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六处

    更新时间:2018-11-06 15:51:36本章字数:3006字

    我睡觉之前还控制不了我的身体,然而现在我竟然能够控制我的身体了,哇塞,这么神奇吗。

    在我惊奇过后,身体上传过来的痛楚直击我的内心深处,我疼痛的在床上滚动着。

    王国兵和那个张导还带着两个护士回到了房间里面,我痛苦的转过头看着门口,看着那个护士,我突然胃里面一阵翻腾,我张开了嘴巴朝着地上吐了出来。

    我以为我吐出来的会是我吃的东西。实际上并不是,我吐出来的竟然是一摊黑色东西,这个东西吐在了地上之后不断地冒泡,不断地冒泡。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张导蹲在了地上看着这个东西说道:“好在是最普通的,我的推断是正确的。”

    张导对着另外两个护士说:“你们两个人每天给他打一针营养液,不要打止痛药。”

    张导对我说:“年轻人,你中了一种化学的毒剂,现在已经被解读了,只不过你要在这个地方再呆三天,这三天你的身体会发生各种各样的状况,你会很痛,但是你要忍耐,因为我部门不能给你打止痛药。”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忍的。”

    “你现在的身体的各种部位,各种机能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恢复,你的身体会和以前不一样,会变得比以前更好,跑得更快,跳的更高。只不过……”

    我问了下去:“只不过怎样?”

    “只不过这个过程会很痛苦,希望你能够忍下去。”

    这个张导是个善良的人,到最后也没有说出来最后我会怎样。

    王国兵走了过来对着我说:“小朋友,你放心这里的都不是坏人,你的确是中了一种化学的毒,我们在权力的为你解毒,所以你现在要配合我们,可以吗。”

    “可以的,叔叔,我相信你们。”

    “好那就好,至于这具体是怎么情况等到你有时间的时候我在告诉你,现在就不说了。”

    “叔叔,我现在只有一个事情放心不下。”

    “怎么了什么事情你和我说。”

    “我想知道我妈妈那里是怎么说的,我优点放心不下我的妈妈那面。”

    “那就放心吧,我让你们学校和你家里沟通了,说你要在老师家补课,专门给你设计的课程,目的是让你考个好学校,就是这么说的。”

    “原来是这样,只要我妈妈不担心我就好,麻烦叔叔了。”

    “没事儿,你好好休息吧,一定要忍住,坚持下去你就赢了,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恩,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王国兵和张导走了出去,两个护士就留在了我的房间里,我的旁边还有一张床。

    一个短发的护士对我说:“我们两个人负责这段时间你的衣食起居,有事情和我们两个人说就好了,不用客气的。”

    “好的,麻烦两位美女姐姐了。”

    这两个护士笑了一下,那个长发的护士对我说:“油嘴滑舌的,现在身体都是这个情况了还有心思打趣我们两个人。”

    “看到美的事物总会让我忘却疼痛吗,更何况是看见了两个美人儿呢。”

    长发护士和短发护士两个人捂着嘴巴在那里笑着。随即短发护士说:“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做桂美。”

    长发的护士说:“我叫做李冰。”

    “二位姐姐好,我叫做赵欣然。”

    “赵欣然阿,好像是个女生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我妈妈为什么会给我起这个名字,或许是让我对什么事情都欣然接受吧,不去争夺太多,想让我安稳的过以后的生活,应该就是这个寓意吧。”

    然而我自己在心里面加了一句,妈妈的这个寓意明显的失效了,我现在的生活注定了不平凡。我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被称作六处国家得机密的机关,我能来到这里就证明了王国兵的不一般。

    毕竟这里是机密的机关,我以后很有可能也会被王国兵提拔进来,到时候我也会成为这个六处的一份子,我不知道这里具体是干嘛的,不过我看到了那些个瓶瓶罐罐,以及那些科学家的办事情很有规矩的作风就知道这里不一般了。

    也许从今天开始,我以后的生活都不一般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从我身体会变好看来,以后是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的。

    两个护士看着我一言不发,眼睛里也没有了神情,两个人小声的说:“阿美,你说赵欣然是不是疼傻了。”

    阿美点点头:“冰冰,我也是这么的觉得的,先不理他了,我们把那摊东西收拾起来吧。”

