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节 狗血淋头

    更新时间:2018-11-06 15:55:10本章字数:3258字

    白晨要的东西种类不多,但是量很大,纸钱要100斤,黑狗至少10条,还有今年刚收的糯米,至于数量。。。当然是越多越好,他让村里人把今年新收的糯米全都拿出来,然后撒在房前屋后。

    纸钱好买,糯米也是现成的,不过我们村里的狗都死光了,只能到周围的村子去找。山里人家家户户都养狗,只要给钱,买回来10条黑狗只是时间问题,听到是白家沟的巫师来帮忙,大伯二话不说就安排人去买了。

    在白晨的指点下,大量糯米洒在房前屋后,特别是后山与村子的几条路上,是重点抛洒的地方,路上铺了厚厚一层米。

    黑狗买回来后,白晨直接让人把黑狗杀了,他只要血,至于那些狗肉,白晨让大家把肉分了吃掉,驱驱身上的邪气。

    除此之外,白晨还让村里把剩下的牲口全都集中起来,就关在晒谷场边上的牛圈里,他要用这些牲口做诱饵。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天已经黑了,我问白晨要不要找人帮忙,白晨说不用,让村里其他人全都躲好,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

    白晨不喜欢我,但是他对白淑琴很关心,他这么安排是为了白淑琴着想,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真正身份,免得以后没法和村里人相处。

    其实我的心里还有一点疑问,就是给白淑琴下毒的时候,我明明没喝水,为什么还是中毒了,这个问题越想越纠结,可又不是啥好事儿,去问白淑琴肯定不好,把我弄得很郁闷。

    见我不对劲儿,白淑琴把我拉到一边,问我有什么心事?

    我不想说,白淑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无奈之下我只好把心里的疑惑告诉了她,看我一直在为这个问题纠结,白淑琴捂着嘴笑了一会儿,搞得我更加郁闷了,我到底是怎么中毒的?

    “你确定没喝水吗?”

    白淑琴凑到我的面前,张嘴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笑得更厉害了!

    呃!

    好吧!

    我有种哔了狗的冲动,原来问题出在在这里,简直没谁了!

    天一黑,整个村子立刻变样了,到处都在吹阴风。阴风一吹,周围的气氛立刻不对了,一股股凉气往我身上扑,我好几次都感觉有什么东西撞在我身上,然后又被弹开。

    见阴风吹得厉害,白晨让我把那些纸钱拿出来撒,我不敢怠慢,把装在背篓里的纸钱抓出来,一把把往天上扔。

    说来也怪,正常情况下,不管多轻的东西,只要有重量,在天上飘一阵儿肯定会落地的,可是这些扔出去的纸钱,直接被那些阴风卷走了,朝四面八方乱飞,那场面实在是太诡异。

    “张远!”

    “张远!”

    撒了一阵纸钱,我突然听到有人在喊我,我以为是白淑琴,连忙回头一看,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出现在我面前,这个女人脸上抹了腮红,一张脸上全是瘀伤,青一块紫一块,伤口还在往外冒着脓水,看着十分恶心。

    见我回头,那个女人一下子跑到我的面前,伸手就掐我的脖子!

    脖子被她死死卡住,我连忙抓着她的手,想把她的手扳开,可是她的力气实在太大了,我根本扳不动。她的手越掐越紧,我的眼珠子直往外翻,已经无法呼吸了,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憋闷恶心。

    被她死死卡住脖子,我浑身力气都泄空了,身体越来越软,不由自主的朝前面跪了下去,把头往地上撞!

    突然!

    我看到白淑琴朝我这边走了过来,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女人,直接消失不见,白淑琴连忙把我扶了起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干嘛掐着自己的脖子不放?

    白淑琴这么说,我整个人都傻了,低头一看,我的双手正死死掐着我的脖子,连忙把手松开,大口大口的吸气。窒息了好一会儿,我浑身软得厉害,软绵绵的靠在白淑琴身上,一股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刚才那个一脸瘀伤的女人,是不是梁玉?

    我记得很清楚,二傻死的时候,是双手卡着脖子跪在地上,赵大山也是这么死的,上次和张明去后山,他也是卡着自己的脖子往地上磕头,越想越觉得恐怖,我觉得梁玉已经盯上我了,刚才她要害我!

    见我这边不对,白晨也走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不敢隐瞒,连忙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他,听到梁玉出现了,白晨和白淑琴同时变了脸色,问我现在的梁玉是什么样子,她身上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

    他们这么问,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他们没看到梁玉?

    “快说啊!”

    白晨急得双脚跳,不停的催我!

    我看得很清楚,梁玉身上穿着一件红衣,我肯定没有看错!

    听到是红衣,白晨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白淑琴也“呀”的叫了一声,似乎有些意外!

    “怎么了?”

    我有些害怕,连忙问了一句!

    “没事!”

