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守宫砂

    更新时间:2018-11-07 18:15:29本章字数:3243字

    迦若一走进屋子,立马跟自来熟一样跑到床边。

    他先是紧张的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遍,然后又转头看向李玄一,笑着拱起手,对着李玄一拜了下,同时开说了声“谢了,兄弟,改日我一定给你找一株百年灵芝来,把你今日奉献出去的灵气全补回来。”

    “切,你还是先把欠我的钱还上再说吧。”

    李玄一哼了声。他站起身直接离开了屋子,不过在出门前的一秒,李玄一特意转头瞄了一眼,而当他发现我也在看着他的时候,立马尴尬的咳嗽起来,扭头关上了门。

    在李玄一走后,我仍然傻傻的看着那关上来的房门,而这之后没多久,迦若挥手在我面前晃了晃。

    “喂,别看了,人都走了啦。你要是舍不得的话?要不现在我去把他给你叫回来?”

    迦若半开玩笑的说着,而听完他的话后,我立马有些羞得低下了头,不过很快的我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可不是害羞的时候。

    迦若,这个害我怀上鬼胎的家伙终于出现了,他现在就在我眼前,而且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看着他那张笑脸,我觉着现在自己该做的是好好教训他一顿。

    想着,我便怒目瞪向迦若,作势就要抬手打他。

    见此,迦若赶忙抽身从我旁边移开,然后开口喊道“喂喂,你干嘛?君子动口不动手的。”

    “我又不是君子,当然可以动手,你给我过来,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我怒声喊着,结果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度,在我喊完之后,脑袋突然又变得晕沉,好悬再次晕过去。

    “喂,你才刚刚大病初愈,不宜动气,不然李玄一好不容易给你度的气就白瞎了。”

    迦若小声嘀咕一句,听完这话,我立马恶狠狠的等了他一眼。

    注意到我目光不善,迦若紧张的吸了口气,随后他开口道“我刚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不至于这么大火气吧,好歹我可是千里迢迢把你背来玄宗馆的啊,虽然最后是李玄一救的你,可我也算你半个恩人啊。”

    “放屁!迦若,如果不是你,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啊,要不是你那日趁我喝醉……占了我便宜,我会怀上鬼胎吗?我会成现在这样吗?说到底这一切还不是你的错!”

    “怎么?你糟蹋了我的身子,现在反倒要让我对你感恩戴德了?”

    我既气愤又委屈的对着迦若大喊着,而听完我的话后,迦若先是愣了下,随后他居然……居然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听到迦若的笑声后,我心更气了,当下咬着牙,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掐死他,可奈何现在根本没那个力气。

    我只能坐在床上,用自己的看似“凶狠”的目光去扫视迦若,同时心里诅咒他!

    迦若笑了有两分多钟,等他笑够之后,重新看向我开口解释着“原来……原来你以为那天我把你给上了……怪不得怒气这么大呢。”

    “难道你没有吗!”

    我瞪着他,没好气的质问着。

    这个迦若居然敢做不敢当,真是窝囊!和他相比,李玄一的那点小气和贪财的脾性简直不足挂齿,甚至都可以称之为正面品质了。

    “我当然没有,我可以发誓那天我绝对没……没碰你!”

    迦若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可我怎会信他。

    瞥了瞥嘴,我冷哼道“我信你的鬼话才怪!”

    “喂,苏小桃,你这样想就不对了,你仔细看看我的脸,你觉着我是那种会趁人之危的人吗?如果我想的话……当初我在那个满是鬼的酒吧就上了,干嘛还要救你出去啊,这不多此一举吗?”

    “我……我怎么知道你当时怎么想的?也许你当时脑子短路了……或者,或者你觉着那个酒吧太吵,才骗取了我的信任,然后在我家里把我给……”

    后面的话我实在没好意思说出来。哼了声,我就这样瞪着迦若,现在无论他怎么辩解我都不会相信他的,毕竟肚子里的鬼胎是真实存在的,而造就他的只可能是迦若!

    “苏小桃,你这脑洞不去写小说真的白瞎了……我告诉你啊,我真的是无辜的,我没动那个你,而且你肚子里怀着也不是鬼胎。”

    迦若眨了下眼睛,他咧着嘴,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可在我看来他完全就是做戏。

    “你别假惺惺的了,无论你说什么都无法掩盖事实的,真不知道李玄一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

    “我的老天爷啊,你这真是冤枉我了啊,我简直比窦娥还冤啊。”

    迦若皱着眉,而后他在我面前开始踱步,在几秒后,迦若忽的拍了下手,惊叹了一声“有了,我知道怎么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了。”

    留下这话,迦若便跑出了房间,而过了几分钟后,当迦若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身后却跟着李玄一。

    两人是一起走到我跟前,而这个时候,我注意到李玄一手里端着一个白碗,当他做到床边的时候,我看到那碗里面装着的是鲜红色的液体……好像是血。

    “把手伸出来。”

    李玄一也不看我,只是冷冷的像是下达命令的吐出了几个字。

    “干嘛啊?”

