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两种人不能惹

    更新时间:2018-11-06 15:51:35本章字数:3068字

    “哥们,你进来多久了?”

    “快一个月了。”

    “我看你怎么好像还挺好的?他们没有欺负你么?”

    他笑了下,然后掀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满是淤青的身体,然后便不再说话了。

    看来他在这里面也吃了不少苦头:“哥们,你没想过反抗吗?”

    “反抗?我想过反抗,不过他们六个人是一伙的,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反抗。我也是个男人我,我也有尊严,我也受不了这样的日子,可是你想想,在这个情况下不也就只能是低头吗。过一天是一天吧。”

    我没有说话,静静的靠在墙上,想起来了我小的时候爸爸还没与有去世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人过得幸福的生活,我本以为我就会幸福的过下去了,没有想到如今却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我竟然进了看守所。真是世事无常。我变成了自己小时候最看不起的人。

    深夜的时候,身边的人和我说了句话:“你叫什么?”

    “我叫赵欣然。”

    “我叫龙剑飞。叫我剑飞就行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是把一个家里挺有势力的人给打伤了,所以就进来了。你呢?”

    “我和你差不多,和几个兄弟给人打残疾了,赔了不少钱,最后进来呆一个月,然后就可以走了。”

    “你还有个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离开这里。”

    就这样我和龙剑飞聊了一夜,得知龙剑飞了很多的事情,原来这个世界上过得不好的不止我一个,龙剑飞也是一个。这世上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无奈。

    龙剑飞对我也起了共鸣,也开始和我兄弟相称:“兄弟,如果出去混不下去了,记得来找我。”

    “好的,如果我真有那一天了,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兄弟,记住有的时候能忍则忍,小不忍则乱大谋,但是记住了,如果有人坐在你的头上拉屎,如果那个时候还忍,那你就是个懦夫。这个时候要反抗。一定要反抗,告诉他们我们也有尊严。”

    这时天已经亮了,我们两个人在角落里面整整做了一夜,在冰凉的地板上坐了一夜,腰酸背痛的,我现在真的很想家里面床。

    我和龙剑飞又在地上过了一夜,我只睡了几个小时,身体实在是吃不消了,身体和精神都在崩溃的边缘。我已经被关了两天了,我已经受不了这里压抑的氛围了,我现在很想杀人,我想要从这里出去。

    这个时候,纹身男坐了起来,纹身男来到了厕所的位置对着我和龙剑飞解开了腰带。

    纹身男的脸上带着恶心的笑,竟然撒起了尿,骚气的尿淋了我和龙剑飞一身,龙剑飞的脸上也带上了怒意,龙剑飞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龙剑飞。

    我们的表情都很一致,就在这时龙剑飞迅速的站了起来,把纹身男撞倒在地,我也不甘落后,迅速的站了起来,直接一脚踢在了纹身男的老二上。顿时牲口般的嚎叫在屋子里面想起,把那些穷凶极恶的人纷纷叫了起来。

    他们快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直接奔向我们两个人。龙剑飞从后腰部位扔给了我一个胃部磨得锋利的牙刷给了我。

    然后龙剑飞就被人踹倒在地,这时另外两个人对着我就走了过来,我快速地躲开,直接跑到了刚刚做起来的张广的身后,用牙刷柄顶住了张广的脖子上。

    我对着那些人喊道:“你们要是在动一下,我就让你们老大死我手上。”

    我这句话很有效果。这些人都停住了手。张广不紧不慢的说:“小兄弟,别激动,哥哥们就是和你们开个玩笑。”

    “我告诉你们,我不管你们的狗屁规矩,以后要是动我和龙剑飞一下,我就要了你的命。”

    张广是个识时务的人:“好的,以后我们保证不会动你们两个人。你先把这个牙刷放下。咱们有话好商量。”

    听见张广这么说,我也把手中的牙刷放下了,我放开了张广,坐在了硬板床上。

    然而这时纹身男突然站了起来,对着我就冲了过来:“草泥马,今天老子就弄死你了,不管什么后果我都担了。”

