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节 尸精

    更新时间:2018-11-06 15:55:10本章字数:2915字

    事情败露,现在张麻子又不理我,我知道在劫难逃,不过我不会那么爽快就承认的,这样至少能为村里人争取一点点时间,希望他们赶紧跑吧,这是我能为他们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不说是吧?”

    见我不说话,白晨笑了笑,从身上摸出一把刀子,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刀子很锋利,这玩意儿割在身上肯定很痛,我满脑子都是千刀万剐凌迟什么的,心里怕得不行。

    “二叔,你误会了!”

    看到白晨把刀子摸了出来,白淑琴连忙说道:“毒肯定不是张远下的,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也中毒啊,你先出去一会儿,我有话和他说!”

    白淑琴竟然为我开脱,我反而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到底什么情况?

    白晨很凶的瞪了我一眼,把刀子收起来,转身走出房间,顺手把门带上了!

    白晨一走,白淑琴端起桌子上的碗,走到我的面前,温声细语的说道:“二叔脾气比较暴躁,你别往心里去。这是他开的药,对化骨龙的毒很有效的,以前白家沟好几个误食化骨龙的人,都是二叔治好的。”

    这碗药是白晨刚才端进来的,白淑琴喝了小半碗,还剩下半碗。

    看到白淑琴这副样子,我反而有点搞不懂了,这件事情根本经不起推敲,白晨只要和白淑琴一对质,肯定能发现毒是我下的,可是白晨要找我麻烦,白淑琴为什么又阻止了?

    “喝吧!”

    白淑琴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小声说道:“喝完了我有话和你说!”

    我已经落在他们的手里,要杀要剐全看他们的心情,既然她现在不杀我,我乐得拖延时间,接过药碗一口喝干。这药很苦,还有一股很重的腥味儿,里面应该有蝎子蝉蜕之类的药材。

    白淑琴拿起纸巾,帮我把嘴角的药擦干净,很温柔的望着我:“还记得新婚之夜,你对我说过的话吗?”

    “记得!”

    我更加疑惑,白淑琴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怎么都感觉不对劲儿,硬着头皮说道:“这事儿是我一个人干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我的家人是无辜的,你能不能放过他们?”

    我知道在劫难逃,只希望她发发慈悲放过我的家人,虽然我知道,白淑琴手下留情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她这次回来就是报仇的,就算没有下毒的事,她也不会放过他们的,我们全村人一个都逃不掉。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对于我的问题,白淑琴置若罔闻,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我听过最动听的话,你要说话算数,好吗?”

    这。。。

    白淑琴这么说,我更加糊涂了,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可是。。。”

    她好像没有要杀我的意思,我刚想问为什么,白淑琴突然伸出两根手指,封着我的嘴唇,然后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话。白淑琴停顿了一下,小声说道:“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点了点头!

    “可是你对我有误解!”

    白淑琴握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口,白淑琴温声细语的说道:“十六年前你救了我,所以十六年后,我嫁给了你,与其说这是报恩,还不如说是上天安排的一段缘分,我不会害你,不会害你的父母,也不会害张家村的任何人!”

    白淑琴的语气很真诚,我感觉她没有撒谎,因为我们对付她的计划已经败露,现在白晨也来了,就连张麻子都不敢站出来,我们完全是砧板上的鱼肉,她根本没必要骗我。

    可是。。。

    如果她说的是真话,张家村为什么死了这么多人,那只僵尸又是怎么回事?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白淑琴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想问村里是怎么回事吧?我每天晚上都会出去找她,不过她很狡猾,好几次都与她擦肩而过,所以我让你把二叔请过来,我们一起对付她!”

    白淑琴很诚恳,我已经有点相信她的话了,不过在我的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二傻是怎么死的,赵大山又是怎么遇害,还有我们去找赵大山那天晚上,张明说他回头看见的那个女人是白淑琴,这些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都是我心里的疑问,既然白淑琴愿意坦诚相告,我干脆全都问了出来,看看她怎么解释!

    “二弟和赵大山之所以遇害,是因为他们去了后山!”