    我惊了下,本能的将两只手全都藏到了背后。

    “哎呀,阿一让你伸出来就伸出来,这可是证明我清白的唯一法子了,赶紧配合一下啊。”

    “切,你哪里清白?”

    我鄙视的白了迦若一眼,而迦若尴尬的笑了声,他对着我说道“其实吧,我清不清白是无所谓了,可你就不同了,难道你不想证明自己还是处女吗?”

    “你……你胡说什么啊?”

    听到迦若没羞没臊的公然提到“处女”二字,我立马红了脸,而后第一时间紧张的瞄了眼李玄一,还好,他并没有看我。

    “嘻嘻,紧张什么,这又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相反,这可是很值得的骄傲的呢,想想,在当今社会,这么多诱惑下,你……苏小桃,一个二十多岁,差几年就奔三的女性,居然还保持着处女之身。这需要有多么强的抵抗力和……和忍耐力啊,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是忍不住的,说不定十几岁的时候就找个野男人破了处了呢……”

    “闭嘴!”

    我和李玄一近乎是同时喊出声的。而在听到外面两个的喊声后,迦若立马停了口,尴尬的笑了两声便不再言语了。

    找个迦若真的是太……太不要脸了,怎么什么话都说的出口,此刻我真的是被他说的直想找个洞钻进去。

    我感觉自己快没脸见人了,脑袋低得很沉,不敢抬起来,更不敢去看李玄一。

    “出去。”

    这个时候,李玄一哼了一声,明显是对迦若说的。

    “啊?”

    迦若愣了下,站在原地没动,见此李玄一又重复了一句“出去。”

    “喂,李玄一,你这就不对了吧,怎么见色忘友啊,好歹咱们是相识好几年的老友了,我……”

    “如果你不出去,我就出去了。”

    说完,李玄一不给迦若反应的时候,直接站起身就要往外走,见此,迦若慌了赶忙挡住李玄一,将他拉回床边,然后和颜悦色的对着李玄一道“我出去,我出去,阿一你别生气,呵呵……”

    迦若就这样被李玄一赶出了屋子。

    在其走后,李玄一对着我轻声开口道“他已经走了,你可以伸出手来了吧。”

    我微微吸了口气,抬头看了眼李玄一,发现他正认真的将一根筷子放在碗里搅拌着。

    “那碗里是什么?”

    “是血泥。”

    “血泥?”

    听到这个词,我头皮一阵发麻,而李玄一接下来却说道“不是人血,是壁虎的血肉捣成了泥浆。”

    李玄一解释的同时,对着我摊开了一只手掌,那意图很明显是让我伸过手去。

    我看着他,迟疑了几秒,最后还是按照李玄一的话,将左手伸了过去,结果李玄一没好气的喊了声“不是这只,另一只手。”

    “哦。”

    我是没脾气的立刻换了之手。

    当我的右手搭在了李玄一手掌上后,他轻声说了句“别动,会有一点疼,忍住就好了。”

    说完,李玄一将那放在碗里的筷子捻了出来,那筷子的一头在李玄一手上,另一头则是站着血浆的,他以很快的速度将那筷子头的血浆滴在了我的胳膊上。

    一瞬间,我感到胳膊上传来一丝疼痛,好像被刀子割了一下似得,而紧接着,我看到那滴在我胳膊上的血浆居然慢慢化开,然后渗透到了我皮肤里面,最后在那里变作了一颗鲜红的痣。

    “这……这是什么啊。”

    我紧张的开口喊了起来,李玄一松开了我的手,然后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句。

    “这是守宫砂,古时候用来证明女人贞洁的,只要这宫砂痣在你手臂上不散,那就证明你还是处子身。”

    “……”

    原来迦若说的“证明清白”的法子就是这个……当下我心里有种万头草泥马翻涌而过的感觉,看着胳膊上的守宫砂,它是那么的清晰,没有丝毫要消失的迹象!

    难道说迦若真没骗我?他真的没有碰过我的身子……可既然如此,那我肚子里的鬼胎怎么来的?

    想着,我紧张的看向李玄一,小声问道“这守宫砂真的有用吗?你……你不会和迦若一起串通来骗我吧?”

    我这话有些直白,可能让李玄一不高兴了,当下他瞪了我一眼,随后站起身来,二话不说开始解自己上衣的扣子。

    “你……你要干嘛?”

    “你不是不信我吗?那咱俩现在做一次,等到时候守宫砂消失,你自然就知道这是真的了。”

    “啊?”

    没等我反应过来,李玄一已经脱掉了彻底脱掉了上衣,朝我靠近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