    白淑琴安慰了我几句,白晨就没那么好脾气了,直接骂我蠢,大晚上的连是谁都没有搞清楚就回头,这不是嫌命长吗?

    被白晨骂了我一顿,我也无话可说,这确实是我自己傻逼,没想到她竟然敢当着白淑琴和白晨的面现身,直接叫我的魂儿,我一不小心就着了她的道。

    白淑琴小声告诉我,梁玉现在的状态有点特殊,鬼不鬼尸不尸的,不过既然是尸体成精了,那就更偏向鬼一些吧,手段很诡异,让我千万不要大意,万一着了她的道,后果难料!

    估计是被我打草惊蛇了,梁玉一直没有现身,等到11点钟的时候,白晨说不等了,让我们回家休息,剩下的事情明天再说。

    我差点被梁玉害死,这事儿也不敢跟我妈说,一直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第二天早上起来,脖子上还是有几道很明显的掐痕,幸好我妈没看见,要不然又要被臭骂。

    昨晚无功而返,白晨也没有生气,他今天心情看起来很不错,竟然和我多聊了几句,说干他们这一行的,扑空是经常的事情,有的事情比较麻烦,几年时间都解决不了也很正常。

    白晨告诉我,我们昨晚并非一无所获。

    吃完早饭白晨就让我跟他出门,说去找梁玉的藏身之地。

    昨天我们在村子周围撒了大量糯米,白晨带着我去牛圈边,在我昨天被梁玉掐的地方,地上有一排脚印,这些脚印很特别,凡是被踩过的地方,那里的糯米全都发黑发臭。

    顺着这一路脚印望去,我发现它通往后山,这就是梁玉留下的?

    “就是她了!”

    白晨眼前一亮,指着这些脚印说道:“昨天我让你撒纸钱,是为了把附近的孤魂野鬼全都引过来,梁玉肯定也在场。不过她是尸精,并非真正的鬼,所以她会留下脚印,我们顺藤摸瓜就可以找到她!”

    白晨让我回家把黑狗血带上,还让我找了几个壮小伙子,带上铁锤铁锹钢钎柴刀,然后带着我们去后山。走的时候,白淑琴有些担心,白晨摇了摇头,告诉她别紧张,虽然现在的梁玉很厉害,不过他没打算和她硬碰硬,昨晚已经想到办法对付她了,今天梁玉必死无疑。

    跟着白晨,沿着梁玉留下的脚印,我们找到了梁玉的坟头。

    那座坟很大,长满了葛藤,黑色脚印一直通到墓碑的地方,然后消失不见。

    白晨沿着坟绕了三圈,说这就是梁玉的藏身之地,让村里的小伙子把葛藤清理了,然后用铁锹挖,把坟包铲平了叫他。安排好人挖坟,白晨把剩下的人叫到一边,让我们去砍七棵小碗粗的松树,要上面平下头尖,两米长就行。

    我们这里本来就是山,山上绝大多数都是松树,这种大小的松树很好找,不到两个小时,我们就把七棵小松树砍出来了,按照白晨要的规格削好。把松树搬回坟地,梁玉藏身的那座坟头已经被削平。

    白晨让他们别挖了,他绕着坟头又走了三圈,在七个位置用糯米做了记号,让我们把这七根小松树全都钉进梁玉的坟里。

    白晨做的标记,排列起来像一个北斗七星的形状,我记得师父以前和我讲过,这种东西叫七星钉,不管多厉害的僵尸,只要让七星钉钉住身体,也会失去反抗之力,沦为待宰的羔羊。

    我们往梁玉坟里钉松树的时候,白晨换了一身道袍,右手提着桃木剑,左手举着一个铃铛,一直围着梁玉的坟绕圈,等把七棵小松树全都打进梁玉的坟包里,白晨让我们走开,他端着那一大盆黑狗血,走到梁玉的坟头上,从最中间的位置往下倒。

    白晨告诉我们,黑狗血阳气十足,不管是鬼还是僵尸,都是属阴,黑狗血是它们的克星。这么一大盆黑狗血淋进坟里,不管梁玉多厉害,也只能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绝对活不了。

    一黑狗血渗进坟里,我恍惚听到几声凄厉的惨叫声,其他人也都吓了一跳,他们好像也听到了!

    “成了!”

    白晨哈哈笑道:“找人把这座坟用石头水泥封死,以后不会再出事了!”

    事情这么容易就解决了,所有人都很高兴,村长立刻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下去,还凑了一万块钱给白晨。这是他应得的,白晨也不客气,直接把钱收了,让我和白淑琴好好过日子,要是遇到什么麻烦,以后去白家沟找他,他这个做叔叔的不会不管。

    白晨一走,大伯立刻让人去拉20袋水泥回来,准备今天就把我梁玉的坟封死,免得夜长梦多。水泥很快就拉回来了,大伯让我一起去后山,说梁玉也是个苦命人,为她念几遍往生咒吧,希望下辈子能投个好胎。