    白淑琴想了一下,小声说道:“后来你和张明去找赵大山,我担心你们遇到危险,所以一直跟着你们,然后你们遇到鬼打墙,也去了后山。在后山坟地,张明不听你的劝告回头,吹灭了肩膀上的命火,马上就要被害,我只能现身出来保护他,结果让他看见了!”

    我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前后一想,确实像白淑琴说的那样,张明回头吹灭自己的命火,才惹上了麻烦。我心里又信了她几分,不过村里发生的惨案,十三个老人一夜之间暴毙,这又是怎么回事?

    “她需要很多阳气,所以杀了村里的老人!”

    白淑琴想都没想,直接对我说道:“不过她已经不满足那些老人的阳气了,前两天她又对张明下手,是我用他家养的那条大黄狗,替他挡了一劫!”

    怪不得那天晚上,张明没有死,原来是这么回事!

    “她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淑琴这么说,我心里的疑问也越来越重,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僵尸,不过赵大山说不像,现在听白淑琴这么说,我也觉得不像是僵尸,因为僵尸肯定不会鬼叫人,也不会吹灭别人命灯这种本事,难不成是鬼?

    “她不是僵尸,也是鬼,而是一只尸精!”

    白淑琴皱着眉头,压低声音说道:“她原名叫梁玉,是大地主张有财家的童养媳,因为生不出孩子,一直被折磨虐待,26岁的时候投河而死。梁玉怨气太重了,尸体还没下葬就有尸变的征兆,不过张有财不允许火烧,所以风水先生把她葬在我的神龛下面,希望我能镇住她,后来文革破四旧,神龛被毁了,我也被你师父收了,几十年过去,她的尸体竟然成精了!”

    梁玉?

    这个名字我没听过,不过张有财我知道,他是张家村的大地主,为富不仁十分缺德,我爷爷当年还在他手里租地种,被剥削得很惨。后来文革斗地主的时候,张有财被愤怒的村民活活打死了,现在就埋在后山。

    就算这些都是误会,可是她给张麻子写的那封信是怎么回事?

    还有张麻子儿子的死,和她有没有关?

    听我提到张麻子,白淑琴的脸色不太好看,对我说张麻子的儿子不是她杀的,因为杀一个傻子毫无意义。张麻子还是有点本事的,如果她真的要找张麻子的麻烦,直接就会对他下死手,把他的傻儿子杀掉,这不是摆明了拉仇恨嘛,给自己树一个本事不弱的敌人,多蠢的人才会干这样的事。

    至于那封信,因为她发现张麻子在调查她,所以她写了一封信警告他,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到了现在,事情基本上搞清楚了,不过我的心里还有最后一点疑惑,为什么结婚才十来天,我的身体就虚成这样,我身上的阳气哪里去了?

    我这么问,白淑琴羞得脸都红了,不好意思的白了我一眼,娇滴滴的说道,说寻常的夫妻,一星期也就三五次,两三次的也正常,哪有像我这样狼吞虎咽不懂节制的。

    白淑琴这么说,我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敢情我一晚上把别人一星期的公粮都交完了,怪不得身体虚得那么厉害,原来问题全出在我自己身上。看来我以后要节制了,要不然早晚会被她榨干。

    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对白淑琴的怀疑基本上消除了,心里满满的都是愧疚!

    我也明白了她的心意,她知道毒是我下的,但是她不想让白晨为难我,所以让白晨出去了。白淑琴越是如此,我越是心中有愧,她真心实意待我,我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不应该。

    “不好!”

    白淑琴看了一眼外面,小声对我说道:“二叔在外面!”

    这。。。

    我连忙朝外面看,果然看到窗户边上,有一个人的影子,不是白晨还有谁!

    凑到窗户边一看,白晨正站在窗户外面的走廊上看风景,距离我们只有一墙之隔!

    看到我们出来了,白晨很无语的瞪着我们:“算了算了,嫁出去的侄女泼出去的水,我懒得管你们的这点破事儿。你们帮我准备一点东西,我去把那只尸精解决了,免得她再出来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