    我瞬间从床上弹开,看着纹身男猩红的双眼就能够了解这个纹身男是真的想要弄死我,我现在的情绪已经崩溃了我的怒火已经被点燃,是不会轻松就会熄灭的。

    我直接向前一冲,拿着牙刷扎进了纹身男的胳膊上,牙刷比我想象中的锋利得多,直接刺进了纹身男的胳膊中五厘米还多。

    我们这里的声音太大了惊动了狱警,狱警手里拿这警棍走了过来:“你们什么情况?净给我找麻烦。”

    这时候狱警看到了我和纹身男的样子知道了发生了什么,我和纹身男都被狱警给带走了。

    我被关进了独立关押室,这里面就一个小窗口能够看到走廊上,纹身男被带进了医务室,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我被关了多久,这时候我听见了走廊上传出了脚步的声音,我走到了窗口边上看到了走廊上有两个狱警中间夹着一个人,这个人正是龙剑飞,起初我还没认出来,因为龙剑飞穿着的不是囚服而是自己的衣服。

    看来龙剑飞已经被释放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够被释放,或许一天,或许一个月,或许一年,或许一辈子。

    在这个单间里面过了一夜,门终于响了起来,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见了最初带着我回到监里的狱警走了进来对我说:“赵欣然,跟我领东西,你被释放了。”

    我顿时都惊讶了,玛德,我竟然这么也被释放了,我终于被释放了,我终于能够呼吸到外面的清新的空气了。

    我跟着这个狱警领完了东西之后走出了监狱的大门,狱警和我说:“在外面别这么热血了,免得再进来,我可不想在这里再见到你了。”

    狱警说完之后回到了看守所里面,我呼吸了一口外面清新的空气,朝着家里的方向走着,我现在最想干的事情回到我的床上就是睡觉。好好地睡一觉。

    狱警回到了看守所里面之后和另一个狱警说:“没有想到这个小子背后的势力这么大,他惹的可不是一般人,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出去了。”

    “可不嘛,我本以为他是个普通人呢,没想到来头这么大。”

    ……

    好在妈妈还没有回家,这这些事情我可以就当做没发生过去。我躺在了床上忘却了自己经历的这些事情,好好的水上了一觉,以后会经历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既然不想让自己活得太累的话,那么就不要为以后的事情担心。过好现在。

    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这个时候竟然响起了敲门声,我打起了警觉,悄悄地走到了门口从猫眼向外看,看到的只有王雨桐一人,不知道王雨桐为什么会来找我。

    我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我还是开门了,我相信王玉同不会害我的。

    王雨桐坐在沙发上问我:“赵欣然,这几天你怎么了?怎么没来上学?”

    “我这几天有事情,所以就没有来,不过班长你竟然这么关心我。还主动来看我。”

    “我还以为你出什么意外,我这几天托了好多人都打听不到消息。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我还以为你被范志刚抓去了呢。”

    我哈哈一笑:“班长你想多了,范志刚那个货想要抓我,得下辈子。”

    这时候班长说:“这几天范志刚也没有在学校,所以我就想多了,总之你没事儿就好,你这几天干嘛去了?看起来这么憔悴呢。”

    我随便撒了个谎就圆过去了,和王雨桐又随便的聊了聊,王雨桐就回家了。

    王雨桐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还真是符合她的性格。表面看起来高冷,其实内心还是个很不错的姑娘。

    不过这个范志刚没有来,我还真有些好奇,这个范志刚在我被关进看守所里面的这几天到底干嘛去了?

    不过他这种学生来不来学校都没有区别,没有人管,最好是永远都别来,我好和我的王雨桐消停的上学。

    ……

    今天是假期,我来到了外面找了家饭店,毕竟我刚刚从看守所出来,应该吃顿好的,去掉身上的霉运。

    点了几个小菜,我便坐在了大厅上吃了起来。不知道那个家伙说过的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不,我就碰到了。玛德我刚付完钱,就看见了包厢里面,周轩还有范志刚以及那天被我攘沙子的几个人走了出来。

    我顿时就慌了,转身就准备跑,然而我还是被周轩这只狗发现了,周轩对范志刚说:“刚哥,是赵鑫然那个小子。”

    “追,看见这个小子我就来气,看见他一次我就得打他一次。”

    可能我今天吃饭也没有把我的霉运洗下去,门口进来了一个体重200斤的大妈,我直接撞在了那个大妈的身上,被弹了回来。

    这一下可好,再一次落在了范志刚的手里。今天或许就要被打死了,如果不是那天有警察来了,我或许那天就被打死了。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