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一脸懵逼

    更新时间:2018-11-06 15:51:36本章字数:3001字

    我躺在王雨桐家的客房里面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今天在王雨桐的家给了我很大的冲击,原来一个人有钱还能有钱到这个地步。

    我感觉自己这么多年都白活了,我第一次和这么有钱的人接触。我终于能理解为什么总有不同的车来接王雨桐回家了,因为王雨桐家有钱阿,对王雨桐的爸爸来说这几辆豪车都不算个事儿。

    我在观察他家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了一下他家画上的落款,我刚刚用了手机搜了一下,这个画可是齐白石的作品,如果是真迹的话,至少要三百多万上下呢。顿时我就心惊了。

    王雨桐的爸爸到底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物,竟然能混成现在这样,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成功人士,我是真的羡慕嫉妒恨。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人家这样的高度呢。

    然而也只能是想想吧,这个将会是我毕生追求的梦想,我也想变成个有钱人,我也想出去挥霍,我也想浪费,我也想让人在背地里骂我你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你算个屁!

    其实我更想让我妈妈过上好的生活,妈妈受的苦太多了。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窗外已是拂晓,我再一次感到了自己的前途有多么的迷茫,未来充满了变数,或许有一天我锒铛入狱,也或许有一天我走上巅峰,未来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

    就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不知不觉中我进入了梦乡。

    当我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的小脸,王雨桐对我说:“懒猪起床了,现在都九点多了。”

    我做了起来揉了揉睡意惺忪的双眼:“原来都九点多了,那我是得起来了。”

    “起来收拾收拾,洗把脸,然后吃点早饭吧。”

    我按照王雨桐说的做,好让自己清醒一些,昨天晚上睡得太晚了,真是感慨颇多。

    在客厅吃了点东西,就看见王雨桐的爸爸风风火火的就跑了过来:“小朋友,谢谢你了,真是太谢谢你了。”

    现在的这个情况给我弄得有一些懵逼。我完全搞不清楚现在这是怎么个情况,王雨桐的爸爸说感谢我,这是几个意思。

    “怎么了叔叔?怎么就突然谢谢我了,我怎么没有反应过来呢。”

    “小朋友,你知道吗,我们在那个手机里面找到了更多有用的信息,如果不是小朋友你得到了这个手机的话,我们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够得到这么多的情报呢。”

    “没事叔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的。”我现在怎么感觉王雨桐的爸爸是一个搞情报工作的人呢。哈哈我真的想太多了,我的脑洞都要突破天际了。

    “不行,一码归一码,我得好好谢谢小朋友你,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叔叔都满足你。”

    “我真的不要,我也没有做什么,无功不受禄阿。”

    王雨桐的爸爸摇摇头:“不好使,我认定的事情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说吧你要什么,叔叔都满足你。”

    我看了看王雨桐,王雨桐面带笑颜的对我说:“你就听我爸爸的吧,我爸爸是个很执拗的人。”

    “那好吧叔叔,麻烦你和黑猩猩,不对,口误。是伟杰哥说一声,别让他拎我了,我挺没面子的。”

    王雨桐的爸爸听见我这么说之后也惊呆了:“什么?你确定就这个要求是么?”

    我点点头以示肯定:“对的叔叔,我就这个要求,剩下就没了。”

    “那好吧,我满足你。”

    王雨桐的爸爸对着站在一旁的伟杰说:“伟杰,以后就按照这个小朋友说的做,别拎他了。”

    伟杰毕恭毕敬的回到:“好的老板,我知道了。”

    “好了小朋友,你的请求帮你达成了,我本以为你会朝我要钱或者要车呢,没想到你竟然说出来了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请求,我真的对你刮目相看。”

    我笑着回应:“叔叔,我觉得钱这个东西还是自己凭能力赚来的花着才安心,靠这种投机取巧赚的钱我自己花着不舒服。”

    我在我的内心里面已经心痛到死了,我的心简直就是在滴血。谁说我不喜欢钱了,我恨不得朝王雨桐的爸爸要个十万二十万的,好用来贴补家用,换取我妈妈的好生活。

    可是我还是忍住了体内几乎控制不住地对钱的欲望,对钱的洪荒之力,现在是在王语桐的面前,一定要压制,再压制。看来我只好放长线钓大鱼了。

    我现在要尽量的和王雨桐的爸爸打好关系,或许等我以后毕业了,不想混了的时候,王雨桐的爸爸会给我指条路,或者给我个工作干,这都是有可能的事情,所以我现在给他们留下一个视金钱为粪土的印象是非常的重要的。

    就这样我俩开了王雨桐家的别墅,也就是这样我和一大笔人民币失之交臂。我想哭的心都有了。

    等我走了之后王雨桐的爸爸摸着自己的下巴说:“这个赵欣然的确是不错,看来我没有选错人。”

    王雨桐从后面走了出来听见了自己爸爸说的话,王雨桐问到:“爸爸,你在说什么?什么没有选错?”