    说完他们两个人就一起把我吐出来的东西收拾了起来,等她们两个人再进来之后我又睡着了。

    没办法,身体实在是太疼了,我强忍着痛意睡着了,如果我醒着的话我会更痛的。

    两个护士看见了我睡着了之后很无奈的对对方说:“赵欣然真能睡,算了,咱们两个人也收拾一下吧,毕竟要照顾他两天我们把睡的地方也都收拾了吧。”

    她们二人在一旁收拾着那两张病床,等到换完了床单被罩之后她们二人拉起了帘子在里面躺下了。

    我醒来的时候还是扎针把我疼醒的,阿美给我扎了一针营养液,手指上冰凉的刺痛的感觉让我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阿美关心的问我:“是不是扎疼你了?”

    “没事,不疼,我是渴了,我想喝水,你们能喂我一口吗。”

    冰冰说:“好的,你等一下哦,我把水给你打开。”

    冰冰拿过了一瓶没有名字,什么都没有的矿泉水拧开了之后扶起了我的头,开始喂我。我闻着冰冰身上的味道,没有医院里面的消毒水的味道,反而是一种很香的味道,就好像是哈密瓜的味道,我可想咬一口冰冰了,尝尝她到底是不是哈密瓜做的。

    然而好在我克制住了,万一我真咬了这可怎么办,到时候可就是个大事情了。

    冰冰喂着我喝水,这个水比我在外面喝的矿泉水好喝得多得多,而且很甜,完全形容不上来了这个到底是什么味道。不过这个水透过喉咙咽下去之后对喉咙来说是非常的舒服,有一种释放了的感觉,简直爽到爆炸了。

    我问冰冰:“冰冰姐,这个水为什么和我在外面喝的水不一样呢,感觉这个水好好喝阿。”

    “那是自然的了,这可是特供的水,不是一般的水,当然要好喝多了,而且这个还有功能饮料的成分呢,能够让人快速的恢复体力,提起精神,对嗓子不好的人来说,是润喉利器。”阿美抢着回答道。

    冰冰对阿美说:“阿美,你知道吗,你现在好像是一个推销的,为的就是把这个水卖出去一样,一口气说了这个水所有的功效。你不累吗。”

    “我不累阿,况且这个水本身就很好喝阿,我当然要说了,我都很喜欢喝呢。”

    “是真的好喝,我现在发现了,我以前喝的那些矿泉水都和自来水没有什么区别。”

    “那是当然的了,赵欣然,我发现你真的很爱说话阿。这是为什么呢?”

    “嘿嘿,第一点我是怕你们寂寞,陪你们说话。第二点是我和你们说话也能让我忘了疼痛的感觉,所以我就一直和你们说话了,何乐而不为呢。”

    阿美点头:“没错,你说的很对,我相信你,好啦好啦,咱们三个人要不要玩点东西,要不然太无聊了。”

    冰冰问阿美:“阿美,玩什么阿?我们在这里能玩什么阿?”

    阿美好像是变魔术一样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副扑克:“来吧来吧,咱们斗地主吧,我都好久没有斗地主了,咱们趁着现在没有人管我们,赶紧多玩几把,我都要憋坏了。”

    冰冰无奈的看着阿美:“你阿你阿,都工作了还像个小孩子是呢,行吧,那就陪你玩玩吧。”

    看着她们这么开心,我也自然跟着他们玩了,只要能分散我的注意力怎么玩都成,况且就是一个打扑克,就算我一只胳膊在打针,我也能陪他们玩,多大个事请阿。

    刚刚开始玩了几把,我都是输,阿美一直在赢,不知道是运气的事情还是怎样,阿美的牌一直很好。

    我和冰冰的牌一直都不怎么样,我们两个人一直都很倒霉,牌都很小。

    玩了好几把,最后我终于赢了,我高兴地都唱了首歌出来。咱老百姓,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吼)

    咱老百姓,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嘿)

    咱老百姓,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吼)

    咱老百姓

    高兴,高兴

    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吼)

    哟么哟么哟呵哟嘿

    哟么哟么哟呵哟嘿

    高兴,高兴

    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

    咱老百姓们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

    阿美和冰冰两个人死死地盯着我对我说:“你好像是个智障呢,不就是赢了,至于那么开心吧,好像你得了奥运冠军了,你真无敌了。”

    我捂着脑袋:“哈哈,我太激动了,来来来,咱们继续哈,我就不信我不赢了呢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