上就剩下我和李玄一的时候,我更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了眼李玄一,我发现他也在看过,当下脸上泛起一阵红。

    我想着吃了别人的饭,总该说谢谢吧。于是乎,我抿了下嘴唇,开口就要说“谢谢”二字,谁知道我说出这二字的时候,李玄一也开了口,对我说的同样是“谢谢”二字。

    当下,我们彼此看着对方,下一秒李玄一嘴角上扬,居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我看着他,不觉着有什么可笑的。

    “没什么……对了,昨天谢谢你帮我涂药啊。”

    “不……不用谢……”

    我结巴起来,想着昨天涂药时近乎把李玄一给看光光的,当下心跳加速,脸也秀红了起来。

    “苏小桃……”

    “恩?”

    “你昨天都看到了吧?”

    李玄一的声音带着质问,当下我有些慌了。

    “看到什么……”

    我吸了口气,看着李玄一,赶忙挥手道“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是闭着眼睛给你涂的药,我绝对没看到你的裸体,真的!”

    我紧张的喊着,可后来我察觉到不对……李玄一一个大男的,就被被我看到又如何?真正吃亏的应该是我吧,我都没怕张针眼呢,他倒先质问起来我了呢。

    想明白后,我立马看向李玄一,然后理直气壮起来。

    “我是看过了,怎么了?那也是为了救你啊,你以为我愿意看啊。”

    说完这话,我本来已经准备好迎接李玄一尖酸的话语,可他却没有生气,反而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有些玩味的看着我,目光中满是不怀好意。

    “你……你这么看我干嘛,我可告诉你哦,我……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哦。”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脑袋短路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结果我说完后,李玄一再次“噗嗤”的笑了声,他眯着眼,看着我轻笑道“放心,我不让你负责,我李玄一可不会为了一多花放弃外面无数鲜朵,况且还是一个没张开的花骨朵。”

    说这话的时候,李玄一特意朝着我胸口瞄了一眼……他这是在含沙射影的说我胸小啊!

    我心里有些生气,当下瞪着李玄一,反击道“是啊,我是没张开,不像有些女人,胸大的跟什么似得,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的男人就喜欢我这款!你如果喜欢胸大的,怎么不去找昨天那个蓝姐,我看她好像挺喜欢你,而且她应该挺有钱的,你这么贪财,娶了她的话,不是一举两得吗?”

    我这话说的声音挺大的,李玄一听后,立马守住了笑,他看着我,眼睛眯了眯,然后冷哼一声道“苏小桃,我有些后悔了……也许我真该让你负责的,毕竟我可是被你看光光了。”

    说完,李玄一忽的起身,他修长的身子越过饭桌朝我靠近。一秒后,李玄一的那张帅脸离我只有不到五厘米的距离,而且还在离近。他嘴角上扬,对着我笑着,而我则很没骨气的脸上一阵泛红,同时火辣要命,如果现在有镜子的,那我肯定能看到自己的样子就跟烧开的热水壶似得,脑袋都是冒白气的。

      李玄一的脸越来越近,眼见就要贴上来了。

    “别过来。”

    我激动的喊了声,下意识的对着李玄一甩了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扇在了他脸上,在阻止他靠近的同时,也在那张帅脸上留下了一个五指印。

    ……

    十几分钟后,一楼大厅的沙发上,李玄一坐那,脸上敷着一个冰袋。他一双眼睛呈死鱼状,此刻正直直的瞪着我。而我坐在他对面,有些局促,不该看他。

    “苏小桃,你是属母猩猩的吧,这么大力气,幸亏我平时锻炼的勤,身体结实,不然刚才那一下就被你直接打瘫痪了。”

    “你还说……要不是你……你要不那样,我会打你吗,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该打,你活该!”

    我噘嘴,瞪了眼李玄一,没好气的回道。

    “切,良家妇女……良家妇女会像你这样怀上鬼胎?没让我笑了好吗?”

    “你……”

    李玄一这句话一下子就戳中我的软肋,我恨得咬牙,可又无可奈何。

    不过想着自己不能一次次吵架都这样处于下风,在恶狠狠的白了李玄一一眼后,我冷冷的开口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身上的那些勒痕怎么来的?是和哪个女人SM时候被勒出来的吧,呵呵,没看出来,李玄一,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我觉着自己应该是成功打击到了李玄一,毕竟在我说完,李玄一整张脸瞬间就垮下来了并且变得阴沉。见此,我心中得意起来,本来趁胜追击,继续用言语打击李玄一,以报复之前我受得气,可这个时候,李玄一……他却站起了身子,什么也没说,转头上了二楼。

    我挺好奇的,依李玄一的个性,在被我言语攻击后,居然不反击回来,而选择默不作声的离开,这有些一反常态了啊?

    心里抱着一丝好奇,我跟着李玄一上了二楼,而他早已经回了自己的卧室,那卧室挺大的,但里面只放了一张床和一个木柜,布局简约的不能再简约了。因为李玄一没关门,此刻顺着门缝,我发现他手里拿着三根香,正在点燃着,而后将其插在了木柜上的一个香炉中,在那香炉后面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张黑白相片,好像是遗照……

    我眯眼仔细的盯着李玄一身前的那遗像看,这才看到那相片里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也就二十几岁的年纪,眉宇间和李玄一长的特别像,难道那是李玄一的妹妹?

    正当我好奇这时,黑猫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脚边,它舔了舔猫爪,轻声对着我道“那相片里的是阿一的母亲。”

    “母亲?”

    我的天啊,李玄一的母亲居然这么年轻?等等……我记着死者都是用活着时的近期照片当遗像的,这么说,李玄一妈妈二十几岁就死了?

    “你是不是很奇怪阿一身上那些伤怎么来的?”

    黑猫这时又开口了,它看着我低声道“那些勒痕全都是他母亲留下的……从阿一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会定期用施加了咒术的绳子将他绑起来,然后锁紧衣柜里,一锁就是三四天天,期间一点吃的也不给,直到阿一快要饿死的时候,他母亲才会将他放出来,这种情况从他五岁一直到八岁,整整持续了三年,而这三年间,不断的抽打和捆绑,造就了那些无法抹去的法术勒痕。”

    “他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都说虎毒不食子的吗?可听了黑猫的话,再想起李玄一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勒痕,我真的想不通他母亲为何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