    王雨桐的爸爸岔开了话题:“没事,我在想我早上看的书呢,对了,一会你妈妈就回来了,咱们准备迎接一下哈。”

    王雨桐显得非常的开心:“好呀,好呀,妈妈终于回来了,我都要想死妈妈了。”

    ……

    到了市区之后我回到了小宾馆,在伟杰的车上的时候我和龙剑飞通了电话,龙剑飞要一会才能到市区,所以让我来这里等他们。唯一庆幸的事情就是我下车的时候伟杰没有拎我的脖领子,给我留了点尊严。

    在宾馆里面等了一会,外面才想起了刹车的声音,我走了出来迎接他们。

    兄弟们都是灰头土脸的回来的,我记得我们刚出发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是神采飞扬,精神奕奕的出发了,然而现在回到了市区就都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个反差着实有些大。

    龙剑飞对我说:“欣然,你到了多久了?”

    “能有半个小时吧,没有等多久。”

    佳佳和前台妹妹都走了出来,我过去拉住了佳佳的手:“佳佳真是对不起,我那天走的实在是太着急了,不好意思。”

    佳佳的神情有些疲惫:“没事儿,没事儿,你有你忙的事情我能理解。不要说这个了,我好累,我想好好睡一觉。”

    我扶着佳佳回到了宾馆里面,佳佳躺在了床上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龙剑飞站在门口对我说:“就让她睡吧,她做天晚上一直没有睡好,你跟我出来一趟。”

    “好,走吧。”

    我和龙剑飞来到了外面,龙剑飞打开了那辆红车的车门坐了进去,我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龙剑飞系上了安全带一脚油门开了出去:“欣然,你和我去医院看看受伤的兄弟吧。”

    “行,走吧,我还正想过去看看呢。”

    到了医院,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王远伟的白色桑塔纳停在了门口,原来王远伟还没有走。也对可毕竟受伤的这个兄弟和王远伟的关系也算不错,两个人一直在一起说话喝酒什么的。

    龙剑飞带着我找到了病房,受伤的兄弟正躺在床上睡了过去,龙剑飞小声的对坐在床边的王远伟说到:“怎么样了?情况怎么样?”

    王远伟走出来伸了个懒腰:“没事儿了,好在没有感染,这一刀扎在了阑尾的地方,大夫顺便给他做了个阑尾炎手术。”

    我当时就无奈了,龙剑飞也是一脸无奈的样子:“我靠,不会哟这么巧的事情吧。”

    王远伟收起了刚刚玩世不恭的笑脸:“还真没有,这一刀扎在了小肠上,做了三个小时的手术才退出来,还没有脱离危险呢,这些日子只能靠营养液维持下去了。”

    我双手掐着王远伟的脖子:“你大爷的,这都啥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王远伟憋红了双脸说道:“我这不是为了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嘛、”

    “你大爷的,你这样我们更尴尬。”

    ……

    我们都在病房里面安静地坐着,这个兄弟已经睡醒了,龙剑飞走过去轻声的和他说这话:“兄弟,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让你白白的挨这一刀的,我已经了解到了一些那个人的信息,你放心吧,我会为你报仇的。”

    “剑飞哥,我相信你会为我报仇的。我没有怀疑你。”

    “受苦了兄弟,这些日子委屈你在这医院待一段时间了,医药费不用担心我都给你出了。”

    “谢谢剑飞哥,我没事儿,我能挺过去的。这都不算啥。”

    龙剑飞对王远伟说到:“远伟,你去给找个看护吧,咱们这些日子会有动作的,你最好多休息休息,保持充足的战斗力,我们好去向那个人讨回来个说法。塔码的,不能让他弄伤了咱们的兄弟还在外面花天酒地,弄我龙剑飞的人就是弄我,我今天非得找回来这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